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乱局

第二百零五章 乱局

        小六子应着邵年时的提醒,就往最近一个从宏济堂当中走出来的男子的身上瞧去。

        果真从这位管事模样打扮的人身上,瞧出来点邵年时所说的特征。

        还真是啊。

        这男人行动举止干脆利落,眼神身量清明爽快,真不像是个在后宅腻歪的。

        只是这样就奇怪了,什么时候济城的老爷们一改大男子的做派,开始的变得疼老婆了?

        这女人家的阿胶,由得着前院的爷们给捎了吗?

        由着邵年时的提醒,小六子就与他的邵哥想到了一处。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在邵年时的督促下学会了自己去思考的小六子就从座位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弯下腰来,对着邵年时低声的应了一句:“邵哥,我这就叫上兄弟们,去将那些买胶的人跟上,瞧瞧那些人都进了谁的府邸。”

        “您给我两三天的时间,我一定给你把这事儿办妥了。”

        邵年时再抬起头来,眼中全是对小六子的赞许。

        他轻轻一点头,半句话没说,得了首肯的小六子就一溜烟的从桌子前离开,直奔着初合堂后门的小巷而去。

        待到邵年时将目光转回的时候,那边的茶博士才刚将邵年时点的绿茶给端上来。

        他瞧着小六子离开的背影,又瞧着自己托盘中两个不大的盖碗儿,哎了一声,就被邵年时笑着敲敲桌子给打断了。

        “留一个杯子吧,我那小兄弟干活去了。”

        这小儿也不多问了,只笑呵呵的将茶杯摆在邵年时的面前,用白毛巾裹住了青花茶壶的把手,稳稳当当的给邵年时倒了一杯头茶。

        应着景儿的给杯子涮烫了一下,然后就将这小半杯的茶水给平扣在了托盘之上。

        待到这个时候,第二杯干干净净的茶才放在了邵年时的面前。

        应着小二打了一个退后的礼,这人就托着带水的托盘退到了茶馆的后头。

        “嘎支支”

        应着这碗儿茶,邵年时就优哉游哉的坐在这小卡座前喝起了茶。

        他只吃了一口鱼尾酥的当口,那负责与茶馆老板兑钱的小子也返了回来,将剩余的大子儿规规矩矩的摆在了邵年时的面前。

        邵年时也不多谈,他只用手一扣,一抹,就将这串儿钱收到了袖口里边。

        那视线一直盯着外面,直到他的视线之中又出现了一队人的身影了之后,他脸上才露出来点旁的模样。

        “史老板?!”

        “邵经理!”

        二人遥遥拱手,史进钱给身后的兄弟们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退散到了周围,自己独身一人钻进了茶馆,径直做到了邵年时的对面。

        他也不要茶,只先对着邵年时笑了一下。

        然后四下瞧瞧,这里对外的视线通畅,对内因着四方的板子与遮蔽的帘子的缘故又还算是隐蔽,史老板接下来的话,也就自然的秃噜了出来。

        “我在花鸟大街的铺子已经开了起来,因着以前就有来往的渠道,因着咱们的生意迁到济城,这上门的单子竟然比以往还多了一成。”

        邵年时也不含糊,他在意的也不是这铺子刚开始时候的蝇头小利,他在意的是接下来的问题:“济城底层的龙头大佬,趟黑的帮派,可是与咱们认识有交情?”

        说到这里,史进钱竟然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他眉头皱的跟个疙瘩一样,说出了他的担忧。

        “在街面上没有几个大势力。”

        “这济城毕竟在田督军和郑团长的眼皮子底下。”

        “等闲的帮派是不敢做大的。”

        “在街面上混迹的多数都是不成器的喽啰,反倒是娼门与偷门的人人数不少。”

        “但是我因着要选地儿开斗兽场的缘故,特意与济城几家开赌场的老板碰了一下。”

        “发现他们也只不过依附在济城几个有名望的大姓人家的身后,是个鞍前马后的小卒子罢了。”

        一句话,济城治安不错,没有涉黑大佬。

        “只不过……”

        说话最怕转折,邵年时面色如常,等着史进钱继续往下说。

        “我在济城的城东,发现了大烟馆,背后的老板,没有济城自家势力的影子。”

        “我瞧着好像都不像是中国人。”

        只听到这句话,邵年时这般稳重的人儿,脸都无法维持下去了。

        他有些惊心,跟着就问了一句:“怎么可能,济城周围可是有近十万的驻军呢。”

        对面的史进钱却是冷笑了一下:“咱们中国万万人的人口,近百万的军队,你瞧着现在的青岛,烟台,威海卫,山东最好的地界,哪一出还是咱们自己的了。”

        “租界区,说的好听罢了。”

        “现如今德国跟日本两个人争得已分高下。”

        “原本的矮脚倭,也敢来天朝撒野了?”

        “也只有那群不讲究的人,才吃相难看的,直接把手伸到咱们济城的地界。”

        “你说那德国佬,不是挺厉害一个国家吗?”

        “怎么就拿那小日本没辙呢?”

        “还有那东北的张大帅又是怎么想的,现如今北方兵最多的就是他,锦州,大连,那可都是他的地盘,他怎么就跟日本人甜甜蜜呢?”

        “若不是他撑腰,那些狗日的敢明目张胆的来咱们山东卖土?”

        “这要是搁在聊城,老子一定下黑手弄死这帮狗日的。”

        邵年时皱着眉头,又问了下去:“你是怎么察觉大烟馆背后之人的?”

        听到这里,史进钱又往前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说到:“我们黑道你当就不碰个面,探探路了?”

        “我一个外来的开赌场的小老板,过来济城讨生活,各方各面的不过来探探道?”

        “我就在这群英荟萃的饭局上发现了,这地界看着低调,实际上猖狂的人到底是谁。”

        “也多亏了杜老三跟咱们也分了一股的利。”

        “济城虽然没有成事的青帮人,却在这里设了两个情报点。”

        “据说那些烟土馆子开的隐蔽,运货的途径却是在明面上。”

        “从东边走的陆路,没有半分民间镖局的掺和。”

        “若不是一押货的因为扛工搬得的时候不小心,将箱子摔了一下,他上去给卷了一脚,骂了一句……”

        “他们也不知道这莫名出现的福寿膏是由日本人押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