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095 朱丽同学很担心

095 朱丽同学很担心

        夏坤和林安然突然变得生疏了。

        这是坐在林安然身旁的朱丽看得出来的事情。

        夏坤每天平均会找林安然五次,这五次分别是早、中、晚三顿饭的饭后时间,以及大课间和两节晚自习课中间的过渡休息时间,但今天却一次都没有。

        他和班长姬晓轩倒是在大课间为了一道题讨论了很久。

        安然就坐在那刷题,一直低着脑袋,连上课讲课的时候头也不敢抬,朱丽立马意识到出现了问题,在夏坤做梦中、姬晓轩低着头刷题的时候,他

        “喂,你和夏坤闹别扭了啊?”

        “没、没有,绝对没有。”林安然支支吾吾地答道。

        这时朱丽突然捂住了嘴巴,露出一副想吐的表情。

        “怎、怎么了你?”林安然以为朱丽身体不舒服,立刻上前关切她。

        “我闻到了恋爱的苦涩味道,实在是太苦了,感觉好想吐啊呜……”

        林安然羞红了脸,攥着朱丽的胳膊道,“你在取笑我是吧?”

        “不、我是真的——”朱丽又捂着嘴作呕吐状,一旁拿着笔记本过来的涂伟顿时讶异道,

        “朱丽,你怀孕了吗?这可不是我干的。”

        前一秒还是戏精附体的朱丽,这一会儿突然化身母夜叉,一把揪住涂伟的头发,将他暴打了一顿。

        把涂伟当做发泄的工具揍了一顿以后,朱丽又回来安抚林安然,“说吧,又闹什么别扭了,我可以帮忙。”

        “这个我没办法细说……”这事关系到夏坤的秘密,林安然找了重点直接向好姐妹倾诉道,“总之,我和夏坤同学闹了点误会,他有可能把我当做轻浮的女人对待了。”

        “轻浮?”朱丽托着腮,上下打量了林安然一眼,“你不是一直都很轻浮吗?”

        “喂!别人误会我就算了,怎么连你也——”

        “哈哈,别在意,”朱丽拍了拍林安然的肩膀,“我说你长得很轻浮,不是说你性格很轻浮。”

        朱丽没有追问林安然具体的事情,可能她也察觉到林安然不愿意透露,“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你现在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改变现状。”

        “算、还是算了,现在最主要的是高考,这些影响学习的事情还是少谈了吧……”

        “别啊,就算等到高考之后,现在维持生疏的关系合适吗?”

        林安然低头望向自己全是减分的试卷,朱丽的劝慰完全无效,她突然想到了高考以后即将和夏坤分别的事实。

        我要向夏坤告白吗?

        但如果告白的话,就算告白成功,很大的几率也会是异地恋。

        如果两个人不能总是在一起,夏坤又那么直,肯定不愿意每天和自己煲电话粥,恐怕感情很难维系……

        林安然的目光落在姬晓轩身上。

        真正能配得上夏坤的是班长。

        她的才华横溢,能够保证和夏坤永远处在一个梯队里。

        两个人的性格又接近,虽然也有性格互补的说法,但谁不希望能和有共同语言的人一起生活呢?

        她看着姬晓轩,越看越觉得她和夏坤相配。

        夏坤虽然对自己很好、很体贴。但他对自己有表露过真正的、如同恋人一样的感情吗?

        很多时候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吧。

        林安然同学现在有一种感觉相当强烈。

        那就是她配不上夏坤。

        未来拥有着无限可能的夏坤。

        林安然改着试卷的错题,写着写着眼泪就不争气地落了下来,见同桌实在伤心,朱丽也不忍林安然再这样沮丧下去。

        那么,身为林安然的好闺蜜,她决定献上助攻。

        夏坤同学白天非体育课会出去的唯一原因就是要上厕所。等到他从洗手间回来,在走廊立刻被朱丽截获了。

        “先别急着回去睡觉,我有事跟你说。”朱丽叫住夏坤,面色相当凝重。

        其实闺蜜是一件相当难扮演的职业。

        人们总是说,女生们之间总是表面亲密无间,背地里各种使绊子。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四人女生宿舍里有多少个私人讨论组,甚至用C41到C44的排列组合累项相加,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而且闺蜜还经常沦为感情线里的第三者而饱受指责。

        这当然不能表示所有的闺蜜都会做出这种事,但是女生不会轻易地表达不满,她们会把不满压抑在心底,然后爆发。

        你永远不知道你做的这件事到底哪里不合适了,但等你知道的时候,火山已经喷发了。

        说这么多,就是想表达朱丽的立场。

        她有很简单的助攻办法,就是告诉夏坤,林安然喜欢他,喜欢的要死的那种。

        然后再询问夏坤是否也喜欢她。

        这么做如果皆大欢喜了还好,如果夏坤开口一句【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

        那么,林安然和朱丽的友谊也就走到了尽头。

        正是深知这方面的风险,朱丽才不会做那种冒险的事情,她要以旁观者的角度去分析这件事情、首先要装作不知道林安然感情状况的样子。

        “那个,你最近和安然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啊,我和她关系一直很好。”

        “那你怎么……”朱丽嘟嚷道,“怎么今天一天都没找她说话。”

        夏坤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怪不得你偏科那么严重,原来上课一直开小差吗?”

        “这是重点吗!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还不是总是睡觉!”

        这个死直男……朱丽咽了咽口水,“是不是安然哪里让你觉得不满了?”

        “没有。”

        夏坤对林安然相当满意,但是他在林安然梦里是禽兽不如的形象,现在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会被林安然误解为对她另有所图的。

        “那为什么不愿亲近她?”

        “怕被人误会。”夏坤用了一套官方措辞。

        “怕、怕别人误会?”

        你都和林安然亲密到这种程度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怕别人误会的?

        于是朱丽接着说道,“你和班长相处就不怕吗?我看你今天和她聊得也很开心。”

        夏坤点点头,“上周三那套数学试卷的第五题,被我们俩推出来了,当然开心啊。”

        呵,学霸们的肮脏乐趣。

        朱丽决定直接进入重点,但必须是不会影响到夏坤对林安然感觉的重点,否则帮了倒忙,安然会恨她一辈子的。

        她想了想,必须要用让这个直男感兴趣的辞措,还不会影响他对安然的评价。

        “我看她今天做化学题弄不明白,一直在那默默地算,做不出来很难过的样子,你能指导她一下吗?”

        夏坤听了顿时愕然,露出悲哀的表情。

        宁愿刷题刷到哭鼻子也不愿意问我,这是有多讨厌我了啊!是因为昨天的梦还心有余悸吗?

        “呐,我问你呢?能不能帮帮她啊?”

        夏坤艰难地点点头,“要是林安然她真的自己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

        夏坤这是怎么了?平时的坦然自若完全消散不见,那脸上肉眼可见的愧疚感,简直就像是一个一时冲动的QJ犯脸上表现出来的那样。

        等等……安然之前也说她被夏坤认为是个轻浮的女人,难道说安然她主动向夏坤不可描述,然后夏坤真的对她不可描述了?

        朱丽的脑补能力并不比好姊妹林安然差多少,一套完整的不可描述故事桥段立刻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