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造梦空间在线阅读 - 062 为了你我愿意付出

062 为了你我愿意付出

        夏坤在姬晓轩的指引下思考了创造未来的可能性,并向心理导师孟萌学姐进行了求证。

        在弗洛伊德大师的著作《梦的解析》中,曾经总结过:人类在早期对于梦境的非科学解析,会把梦的解析归结为两大类型:

        一个称之为【密码法】,即人们梦到的每一个东西,都代表着自己潜意识里的情感表达,就像电报密码一样,有一定的翻译文本;

        比如说梦到【信】是懊悔的代号,梦到【丧礼】则是想要订婚的代号;

        而另一种被称之为【符号释梦法】,即梦境是一种未来的预兆。

        这一类别在华夏国的历史典故或小说里经常出现,比如说《三国演义》。

        例如,曹操在梦到【三马食槽】后的第二天,接见了司马懿父子三人,由此认为司马家族将是曹家将来的祸患,后来一语成谶;

        而在诸葛亮星陨五丈原的当晚,刘禅也梦到了都城锦屏山的崩塌。

        “虽然在很多学者看来,这是相当迷S信的两种说法,但梦境里出现的东西未必就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就倾向于这种解释,并用释梦法来解决一些歇斯底里症患者。只不过,你是做清醒梦,梦里的东西你自己能掌握,就不能天马行空了吧?”

        “我只是在思考一种可行性。如果我在梦里可以让幻想的东西真的出现,那我可以制造出未来某条时间线,可能会出现的东西吗?”

        “用清醒梦的意识,强行在梦里预言是么……理论上可以试试,如果成功了记得跟萌姐分享你的梦境训练流程。”

        咕咕咕……

        孟萌一口泡腾片水喝了个爽,就像喝醉酒一样晃晃悠悠,伏在林安然的肩膀上看她刷题。

        “嗯、嗯……你这不是很有进步吗?题目都做对了。”

        “毕竟我也是下了苦工夫的……”

        林安然正在那沾沾自喜,突然被孟萌敲了脑袋,“夸你两句就蹬鼻子上脸,自己做没做对完全没有比数是吗?我要在你脸上写个大大的【笨】字,好让你知道自己白瞎长了这张漂亮的脸!仔细看看这一题,方程是这样列的吗?嗯?”

        林安然在孟萌的魔鬼式教育下嘤嘤个不停,她本想看看夏坤的反应,结果发现夏坤那个死没良心的竟然握着陀螺又睡着了。

        进入造梦空间后,夏坤点开了红色的造梦泡泡。

        班长姬晓轩给了他启示和灵感,孟萌学姐又给了他理论依据的可行性,反正这是自己主宰的梦境世界,怕的不是造梦造不出来,而是自己想不出来。

        “明天……班主任老张会出的数学试卷题。”

        系统提示:正在检索宿主相关记忆信息……正在生成商品……正在创建中。

        系统提示:【张流芳的数学测验试卷1-12版】已生成。售价:999造梦币。

        系统提示:恭喜获得成就【你考我猜?】,奖励梦境经验1000EXP(200*5)。

        WTF?

        老张恰着烟拍脑门想出来的数学试卷,在造梦空间系统的眼里竟然这么值钱?

        要是把这事告诉老张的话,他一定会激动地热泪盈眶吧?

        不过夏坤在梦里倒也不缺钱,所以这999币花了又没关系。

        夏坤获得了代表未来的数学试卷题。

        这张卷子的排版设计非常像是老张的风格,不过说到底这也是造梦空间系统根据夏坤对于老张的记忆生成模拟的一套试卷,也不知道最后的匹配程度会有多少。

        认认真真刷完这张卷子,检查了无数遍以后,夏坤给这张试卷拍了张照,传到自己的微信上。

        第二天醒来,夏坤等林安然抵达学校,给了林安然一份手抄版试卷。

        “这是什么?怎么全是手抄的。”

        夏坤淡淡道,“真题演练,我根据老张的出题风格模拟的一张试卷,说不定对你晚上的考试有帮助。”

        “……”林安然有点不情不愿的,“夏坤,我知道你关心我学习,但是我平常刷的题已经够多了,我真不想——”

        夏坤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安然,冰冷而无情。

        这是!

        学霸的蔑视!

        “一定、一定要我刷吗?”

        夏坤点点头,“我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不刷就对不起我。”

        “竟敢道德绑架!哪有这样为人付出的……”

        林安然嘴上喃喃地骂,心里自然是暖洋洋的。

        她花了一上午时间没听课,认认真真把试卷刷完了。

        夏坤改完一看,哦豁,才82分,平时考试她都能勉强上一百的。

        “给我把错题再做一遍。”

        “唔……”

        林安然感觉到夏坤很生气,但她也有说不出的委屈。

        这套题明明就比老张平时的难度要高出很多……

        我们愚蠢的学渣林同学又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勉强搞清其它50分的答案原理。

        至于其它的18分?算了吧,以她的愚蠢程度,高三毕业都拿不到。

        “夏坤你给我记着,要是今晚考试没出现原题的话,我跟你没完!”

        林同学为了刷清楚这道题,是饭也没吃好、觉也没睡好,今天一整天都过得相当地丧。

        “当然没问题,”夏坤也向林安然打了包票,“要是一道原题都没有的话,我就任你处置。”

        “男子汉大丈夫?”林安然伸出了小手指。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夏坤伸手勾住林安然的小手指。

        唔……

        林安然触电一般地缩了手,红着脸道,“你怎么真的勾我啊……”

        夏坤:“你要是不打算和我做约定,伸指头干什么……”

        “臭直男!”

        夏坤:“???”

        由于今天陪着林安然刷了一天的题目,夏坤对于这一套模拟题的记忆也是相当地滚瓜烂熟,所以当他一摸到试卷时,前前后后大致翻了一遍。

        ……

        除了倒数两题完全不一样,一些顺序有些乱之外,前面的所有题目都出现在了猜题卷里。

        所以夏坤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刷最后两题。

        第二天老张改完试卷,成绩出来,班上过90分(也就是及格线)的只有十二个人。

        大家都在想老张是不是在家藏私房钱被老婆抓住跪搓衣板了,所以才会写出这么一套丧心病狂的高难度试卷来。

        过一百三的除了133的班长姬晓轩之外,还有一个147分的变态,那就是我们沉睡的夏坤小五郎同学。

        他在众人的惊愕注视下领了试卷,看到一旁的林安然捂着试卷埋着头不肯动。

        下课后,夏坤拽了拽林安然的胳膊。

        “给我康康。”

        “不、不给!”

        “听话。”

        “打死我也不给!”林安然闷着头冲夏坤怒吼。

        “我要用强迫的了。”

        “我告老师去——”

        林安然话音未落,目光如炬的夏坤突然从林安然的胁下出手,一把快准狠地劫夺了林安然的试卷,虽然只撕出来一半,却也算是看到了林安然的分数。

        “那、那个、夏坤,你听我解释……”林安然突然变了态度,泪眼汪汪,委屈巴巴地盯着夏坤,乞求获得夏老师的原谅。

        夏坤拿着半截试卷的手微微颤抖,数学试卷的分数是少得可怜的72分。

        “安然。”

        “别、叫我这么亲热好吗?”林同学装傻道,“我们又不熟。”

        只见夏坤冲林安然露出了相当善意的和蔼微笑,“以后,每天都跟着我刷模拟真题吧。”

        “不,我不想影响你学习……”

        “没关系,为了你……我愿意付出这个时间。”

        这是林同学自出生以来所知晓的最瘆人的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