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高冷仙尊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宿邪

第六十六章 宿邪

        牛车一路颠簸,筋骨疲乏,当牢笼门被打开时,宁浥尘已觉得腿脚与双手都十分麻木了。被两个卫兵强拉着下了车,筋骨得到了松乏,身体行动才渐渐自由。

        四个一起被抓来的女孩,一个个都被用黑布条蒙上了眼。

        宁浥尘用魔之力充盈着一双眼,便可清楚地透过布条看清外面的情况了。

        越走着,越靠近一座敞亮华丽的宫坻,四个女孩不断被不同的级别越来越高的卫兵带领着进入宫中。

        终于,她们到了金碧辉煌的正殿内,被安排着一字整齐排开,等待着正主。

        宁浥尘感受到了其余三人的紧张彷徨,甚至颤抖。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个声音洪亮的男人一路谈笑着,也来到了大殿内。

        “宿邪兄,多亏了你出谋划策啊。本王子那个哥哥,就这么轻易除去了。还有我那七弟,也跑不了。”

        “作为多罗希王子的朋友,为您分忧是应该的。”

        “哈哈!本王子很高兴,能结识宿邪兄这样的好友!对了,这次民间又有几位美貌女子进献到了府中,宿邪兄看看,可喜欢啊?”

        “哦?多罗希王子真会投人所好啊!”

        两人大笑着,便走到了四个姑娘身前。

        竟是宿邪。怪不得之前那老妪这般担忧自己,原来她所言非虚。

        宿邪修的功淫邪,练那欢喜禅,需要源源不断的处子来共同练功。带他取走元阴,便会控制着这些女子,去不断地吸引更多男人,与他们交合,直到吸取尽他们的元阳,回来将这些力量,再通过与主人双修的方式,渡给主人。直到她们的所有力量都耗尽,被主人一次次地吸干,最后便会成为一具干尸,被主人丢弃。主人,又可以寻找新的傀儡了。

        宿邪一身青蓝色绸缎长衫,一半的墨发以金冠束着,一半垂在背上。白净的脸上,一双迷离桃花眼甚是出挑。一看,便是个风力倜傥,一身桃花债的主。

        宁浥尘不由得挑起一侧嘴角轻笑,只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她站在这一排的最右侧,宿邪与多罗希自左半边开始仔细打量着女孩儿们。

        “抖什么?来到这里,难道不是你们的荣幸吗?”多罗希见那几个女孩害怕到颤抖,趁着脸,怒斥了一句。

        宿邪倒是于他不同,愈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些女孩子:“王子殿下,对女孩子,是不可以这么凶的,要温柔。”

        多罗希轻蔑道:“哼,不过是几个下贱的贱民罢了,惹得贵族不顺心,打骂或者杀了,都算不上什么事。”

        待走到宁浥尘身前,两个人都停下了。

        宿邪道:“这个女孩倒是有趣,那三个眼睛蒙上了,不大看得出容貌是否美丽。而她,不仅眼睛蒙着,这口鼻也用面纱遮着,通身的气质倒不曾被掩盖。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真的让人忍不住想看看,面纱下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说着,他便伸手欲解去遮住宁浥尘眼睛的黑布条。

        宁浥尘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宿邪的手。

        宿邪面色顿时一变,目光凌厉:“你看到到我?”

        宁浥尘镇定自若道:“我的眼睛被蒙上了,看不见任何事物。只是贵人身上有着淡淡的桃花香,一靠近,便能闻到了。”

        宿邪微微拎起双臂,仔细嗅了嗅身上的气息,笑道:“好灵敏的嗅觉,有趣。那你为何不愿给我看你的容貌呢?”

        宁浥尘反问道:“如今敢行走在外的女孩已经不多了,难道贵人不怕我面纱下的脸,及其丑陋?要是我长得不好,贵人一生气,我便立刻没命了。不如先看看其他人,也许有贵人喜欢的,贵人一开心,看到我的脸,便就不生气了。”

        “既然她这么说了,宿邪兄不如先看看其他三个,最后再看这一个?此女伶牙俐齿,本王子也很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答案晚些揭晓,更加让人期待。”多罗希亮晶晶的眼中,也有了几分玩味。

        宿邪点点头:“王子陛下说得不错,那便先看看其他人吧。”说着,他借去了左边第一个女孩脸上的黑布,一双婆娑的泪眼便露了出来,乍一看见他,又迅速垂了下去,盯着地面落着泪。

        宿邪发出啧啧的声音:“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真是惹人怜惜。”

        但多罗希却不这么认为:“宿邪兄果然喜欢柔弱的美人。我们阿修罗,却不喜欢这样的。每一个受到修罗门赐予荣耀的阿修罗,都是从犹如地狱般残酷的环境中走出来的。懦弱,只会让我们厌弃,被战场吞噬。”

        宿邪摆摆手,并不在意他的这番话:“诶,这便是欣赏的眼光不同了。这女人,柔情似水,才能叫男人心神荡漾啊。”

        接着,又依次揭去了第二和第三个女孩子的面纱。宿邪摇了摇头:“最近的质量,一批不如一批了。”

        多罗希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指向宁浥尘:“皮囊好看又有何用?阿修罗女皆美艳,但绝大多数都只是空有皮囊。至今为止,本王子就没见过一个特别的。”

        “女人,貌美如花就好了,王子陛下何必如此执着呢。”宿邪饶有兴致地看着宁浥尘,有些期待地伸出手,缓缓解开了她脑后的结。黑布条滑落,她的眉眼便露了出来。

        她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仿佛一池秋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吹皱,在暖阳下闪耀着点点溢彩流光。

        与宿邪四目相对,她却波澜不惊。倒是宿邪和多罗希,皆是看得一愣。

        宿邪由衷赞叹道:“我活了四千年,阅女无数,竟从没见过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

        多罗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

        宿邪又打算去扯她遮脸的面纱,被她轻轻挡住了他的手腕:“慢着,若这面纱下的脸,不如你们的预期,是否可以放我回去?毕竟,不是我想来这儿的。”

        宿邪道:“我承诺,不会伤你性命便是。”

        “一言为定,我自己来。”宁浥尘伸出双手,自己去解脑后面纱带子的结。

        白纱落下,一张脸完整地呈现在两人眼前。

        宿邪迫不及待地抓起了她的手腕,要将她带入自己的住处。

        宁浥尘被他拉着拖了几步,多罗希在身后喊道:“宿邪兄,她并不愿意跟你走!”

        宿邪停住脚步,转身定定地看着他:“王子陛下,你要江山,我要美人,我们互相帮助,各取所需。如果你已不再需要宿邪,宿邪走便是了。”

        多罗希要紧了牙,眼中带着怒意,却又无可奈何。若是宿邪离开了他,去了别的王子那里,那他成功夺取王位的几率,便会向从前那样少了。

        见多罗希默不作声,宿邪冷冷一笑,拉着宁浥尘继续往外走。

        宁浥尘开始不顾疼痛地抵死挣扎,从他手中挣脱出来了。她从甩到身前的辫子尾端处,拔出了一支金色拒霜花发簪,用尖头抵着自己的咽喉:“如果贵人非要得到我,那么请托着我的尸体回去吧。”

        宿邪掌间汇聚起一股魔气,皮笑肉不笑地对宁浥尘道:“美人,你最好乖乖听话,我不想弄疼了你!”

        宁浥尘摆出一副以死相拼的样子,装作慌乱地冲到宿邪身前,要用手中的簪子刺向他的咽喉。

        她当然无法得逞,反被宿邪的护体魔气弹开了,摔倒在地

        宿邪刚想把她抓走,多罗希便大声喝道:“来人!把这个惹事的女人带下去,关入大牢!”

        “好端端的,关她作甚?”宿邪说着,就要过去拉她起来。

        但多罗希固执地挡在宁浥尘身前,换了张笑脸对宿邪道:“她不识好歹,竟敢冲撞我府中最尊贵的客人,怎么可以轻易放过?”

        说着,多罗希的卫兵便已来到大殿,在他的神色示意下,把宁浥尘押了下去。

        宁浥尘表面张皇,而内心一片平静。现在的一切如她方才预想那般发生着。当她听闻多罗希和宿邪对待女人完全不一样的看法时,便想好了如何表现才能吸引多罗希的注意,能够把这颗棋子也利用起来。

        多罗希只是命人将她关了起来,且并不是真的让人把她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大牢里,而是暂时将她囚禁在了一间较偏僻的殿中。但宿邪却觉得受到了她的侮辱,又遭到了多罗希那边的气,便私下里命其他人,偷偷对宁浥尘施以各种小刑以略作惩罚。

        只是他又特意吩咐了,不可太没轻重,真的伤及了她的根本,也不可打到她的脸。如果她服软了,便将她送到自己的殿中。

        而这些人为了讨好宿邪,也十分尽职尽责,尽真的下得去手,在宁浥尘身上留下了十几道鞭伤。宁浥尘为避免身份暴露,一下子惹来宿邪和多罗希两个劲敌,便没有用魔之力保护自己,也不去修复自己的伤势。只是手上那串元伽在人道皇宫时送给她的水晶手钏,仿佛感应到了她受伤一般,如细流般涌出一丝丝细小薄弱的灵力,缓解着那火辣辣的疼痛。

        深夜,万籁俱静。而游走巡逻的卫兵还在外头来回走动着。

        但,有一股神勇的气息逼近了。

        宁浥尘感应到,那几个巡逻卫兵,一个个次第悄无声息地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