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070 谁让人家是你妹妹呢?

070 谁让人家是你妹妹呢?

        红梅县通往竹林乡的巴士沿路弯弯曲曲,途径柳佐乡、才山乡以及大河镇。

        竹林乡是巴士的终点站,所以夏坤睡了一觉,在梦里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造梦活动,等他估摸着时间醒来时。车子刚好从大河镇开出来,车上也就零零散散不到七八个人了。

        这是他这个学期第一次回家。

        高一高二的时候放长假他也常回去,可到了高三时期,他就再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长假】概念了,国庆节学校更是公然违抗教育局的通知,硬生生把七天长假变成了两天半。

        不过,即使学校这样做,也没有家长和学生去教委告状。

        当然也有可能有学生告过状,只不过被人给压下来了。

        在很多家长们看来,哪怕高三在学校多学一分钟,对孩子们的学习帮助都是好的。

        所以说夏坤爸爸一个学期都没让妈妈来县城看望夏坤。

        巴士车稳稳当当地停在竹林乡的街口,这里早就已经站满了接亲友的乡民们,夏坤背着包下了车,正四处搜寻着某人的身影,胳膊肘突然被人一把挽住了。

        “哥,嘻嘻……”

        出现在夏坤身旁的是一个短发的初中少女,笑嘻嘻地露出一边虎牙。

        她的皮肤有些趋近于健康的小麦色,她戴着白色的绒毛耳罩,刘海只用小发卡支起了半边,另外一边齐刘海就在那悬着,给人一种很不正经的感觉,但细看的话就会觉得愈发耐看。

        她的眼中满含笑意,这撒娇般的甜美笑容正是为她心爱的欧尼酱准备的——她就是夏坤的妹妹夏珂。

        夏坤快大半年没见到妹妹,看了她半天竟然差点没认出来,“你怎么……突然长这么大了?”

        妹妹确实长开了,之前是可爱型的妹妹,现在却出落地亭亭玉立,水灵水灵的。

        “什么啊,才多久没见,你竟敢连最宠的妹妹都忘记了?罚钱!”

        夏坤乖乖掏出钱包,给了十块钱递交到妹妹夏珂手中。

        夏珂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井字,这是在表达愤怒呢。

        “这点钱就想打发我,还当你妹妹是小学生啊?”

        “那你要多少?”

        “起码……得再加这个数。”夏珂伸出了五根手指,于是夏坤又多给了五块钱,交到夏珂手中。

        接过五块钱后夏珂立时便露出满意的表情,发出软糯的撒娇音来,“哥——哥!你一路回家一定很辛苦吧?来,妹妹替你拿行李,谁让人家是你妹妹呢?”

        夏坤从不跟这个古灵精怪的鬼马妹妹置气,把行李交给她以后便提醒道,“咱们赶紧回家吧,已经很晚了。”

        “对了,哥哥,手机你真的给我买了吗?”

        “买了,你放心。”夏坤从书包里把手机盒取了出来,“蓝米N799,你要的型号。”

        夏珂没有马上接过手机,她立时便伸手去捏着哥哥夏坤的脸颊,一副心疼的模样,“这手机得八百多块呢……你真的买了啊?不会把吃饭的钱都省了给我买手机吧?感觉你瘦了好多。”

        夏坤心想吃饭的钱我确实省了,但解释起来比较麻烦。

        其实清醒梦的事情、甚至造梦空间告诉妹妹也没什么关系,可以但没必要。

        夏坤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一下,就说自己拿了学校的两千块奖学金,夏珂这才放下心地从哥哥手里接过手机,拨弄着手机盒子嘟嚷道。

        “感觉哥哥跟以前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的哥哥只知道学习啊,但哥哥这次回来感觉变得很有魅力,让女孩子很倾心的感觉,是不是和安然姐好事将近了?”

        妹妹很关心哥哥的恋爱问题,她之前跟妈妈去县城见过哥哥,自然也见过哥哥的同桌兼同居室友林安然,对那位姐姐相当满意。

        “我没有高中谈恋爱的打算,所以别想太多。”

        “哼,哥你就喜欢猪鼻子插葱。那……是不是有了别的喜欢的女孩子?文汉市的那个朋友,也是女生吧?”

        夏坤点点头,表现地相当之坦率,“她叫赵青丝,虽然跟我一样是高三的学生,但个头和你差不多高……”

        “什么什么?哥哥交网友了?”

        “然后,我在班上还交了一个朋友,就以前跟你说的那个超厉害的学神,班长姬晓轩。”

        “什么什么?连班长姐姐都被攻略了!”夏珂没见过姬晓轩,但也听夏坤以前说起过她的事迹。

        夏珂听哥哥一路细细叙说自己这段时间的奇妙操作,越听越觉得玄幻不已,如果不是深知哥哥的直男属性不会让他轻易撒谎,她早就开始埋怨哥哥吹牛皮了。

        “真是没想到,我哥竟然都这么出息了……当然咯,都是我这个妹妹教育的好。”夏珂抹着鼻子,一副牛皮满满的样子。

        “先别聊这么多,爸妈最近怎么样了?”

        夏珂本来还挺开心的,一聊到这个话题就变成了委屈脸。

        “妈当然还是老样子,就是咱爸越来越烦人了。”

        “你这是叛逆期,不服爸管教是很正常的。”

        “臭哥!你怎么不跟我一条心啊!”夏珂立马变脸踹了夏坤一脚,当然也就是轻轻地推了一下。

        夏坤和夏珂转过路口,远远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扫地。

        “妈,哥哥回了。”

        “嗯……啊。”

        女人挽起有些散落的鬓发,把手朝围裙后擦了擦,见到自己大半年不见的儿子,她也自然喜不自胜,她伸手摸了摸夏坤的脸颊,

        “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学习学太累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赶紧到屋里歇着吧!我买了很多你喜欢吃的小米糖糕,县城里吃不到这个吧?”

        虽然县城里其实什么都有,但夏坤还是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问道,

        “爸在家吗?”

        “他去别人家送节了,晚点才能回来。”

        “哦。”

        夏坤的妈妈范美荣,是个极其寻常的乡村妇女,上到初二就因家里的情况辍了学,年轻时在竹林乡的棉纺厂工作,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也就是夏坤夏珂的爸爸夏兴良,很快就结婚生下了夏坤夏珂。

        对于范美荣来说,她生平最大的荣誉就是生了一个非常会读书的孩子。

        夏坤初中的时候,以竹林中学(初中)第三的成绩被红梅一中正线录取,全乡正线录取红梅一中的也不过十几个人,夏坤赫然排在第三位。

        对于赵美荣来说,她最幸福的时候并不是在婚宴,而是在儿子拿到红梅一中录取通知书后庆祝的流水席,作为父母发言时的场景。

        而且,夏坤每两周都会向家里人汇报情况,她也知道夏坤成绩进步神速的事情,只要夏坤能保持这一势头的话,半年后她的孩子还能为家里再争气一回。

        对于现在的竹林、乃至任何乡镇而言,【家里出个大学生】确实已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如果说,家里的孩子有机会考取晴华和帝大的话,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