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特种岁月在线阅读 - 第38章 奔跑吧!新兵蛋子!

第38章 奔跑吧!新兵蛋子!

        张雁平常训练成绩一直在排里位列中游,不好也不坏,今天意外拉在了最后,而且是拉下了一两百米的距离。

        “排长,我肚子疼。”张雁脸色有点发青。

        “这已经不是申请病假的时候了,”戴德汉急道:“跑!给我忍着,冲到前面去!”

        然后朝前面队伍大喊:“尹显聪!徐兴国!回来!”

        尹显聪和徐兴国似乎没听到,离得太远了。

        倒是一直在队伍里到处乱晃的庄严听见了,跑回头问戴德汉:“排长,我帮张雁背枪!”

        “你行不行!?”

        戴德汉显然不相信眼前这个兴奋过度的庄严。

        以往庄严的训练成绩太水,平日里,庄严要人帮自己背枪还需要徐兴国帮忙拉着跑,今天怎么可能还帮别人背枪?

        这不是茅坑点灯——找屎(死)?

        看到戴德汉极端不信任的表情,这回轮到庄严不高兴了。

        可今天自己的状态的确出奇的好,虽然就连自己也弄不清楚什么原因。

        其实庄严不知道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自己本身占了个大便宜——在这几天装病的日子里,整个排只有他休息了整整三天!

        体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没等阿戴回过神,庄严一把抢过张雁的枪背在身后,跑到了队伍的前面。

        尹显聪跑了过来,看到擦身而过的庄严,忍不住问戴德汉:“排长,那小子我看到背了两支枪?”

        戴德汉倒是挺高兴:“我看那小子今天疯了!”

        想起早上庄严和自己打的保票,就连尹显聪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庄严决定今天要农奴翻身做主人。

        他故意跑到了正在拉郭向阳的徐兴国身边,然后故意将自己拿两支81-1自动步枪有意无意晃了几下。

        然后“哼!”了一声,跑了。

        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背两支枪,徐兴国拉郭向阳,庄严觉得虽然这样也不算占徐兴国的便宜。

        俩人算是彻底杠上了。

        徐兴国哪能让庄严泡在自己的前面?

        脚上加了劲,一拽背包带,将郭向阳拖得飞快,就像在拉着一条毫无抵抗力的泰迪一样。

        很快,他超过了庄严。

        庄严一看,那股儿倔劲又蹿了上来,咬牙狂奔,又超过徐兴国。

        徐兴国恨得牙痒痒,回头朝着郭向阳一顿吼:“老郭你能不能快点!”

        说罢,又是一顿疯狂拖狗,将郭向阳拉得仿佛脚底生风。

        距离终点越来越近。

        庄严和徐兴国这对冤家已经完全超过了整个二排的队伍,领先的距离至少有两百米。

        他们甚至追上了之前比他们早两分钟出发的另一个连队某排的最后几名新兵,最后竟然跑进了别人的队伍里去。

        那些其他连队的新兵吃惊地看着这两个不知道从那钻出来的新兵。

        其中一个背着两支枪,一个居然拖着一个人。

        疯了!

        每个新兵都闪过同样的念头。

        庄严知道自己没疯。

        他只是在拼命。

        长了将近十八年,这可以说是庄严第一次有和人拼命的感觉。

        现在,他的肺部就像一台踩油门踩到极致的发动机,已经到了极限,再这么下去就要炸了。

        由于所有的血液都供给了呼吸和肌肉系统,所以脑部有些缺血,脸皮有种麻麻的感觉。

        这一切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不能输!

        他第一次对“赢”这个字有着如此执着的狂热。

        因为输了这一次,自己的这脸就拾不起来了。

        他绝对不会允许徐兴国有第二次机会鄙视自己。

        你不是比我牛逼吗?

        老自己今天就让你看看,啥叫牛逼!

        今天就是将小命交代在这里,也不能让你这个徐典型赢!

        一想到这,庄严小宇宙又开始瞬间爆发,身上涌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像一台疯狂的马达一样飞快运转,跑得如同流星疾驰。

        庄严觉得。

        拼命的感觉……

        真特么爽!

        徐兴国毕竟是体校出身。

        按照体力和耐力,他绝对不会输给庄严。

        可偏偏拉着一个郭向阳。

        可怜的郭向阳倒成了三人里最倒霉催的。

        这种速度根本不是他能承受的,刺客他早已经气喘如牛,脸色都白得像牛奶一样。

        “老郭!跑快点!争气点!”

        徐兴国一边吼,一边像个呜呜叫的火车头,也不管身后挂着的是啥,一个劲地拖。

        “徐……徐……我……不……行……了……求……你……”

        郭向阳舌头都吐出板寸,人看起来就要晕过去似的。

        终点线出现在庄严和徐兴国的视线里。

        距离还有两百米左右。

        庄严觉得身上那两支81-1自动步枪仿佛两座山一样沉重。

        徐兴国在拖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居然追了上来!

        庄严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这家伙真特么是一头不折不扣的非洲野牛,体力恐怖到吓人的地步。

        他不敢开口说话,只能长大嘴巴,放大鼻孔,疯狂呼吸空气。

        两秒不到,他又超过了徐兴国。

        徐兴国眼珠子都要瞪掉到地上。

        纵然拖着一个一百六十多斤的郭向阳,仍旧狠咬牙根,又追上去。

        俩人就这样在最后的两百米开始发足狂奔。

        现在已经不需要保存任何体力了,谁先出冲过线,谁就赢!

        无论是庄严还是徐兴国,早已经将什么集体抛诸脑后,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别让旁边那王八蛋超过自己!

        远处的军官和老兵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俩个较劲的新兵蛋子。

        “加油!”

        “不错!跑啊!新兵蛋!”

        “可以啊!我艹!成绩很不错!”

        沿路的老兵说什么,其实俩人已经根本不知道了。

        大雨忽然哗哗落下,寒冷的天气加上冰冷的雨水,一下子将俩人浇了个透。

        几乎是同时,徐兴国和庄严一同冲过终点。

        郭向阳一头栽倒在地上,卫生员带着几个老兵赶忙冲过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检查腿部肌肉是否抽筋。

        庄严选的自己的视线里有半截是黑暗的,那是脑部缺氧导致的。

        他大口大口吸气,张开的嘴巴里开始发甜,唾沫急速分泌,像一条三九天里的狗,吧嗒吧嗒滴着口水。

        回过头,他看到了同样满脸血红,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在喘气的徐兴国。

        庄严生生憋了一口气,走到徐兴国面前,竖起了中指。

        他本想奚落一下这个八连最牛逼的新兵。

        结果一张嘴,哇一口吐了出来,喷了徐兴国一身……

        “我——我艹!”

        徐兴国咋咋呼呼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