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高冷仙尊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上古之神

第六十二章 上古之神

        璟煜立在原地,仿佛一棵孤寂的树。她重新归来,绝代风华,美艳到让他觉得陌生。她,终归不再是自己的阿浥了。

        宁浥尘只是冷漠地回应着他的目光,既然身份已经暴露,她便再也不想继续伪装。此时她虽竭力收敛着周身魔气,但再待下去,神龙必然会有所察觉而出现对付自己。她现在要做的,是立刻带走女娲石,离开皇宫。

        她走到璟煜身前,伸出手:“既然觉得亏欠了我,那么便把它给我吧。”

        璟煜神色凄惘:“你不肯原谅朕么?”

        宁浥尘笑得明艳,眼底却是一片惨淡荒芜:“在你心中,始终是皇位高于一切。我不过是小小女子,我,我的爱人,我的家人,都是可以牺牲的。皇上何必在人前表现地对我一往情深,显示您多近人情呢?”

        “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璟煜黯然,痛得蚀骨销魂。他将女娲石拿出,蓝色玛瑙盒掉落在地,碎裂如星辰。

        他缓缓将之递向宁浥尘。

        宁浥尘正欲去接,那石块凭空消失,寻蹊将之抓在了手中,眉头低压,眉尾高悬:“为了这个,你处心积虑要去了和颂的性命,今日,我要你偿命!”

        论道行,寻蹊是比不过宙洪荒亲授心头血且悉心培养的宁浥尘的。为何还要如此执着呢?

        宁浥尘微微侧身,便轻易躲开了寻蹊的仙力所化的风刃,她身后青铜嵌金箔的仙鹤,瞬间便被削下了头。寻蹊一咬牙,将璟煜拉到自己身后,运作了更加庞大的仙力,化作漫天风刃朝宁浥尘刺去,让她避无可避。

        这样的架势,她不得不动用魔气来抵御了。可一旦她这样做了,便会暴露在神龙的眼皮底下,她必须速战速决。宁浥尘明白了,这,就是寻蹊的目的。

        寻蹊的风刃撞上绵密的黑气所化的屏障,如水渗入棉花,毫无动静。

        风烟散去,她的发丝也平静地垂于背后,毫发无伤。

        “再见,寻蹊。”黑色的蝴蝶从宁浥尘身后不断涌现,黑龙一般冲向寻蹊,旋转着将她的身体缠绕满,吞噬着她的力量。寻蹊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叫喊,那些蝴蝶便已撤去。

        再看她,已成为一个老妇,她的皮肤爬上了道道皱纹,乌黑如瀑的长发,仿佛沾染了深冬的严霜,一片雪白。

        璟煜见此,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阿浥。

        寻蹊倒在地上,用手肘支撑起身体。菊花般发皱的嘴唇,咧出一个笑容,恰好有一股热血从齿间涌出,笑得狰狞,阴骘。

        “一命抵一命,值了……”沙哑低沉的声音,仿佛磨牙的恶鬼。

        乌云密布,天色阴沉,云端闪过一道道森白的闪电,又开始传来阵阵厚重长远的雷鸣。

        它即将降临。

        女娲石还在寻蹊手中,宁浥尘必须立即离开,否则,便要葬身于这皇宫之中了。

        可她不愿就这样放弃女娲石,又欲从寻蹊手中强抢。

        寻蹊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苍老的灰蓝色的眼瞳闪着阴厉的碎光,流下了一行浑浊的眼泪:“你想拿走女娲石?痴心妄想!”

        她的身体化成了一点点的颗粒,一颗璀璨的精元从中脱出,将女娲石纳入其中。寻蹊用自毁元神,灰飞湮灭的方式,让宁浥尘死在这里陪葬。

        宁浥尘催动着魔之力,却不能将那精元如何,无法将女娲石从中剥离出来。

        “大胆邪魔,竟擅闯人道皇宫!”

        它来了。宁浥尘欲收手先离开,无论如何保住性命咬紧。可寻蹊的精元,牢牢吸缚着她,令她不能收手脱身。

        金色光芒愈渐大盛,汇聚成一尾长长的形状,神龙出现了。

        两道金芒打下来,汇聚在宁浥尘身上。

        寻蹊的束缚终于散了。

        她忙用手去挡,一时间睁不开双眼。她试着去看是何种情况,发现这样强烈的光,竟是从宫宇上方那条金色的神龙眼中迸射出来的。这样神圣的光芒,焚烧着她的魔气,令她极是不适。

        光芒褪去,宁浥尘身子空虚一阵摇晃,单膝下沉跪在地。还没有缓过劲来,一道龙掌印便直直向她拍下。

        “神龙不要!”宁浥尘听到一句声嘶力竭的呐喊,再抬头,璟煜便挡在了她的身前,张开双臂,仿佛一直鹰般将她护着。可他终归只是个凡人,神龙的力量不会伤到他。

        宁浥尘无处可躲,运起所有力量抵御它这一击,即便无法化解,也可护住自己的一丝心脉灵魄,保住一丝生的希望。

        那一道蕴含着无穷神力的一击落下,穿透身体时,她忽觉灵魂深处有一股隐隐的力量受到波动,被淡淡地牵扯出一缕。随后,她封藏在空间中找到的第一颗女娲石霎时释放出巨大的生机之力,将她护住。

        黄色与金色的光芒相撞,各自散去。

        即便有这一颗女娲石的庇护,宁浥尘还是受到了重创,倒地吐血不起。

        烛龙威严神圣的眼中,光芒陡然一颤。它原本岿然不动的尾巴,此时微微来回摇摆,内心似是有所疑虑。

        宁浥尘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方才寻蹊的精元收到那般力量的冲击,已失去了效用,女娲石又被重新吐了出来。她要趁机带上,离开皇宫。

        璟煜忙过来扶她,但被她执着地拂开。

        一股隐隐的魔气出现在皇宫,宁浥尘嗅到了,并且那不是来源于她身上的。

        魔气越来越重。忽然,斐夜出现在了宁浥尘身边。

        “你是何人?”璟煜来不及伤神,便被这忽然出现的男人惊到。他和宁浥尘身上有着一块相同的碧玉,想必是她的同伴了。

        斐夜并不理会他,甚至没有多看一眼。他将宁浥尘横抱而起,便欲往宫外掠去。

        “真是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斐夜嘴上抱怨着她,而抱着她的双手,已开始暗暗为她渡着魔之力,一点点地修复着她的伤势。奈何她伤得并不轻,这些力量,犹如滴入沙漠的淅淅沥沥的春雨。

        宁浥尘还念念不舍地盯着那边静静落在地上的赤色女娲石:“斐夜,女娲石,还没有拿到手……”

        斐夜回头望去,咬着牙大声唤道:“魔卫!”

        点点黑芒如密密麻麻的鸦群般涌入宫中,点豆成兵般落在地上,成了全副武装的魔卫。一时间,魔气大盛。

        此时,宫外传来浩大整齐的步伐声,是璟煜的御林军来了。他们进入了宫中,与魔卫打斗在了一起。

        神龙已回过神来,见此阵仗,轻哼道:“不过是小小蝼蚁,再来千个万个,本座也不会放在眼里。”

        璟煜只是盯着宁浥尘和斐夜不放。难道,这便是让她成为如今这般模样的人吗?

        “阿浥,是他把你变成了这样?”

        宁浥尘不愿再见到璟煜,便侧过头去,道:“那日大雪,我曾对你说,你我情分自此一刀两断。”

        “还与他废什么话,趁斗乱,我们拿了女娲石就走!”斐夜说着,便对璟煜使出一道魔气,将他推远,伤了他。

        “小小邪魔,口气狂妄!”斐夜对璟煜的攻击,触怒了烛龙。

        又一道金色的龙掌印落下,比方才的光芒更盛,力量更强。

        糟了,斐夜与自己加起来都不是这神龙的对手,这一招下来,两人怕都要性命不保了。

        宁浥尘打定主意,一个旋身从斐夜怀中下来,昂首挺胸将他护在了身后。

        “你疯了吗!”

        “阿浥!”

        随着两声呐喊,龙掌印落下,便全被她接住了。

        宁浥尘方才全力催动着她已所有的黄色女娲石,将自己护在其中。经此一击,本就在强弩之末的她,那根弓弦终究是耗尽所能,断了。

        这条龙是上古尊神,力量撼天动地,实在不可小觑。若是寻常小仙或邪魔与它相斗,便是萤火之光,如何与满天星辰相争辉。

        可方才再受那击时,她分明感受到,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奇幻力量,仿佛被开凿了一条细细的渠道,涓流般的力量似有若无地渗出了。

        她无力再站起,倒在了斐夜怀中。

        “女娲?”烛龙紧盯着宁浥尘,半晌,发出阵阵雷鸣般的笑声,竟透着三分无可奈何的凄切:“不,你不是她。你和本座一样,不过是……罢了,总之你不要走错路,不可逆了远古之神的初心!”

        宁浥尘心志渐渐涣散,可她不明白为什么神龙竟将她和女娲这样的上古大神联系在一起。难道是因为她动用了女娲石护住自己的原因不成?

        而此时,璟煜前来营救的一批御林军,已被魔卫斩杀地差不多了。清净如月的月阙,血流成河。

        又一批御林军冲了进来,一片戎装之间,还有一点妖红。

        宁浥尘视线有些模糊,她尽力去看那团舞动的红,近了才发现,那便是妖王暮成雪的真身——一只九尾红狐。他就这样趁乱,叼走了一旁的赤色女娲石,化成风离开了月阙。

        原来,后宫中所有女子都夸可爱的那只宠物,就是他。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斐夜见状,知已无望夺回女娲石,便抱起宁浥尘拼命往宫外掠去。

        烛龙紧跟在他们身后,道:“你这邪魔,竟妄图从本座掌下逃出去?”

        一团金色火焰自它口中吐出,只有巴掌般大小,直追斐夜。宁浥尘认出了,这便是她在时惜华的记忆中看到的,神龙用来烧灼墨痕所用的神火。

        她顿时感到斐夜整个人都紧绷了,他内心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却因着要保护她与求生的欲望,竭力保持着镇定,用尽全力催动着魔力,往宫外飞去。

        而那团火焰比他更快,下一秒,便会沾染上他的飘飞的裙角。

        斐夜的嘴唇都白了,颤抖着道:“日中耀火……”

        他的双臂也抱紧了宁浥尘,仿佛做好了在牺牲的前一刻,还要护好所要保护的人。

        一道月色般冷冽的银芒落下,罩在了两人身上。那种清凉之感顿时遍布全身,日中耀火擦到身上便被隔了开来,消散开去。

        “烛龙前辈,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元迦应声出现,挡在了两人身后。

        斐夜见状,立即带着宁浥尘趁机逃走了,她甚至来不及看元迦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