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士无双在线阅读 - 第23章 患者苏醒

第23章 患者苏醒

        周一生的休假,其实只比别人多了一个晚上。

        不过晚上的时间用来睡觉,白天就能用来做自己的事情……看书学习准备一年后的考试,给自家的诊所帮忙。

        家里的诊所并非只看中医,在感冒、发烧方面,西医具有特效,而中药煎煮过程麻烦,疗程多,不涉及大毛病和疑难杂症的,全部以西医手段治疗。

        爷爷并不是个老古董,包括祖师王安之在那个年代也经历过西医培训,后来中医药法改革,学习中医的学生也会加入现代医学相关知识,中医执业者也就有了西医处方权,爷爷肯定是有中医执照的,只不过没有系统学习过西医,一切靠自学。

        医理相通,非系统学习的周寿明,也要比寻常门诊医生厉害多了。

        也就更不要说,老爹还是个‘魔武双修’的残次品,早年是从中西医科毕业的。

        因此,周家诊所的名声很不错——

        小病找小周,大病找老周。

        今天周一生在家帮忙,在爷爷的看护下,开了几道西医处方,被周围邻居戏称‘小病也可以找小小周了’。

        对于这样的夸赞,爷爷表面乐呵,心里其实并不满意。

        周从术是教育失败了,他可不希望孙子也只能看个小病,以至于在下午诊所关门后,对于周一生的考核愈发严厉,而老爹‘收租一天’回来,也遭殃了。

        “一生已经可以开简单处方了,你自己看看你,还有什么用?一辈子就泡在这个诊所里?现在诊所生意好,那是师父和我打熬出来的口碑,你中医水平二把刀,等我不行了,谁还能撑的起来?”

        老爹在中西医宏大道路上跌落后,就有些自暴自弃了。

        中医方面全在吃以前的老本,反倒是爷爷,永远抱着本医书看,真得是活到老学到老。

        周从术对此不以为意,几十年如一日早就混成老油条了。

        “爸,你的身子骨,至少活到九十岁,中医是越老越妖啊,等你退休了,咱娃也就成长起来了,我就是个过度产品,啊,对了,您也别小看我啊,咱家诊所的营收,我也占了四成,别看小感冒、发烧不挣钱,薄利多销……”

        不等周从术说完,老爷子一个痒痒挠就砸了过去,气得吹胡子瞪眼——

        “烂泥扶不上墙!”

        “从明天开始,你和一生一样,参与考核,我还不信了,是我老了,还是你翅膀硬了!”

        噗~!

        周一生差点笑场,耳朵里总觉得有种幻听,好像爷爷在说:“是你飘了,还是老子提不动刀了?”

        眼看老爷子发飙了,老爹也萎了。

        家主之威严,不容撼动。

        能怎么办?

        学呗!

        ……

        早晨六点,周一生起床洗漱。

        六点半出门前,老爹蒸了碗鸡蛋糕投喂:“扒拉两口再走,等会直接打车去吧……哎,儿啊,你说咱家买个车怎么样?我同学做平行进口车,我看奔驰GLC43好久了,AMG入门级,3.0双涡轮顶配80万出头,他能给我做到17%的优惠,靠谱啊!”

        老爹想买车很久了,但爷爷不同意啊。

        家里用车少,平时都在诊所坐镇,车真没什么用。

        但老爹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好歹家里也是七套房的小康水准,要是连辆车都没有,简直是拉低小康家庭的平均素质标准啊。

        而更主要的是……

        每月和老友聚会,就他没车,更别提每年的同学聚会了,最次都是蒙迪欧,要是出去远游只能蹭车,让他情何以堪啊。

        周一生耸了耸肩,觉得无所谓。

        就算家里买车了,以老爹的尿性也不会选便宜的,80万的奔驰开到医院去,那是拉仇恨,他肯定不会开过去。

        “您自己看呗,我觉得您要是连续一个月圆满通过爷爷的考核,这事儿有谱。”

        说完,周一生就走了。

        周从术两步追了出来,欲哭无泪:“臭小子,我这不是想让你开口嘛,你只要说话,你爷爷肯定同意买车,咱就说二十万,他也没意见,我这不是跟你互通有无吗?你不说话是吧,你不说,我就去说了!”

        周一生没理,老爷子精明得跟什么一样,买车那么大笔款子,他老人家能被你哄骗?

        打车,上班。

        来到医院门口时,不远处的门诊已经开始了忙碌,反倒是急诊科门前,门可罗雀。

        夜间的急诊科接待病患数是大头,到了白天……

        各个科室都上班了,谁挂急诊啊。

        不论常人,就算在医生自己眼里,急诊科也太杂了,处置的都是低难度的紧急手术、外伤症状。

        除非有意外事故,急救车送来的紧急病患,白天的急诊很清闲,在职医生的主要责任也只是察观收治的留院病人。

        进入急诊大厅,王飞、陈同为早就过来了。

        见到周医生,两人立马迎了上来:“井大夫刚来,打卡去了,你赶紧过去说说,我们昨天给你探过口风了,应该没事。”

        周一生闻言,心下松了口气,正要前去时,主任办公室的门开了,程惠民站在门口招了招手:“你来。”

        程院相招,井东的事儿肯定要往后挪。

        尽管陈同为、王飞好奇的不要不要的,可碍于如此情形也不好多问,估摸着也就是前天晚上的事儿,程惠民要了解情况。

        果不其然。

        等周一生进门,程惠民就开门见山:“陈爱华的颅内出血,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又是……中医?”

        周一生对此并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全是系统的功劳,跟自己的关联不大。

        面对程院长,他反而觉得头疼。

        撒下一个谎言,就需要另一个谎言去圆说,这种欺骗别人的感觉,很不好。

        但也没办法,系统的存在,没办法告诉别人。

        周一生是真害怕,有朝一日,这幌子越扯越离谱,最后闹到了爷爷那里,毕竟自己所展现的能力,实在超出了现有地医学认知范畴。

        中医能看出颅内出血症吗?

        能!

        可也得遵照病人口述的头晕、呕吐感等等适应症来进行病情判断,而这两种情况很普遍,所牵扯的人体系统有很多种,要是结合起光头被砸了一酒瓶的情况,倒是能向颅脑问题进行判断。

        不过,问题是光头在当天夜里,并没有主动表述过不适症状,周一生对病情的判断,完全是空穴来风。

        中医一眼堪破颅内出血,终归是不可能的。

        除非症状严重,显露在表象,否则就像陈爱华最开始的微量出血,根本屁都看不出来。

        面对疑问,周一生支支吾吾,想要蒙混过关:“院长,我也只是运气好……”

        程惠民才不吃这套,一看他的作态,就知道这小子有所隐瞒。

        “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有江建成的案例在前,周一生知道自己现在重新撒谎也来不及了,犹疑半秒,他最终点了头:“我有四成把握吧,毕竟那是无损伤性的颅内出血。”

        到此,程惠民满意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一生原本以为他还会追根问底,没想到程院没继续多问,只是道:“走吧,去神外见见病人,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苏醒,他的家属可是很想要感谢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