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启程

第九十九章 启程

        邵年时跑的气喘吁吁,发现因为船高水深的缘故,船上的船工压根就没听到他的招呼了之后,就改了一个策略,开始大声的呼唤起了初邵民的名字。

        “初邵民!”

        “初邵民!”

        “初三少!”

        邵年时发誓,他这一声都没用过这么大的力气呼喊过。

        然后在这顺着风的声音传出去了之后,就从甲板上探出来了两个小脑袋。

        隐隐绰绰的瞧过去,是初邵民没跑了。

        这初邵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船呢。

        他是瞧着哪里都新鲜。

        连带着不情不愿的跟着他一起上船去报军校的田习文一起,趁着船没开,就在甲板上溜达呢。

        他正在兴高采烈的憧憬未来呢。

        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呐喊。

        “哎呀!是邵满囤!”

        自从被他爹给送走了之后,初邵民就没再见过邵年时,自然连邵年时改名字的事情也都不知道了。

        见到是他的兄弟在叫他,初邵民自然要回应一番啊。

        他兴高采烈的扒在船栏杆上,如同与好友离别一样的挥着手。

        “邵满囤,我在这里!你是收到了我给你写的信了吗?”

        “果然是好朋友一辈子,你是特意来送我的吗?”

        “不用了,你回去吧,我这里一切都挺好!”

        “等我到了军校,我就给你写信,你莫过于太担心了啊!”

        “还有,别忘了回初家一趟,告诉我爹,我要扬帆起航了!”

        “从此,我就是那展翅的雄鹰,不会再被他这个小家雀给拴在窝中,看着那高耸的青天,而独自惆怅了!”

        “邵满囤,记住啊!一定要将我的话带到啊!”

        带你个大西瓜啊。

        邵年时若是敢原话传递的话,反正初邵民是不在眼前,那倒霉的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他一点都不想帮初邵民传话,他只想让这位三少爷从船上下来。

        于是,邵年时拢着嘴,朝着船上大声的喊到:“少爷,您赶紧下来吧!”

        “不告而别,老爷会生气的!”

        “现如今世道不太平!你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没有人照顾你,你是要受苦的!”

        “少爷,你听我一句话吧,跟老爷说说,得到了家里人的同意了,你再去上学的话,岂不是会过的更舒服一些啊?”

        “还有,少爷,我改名了,我现在不叫邵满囤了,我叫邵年时!”

        “年时节日的年时,还是您的父亲给我改的呢。”

        “就冲着这个恩情,我也不能让您就这么走了啊!”

        “少爷,三思啊,快下来吧!”

        初邵民会因为邵年时的话语感动,并最后放弃自己的私自出逃吗?

        他被邵年时说的话感动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放弃去保定军校的机会的。

        他坚定的朝着邵年时又回吼了过去:“不!”

        “苍鹰腾空后,它还会再次落下吗?”

        “猛虎下山后,它会放弃猎物吗?”

        “我初邵民,未来的将军,在有机会奔向未来的时候,还会回头吗?”

        “我告诉你,邵年时!你就乖乖的赚钱,努力的走你自己的道路!”

        “等着少爷我,一定会在前行的路上与你相遇!”

        “到时候,一句话,拿钱来吧!哈哈哈哈!”

        喊完,也不管邵年时是什么反应了,那是一甩袖子,就往船舱中走去啊。

        急的那邵年时赶忙喂喂了多遍,在得不到回应了之后,也只能望着那渐行渐远的大船,一声叹息了。

        初少爷,你给我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啊。

        可是谁让你是我主家的少爷呢。

        你拥有着诸多的任性的理由与条件。

        而我并没有啊。

        ……

        邵年时站在码头边上,看着那艘北上的逐渐的在自己的眼中消失,这才慢慢的转过身来,开始往粮铺的所在回踱。

        在经过仓场的大门口前,那特意跑出来看看结果的汉子就朝着他挤出来了一个节哀的笑容。

        原本对于邵年时年纪轻轻就与东家的少爷结识,并任一铺面的掌柜的而稍显嫉妒呢。

        现如今连最后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各人有各人的苦。

        外表光鲜的人,活的还没有他这种风吹日晒的人舒坦呢。

        ……

        码头上的小插曲就这样悄然而过。

        邵年时忙着回铺子吃饭,并抽出时间再往初家的大院之中寄信一封。

        他却不知,远在济城的田督军也如同他一样在关心着初邵民的离开。

        夜幕降临之时,那位替初邵民送信往聊城去的亲兵也折返了回来。

        去往田督军处报道完毕之后,就直奔着督军府的后的二十旅的驻军基地而去。

        在与岗哨中的卫兵,通报了口令,出示了身份证件之后,就沿着小路,直奔问讯处的所在而去。

        这个位置在军营的最深处,四面围着超过三米的高墙。

        只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楼,建在了这四方盒子的中间。

        周围全是二十旅的精兵强将不说,就光这小楼周围的围墙四周,就设了一明一暗两座哨岗。

        想要进得这问讯处的所在,对于通行的人的身份检查的就更加的严苛了。

        哪怕这位亲卫已经随着田副官在这道哨岗处前前后后的进出过多次,改走的程序也是一步都不差的。

        这亲卫也不着恼,安安静静的让哨兵搜了身,验明了身份,这才一个敬礼,将自己的上官给让了进去。

        待他进得问询室的小楼,就直奔着大厅中侧方一处朝下行的楼梯走去。

        在转了两个半层了之后,就来到了一处硕大的木质的大门外,滴滴滴的,按了一下这门侧边设置的门铃按钮。

        在这叮铃铃的声响过了三次,从这大门右侧,刷拉一下,就拉开了一个只能容人的眼睛往外看的格子窗。

        内里有一人,往外看去,看清了这亲卫的面容,之后,就听到门里边响起了咣当当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不过一会,这木质的大门就从内里给推了开来,亲卫闪进门内,守门的人又将这门回掩了过去,插上门栓,再将内里隐藏的那一道钢板所制成的栅栏门给拉上,在第二道防护的门上又上了道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