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071 会慢慢好起来的

071 会慢慢好起来的

        现在还没到饭点,夏坤就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剥橘子吃,夏珂枕在夏坤怀里,翘着二郎腿,拨弄着哥哥给她新买的手机,不时呢喃着要橘子吃,夏坤就把剥好的橘子塞一瓣到妹妹嘴里。

        这样惬意的时间过了不长久,就听到前院的大铁门推开的枝丫声。

        “阿坤回了吗?”

        院子里传来一个浑厚沧桑的中年男音。

        “回了,和阿珂在客厅看电视呢。”

        夏坤的爸爸夏兴良进到了客厅。

        他留着一撇小胡子,肤色黝黑,抬头纹很深,但看上去相当地有精神。

        “坤,回来了啊。”

        “嗯,爸。”

        夏坤叫了一声,但夏珂还躺在夏坤身上玩手机,夏兴良看到女儿突然就皱起眉来,

        “珂,你一个女孩子睡成这样像什么话?赶紧从哥哥身上起来!”

        “啧……”

        夏珂不情不愿地从夏坤身上起身,夏兴良看到夏珂手里拿着新手机,又问了手机的情况,夏坤就把奖学金的事情胡诌了一遍,夏兴良又不高兴了。

        “有那个闲钱,不知道拿去多买几本教辅材料?你以为家里给你寄的生活费都是飘来的啊?你现在成绩好又没用,要高考也考这么高才行。”

        “哥现在都是全班第二了,你还要他怎样啊?”夏珂就爱顶撞父亲,她可不像哥哥一样,什么都不反驳。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房里学习去!我跟你话说清楚,你要中考考不好,家里可没钱给你买一中。”

        “我才不稀罕……”夏珂嘟嚷道,“我读中专,上卫校总行了吧!我本来就没打算念一中。”

        卫校就是卫生学校,属于中专的一种,女生初中成绩不好就会去那里读,出来的工作是护士。

        “读卫校能有什么出息?怎么样都给我去念高中去,你就是玩心太重,是态度问题!你也不看看你哥念书多认真?嗯?”

        夏珂和老爸吵了一架,夏坤劝不住,谁也不让着谁,最后夏珂摔门躲进自己的房间里。

        夏兴良和女儿吵完,看着一旁面露难色的夏坤,“你也是的,当哥的好好教妹妹学习啊,给她买手机干什么?”

        夏坤以前也常和爸爸争执,但现在他学乖了,就静静地听着他说教,要开口的时候就嗯一声,纯粹的左耳进右耳出,这样很快爸就没气撒,心情也逐渐平和。

        “对了阿坤,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家里的情况我还得跟你说说。”

        夏坤的父亲夏兴良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年轻的时候在十里八乡是有名的俊后生。

        不过长得好看有才华并不代表有本事,他在外面漂过两三年,最后拿着打工挣的钱回家创业,承包了竹林乡的几亩鱼塘。

        一开始鱼塘生意还算不错,夏坤家也早早地搬进了双层小洋楼,还带一个庭院。

        不过由于后来市场不景气和经营不善的缘故,鱼塘开始连年亏损。

        夏兴良不肯放弃自己的产业,坚信自己能扭亏为盈,四处借钱扩大产业想要扳本。

        这样就导致越陷越深,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年关总有人来家里追债,夏兴良每次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能借的亲戚都借遍,总算是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但夏兴良还是不肯放弃鱼塘,大概是早年打工受过气,他始终不肯屈居人下替别人干活,似乎很享受被称作【夏老板】的日子。

        “今年鱼苗成活率很低,加上大池乡那边修了条高速路,导致这边收鱼的人就更少,条件更困难。我知道阿坤你学习很努力也很懂事,之前我承诺过你要是能考上一本,砸锅卖铁也会帮你凑上大学的钱;但是就算上大学的钱能凑,四年的城市生活费,我也供不起。”

        夏兴良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我今天去你大伯家送节,听你堂哥说,大学里是不是有一种专门培养老师的师范学校,里面有可以免交学费、还发补贴的免费师范生,你看……到时候填志愿,要不就选师范大学吧。”

        爸的意思很明确,家里供不起夏坤想要念的晴华和帝大。

        不过夏坤这一次却摇了头,“生活费等上大学我可以自行解决,高考志愿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夏兴良沉默了一阵,而后才缓缓道,“我只是给你打个预防针,大学这玩意儿说实在的我也不懂。不过之前的约定依然还会维持,要是你考不上一本的话,就得跟我去鱼塘养鱼。”

        “嗯。”夏坤淡淡地应了一声。

        父亲夏兴良虽然一直有着愚昧、顽固、大男子主义等等各种很难忍受的毛病,但很注重遵守诺言,这算是他难得的闪光点。

        和父亲对话完后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间节点,不过妹妹夏珂还因为赌气没有上桌吃饭,妈妈范美荣正准备去招呼女儿吃饭,被夏兴良给拦住了。

        “她不想吃就别吃,饿了她自己会来吃,真把自己当大户人家的小姐,这还怎么得了?”夏兴良故意把声音提地很高,躲在房里的妹妹连着踹了几脚房门表示抗议。

        “还不都是你!没事总是骂阿珂干什么,她又不是你的出气筒!”范美荣也经常和丈夫吵架,不过两人很少动手。

        “什么没事?她不好好念书,真不知道哪来的脸皮成天笑嘻嘻的。”夏兴良没吃几口就落了筷,“都是你惯坏的,以后别给她送饭。”

        “怪我惯的?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自己什么时候管过你女儿?除了撒气什么都不会吧!现在高考哪家孩子不是家长陪读,中考哪家孩子不是家长送饭,你自己没本事就算了,非要让俩孩子一起受委屈?”

        夏坤一回到家,爸妈就在饭桌上争吵个不停。他劝是劝不住的。

        在这个家里,虽然属他最有出息,但始终也没什么话语权。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着父母争吵的时候,把自己还没怎么动筷的碗里添满菜,揣在怀里准备跑路。

        “站住!”

        夏兴良冲夏坤吼了一句,“你上哪去?”

        夏坤回头解释道,“你们太吵了……我去外面吃。”

        他当然不是真的不管不顾,跑去院里吃饭。

        他饶了一个弯,敲了敲夏珂房间的窗户,看到哭地一枝梨花春带雨、委屈巴巴的妹妹夏珂。

        “吃吧,我给你夹了鸡腿。”

        “嗯嗯!”

        妹妹接过饭碗,她早就饿得两眼发昏了。

        夏珂吃着吃着就哽咽地说,“还是哥哥最好。”

        “嗯。”

        夏坤静静地看妹妹吃着饭。

        “他们还在吵架?”

        “是啊。”

        夏珂撇着嘴,擦了擦嘴角的饭粒,“我真想逃离这个家,逃得越远越好。”

        “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谈不上逃不逃的问题。”夏坤安慰妹妹道,“你觉得咱们家不好,别人家也不见得比我们好。”

        “比如?”

        “有父亲车祸昏迷,一直没办法醒来的;有母亲去世的早,一直和外婆相依为命的;也有从小到大,从来没感受过母爱,还因为父亲的缘故被人歧视的。”夏坤温声道,“这样想的话,是不是觉得我们家要稍微好些啊?”

        “也就电视上那么演吧,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

        夏坤透过窗户,轻轻地拍了拍妹妹的脑袋。

        “以后……咱们家会慢慢好起来的。”

        “嗯。”

        对于夏珂而言,只要有哥哥在,倒也没什么事是趟不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