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高冷仙尊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狐祸

第十五章 狐祸

        次日清晨,锦小思发现,早饭桌上的氛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锦弦儿来得比平时晚,李华年一见到她,整个人变得很不自然,看也不是,吃也不是,坐立难安。最后挤出一句:“弦儿姑娘,早。”

        而锦弦儿对待他也不一样了,她今日一如既往地美丽得体,但嘴角的笑意却显得刻意,只微微向他点头以示问好。

        明明是盛夏,锦小思却觉得这周围突然变得冷冰冰的。她赶紧露出一个笑容,道:“姐姐快些入座吧,正等着你用饭呢。”

        “不急,我先介绍一位贵客。”锦弦儿往旁边挪了两步,转身往身后看去。众人的目光皆随着她所视方向,汇聚到一处。

        未见人,先听见几声爽朗的笑。

        “师弟,这几日过得可好啊?”男子含笑而出,只见他与李华年身着一样的装束,腰间配着同样的剑。

        李华年欣喜万分,即刻站起身,笑道:“师兄可算来了!”他快步走向庄晓生,将他拉到锦老爷面前:“锦老爷,这位便是我的师兄,庄晓生。师兄道法剑术皆在我之上,有师兄相助,此番捉妖必然会顺利许多。”

        锦老爷赞许地点头,不住地摸着胡子赞叹道:“果然也是一表人才,两位都是年纪轻轻便颇有一番本事。本镇的太平,全仰仗你们二位了。”

        庄晓生简单揖手道:“承蒙锦老爷夸奖,除魔卫道是我师兄弟二人心之所向,不必客气。”

        锦小思见到庄晓生,没来由地对他产生一种抗拒感,原本脸上的笑意也没了,默默地吃起了自己的早点。

        “老爷,不好了老爷,又出大事了!”家仆火急火燎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老爷,死了……死了人……”

        锦老爷的面色一瞬变成了茄子,方才犹如见女婿般的喜悦之情顿时烟消云散:“好好说话!我还好好地在这里呢,晦气!”

        家仆吞了吞口水,下跪道:“老爷恕罪!是那……是城北郭外的一户农家的儿子死了,也……也是被挖了心肝,面色泛黑,老惨了。”

        锦老爷大惊:“啊?这么快又有人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锦弦儿也吓得面色发白,直往锦老爷身边靠去。

        “必是妖狐又出来作恶了。跟之前的死者一模一样,都是男子,死状也如出一辙。”锦弦儿眉头紧锁,随后又吩咐家仆,言行俨然是主母的风范:“你备些钱财吃食,先送到那户人家去,叫老人家们不要太悲伤。并要告诉他们,镇长已经请了两位天师专门对付妖孽,一定会为他们的孩子报仇雪恨。”

        家仆得了命令,迅速下去了。

        “两位道长,这这这,这该怎么办?”锦老爷焦急无助地起身,拉着李华年和庄晓生两人问道。

        李华年立刻向庄晓生征求道:“师兄,那日我追寻三尾狐的踪迹曾伤到她,得到了她的一截狐狸断尾。既然她又出现,我们以追踪之术探一探,查出她的大致方位所在,追踪过去如何?”

        庄晓生点点头:“不错,这是眼下最快能找到妖孽的方法了,我们即刻一试。”

        二人在院中开坛,合力做法。翻飞的白衣与此起彼伏的剑光,缭乱了少女的眼和心。

        “那庄晓生确实也有几分本事,不输李华年。他要是愿意帮你,或许还有可能让你心上之人选择你呢。”锦弦儿内心深处又传来了那个声音,诱惑、怂恿着她去做不敢做之事。

        “你到底是谁?”锦弦儿发间渗下汗来,仿佛被人洞穿了不见天日的心思一般,恼羞成怒地问道。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锦小思察觉到了她的异常,挽住她的胳膊关切询问:“姐姐脸色怎么一下变得如此不好?”

        面对眼前一模一样的脸孔,锦弦儿感到愈发厌恶。她平静下来,淡淡拂去锦小思的手:“许是我太紧张了,无碍。”

        “女人的所爱是不可以跟另一个女人分享的,尤其是容貌,还有男人。不巧,偏生她和你,生着一样的容颜,喜欢着同一个男人。”内心的声音再次响起,锦弦儿的神色幽远迷茫。

        这次,她认同了这个声音:“是啊,怎么能和她分享呢?”

        片刻后,一副像呈现在祭坛之上。山野溪涧之间,有一间人迹罕至的茅屋,像是猎人居住之所。画面继续放大,内室床榻上,一位面色惨白的女子病恹恹地躺着,如槁木死灰一般,口中还呓语着。柴门倏然开了,正是三尾狐的身影,她一步一步,走向了那个女子。

        画面消失了。

        “不好,妖狐又要害人!”庄晓生收了剑,向锦老爷问道:“锦老爷,方才画面中所现之地,是在哪一处?”

        锦老爷似是有些为难,眉头皱得紧巴巴的,拼了命地在思索:“呃,这个,此处偏僻,也不在镇上,那个,应该是周围哪一处山里……”

        “我认得此处。”锦小思突然出声,她跑到李华年面前,认真道:“华年哥哥,我认识此处。我素日不爱去门店茶馆,喜欢到一些环境清幽的地方。这里叫无殇涧,早年有一个猎户带着女儿居住呢。”

        李华年喜道:“太好了,你可还记得此处怎走?”

        锦小思点头:“此地路线繁杂,并不好画。时间紧迫,还是我带你去吧。”

        庄晓生闻言往大门迈去:“那便抓紧时间出发吧。”

        “不可。”锦弦儿制止道:“我见识过那妖孽的凶残,怎放心让妹妹跟你们去冒险?我带一些能干的人一起去,这样也能放心些。”

        李华年看向她,坚决道:“不行,这样会让你们二人都涉险的。”

        锦弦儿上前与庄晓生走到一处,厉声道:“没那么多时间了,那女孩的命要紧。我们带着人马,只远远等着。你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帮上一把。小思,带路。”

        众人还是依了锦弦儿,共同前往无殇涧。

        此时,天际有一道隐隐银光划过,锦弦儿正好看到了。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湿,听到心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怎么会是他?”

        女人汤。

        兰儿守在外面,估摸着半个时辰快到了,宁浥尘也该从风华逝中出来了。她才备好帕子和茶点,便听到沃娜的声音响起:“浥少师恪尽职守,兰儿你也真是尽心尽力。”

        兰儿顿时警惕起来:“如今大人已不需要你的帮助,你时常不请自来是何用意?”

        沃娜低头掩唇一笑:“别这样紧张,这里毕竟靠的是鬼道的支撑。我奉泣幽姬娘娘之命,时常来看看又有何不可?我没有我们娘娘那般法力,可以将浥少师从风华逝中接出来,你且放心。浥少师这个结界设得不错,我果然无法打破进入呢。不过,要加强一下,却还是可以的。”

        兰儿浑身释放出蓝色的魔力,双瞳开始呈现出血色:“请你出去。”

        “魔族的战斗形态?我可不愿意与你打架,我是来帮助浥少师的,免得她被其他人打扰。”沃娜不怀好意地一笑,立即施了一个术法,使得宁浥尘布下的结界光芒更盛,愈发牢固了。

        兰儿立刻去看那结界,而沃娜则离开了。兰儿再三检查,确实没有发现沃娜方才的术法对宁浥尘有害,且这结界确实比之前的更强了。

        “奇怪,她们难道突然变得这么好心,担忧起大人被其他人暗害了?”兰儿正思忖着,突然脑中一个念头闪电般劈过,她惊呼道:“大人!大人该如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