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愁

第一百九十三章 愁

        “在说什么呢?”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感叹于我手底下的人的优秀吧?”

        “我相信邵年时,能将小地方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的人,换了一个地方,也不会受多大的影响的。”

        “更何况,交到你手中的生意,基本上全在山东省的地界。”

        “若是有不开眼的想要找咱们初家人的麻烦,我们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有事儿就来公馆中说上一声,自然会有各地方面的人给予你帮助的。”

        “待到你将邵民的药铺生意给撑起来了,我还有更重要的工作等着你去做呢。”

        这话说的很是妥帖,邵年时却也只能苦笑应对。

        若真如同初家老爷所说的那般,那何苦将他从聊城调过来呢。

        别说他在来之前没有做过工作。

        这其中的缘由,他在来之前已经托史进钱打听了一个大概。

        最近初家在济城的药材生意有些难做。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初家熬出来的阿胶没有这乐镜宇的宏济堂的细腻。

        这阿胶盛产之地乃在东阿镇上。

        初家作为传承多年的医药世家,对于这种高端的药材,都处在垄断的地位。

        在山东,提起吃阿胶,那是产前实补,产后虚补,滋阴补肾,美容养颜。

        能吃的起胶的人家都是当地的大户,每年的销售额度基本上趋向层层递增的状态。

        但是从去年起,有一个不守规矩的小子,却突然闯入到了山东的地界,带着同样强盛的名声以及家传的独门配方,来跟盘踞在这里多年的初家人抢起了这阿胶的生意。

        对于此,初邵民是一点准备都无。

        因为初家药材生意的稳妥性,让大少爷疏忽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现一入冬了之后就应该呈现出增长性销售的阿胶生意不但没有丝毫的动静,竟然还呈现出了一股子萎靡的状态时,他这才察觉出来了不对。

        待到他追根溯源现将初家的药铺子给挤兑的没有生意的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却现已经无法从源头上将其扼杀与杜绝了。

        因为这位乐镜宇在进入到山东这个相对封闭的药材市场的时候,他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先将销售渠道的给建立起来。

        这位乐镜宇,出身北平同济堂的七少爷,竟是先潜入到了阿胶的生产地东阿。

        在那里一口气拿下了三家因为初合堂的缘故而濒临倒闭的胶场作坊,收揽了一群以家庭为单位,从小就自己熬胶的手艺人了之后,这才一边联系上了供货商,一边在济城以及就近的东阿寻起了卖胶的铺子。

        待到初邵民现了这位爷的存在的时候,乐镜宇已经在济城的城内开了两家规模不输给初合堂的铺子以及足足有六家规模的工坊。

        将生意做的足够大了。

        这时候再要对宏济堂做些什么,可就不像是最初时期就现了那般的容易了。

        在济城的宏济堂不但卖出了自己的阿胶,同样的也卖出了自己的名声。

        而一个药店的名声,无非是与配料药方有关。

        别瞧着阿胶对于一般的大户人家来说不过是一道补药罢了,但是它再怎么说也是一味药材。

        吃这胶为的是对身体好,那若是药效相同,客人们自然会买那口感好的一家了。

        而在此时,初邵民还真就无法用强压的办法去处理宏济堂了。

        他若想挽回颓势,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商场上堂堂正正的与宏济堂相对抗了。

        对于此,初邵民是毫无头绪的。

        因为药坊的老师说过了,对方的配方那是前朝供给宫内的秘方。

        初家虽然也曾是世家,但是与宏济堂的乐家一比,那就成了猛龙与地头蛇的区别了。

        再说的直白点,初合堂的胶,有些糙。

        只这一条,就足够初家人头疼的了。

        产品质量不合格,就算是营销人员吹成了花儿那也是卖不出去的。

        大户人家的人一旦讲究上了,哪里还顾得那微薄的情面呢?

        于是乎,一筹莫展的初邵民就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希望能从这位经验老道的掌舵人那里寻出一个解决的方法。

        可是这位小时候还能对他指点一二的父亲,到了陷入,反倒是撒手不管了。

        在初邵民求过去的时候,这位老父亲反而还语重心长的跟他说:“邵民啊,你的岁数已经不小了。”

        “现在的你不是十五岁,而是二十五岁了。”

        “你从高等初中毕业之后,并未曾选择出国深造,而是主动的接下了初家一部分的生意,跟在我身边熟悉初家的经营与生产。”

        “这一转眼,你跟在我身边也足有七年了吧?”

        “七年的时间,到了现在,你却依然还要找到你的老父的头上去帮你解决问题。”

        “那么我问你,儿子啊,你需要多少年才能独当一面让我把生意安心的交到你的手中。”

        “要到哪一天你才能当得起初家总商行的掌舵人,带领着初家上千号的掌柜的,活计,靠着我们吃饭的护卫与仆役们的拼荆斩棘、”

        “要到哪一天你能解决挡在阻拦在我们初家前面所有的拦路虎与绊脚石,以强悍的姿态让世人知晓我初家的能力?”

        “哎!”

        初开鹏叹了一口气:“这辈子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到了。”

        “邵民啊,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三娃回来帮你嘛。”

        “你肯定不知道,说不定你还觉得我有些多此一举,让小三回来分你的权力顺便监视监视你。”

        “你心中肯定也会想着,你是家中的长子啊,哪怕是旧时候,家业也是由你来继承的啊。”

        “偌大的产业,就算是要分家,你也要占上七成,而小三子与我家的初雪也只能分到那可怜巴巴的三了。”

        “可是到了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

        “你真的认为你的父亲是眼光短浅到怕自家的儿子争权夺利的人嘛?”

        “你父亲我恨不得现在就能将肩膀上的重担全部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你真的出息了,哪怕只给三小子一些红利,将全部的产业的话语权都给你又能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