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高冷仙尊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盼归

第五章 盼归

        “宁姑娘,回吧。君主练功的时候任何人不得轻易打扰。”

        宁浥尘是只身一人去的,被侍卫直接拦在了门口。宙洪荒后宫中新收了一个女子大家都知道,但她只是一只孤魂,没有泣幽姬那般高贵的身份,无依无靠。

        纵然有倾世容颜,也并不是无往不利。

        在外人看来,宁浥尘和泣幽姬一样,都是拿着吸魂瓶来邀功的。对于宁浥尘,她不在乎宙洪荒是否会因此而对她增加好感。她要的,是邹静能出现在天道的黄昏鉴,被元迦看到。

        宁浥尘并没有表现出半分不悦,对于这样的局面似乎早已想到,眉间云淡风轻:“你们怎知魔君不愿见我?我初来乍到,若非君主他主动召我,岂敢轻易打扰。”

        “这……”侍卫们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千百年来,来过的后宫女人不少,都咋咋呼呼地声称主动要见魔君,没一个跟她这样似的声称是魔君号令,一时辨不清真假。

        宁浥尘扬了扬手中的吸魂瓶,道:“我送到了就走。君主道行非凡,我若不是奉他口谕也近不了他身,你们大可放心。”

        “好吧,我只给你一炷香时间。若你还不出来,我们便会进去,到时候宁姑娘休怪我们无礼。”

        宁浥尘笑笑,没有继续言语,抓紧时间进去了。她只需要偷偷把吸魂瓶中的魂魄倒入魂池,再溜出去就可以了。和宙洪荒见面,并不是她的目的。

        摸黑经过了一条又窄又长的隧道,眼前终于见了如夕阳般血色浓烈的赤光。这里不知是什么世界,满目寸草不生,极尽荒芜,没有一条路。宁浥尘只能凭着传说中最准确的女人的第六感,瞎晃悠找寻过去。

        景色突变,这半边的天,是透着深蓝的黑,和那半边绯红的天紧紧相衔,形成一条格外分明的分界线。一轮硕大的圆月几乎悬于头顶,脚底是黑色的礁石,四周栽满了红梅。那中间,有潺潺水流声。靠近了,掰开层层叠叠的花枝,也只瞥见了一角光景——一片漆黑的水色。

        宁浥尘还在想,这里是不是就是魂池,腰身瞬间被缠上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截粗如椽柱的黑色蛇身!伴随着她的一声惊呼,整个人便被一阵剧烈的拉扯力拉进了那潭黑水。

        宁浥尘受了惊吓,连吞了好几口水,扑棱着想浮出水面。慌忙中拉扯到一物,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破水而出。

        “是你?!”

        两人面面相觑,同时惊呼出声。

        宁浥尘不清楚宙洪荒对她的忍耐究竟能到何种程度,急忙低下头向宙洪荒赔罪:“君主恕罪,我不是故意跌进这池子的。刚才实在是,有条蛇攻击我……”

        “蛇?”宙洪荒的眉毛抖了抖,面色有点难看:“本君的真身,被你说成是一条蛇?”

        宁浥尘一愣,宙洪荒的身躯骤然变大,在她面前显了真身:“看清楚,本君的真身是不是蛇。”

        原来,宙洪荒的真身,是一条通体玄色的巨龙。巨大的龙头贴近宁浥尘,她几乎都能感受到它鼻间喷出的热气。它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宁浥尘,问道:“怎样?”

        宁浥尘壮着胆子,伸手轻轻扯了扯长长的须子,赞叹道:“不错,威风凛凛,煞是好看。”

        巨龙波澜不惊的眼神,恍如被扔进了一颗石子,晕开了层层涟漪。巨龙重新幻化为宙洪荒,他搂住宁浥尘的腰,一个转身便将她压在池中央一块裸露的平坦的礁石上。

        宙洪荒轻轻捏住宁浥尘的下巴,微微挑起:“才几日不见,就想通了要投怀送抱,你很想我么,阿浥?”

        他的目光顺着她雪白修长的脖颈继续往下移,被她锁骨下方那只栩栩如生的斑斓蝴蝶吸引:“破茧重生?倒是衬你。”

        她雪白如酥的胸前隐隐露出一点沟壑,叫人禁不住想更深入探一探里面的美好。少女薄命,凭这副身子样貌,果然是天都妒的红颜。宙洪荒将健壮的体魄往下沉,与她紧紧相贴。

        宁浥尘被宙洪荒紧紧压着动弹不得,两只手撑在他胸前不让他贴近:“君主,我是来……”

        不等她解释,宙洪荒抓住她的两只手腕,禁锢在她头顶,然后吻住了她的双唇,肆意掠夺。

        眼前霎时万物模糊,只闻得到梅花冷彻的清香。

        宁浥尘涨红着脸,双手被禁锢,身体也被压着不能动弹,根本反抗不了。而宙洪荒的另一只手,已游移到她腰间,扯开了腰带打的精致的蝴蝶结。

        唇舌间,忽然弥漫开一股甜腥味。

        “你咬我?”宙洪荒停下动作,直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宁浥尘。

        宁浥尘倔强地对上他的目光,毫不示弱:“所有人都唤你一声君主,我相信你定不会仗势欺人,为难我一个女子。”

        两人僵持不下地对视了片刻,宙洪荒终于放开了宁浥尘:“本君宫里的女人不知道有多想要这份荣耀,你倒特别。不过,我愿等你心甘情愿的那天。”

        宁浥尘起身快速整理好衣服:“君主后宫至今无主,她们要荣宠,要身份地位。可我不需要,您给我这一处容身之所,已经足够。我今日冒昧前来,是给您送吸魂瓶的。”

        说罢,她打开了盖子,将所有灵魂全部倒入魂池。一颗颗斑斓的灵魂碰触到魂池水,即发出嗤的一声,然后化作金色的银色的一缕缕烟,升去空中。

        “我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打扰君主修炼了。宁浥尘先行告退。”宁浥尘这才发现,魂池水漆黑如墨,人从其中出来,身上却不沾半点。

        “我也修炼地差不多了,和你一同出去。我不在,那些人大约没给你多少面子。”宙洪荒再次揽过宁浥尘腰肢,两人从魂池中飞跃而出。

        一炷香时间已过,外头的侍卫们正欲进去捉人,迎面碰上双双出现的宙洪荒和宁浥尘。而且宙洪荒的一只手始终搭在宁浥尘腰上,说话间也不放下:“以后宁姑娘若想来看本君,不准任何人对她不敬。她要来,谁都不得阻止。”

        他终于松开搂着宁浥尘的手,捋了捋她额前的发,如春风拂过般温柔:“记住,只要你想见我,魂池或是紫华殿,随意。”

        宙洪荒命侍卫将宁浥尘送回了女人汤,随后便召唤道:“斐夜。”

        一名身着黑色长袍,金色头发的男子便出现,单膝朝着他跪拜。

        “去女人汤,以后你就保护她。所有魂魄沾上魂池水,就会被吸干所有能量,化为一只枯骨去到黄昏鉴,而她竟一点事都没有。而且,她来到这里,我竟丝毫没有察觉。要不是她碰那些梅花发出声响,我不会发现她。女人汤的结界和这里不同,为了让泣幽姬随时察觉到我过去,便设成对我的气息极度敏感。那日她的出现,立刻让我感应到了。所以她身上,竟有同我一模一样的气息。魂池这里也是,明明只有我可以进入,而她却也能畅通无阻。”

        斐夜抬起头,他的一双眼珠是两个颜色,左眼是澄净的琥珀色,右边则是暗红色,但两只眼睛映射出的,都是一片赤胆忠心:“难道君主怀疑她是那个人?”

        一万年前,也有个女子扯着他的须子,笑道:“不错,威风凛凛,煞是好看。”

        可一万年太久,等啊等,就等到记忆中她的样子也模糊了。

        “所以阿浥,你会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