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改变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改变

        然后他稍楞一瞬,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自觉地与这小兄弟的关系更近了几分,在心里也将这么一个人给彻底的记住了。

        接下来的流程有了袁文会的保驾护航,那是顺利了许多。

        待到所有人都登上了最前方的领航船只,瞧着一纵总共八条的货船顺着运河而下……

        站在船头的邵年时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瞧着那些站在甲板上远远眺去,满是开怀的同行者们就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真正是差点将他这位小管事的坑在了天津城内了。

        这三少爷真就不能对他抱有多大的期望。

        原以为去了军校就读了大半年,对人办事儿总要比以前妥帖。

        可是现在看来,怕也是没脱得了跳脱的性子,依然是心有底气我行我素的主儿。

        邵年时在心中非议着,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自从这船只起了航,他是将这船上所有需要他照顾到的人……都照顾的妥妥帖帖。

        与初老爷初次接洽的南方革命当之中少数党派的少年领袖对初家的印象是越来越好,初少爷所在的军校的教职员工,也为初家行事的妥帖而折服。

        人总说,山东商人多儒商,行事风格温和有礼,学识风度自成一派。

        只瞧着负责运输一事的年轻的管事的,就能瞧见这偌大的初家商行之中到底藏了多少有学问的人。

        旁人不知邵年时的底细,可以算得上看着邵年时崛起的初邵军却是对他的从前是一清二楚。

        就因为清楚,所以他才成为了众人之中最为惊讶的那一个人。

        他趁着总跟在自己身边的田学文上茅厕的时候,就赶紧凑到邵年时的身旁,带着极大的好奇问询到:“邵年时,只不过一年的时间不见,你的变化怎么如此之大。”

        “你不单单是对外的称谓变了,俺啊,你啊的不用了,而是整个人的谈吐与气质都变了啊!”

        被问及的邵年时却是一脸的理所应当:“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与李管事的同窗庄先生的私塾之中学习传统耕读之家的要学习的学识啊。”

        “旁的管事的,平日里下了职,就到了休息的时日。”

        “可是我与李先生定了任务,下了职却是要到庄先生处好好的学习的。”

        “这一年的时间,我不但将基本蒙学全部读完,念熟,并通过庄先生的讲解,了解了其中的大意。”

        “不但如此,庄先生还针对我现如今的职位之需,为了开了相对西化的教程。”

        “半年前我已经顺利的考上了聊城中学的初等小学,经过学校的测试,我可以从四年级的课程跟堂学习。”

        “对于那些上学晚一些的孩子来说,小四级,也已经有十三四岁的孩子了。”

        “可我总觉得我比他们大的几岁,又因为已经担当了初家再聊城粮铺的大管事的,故而缺课许多。”

        “于是我只能利用晚上的空暇拼命的学习,幸而我好想在学习方面还有些灵性,前一阵末考结束,我直接跳过了初小的毕业考试,直接考上了高等小学的二年级。”

        “也算是又跳了一级。”

        “现如今再半年过去,我却是已经能与高等小学三年级的毕业生坐在一起来参加小学年的最终毕业考试了。”

        “庄先生也问过我为何如此着急,我只想着我已然做到了初家位于聊城的总管事的职位,若是让身旁的同学们知晓了,这初家的大管事的竟然才读的如此的学历,怕是就要对初家人,甚至是初老爷产生出几分轻视了。”

        “哪怕不为了自己,只单单为了恩人的颜面,我也不能放松了自己,让人任意的嘲笑吧。”

        “万幸,现如今的我跟上了进度,除了刚有所涉及的英吉利语言有些晦涩之外,其余的课程有庄先生帮我查缺补漏,却也门门都能拿到一个优良的成绩了。”

        “少爷问及的改变,怕也就是多读了几本书吧?”

        “但通过这一年咬牙的努力,我还真是发现了,学识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明理才能思路通,思路通畅才能应对妥当,应对妥当自然行事顺利,而对于我们这种一环环行在路上,交在旁人的行商来说,却是最最重要的条件了。”

        “我只问一句,邵年时现在的改变,是好还是坏?”

        未察觉分毫被一句反问给问楞了的初邵军就琢磨了一下,是啊,他的好兄弟明显是往更好的方向转变了啊。

        那他在这里担心个什么劲儿啊。

        变得有文化了,有气质了有什么不好?

        这说明邵年时未来的路不单单是一个县城的管事的就到了头了。

        他的兄弟一直在不停的丰富自身,那就说明邵年时一定会赚更多的银钱,那他初邵军将来发达了,岂不是可以养更多的兵将了?

        想到这里的初邵军就乐呵的不行,他仿佛在看着一个七个极其能干的下属正在为他的所念所想而服务。

        于是,初邵军很不客气的拍了拍邵年时的肩膀,替这位非常努力目标明确的朋友加油打气:“加油吧!邵年时!我看好你!”

        却得了邵年时一个轻轻的摇头,反倒被对方抛出来的问题给难为住了。

        “少爷,老爷这次让我背上,还真交给我了规劝你的任务。”

        “现如今局势有些莫名,少爷就算是想上军校,好歹也等局势稳定了再说啊。”

        “更何况现如今新民国内最好的军官学院已经名存实亡了。”

        “不若少爷在家中多等等,等到国家建立了一所更好的军校之后,你在想办法进去求学吧?”

        初邵民听着邵年时的劝,那是将头摇的如同烧火的风箱,他用一种极其夸张的肢体语言,在邵年时的面前模仿起了他那位亲爹,初老爷的样貌体态。

        “初邵军!既然回来了,你就别想着出去野了!”

        “初家偌大的生意,只靠你大哥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

        “你年岁也不小了,是时候为父分忧了!”

        “什么?你说你什么都不会?不会可以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