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069 离别的钢琴曲

069 离别的钢琴曲

        在文汉市待了两天左右的时间,第三天早上赵青丝送夏坤回红梅县。

        “下次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那应该就得高考以后了吧?”

        夏坤点点头,“高考后到上大学中间有两个多月的真空期,到时候见面的机会就多了。”

        但是……两个月以后呢?

        赵青丝紧紧咬着嘴唇,她始终没能鼓起勇气询问夏坤高考志愿。

        其实这些事不问也猜得出来。

        人往高处走。

        但她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就像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取得的进步一样。

        只要有足够的决心,总有机会能赶上的……

        夏坤回到红梅县时是中午时分,他可以在林安然家赶一顿饭,然后坐下午的巴士车回竹林乡。

        现在学校都放了假,平时卖燕麦粥、灌汤包、土家酱香饼、炸土豆片以及切糕的小摊贩们也都回去过年或者在别的地方摆摊,街上冷冷清清,完全不像是红梅一中那喧嚣热闹的样子。

        夏坤带着给林安然和安然妈妈准备的小礼品前往超市,远远看到一辆陌生的黑色轿车停在安然家超市的门口。

        夏坤走到超市左近,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

        “嫂子……你听我一句劝,你要是再这样坚持的话,大哥迟早会把咱们家给拖死的!”

        “二叔,我知道你们关心我家的情况。但只要爸爸还有醒来的机会,我和妈妈就绝对不会放弃他……”

        “安然你还小不懂事,你爸他都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年,在医院是醒不过来的!还是把他接回家住,或者转疗养院,这样你们经济负担也会轻一些。”这是位中年女性的声音,她嗓门很大,声音很尖。

        夏坤在超市外站了很久,终于等到一对中年夫妇从超市外出来。男人穿着黑色皮夹克,胡子拉碴;女人身材较胖,满脸横肉。

        “真是死脑筋……植物人有什么好救的!就这样看这对母女把家产全都败光,我这心里可真不好受。”

        “那本来就是我大哥的家产,算了吧。”胡子男说道。

        “行行,就你能耐。谁不知道当初帝都花园那套房子是你爸在世的时候贴钱给你哥买的?说卖就卖,也不跟亲戚商量一下……”胖女人双臂环胸,气愤难平。

        “那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胡子男深深地叹了口气,“咱们总是亲戚,安然大过年的都没几件新衣服穿,要不还是接济点——”

        “借借借,你有个屁的钱啊!人们常说,【救急不救穷】,她们家要是愿意把你大哥接回家照顾,那还能接济一下;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在那么高档的医院病房做疗养。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折腾啊!”

        胡子男默然无言,点了一根烟,望着道路的尽头,胖女人四处张望,没发现动静以后又凑上去。

        “还有啊……我听说你大嫂私下借了不少高利贷,她们家现在就是无底洞,咱们做亲戚的该劝的都劝了,已经仁至义尽,你可不要做什么借钱的傻事,绝对收不回来的。咱们家小顺今年还要考红梅一中,以他那点出息只能买进去,到时候上下提点,开销也可不少!”

        男人和女人上了黑色轿车,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夏坤给林安然发了一条快到家的消息,在超市外等了大概十分钟,然后才进到超市,见到了正低着头看手机的林安然。

        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不过她好像不打算和夏坤解释,抹了抹鼻子就上前要帮夏坤接行李,“怎么样,文汉市好玩吗?”

        “嗯,很好玩。”夏坤没把行李给她,给的是手里拎着的袋子,“这是送你和阿姨的礼物。”

        林安然打开袋子,她收到的礼物是条手链。

        和上次他们在三幅看到的手链很像,都是樱花手链。

        不过这一条看上去比之前那条要更加精致很多,林安然看了很喜欢,“这么好看,感觉不像是你自己挑的。”

        “是啊,赵青丝帮忙挑的。”

        用女生对付女生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

        “我就知道……”林安然没有真的是生气,只是哼唧了几句,“我妈妈现在有点忙,没办法下来,我能先拆开看看吗?”

        “没关系。”

        夏坤静静地看着林安然把礼物打开。

        这是条真丝围巾。

        “又是围巾啊……不过这次是丝巾,你算是送对了。”

        这一件偏暖色调的淡黄色丝巾,给人一种很温和儒雅的感觉。

        林安然把丝巾小心翼翼地装好,眉宇间尽显温存笑意,“我先替妈妈谢谢你了。”

        “不客气,应该的。”

        本来夏坤还想赵青丝从小没怎么感受过母爱,这方面或许不太懂——但结果而言,似乎是他多虑了。

        “我妈妈还要晚点才能做饭,你下午最晚几点回老家的巴士?”

        “四点。”

        “那还好……”林安然怔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询问夏坤,“之前答应弹钢琴给你听,这事还记得吗?”

        “嗯。”

        “我带你上阁楼去,我弹会儿钢琴给你听。”

        林安然领着夏坤上了屋顶阁楼——钢琴的架子很大,夏坤一上来就注意到了它的存在。

        林安然掸了掸钢琴布罩下的灰尘,挪了一把干净的小凳子,把钢琴罩布掀开,一家原木色的古朴钢琴出现在夏坤的眼帘。

        “这钢琴很漂亮。”

        林安然嘻嘻笑道,“这钢琴是爸爸以前追求妈妈的时候送的礼物。妈妈当初做过音乐教师,当初他也是因为听了妈妈的钢琴演奏才对她一见倾心的,对我们家来说,这是件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对林安然来说,承载着回忆的东西都是相当珍贵的存在。

        “想听什么曲子?只要不是太生僻的曲子我都会弹。”林安然拍拍胸脯,一副稍显得意的模样。

        “那……先听卡农吧。”

        夏坤搬了个凳子坐在钢琴边上,静静地看着林安然,林安然咳嗽了几声,有些忸怩地答话道,“那我就开始了。”

        “嗯。”

        林安然轻轻地拂过钢琴的所有琴键。

        她的手很好看,确实是弹钢琴的手。

        指节修长、白皙如玉。

        她的食指轻轻落在一个琴键上。

        又一个琴键。

        她演奏的速度越来越快。

        两只手靠近又远离、靠近又远离。

        音乐相当悦耳。

        原来,近距离听钢琴演奏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

        林同学也沉醉在自己的演奏中。虽然有很多年没有碰过钢琴,但是手指一碰到琴键,心中想着韵律时,她的双手就会下意识地跟着节奏律动起来。

        琴声悦耳,宛转悠扬。

        也勾起了林安然的诸多回忆。

        原本代表着【The  Song  of  Love】(爱情之歌)的卡农,在迭起的高S潮韵律中戛然而止,夏坤睁开眼睛,视线里的林安然同学正微微啜泣着。

        “很好听啊……你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

        林安然擦了擦眼泪,“太久没弹,我都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弹了。”

        “你想弹什么都可以,不用紧张。”夏坤温声道,“就算没听过,我也会喜欢。”

        林安然听了破涕为笑,“你明明都没听过,怎么能确信自己会喜欢呢?”

        “因为,是钢琴曲啊。”

        林安然没追问下去,她极尽自己脑海里关于曲谱的记忆,把自己擅长的钢琴曲全都弹奏给夏坤听了一遍。

        这真的很让人享受。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夏坤心里相当清楚——

        等到来年开春,他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听林安然为他弹奏钢琴曲了。

        他能听得出来,林安然为他演奏的最后一首钢琴曲是《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你离开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