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士无双在线阅读 - 第22章 是个人才

第22章 是个人才

        井东显然被唬住了,根本摸不清程院长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他犹疑一阵,忍不住道:“院长,小周虽然僭越了,可他是真帮了大忙的,要不是他,陈爱华当时就要离开医院了,反而是我……”

        陈爱华就是光头,颅内出血患者的情况无需多余赘述,昨天要放走了人,井东轻则遭遇处分,重则就是开除了,更别提医院会面临责任事故。

        程惠民一看井东的模样,严肃的表情登时一松,知道自己把人吓住了。

        其实他没有别的意思,更加明白在这件事儿里,无论是井东还是周一生都没有错,后者更是帮了大忙,他又怎么会责怪周一生呢?

        他所疑惑地是……

        周一生是如何断定患者有颅内出血的症状的。

        在旁人看来,周一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逆了天,恰巧撞上了这么件事儿。

        可是,有江建成的事情在前,程惠民的思维方式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事儿医务处肯定会知道,就算他们不来查,报告也得往上交,明白了吧?”

        这番话,半真半假。

        递报告是真,但另一部分意思,对于周一生,程惠民有着极大的好奇。

        井东听后,松了口气,这才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不敢漏掉一个字,从程院的话里大概能听出来,程院对他没有责怪。

        只要程惠民觉得这件事儿是小事儿,即便医务处来调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多就是他井东要多写几份报告,将问题解释清楚而已。

        “小周的基础缝合水平不错,当时是他给患者缝合手部创伤,且在缝合时就开始询问患者的情况,得知光头被人砸了一酒瓶。”

        “原本我也没多想,因为陈爱华没有表现出异常状态……”

        为什么说在这件事儿里,井东没有错。

        因为酒醉问诊的情况太普遍了,而问诊病患也不是陈爱华本人,而是那个瘦子。医生与陈爱华没有促成医患关系,不具有责任。

        而周一生当时的做法,显然有所违规。

        最后,陈爱华晕倒,事情的发展方向就有了变化。

        周一生留人,与井东争执,这是救人。

        反之,井东推诿,阻拦建议检查,就是害人。

        或许双方没有促成医患关系,可试想一下后果,陈爱华在昨夜离开后病发,病人家属可不会管你有没有给病人看病,只要进了医院的大门,人家就有理由来闹。

        整一件事儿,完全就是剪不断,理还乱。

        程惠民皱眉:“你是说,缝合完毕后,陈爱华几人已经准备离开了,小周忽然让人去做颅内造影?”

        “对。”井东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当时小周的情况非常激动,一下子就变了脸,他实习快一周时间,我从没见过他那副表情。”

        “正因为这样,我也急了,毕竟他是实习生嘛。”

        程惠民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我明白,你也是想保护他,你做得没错!”

        实习生万万不能胡来,否则档案有污点了,连执业考试都会被耽误。

        所以说,这事儿的对错,谁能说的清楚?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忙吧,你也不用多想,按照正常程序写一份报告,下班前交给医务处,其他的事儿我去解决。”

        程院长的话一落,井东骤然激动地站了起来:“谢谢,谢谢程院长。”

        程惠民笑着也站了起来,拍了拍井东的肩膀:“我听你们江主任说过你,不错的小伙子,至于周一生那边,我希望你也别怪他。”

        “肯定不会,其实我听到陈爱华有脑部创伤纪录,也应该建议治疗的,只是在急诊科这三年,此类情况太频繁了,意识已经麻木了,这一点我会立即纠正的。”

        井东的表态,让程惠民目光中流露出几分赞赏。

        ‘不忘初心’这四个字,在现在的网络时代,听起来有些土味非主流了,但不可否认,正是很多人已经做不到‘不忘初心’,才会逐渐变为鄙夷、笑谈。

        医者,与生死抗争。

        相信所有的从业者,最初都抱着一种救死扶伤的理想,就算有人对职业待遇带有憧憬,但在融入这个职业环境后,总会被氛围所感染。

        可随着时间推移,多种因素影响,就像井东说的一样,意识会麻木,所谓的梦想、初衷都会抛诸脑后,算计职称、算计福利,科室内的勾心斗角……

        不忘初心,真的很难做到。

        ……

        等井东离开,程惠民靠在沙发上,手指在沙发背上不断敲击。

        是巧合吗?

        他也无法确定!

        拿出电话,程惠民打给了医务处,简单解释了一下昨夜急诊科的紧急情况,作为科室带头人、手术主刀,必要的报备哪怕副院长也不能省去程序,只是省了书面报告而已。

        如井东所想,有程院长对这件事背书,医务处也不会太找麻烦。

        电话里谈得比较融洽……

        医务处在医院的地位处于监管层,管理着全院所有医生的行为作风,权柄可想而知,即便那位主任比起程惠民也不示弱,但肯定要给面子。

        而在大多数医生眼里,医务处肯定很不讨喜。

        这个单位的存在,就好像古时候的锦衣卫,招惹上他们,很难有个全乎的结果。

        电话内,程惠民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经过,主要为井东开脱,却没有多提周一生的事情。

        在没有完全掌握情况前,程惠民打算将周一生捂在自己的口袋里,至于说周一生要真得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他就更不可能把周一生推出去了。

        人才啊!

        什么地方都缺人才,急诊科更甚之。

        这么一个后起之秀,对于急诊科的意义非同凡响。

        现在的问题是……

        搞清楚周一生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程惠民很希望在自己的手底下,能培养出第二个江建成来。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中午午休。

        程惠民去了七楼内分泌住院部。

        江建成手术结束第二天,恢复情况很不错,刺穿术是小手术,肿大的淋巴组织并没有被完全剔除,因为淋巴组织无法再生,完全剔除反而对人体无益,剩余部分在做了病理化验后,确认没有病变可能,便被保留下来……

        只要在一周内,身体各项数值指标恢复正常,江建成就能出院了,或许要不了一个月就能重回岗位。

        程惠民先去钱主任办公室坐了一会,然后才独自一人来到江建成的病房。

        江建成的老母亲在病房照顾他,看到院长到来,忙活着去洗水果。

        趁着空档,程惠民把昨天的情况给江建成说了一下。

        “建成,你怎么看?”

        江建成听闻后,也吓了一跳:“无外部损伤症的颅内出血,在表象上的确看不出症状,适应症也只有患者自己有所感觉,患者在饮酒后,眩晕感与颅内压力升高产生的感觉差不多,既然患者没有自己提出不舒服,那么只能是周一生发现了什么……”

        “中医我不懂,但中医望诊的确很厉害,至于怎么看出颅内出血的,只能亲自询问周一生了!”

        程惠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明天吧,明天等他来,我问问!虽然中医在西医领域不受认可,但凭他两次确诊的概率来看,这本事在急诊科大有可为啊。”

        “师傅想带带他?”江建成饶有兴趣道。

        “我?我可没时间,你小子也别给我耍滑头,病好了赶紧给我上岗!昨天一次半夜手术,累得我现在还头晕眼花。人呐,不能不服老,这小子以后就交给你了,好好带带,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