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结构

第八十八章 结构

        这些人大多是女人还有孩子,她们家中的支柱,强壮的男人们,此时正在邵年时刚才来的地方,为这一天的生计而努力呢。

        这些,都是他第三粮铺现有的或是潜在的客户。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看着她们,也相当于看着码头工人们的钱袋子了。

        只是,略有些惨呢。

        生活在这里的人……比他这种已经失去了三亩良田的农村人过的日子还要凄苦。

        城镇之中的他们,没有土地,能够依靠的,大概也只剩下那一把子力气了吧。

        叹了口气的邵年时继续向前行去,在大概穿过了如这般的两条街了之后,周围陡然间就空旷了许多。

        在他面前的再也不是窄的只允许一个人通行的小弄,而是变成了可以通过一辆独行的牛车或是马驾的小街。

        在街道的对面,建筑物已经变成了规规矩矩的或是木质或是砖瓦的结构。

        甭管这些小院落小屋子挨得有多么的近,两道墙之间距离的又是多么的窄,但是总归是能够看出来,那是一处正经修起来的屋子。

        当中稍微好一些的,可以拥有一处独门独脸的小院,略微差一些的,也有一道窄窄的楼梯能够够通往二层。

        他们并不曾有公共的灶台与厕所。

        因为他们每一家的门户内都有属于自己的恭桶与小灶。

        若是做些着实费火的东西,这些人就会将小小的泥塑的炉子,拎到这个宽敞的街道边儿上,让这些烟火气连同自家食物的香气,一起飘散在邻居们能够闻得到的街道之上。

        邵年时看得有趣,却不敢过多的停留。

        因为从街口慢慢的推过来了一辆收集粪便的大车,当中摆放了两只足有浴桶一般大小的恭桶。

        收粪的人会从这条街的最里边一户人家走起,等着各家各户的女人们将存了一夜的恭桶从家中拎出,捏着鼻子扣在这个硕大的桶的中央,然后再将上边硕大的木桶盖子扣上,再往下一家的方向走去。

        待到他走完这一条街,整条街的住户们就松了一口气,再瞧着家中就像是变得爽利一样。

        而那个收粪人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大半,他只需要将这满满的大桶拉到城外,贩售给聊城周边的农庄管事的即可。

        在拿到了相应的钱数后,依照老规矩,要将其中的一成利,统一的交到粪头的手中。

        由他来交给通管这个街道的巡捕,也就是给他们颁发收粪证书的那位长官。

        这是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不只是收粪,还有其他。

        邵年时略有些洁癖,他见到迎面来的车,就刺溜一下钻入了一旁的小巷,抄了一条无人行走的近路,进入到了另外的一条街道。

        这一条街道,就是邵年时昨晚刚入聊城的时候,拿在大门处的巡捕们所指的镇内最大的一条主街了。

        这相较于邵年时刚才走过的那几条街来说,等同于成人与婴儿之间的较量。

        在这条街上可以轻松的并排跑上两辆马车,道路的两边还能容一两个人交身错过。

        其实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白天里,邵年时终于看清楚了这条街两旁那比邻接踵的商铺,都是什么模样了。

        与他接手的第三粮铺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这里的铺面又大,门脸又高,干干净净的,很是有些牌面。

        邵年时就站在街道的正中央,看着当中需要早早就打板儿的店家,已经在外边开始卸门板,窗板了。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并不曾往街口的方向走,反倒是朝着人相对少一些街内行去。

        在穿过了七八家的铺面,即将要到往小街行去的转口处,果真就看到了他想要找寻的那家铺子。

        铺子的门面正在这条街的内街口处。

        在这条三岔路的边缘处,呈现出了一个浑实的椭圆形。

        那可以拆下来的柜台,三面都冲着街。

        这就让铺子当中卖的大多数的货物,都能摆放在最明显的地方。

        而这家铺子的正门口一侧,挂了一张硕大的旗番。

        一人多高的高度,既遮挡不了人的视线,还挂的特别的明显。

        这幡上书了四个大字。

        ‘初家粮铺’

        不像是邵年时刚去的那家,还带着一个寒酸的第三二字。

        排排场场的,一看就是初家粮号在这里的主打产业。

        此时,日头还未全升,时候尚早。

        邵年时可以大大方方的绕着这个铺子转上一圈,感叹于这里的天时地利之后,这才又背起手来,继续往镇子东边的地方行去。

        他没停下脚步的原因很明确,因为他还没有找到,这个镇子之中最后的一家粮铺。

        也就是在主街之外的第二粮铺的所在。

        邵年时也不着急。

        他就沿着这条街慢慢的走着,瞧着四周的建筑渐渐的变得稀疏宽阔,瞧着每家的房屋都配上了红墙青瓦。

        在穿过了几个疑似镇中政府办公室的建筑后,就来到了一条小小的,不仔细找还真就不容易发现了小街之中。

        在其中发现了初家最后一家粮铺的所在。

        在它的周围有一家看起来挺不错的成衣店,一家传统的细点铺子,一家硕大的足有二层高的茶酒一体的酒楼,还有一处聊城最大的,以供往来客商们落脚的客栈。

        至于为什么第二粮铺可以在这些铺面之中生存?

        因为在这个不大的铺子的旁边,就是初家设立在聊城之中的一处商会会所。

        上边挂着齐鲁商会的分会办事处的牌子,应该是专门为了聊城的漕运码头而设立的。

        有着这样的关系,周围开着买卖的商人们,七八成都是这个商会的会员。

        这铺子的掌柜的什么都不用干,天天躺在那,都有人上门来买他的粮食。

        而且还是大批量的买卖。

        真心是比不了。

        也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见到了这个店铺,这第二粮铺的门面甚至都懒得扩的明显一些,邵年时就知道,他的经营之道,怕是一家都无法模仿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