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特种岁月在线阅读 - 第39章 出事了!

第39章 出事了!

        张雁是二排最后一名越过终点的新兵。

        营部参谋拿着秒表喊了一句:“23分48秒!”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新兵营六个排的新兵全都到了终点。

        戴德汉一直站在营部几个参谋的身边,踮着脚,盯着别人的秒表,注意着其他排的成绩。

        当最后一个出发的排到达时,值班排长宣布:“九连一排24分05秒!最好成绩是八连二排,23分48秒!”

        也就是说,二排在这次五公里越野比赛项目里拿到了三分。

        冠军,已经是囊中之物。

        阿戴绷紧的脸终于松弛了下来,花儿一样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走到自己的队伍前面,这个全营,不,是全团最牛逼的排级干部朝自己手下的兵们得意地竖起大拇指。

        “我们,第一!”

        “哇!第一!”

        “我们是第一!”

        全排的新兵高兴得一蹦老高!谁都知道免于夜晚体能训练意味着什么,谁都知道能特批一天的假期又意味着什么。

        新兵最最珍贵的就是休息时间,没有什么比放一天的假更值得庆贺的奖赏。

        在欢呼雷动的场景中,唯有张雁显得沉默着,一言不发。

        他的衣服几乎湿透,脸色发青。

        “排长,我想上厕所。”他说。

        戴德汉刚想开口,却听到营长忽然下达了集合命令:“前三名的排全部到操场集合!许参谋,去检查各排的装具!”

        黑瘦高个的许参谋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敬了个礼道:“是!”

        “八连一排、八连二排、九连二排!全部都有了!马上到大操场集合!点验装备!”

        戴德汉对张雁说:“先集合,很快点验完毕,到时候再去。”

        张雁的的脸,更青了。

        在大操场上集合后,所有新兵按照口令前后距离一米排开,等待值班人员检查装具。

        戴德汉沉醉在胜利的欢悦里,三个班长也算露了脸,得意洋洋;新兵们想到特批的假期,雀跃的心情,难掩目光中的喜悦。

        许参谋带着四个老兵走到了队伍前。

        “听口令了!”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高声道:“置枪!脱背包!将其他装具全部放在脚尖前左侧!”

        队伍里开始叮铃当啷作响。

        庄严一边把枪放在右脚外侧前,趁着弯腰卸下装具的机会向边上的严肃抱怨道:“都下雨了,怎么还这么啰嗦……”

        严肃低声道:“检验嘛,正常的,怕人作弊……”

        庄严现在心花怒放,他居然和徐兴国一样,跑出了个全排并列第一。

        现在,他可不想有什么事情影响自己得瑟的心情。

        老兵开始逐一检查新兵们的枪支、弹夹、手榴弹、防毒面具、挎包和水壶,很仔细,包括拧开水壶的盖子看看是否满水。

        一名老兵在张雁跟前停住脚步,开始弯腰仔细检查地上的每一件装备。

        忽然,他伸手拿起水壶的一刹那,手停在了半空。

        放下水壶,他回到徐参谋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队伍里的庄严眉头皱了起来。

        “搞什么?搞什么?我还等着回去洗澡美美睡上一觉呢!明天可以外出去城区里面玩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肘碰了碰严肃。

        “老严,等明天到了城里,我请你大吃一顿!你想吃啥吃啥!”

        严肃仿佛没听见庄严的提议,他的脸色凝重,一张鹅蛋脸想石头一样毫无表情,口气变得紧张起来:“出事了……”

        庄严不解道:“出啥事了?”

        严肃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摇头道:“不知道,待会儿就知道了。”

        “全部新兵都有了!”徐参谋听完老兵的耳语,脸色黑了下来,“取水壶!”

        庄严和所有人一样,都一头懵逼地拿起了自己的水壶。

        “开水盖!”

        所有人依照命令,拧开了87式军用水壶的盖子。

        站在操场一隅的戴德汉将情况看在眼里,脸色骤然一变。

        “倒!”

        徐参谋高声下达了命令。

        所有人立即将水壶翻转。

        几十道水柱,从水壶里倾泻而出。

        凉开水从水壶里哗哗地朝砸向地面。

        戴德汉的脸,却彻底黑了下去。

        张雁的水壶里,就像前列腺病人一样,只有滴滴答答地几滴水珠滑落……

        徐参谋转身,跑步到营长面前,立正,敬礼:“报告营长,检查完毕,八连二排一名新兵水壶没水,手榴弹只有两枚,其他排没发现问题,请指示。”

        营长神色一沉:“入列!”

        之后,他走到队伍的面前,转向一排的方向:“戴德汉!怎么回事?”

        戴德汉头低了一下,没吱声。

        之前,张雁一直站在庄严身后。

        由于在队列里不能随便转身,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严肃显然猜对了。

        出事了。

        而且是出大事了!

        水壶没水……

        外加没了两颗手榴弹……

        这……

        岂不是等同作弊?!

        他还是忍不住了,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转头朝张雁的方向望去。

        却发现,原来几乎全排的新兵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张雁低着头,站在雨里,看不到他的脸。

        庄严却很清楚。

        张雁这回麻烦大了。

        老兵们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营长腾文冀绷着一张脸,沉默了片刻,不高兴说道:“各排带回吧,一排的成绩作废,回去检讨一下。弄虚作假,不是个东西!”

        等营长带着人走了,其他排也立即解散。

        最后,整个大操场上行,只剩下了二排所有人依旧站在雨中。

        戴德汉慢慢走到队伍前,又跺起了他那招牌的小方步……

        所有人的心都随着戴德汉的步子在跳动,每一步,仿佛都踩在每一个新兵的心坎上。

        戴德汉终于停住了脚步。

        雨水顺着他的迷彩帽淅淅沥沥滴在肩膀的那个红牌学员肩章上。

        站了很久,他才低声说:“张雁!去把丢掉的手榴弹拣回来!那是装备!”

        又对尹显聪道:“去,跟着他把手榴弹捡回来,什么时候捡回来,才来这里向我报道。”

        张雁耷拉着脑袋出了列,带着尹显聪消失五公里越野的公路上。

        依旧没人敢动。

        戴德汉仿佛也像一尊雕塑,就这么站在那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冬天的雨水太凉,又或者别的原因,每个人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最后彻底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