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介绍

第一百九十一章 介绍

        只可惜,她两个小小的耳朵尖却不能受自己的控制,从邵年时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现他倾慕了许久的初家的二小姐,竟然在转头回去之后,就红了两只耳尖儿。

        真是可爱又纯情啊。

        邵年时没有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将嘴角幸福的挑了起来。

        他这么一挑嘴角,恰巧又被频频转头的刘明珍给看了一个正着。

        这位对于帅气的男子总是有着过多的关注的姑娘,因为这个笑容,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她在何处见过这个男人。

        “我想起来了!初雪!你记不记得咱们去年过完年后从祖宅往济城回返的路上,有一个外派的小管事租了一辆驴车日夜兼程赶上了咱们的行程的事情了?”

        “那时候我在车上坐的着实郁闷,就掀开帘子往外瞅了一眼。”

        “那小管事的就在外边,见到咱们这里有女眷就躲在了路边的大树后边清理了自己的仪容的。”

        “当时,我还跟这个小管事的对视了一眼呢。”

        “我还跟你说了,姑父家的管事的都长得眉清目秀,一派书生气度呢。”

        “想起来没?”

        “那管事的当时还跟我对视过一次呢!!”

        “哎呀!我明白了!”

        说到这里的刘明珍语气之中就带上了夸张与惊喜,她那双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就轻轻的捂住了自个儿的脸颊:“你说,那小管事的是不是还记得我呢?”

        “就因为认出来了是我,这才不顾身份与地位的差距,怒而朝着郑公子难了?”

        “哎呀呀呀,这可怎么好啊,我的魅力果然是大啊!”

        “但是怎么办呢?这位年轻的管事的再怎么的有本事,那也是你们初家的一个管事罢了啊。”

        “哎,可惜了他这番用心了,真是地位决定了我与他无缘呢。”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刘明珍竟然带上了几分幽怨与不舍。

        她谈恋爱选人的时候是有些不带脑子,但是她又不是真的傻,就冲着这个年轻人的有担当,就能知道,这个男人对于某些姑娘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

        只可惜啊,他怎么就是个管事的呢?

        这虽说是新民国了,但是搁在以前,管事的不就是稍微有点能力的下人嘛!

        她一个好端端的大家小姐,找一个管事的做丈夫,怕是旁人提起来的时候,也要将她嘲笑死了吧?

        唉,可惜的紧。

        这般长得合乎胃口,性格又着实优秀的男人,他却达不到她这种人择偶的标准线啊。

        哎!罢了,罢了!

        自当是有缘无分,只能辜负了对方一腔深情了啊。

        就在刘明珍为爱叹气的时候,一旁从不曾说男人长短的初雪,却是喏喏的说了一句:“应该不是吧,表姐……”

        “我觉得这位管事的没别的意思,他应该只是单纯的想要维护初家的脸面罢了……”

        虽说与初老爷提前来到了座位上,并没有听到前后的经过,但是在开场前由着大管家三言两语的叙述以及坐在她另外一侧的哥哥的表述,初雪还是将这位年轻的管事的所作所为给摸了一个清楚。

        能在那种情况中仗义执言的人,必然是对初家无限忠心的可靠之人。

        像是这样的人,会只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惹怒了一瞧就差距巨大的权贵吗?

        初雪虽然对邵年时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她直觉的认为这个年轻人是不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的。

        这个管事的能以不大的年龄受到自家爹爹提携参加到如此大的宴会当中,这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父亲曾经不溃余力的赞扬过这个名为邵年时的管事的吧?

        那么一个被父亲以及大哥甚至她最小的弟弟都看好的人,会像是郑继成那么的没有水准吗?

        初雪觉得不会。

        而就在刘明珍打算反驳一下的时候,一旁认为这两个小姑娘不应该再多言的初家大哥初邵民却是在最恰当时机的开了口。

        “妹妹说的没有错,我最后抵达的宴会厅,却将邵管事的所有言论都听在了耳中。”

        “他那一番话语,全从我初家颜面的角度去考虑的,可不曾涉及到任何的儿女私情。”

        “更何况,现在正是拍卖会最关键的时间,与此次拍卖会无关的话题,等到宾客走后,你们再细聊也不迟。”

        “毕竟从今往后,邵管事的就要跟在我身边工作了,不详细的情况等到散会之后,父亲自然会跟你们说的。”

        “只是明珍啊,以后说话可不能用这种口气了,等一会你就会知道,用这种口气跟人说话,得有多么的不礼貌了。”

        这话说的刘明珍心中一阵的不舒服。

        但是谁让这是家族之中最古板的大表哥呢?

        这位与他们足足差了好几岁的大表哥,在初家的分量是他们这个辈分里的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

        但是只不过是一个年轻的管事的,又有什么值得去重视的呢?

        怀着这样的疑惑的人不只是刘明珍,还有同样奇怪不已的初家二小姐。

        她们好不容易等到晚宴顺利的结束,一干人等都移步到宴会厅后面的内厅之中做一番短暂的修整的时候,就把憋了许久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大表哥啊,你这话说了一半了,姑父到底要说什么啊?!”

        大概是刘明珍的少女嗓音太过于清脆,让已经处理完了后续事情的初开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就来到了家人所在的区域,朝着初邵民的所在挑了挑眉毛。

        接收到了父亲的信号的初邵民一笑:“父亲既然来了,就让父亲与你们介绍吧。”

        “父亲,她们都想知道,这位陌生的年轻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原来是这样,初开鹏微微一笑,就将出于礼貌只是与初忠站在厅间的一侧正在闲谈的邵年时给招了过来。

        “邵家的小子,来来来,我替你介绍一下我们家中其他的成员。”

        “这一位你刚才已经见过了,这是我夫人的大哥,刘家的掌舵人,刘老爷。”

        邵年时先是一愣,就立刻不带半分怵意的挂上了得体的笑容,朝着刘家舅爷的所在微微屈身,礼到:“刘家老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