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高冷仙尊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灭

第七十二章 灭

        迦琐罗带着宁浥尘,离开了四王子府邸,躲避到了距离陀罗迦里王宫附近的幽僻之处。

        宁浥尘见他有心靠近王宫,就问道:“你可是还有心愿未了?”

        迦琐罗说道:“我担心我的父王。我之所以被赶出王宫,成为逃犯,还要从那一晚说起。王族的阿修罗们之所以不同寻常地尊贵,出了继承了半神的血统,更重要的,是身负着庇护万民的使命。阿修罗王族世代守护着一个宝物,能够庇佑民生安泰,万物生灵茁壮成长。的确,百姓一直过得很好,而我的父王,身体却渐渐变得空虚,甚至重病。那一晚,他告诉我,其实他继位以来的一万年,都没有见到过那宝物,已经丢失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在供奉宝物的地方,输入着自己的神力,才换来百姓们无病无灾。这件事,被我的兄长们发现了。他们为了争夺王位,趁着父王虚弱,给他下了无色无味的*,使他以为只是神力使用过度而产生的体虚。等到他意识到中毒,为时已晚,已无药可医。”

        宁浥尘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迦琐罗继续道:“这正是我想去看的。父王知道是他的儿子们给他下的毒,心中万般凄苦。他秘密召了我,告诉我此事,竟想要把王冕传授给我,授我王位。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从小就跟着我的侍卫,亲人一般的兄弟,竟然背叛了我,向我的王兄们告发了我的行踪。他们出现了,制止了王位的传授,还诬陷于我,我不得不逃命。我的六位兄长中,只有三哥舍婆离与我同属一路,可他天赋最弱,父王要我千万保护住他。他为了护我平安离开,被其他王兄们抓了起来,安了个共犯的罪名,竟把他处死了!”

        迦琐罗说至最后,紧咬着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地从齿缝间蹦出来,浑身也崩得紧紧的,攥着铁拳。

        宁浥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融化了他的愤恨,她温声道:“我们去看看你的父王。”

        迦琐罗冷静下来,道:“谢谢你,卡萝拉,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

        “我们是朋友。”宁浥尘自然地脱口而出,自己也惊了一惊。

        迦琐罗带着她,偷偷潜入了陀罗迦里王宫。王宫内如往常一般井然有序,守卫森严。尤其是阿修罗王宫殿外,甚至比迦琐罗离开前,还要严峻。但迦琐罗对这里一切都太熟悉,十分轻车熟路地找出了各种空子,带着宁浥尘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摩诃的寝殿。

        迦琐罗和宁浥尘躲在一处柱子后,一等侍女暂时离开,他就看准了时机,他便要朝着摩诃的病床处冲去。

        宁浥尘却把他拉住了。

        迦琐罗有些气恼,回头极小声道:“卡萝拉!刚才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你为什么要破坏!”

        宁浥尘瞥了一眼那紧紧垂着帐幔的豪华王床,小声道:“此事有蹊跷,别冲动。你看这些进出的侍女,她们一个个面色平静,仿佛阿修罗王没有生病一样。再者,殿中没有一点药味,不像你说的那般,阿修罗王已病入膏肓。小心,别是陷阱。”

        迦琐罗听了他的劝,面色才平和下来,再仔细观察,果然如她所说一般。

        宁浥尘问道:“你带着我,不方便。一会儿再趁着她们走开,你速速去看一眼,那床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记住,马上回来,不可多留。”

        那边最后一个此后的侍女也离开了宫殿,宫门依然敞开着。但凡里面有一点动静,外面的重兵就会涌入。

        迦琐罗火星子一般爆射过去,纱帐陡然一颤,又恢复平静。

        宁浥尘眼巴巴地朝那边看着,没一会儿,迦琐罗就回来了。他深邃的双眼此时却空洞无神,满是迷茫,喃喃道:“父王不见了,那是个假的……”

        “阿修罗王岂不是危险了?”

        迦琐罗摇头道:“至少此时没有,父王若是有生命危险,我们几个儿子,都会有感应。但若找不到他,他中毒已深,还能拖多久呢。”

        正说着,一堆人马进入了宫殿巡视,是大王子来了。

        他对众人道:“可有异常?”

        侍女与侍卫皆禀报并无异常,他才点头道:“继续,不要被那些大臣发现了。另外,再多派写人手去寻找。那个老家伙,没想到他身边的老侍卫对他如此衷心,竟把人偷带出了王宫!给本王子找,就算是尸体也要带回来!”

        这些人离开后,迦琐罗重重一拳锤在柱子上,怒道:“恶毒,枉为人子!我一定要先找到父王!”

        宁浥尘看着他,心想着,迦琐罗是阿修罗王心之所系,也是其他王子的头号眼中钉。阿修罗道错综复杂的事,丝丝缕缕都与他有着联系。只要跟在他身边,便不会错过任何消息。她便道:“阿修罗王不仅是你的父亲,更是我们所有百姓心中的神。我愿和你一起,找到他。”

        迦琐罗抬眼,问道:“你真的愿意?”

        “有乱贼!”外头远远地传来一声高喊,接着便是一阵的兵荒马乱。

        宁浥尘与迦琐罗皆是一惊,难道踪迹暴露,大王子发现了他们在这里?

        迦琐罗二话没说,拉着她就往王宫外奔逃。

        “保护大王子!”

        出了摩诃的寝殿,又听见一声慌乱的高喊。宁浥尘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魔气。

        随着那边打斗声愈渐微弱,而哭喊着大王子的哀嚎声盛起,宁浥尘和迦琐罗都明白,大王子被杀了。

        而那股魔气,此时正追着宁浥尘和迦琐罗而来。迦琐罗背起了宁浥尘,飞跃着,加速奔逃。

        离开陀罗迦里王宫一段距离后,身后紧紧相随的魔气越来越近,而后便超过了两人,挡在了他们身前。

        来人身形高大健硕,披着宽大垂地的黑色斗篷,兜帽罩着脸,只能看到一个布满着一层青色胡茬的窄而略方的下巴。

        “你们杀了宿邪。”他淡淡出声。

        宁浥尘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他死的时候,爆发出了极强的气息,你们身上沾染了。”那人的话语依旧冷冰冰,如果尸体会讲话,大抵就是他这幅样子。他忽然伸出了手,指着宁浥尘:“你今天,必须要死。”

        他的中指上,一抹天空蓝的亮光闪过,吸引了宁浥尘的目光。那原是枚镶嵌着黄豆般大小的清蓝色戒指,分外眼熟。她想起来了,这是当时宙洪荒让她送给其他少师的清心戒。

        他是,灭。

        迦琐罗上前一步,把宁浥尘护在了身后,道:“人是我杀的,不关她的事。你也是邪魔,是那人的同伴吧。哼,邪魔果然都是作恶多端!”

        宁浥尘闻言,低下头去。迦琐罗也是这样看待魔道中人的。

        “你要送死,也可以。”灭翻过手,食指朝他勾了勾。

        迦琐罗受到了挑衅,如狮虎一般咬紧了牙,表情微微发狠,冲了上去。

        “不要去!”宁浥尘这声制止,已经迟了。

        迦琐罗最擅长近身战,体格蛮横,充满力量,一如他浅薄易怒的性子。他原本就是出色的半神阿修罗,一时片刻,灭奈何不了他。

        宁浥尘看得揪心,她如果出手帮忙,迦琐罗就会发现她的身份了。如果不出手,再过些时间,恐怕迦琐罗就要败了。

        灭在与迦琐罗过招时,不但没有见落了下风,反而愈发强盛。迦琐罗的强劲,引发了他嗜血的杀念。灭身上开始渗出一丝一丝的黑气,飘摇地缠绕在他身上,挥之不去。渐渐地,愈发浓厚,直到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灭发出一声怒吼,宽大的帽檐应声被掀了下去,那一张狰狞的脸上,只能注意到恶鬼般猩红的双目。灭的心魔,出现了。

        迦琐罗明显开始不敌,被灭打得毫无还手之地,重重倒在地上,呕着血。他痛苦地抬头看向宁浥尘,用尽全身气力也只能喊出微弱的一句话:“快跑!卡萝拉……”

        说罢,便昏死了过去。

        见迦琐罗已失去知觉,宁浥尘不再隐藏实力,调动起全身的魔气,预备迎战。

        当杀意沸腾的灭直直冲撞而来之际,她几乎将周身的魔之力涨到了巅峰,准备接下他的一击。就在此时,冰凉的气息包围了她,她只觉整个人一轻,便来到了一座万尺之高的山巅。

        行风呼啸,冰雪终年不化。吸一口气,肺腑便沾染了这寒。

        而魔,是无畏酷暑严寒的,仙也如是。

        他的月白色衣袍,与冰雪相得益彰。

        元迦的墨发飞舞着,落了雪。他说道:“你敌不过灭的,他的实力在你之上。”

        “那又如何?敌不过,我总跑得了。”

        元迦继续注视着她,问道:“你就能扔下那个保护你的阿修罗?”

        宁浥尘一顿,说道:“等危险过去,我自然会回头找他。他对我还有用,我不会弃了他。”

        元迦伸出手,一颗金丹忽现,悬于掌间:“这是老君所炼的九转紫金丹,能治一切伤痛。他天命所归,重伤在身,你拿去救他吧。”

        这么好的东西,元迦竟丝毫不吝啬地给了一个无未谋面的阿修罗。天命所归,难道指迦琐罗最终会取得阿修罗道这场大变最后的胜利吗?

        宁浥尘收过金丹,道:“我替他谢过你。你对灭,似乎很了解?”

        元迦道:“他大多时候,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但嗅觉感知极其灵敏。这次冲你来,便是已经发现你就是浥少师。你与那阿修罗联手杀了宿邪,身上染了宿邪的气息,才被他追踪到。他的灵魂,被自己束缚住了。心魔缠身,若要打败他,还需要帮他找回丢失的自我。”

        宁浥尘迫切问道:“那我要如何才能使他拜托心魔的纠缠?”

        “尊上!尊上!”头顶传来远远的呐喊,一颗黑点不断地靠近放大,最后看清楚了,是个乘着仙鹤而来的眉清目秀的小仙童。

        他立到元迦身边,恭敬地揖手行过礼,才道:“尊上,天女来了。天帝传旨,请您速速到太微玉清宫。”

        说罢,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宁浥尘,活脱脱一个十分八卦好奇的少年模样。

        元迦道:“知道了。”

        他有转向宁浥尘,道:“我不便久留。关于灭的事,言尽于此。那手钏,你且收好。”

        说罢,他便携着小童,一齐乘着鹤,回去了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