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擒住

第一百三十六章擒住

        “邵掌柜的还是太年轻了啊!”

        “你现在是挡住了我想要威胁你的办法。”

        “但是你就没有想过吗?你这铺子是要开店做生意的!”

        “现如今却是被竹竿给围了一个严严实实,你看这周围的街坊四邻,若是想要买些米面可是如同我一样,是进不去铺子的了。”

        “我劝你啊,还是尽早的服软!给兄弟们送上两块,不!是五块大洋!”

        “让我们兄弟踏踏实实的做完了这一单,嘿,一锤子的买卖,做完了就走!”

        “从今往后啊,你也不用总是提防着我们,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呢,那是清楚你这内里到底有多少钱的!”

        “所以你也别跟我们叫板了,踏踏实实的给钱,不也省却了麻烦吗?”

        说完这男人还极其嚣张的用手中的长匕对着围了一圈偷偷看热闹的人威胁到:“今儿个啊你们就甭想着买东西了。”

        “若是邵掌柜的今日不给钱呢,那以后啊,你们也别过来了。”

        “因为我啊,会日日过来瞧瞧,闹上一闹。”

        “等拿到了我这位兄弟的赢得的补偿之后啊,我自然就不会过来找邵掌柜的麻烦了不是?”

        态度极其嚣张,却着实拿捏住了做生意人家的命门。

        可是这男子如此喊话之后,却不见邵年时有任何的反应。

        这掌柜的只是站在半敞开的柜前朝着巷口的所在眺望了过去,就在大家疑惑于时间为何会如此之长的时候,几个穿着统一的灰糊糊的制服,下面还打了绑腿的巡捕就从街口的方向朝着粮铺的所在跑了过来。

        大概是见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邵年时的表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他朝着那位见到了巡捕房的人之后,表情就一直保持着惊讶状态的男人嘿嘿一笑,说出了地痞流氓难以置信的话语:“话说,咱们山东省不是早已经加入到了新政府的统治了吗?”

        “前一阵巡捕房的长官们还在我们这里推行新民主与新法制的宣传呢。”

        “若是有不法之人,难道不应该统治巡捕房的人员吗?”

        “你是不是想说,巡捕房不是比你们收黑钱的更黑的所在吗?”

        邵年时在那个男人的目光之中缓缓的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是啊,不算是一个好地方。”

        “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是一处最会审时度势,并且最能秉公处理的所在呢。”

        “你觉得一个是年轻有为的掌柜的,一个是居无定所的混混,被抓进去了之后,若是我将你想要的大洋送到了他们的手中,到了最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说完这些,邵年时的脸上突然就浮现出了最为真挚热情的笑容,他的口气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急切与惊慌,就朝着外边为首的那位老巡捕的所在大声的叫嚷了起来:“长官救命啊!有人在我家的铺子外闹事!”

        吼完了之后,邵年时就低笑了一声,将所有的表情都收敛了起来,只剩下焦急的低头回望了。

        见到于此,门外的男人下意识的就将匕首给拎了起来,竟是半分想要抵抗的意思也无,那是转身就跑啊。

        只可惜,这些积年的老油子可算是碰上了真对手。

        这群从巡捕房内被请出来的巡部们,在此之前可是都拿到了切实的好处的。

        这一趟活还是由他们的直属上司,聊城县城巡捕房的总巡长,现任的警察局的局长的命令。

        无论是收了报信的姜大爷的每人几个角子的茶钱,还是为了在上官面前有一个好的表现,他们都要将人给抓回去,将事儿给办漂亮了。

        于是,在这群闹事儿的人仓环逃窜的时候,这道路的两头就被两队巡捕人员给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要说这县城里边还真就没有人敢在街面上明着的跟这群巡捕交手,故而在这群人被堵住了之后,就由着领头的男人将手中的利器往地上一丢,特别懂规矩的就蹲在了这坑坑洼洼的石板地上。

        窜上来的小巡捕那叫一个激动,手中的镣铐锁拿的也是十分的利索,在对方嗷嗷叫唤着疼的热烈氛围之中,不过几下就将这几个先前嚣张到不行的男人给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到了这个时候,危险就算是暂时的解除了。

        邵年时与屋内的少年们发了一声话,这些小子就将那些细细的竹竿又给抗回到了后院之中,在高二蛋将门板打开,用把大扫帚将门脸扫干净了之后,这邵掌柜的才跟个没事儿的人一般走到了诸位巡捕公爷的面前,真心实意的朝着他们拱了拱手。

        “多谢诸位长官的帮忙,今日之事邵某人随后必有谢礼!”

        “聊城巡捕房的诸位,果真是国之栋梁,咱们聊城人的守护神啊。”

        “瞧着诸位的英姿,真是让人心生向往!”

        “还希望诸位能够好好的审一审这前来闹事之人。”

        “若是寻出他们真正的借口,邵某人必有重谢!”

        听到这里,那垂着眼皮子正想着把人带走的老巡捕就多问了一句:“怎么,这些人身后还有指使的人?”

        “邵掌柜的是如何知晓的?”

        说到这里邵年时就笑了,他十分笃定的指了指那几个人到:“我这个铺子月盈不过数块大洋,还背靠两大靠山,最主要的是这并不是我一人的产业,乃是初家老爷的连锁铺面。”

        “对面不过十步距离就有一生意更加兴隆的茶馆,买卖的糕点茶叶,才真是百口莫辩的吃食。”

        “要比我这个有迹可循,有账可查的粮铺好讹钱多了。”

        “可是就算是如此,我屡次试探之后他们却依然选择跟我死磕,说不是旁人派过来的,我都要不信了啊。”

        有道理!

        老巡捕再瞧向那几个尖嘴猴腮之人,就发现了他们目光之中的闪烁。

        这其中还真的有鬼,必要带回去仔细的审审了。

        得了邵年时的提醒的巡捕房的众人,也不曾耽搁,直接将人往巡房的所在拉了过去。

        这周围失了找茬的正主,也就没了热闹可看,那些无事可做的乡亲们还觉得有些可惜呢,只是叹了一句之后,也就纷纷的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