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170 认知诃学

170 认知诃学

        不同于【造梦法典·灵魂出窍】的体验,这次的商城道具【造梦法典·意识觉醒】在使用后直接将夏坤代入了姬晓轩的父亲姬洪凯。

        但这次代入又并非梦境望远镜纯粹的灵魂附体而无法操作,现在的夏坤取代了姬洪凯的意识,可以操纵姬洪凯的身体,但是脑海内保留有姬洪凯模糊的记忆。

        此时此刻的夏坤(姬洪凯)站在楼道的走廊里,周围的墙壁是上白下绿的旧式粉刷风格,而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名人名言,而这些名人都是以荣隔、冯彻为首的心理学大师。

        夏坤注意到靠近楼道口的小房间里,一位短发女孩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姬洪凯的意识告诉他这似乎是个很熟悉的人。

        夏坤上前拨了拨女孩的胳膊,他似乎需要把她叫醒才行。

        在夏坤的轻声呼唤下,短发少女挪了挪胳膊,被夏坤推了好几次才伸着懒腰慵懒起身,眯着眼睛与夏坤对视。“是凯子啊……几点了。”

        凯子……?

        夏坤仔细端详着迷糊少女的脸庞,立刻察觉到,这女孩应该就是姬晓轩去世的母亲易玲阿姨。

        晓轩和易玲阿姨年轻时近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很有古典气质的东方美人,唯一区别不同的只是她们俩的眼瞳;易玲阿姨的眼眸大大闪闪水汪汪的,像青丝一般充满活力;而晓轩就是完全继承父亲的凤眼,这也导致她变得高冷神圣而不可侵s犯。

        见夏坤一脸疑惑,易玲也盯着夏坤看了许久,末了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拍了拍夏坤的肩膀,“你是不是也睡傻了?赶紧去实验室吧,王教授说不定已经开始催我们了。”

        夏坤跟着易玲沿着一条林间小路散步般地闲逛着,这是帝都师范大学25年前的光景,很多地方都物是人非,但夏坤能依稀辨识出25年前后的差异。

        青草蔓延生长在石阶的边沿,易玲背着手单脚跳着一台台石阶,末了才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一脸怀疑地凝视着夏坤的脸庞。

        “凯子你今天真是怪怪的,一副不是本人的感觉。”

        “平时的……”夏坤顿了顿,“平时的我是什么样的?”

        “平时你会很自然地牵起我的手,跟我说点甜腻腻的小情话。”易玲微笑着说,“这是咱们俩最喜欢一起散步的林荫小道了。”

        呜……姬伯父平时看上去那么正经,年轻时竟然这么洒脱吗?!

        不过想来他和易玲阿姨在红梅一中的时候就是轰炸全县的学霸情侣,能娶到晓轩妈妈这样的大美人,他一定也有什么独特的撩妹技巧。

        为了不让自己露馅,夏坤咳嗽了几声,接着便主动挽起易玲的手,“抱歉冷落你啦,我刚才在想些事情。”

        “这样啊……”易玲忽然抬头望着夏坤,“想些什么事情?快说给我听听。咱们说好要一辈子坦诚相待的。”

        “嗯……”夏坤想了想,“在想我们以后的女儿该取什么名字好。”

        感觉怪怪的。

        我这是在撩候补女友的妈妈吗?不过这本来就是她爸爸的身体,所以不算那啥吧……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女儿?”易玲俏脸微红,狠狠推了夏坤一把,倒是没有反对以后会结婚这件事。

        “啊……嗯,”夏坤想了想,“因为我喜欢女儿。”

        “首先你女儿要长得像我才会喜欢,像你就不好看了。”易玲笑眯眯地答道,“你眼神太凶了,看着就是个狠人,所以从小到大才会一直没什么朋友。”

        “这样……”

        然而姬晓轩很争气地,完美地继承了父亲。

        “对了对了,说起这个……我突然想起我刚才做的梦,我梦到你当了好大的官。”

        预言梦……吗?

        不过这里可以算是姬洪凯的梦境,所以有映射现实的情况到也正常。

        夏坤顿了顿,接着便疑惑道,“那,然后呢?”

        “然后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把我和我们的孩子抛弃了,我在大雨里抱着孩子哭着求你回心转意,你一直都没回头。”易玲凑向夏坤,指着眼睑给夏坤看,“你看,我这还有泪痕呢。”

        “哪里有啊,我怎么没——”

        易玲突然凑向夏坤的脸颊,轻轻地亲了夏坤一口(姬洪凯)。

        “嘻嘻……你上当了。”易玲冲夏坤扮鬼脸道,“如果不进行反复的回忆训练,一般人会在梦醒后的半小时内把梦里发生的事情忘光,你连这都忘了?”

        啧……

        现在的易玲阿姨很像孟萌学姐,学心理学的女人都这么爱捉弄人吗?

        不过按照晓轩现在的发展情况,她应该会稍微好一些……

        “对了,我最近打算向导师征询开展一个新的课题研究,叫做【认知诃学】。”

        “认知科学?”

        “不是科学啦,是诃学。”易玲笑着在夏坤的手心写下了【诃】字的笔画。

        “那为什么要叫诃学呢?”夏坤疑惑道,“这个字单独拿来用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你知道【摩诃般若】吧?这是佛教用语,摩诃是伟大的意思,我希望能把它发扬成一个大学派。”易玲背着手沉吟道,

        “之前我也跟你聊过类似的课题。你看啊……现在的人类对于梦境的了解还仅仅只是皮毛,但是前景非常广阔。譬如最近很流行的清明梦说法,如果人能在梦境里保持清醒的状态,那咱们不就能干很多事吗?而且人在梦里不会受外在环境的限制,如果能正确规范梦境的造物规则,就能在梦里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位面;任何科学家都可以在梦里模拟自己想做的实验,任何人也能在梦里体验自己未曾感受过的未来……”

        “依照现在的科学手段,这可以实现吗?”

        易玲摇了摇头,“不必借助科学或许有机会实现,所以我才用有点玄学意味的【诃学】来解释。”易玲说,“就像清明梦的训练方式一样,我们也可以建立一种梦境训练机制,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训练进入清醒梦活动,而是更深层次的……”

        “譬如,训练梦境世界规则的制定方法?”

        “没错没错!真不愧是凯子,一点就通。”易玲大力拍着夏坤的后背,“因为你在清醒梦里创造的逻辑,只适用于你所认为的逻辑自洽,而不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但是……这要怎么做呢?”夏坤对易玲的研究非常感兴趣,因为这和造梦空间息息相关,“既然是一种法则,那就应该适用于所有的梦境,这样才有实际应用的价值。”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那么——就把所有人的梦境,都用一种特别的方式,给连接起来、并施加一种相同的法则吧。”易玲轻轻抚摸着夏坤的脸颊,“所以诃学首先要研究的课题,应该是如何通过行为认知训练,使两人进入相同的梦境。”

        “你是要想……”

        易玲一脸坚定地点点头,“我想将梦境连接作为认知诃学的研究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