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都苦

第八十一章 都苦

        高到他擦得锃亮的小牛皮子的牛筋底子,都快要踩在那个叫嚣的最厉害的田家人的脸上了。

        “喂!你干嘛啊!”

        见到对面的小子竟然这么拽,那田家宗族之中的兄弟们就有些恼怒。

        一旁的田学文底气本就有些不足,有些担心的就拉了拉自己这位新认识的朋友,想着让他收敛点,莫要招惹这群不好惹的家伙。

        谁成想,那初邵民的脾气还真就不是盖的。

        偌大的初家,除了他老子,没有人敢跟他叫板,就连他大哥都不成!

        就在那田家的小子拎起拳头,就要朝着他比划过来的时候,那初邵民却是用高高翘起来的脚,这么一蹬……

        ‘砰!’

        又给人原踹回到了……与他对面的那个……经过改装了的倒座之上。

        然后,初邵民就在周围人的目瞪口呆之中,轻轻的弹了一下裤脚,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到:“小爷我都不知道,我初邵民也有做不得的车了?”

        “想当初,你们还是奶娃娃的时候,我就坐过了几任督军的车。”

        “怎么?前面督军的车坐得,只有这田督军的车坐不得?”

        “可是我怎么记得,前几天我爹才跟我说过,等回了济城之后,就找个时间让我到田伯伯家去认个门呢?”

        “那我就奇怪了?难道说,我认识的那个田伯伯跟你们口中所说的田伯伯不是一个人?”

        “那,田学文你这就不够同学了,你说你明明不是田督军的亲戚,你倒是乱认什么呢?”

        听到这里的田学文就有些着急:“不是的,初邵民,我说的人自然是田督军。”

        见到田学文很肯定的承认了,这初邵民就笑了:“好了,现在我的好友田学文十分肯定的说,你们都是田督军的亲戚。”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田督军可是与我爹有着兄弟一般的交情的。”

        “你们在私底下里却说我这个初家嫡亲的儿子,不配做你们田家的车。”

        “你说这到底是田督军的意思呢还是你们自己的意思啊?”

        听到这里的田家小子们都吓蒙了好吧。

        这就是以混不吝著称的初家三少爷?

        可是你既然是初家的人,你倒是早说啊?

        何至于惹了这么一个煞星啊?

        还有!

        你这最后一个问题如此的刁钻,你让我们哥儿几个可怎么回答啊。

        若是被田督军知道了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怕是回到家中,没有一个能落得了好。

        想到这里的几兄弟们,就向田学文的所在,抛出了求救的眼神。

        其实在田学文的心中,他是不愿意管这几个兄弟,还巴不得他们倒霉呢。

        但是再想想家中带着他长大的寡母,他觉得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的意气,就给家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今天的事儿,他暂且忍了下来,待到他成为了一个有用的人,有用到田氏宗族之中最厉害的田督军都要正视他的存在的时候,他就会堂堂正正的站在这群人前,告诉他们……

        他田学文不是母亲的拖油瓶,不是什么不知道来历的野孩子,他也是姓田的,他也是田家正经的少爷。

        想到这里的田学文就拽住了没有得到反馈,还要继续发难的初邵民的胳膊,好声好气的劝到:“邵民,咱们不要与他们一般计较。”

        “其实我们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田家的少爷。”

        “若是真论起来,能有资格与你交往的田家的少爷,那都在北平城内亦或是在军校内就学的。”

        “我们只是旁支儿的宗族,听到田督军来到了济城,特意过来投奔的。”

        “多亏了督军心善,给了我们不少的照顾,这才给了外人一些错觉。”

        “就像是我,若不是督军世伯来了济城任职,我说不定还在县城读着小私塾呢。”

        “这些人没有规矩,冒犯了兄弟,是真的因为他们没见识。压根就不认识你邵民兄。

        所以,你知道了我的出身,不会瞧不起我吧。”

        听到这里,初邵民反倒是急了:“哎!你这瞧不起人了吧?我是那种看出身交朋友的人嘛?”

        “我跟你说,我这次回初家镇,我还交到了一个死铁的兄弟呢。”

        “人家那出身,可比你低多了。”

        “人家那是贫农,给我们家做长工出身的。”

        “可是那小子呢,自己出息,能干的不得了,我爹都夸过他几句。”

        “你看看人家,一点都不自卑,特别的自信,跟我这个少爷聊天,那都是平等的谈天说地的。”

        “说到高兴的时候,那眼睛里边还有光。”

        “你信不,我觉得给他多大的天地,他就能做出如同这个天地一般的事业来。”

        “他可不像是你,那么的自卑。”

        “明明你的出身,可比一般人强多了嘞。”

        说到这里,初邵民细细的琢磨了一下他曾经看过的田家的关系图,想到了田学文那一支在田家的地位了之后,也就自觉地把嘴闭了起来。

        有些人苦,只是苦在了外在,就像是他认识的邵满囤,哦,现在被他爹改了一个洋气的名,叫做邵年时了。

        就好像是邵年时,甭管日子过得多苦多累,但是他的内心却是强大的。

        而有些人呢,却是苦在了心中。

        不愁吃,不愁穿,周边的环境与境遇,却让他喘不过气,使不上力,只剩下漫漫前路。望不到尽头了。

        就好比他现在这样的,被他爹给压着,又好比他旁边这位的,被流言蜚语所困。

        都难啊,都难。

        既然是这样,初邵民就多了几分同情。

        他一下就失了与对面这几个蠢货计较的心思,将二郎腿一放,对着前面的几个人问到:“行了,行了!”

        “这事儿我跟你们计较个什么?”

        “我说,能不能走了?我这都饿的不行了!咱们赶紧出发成不?”

        成成成,有什么不成?

        几个人逃过一劫,那是抹了一把虚汗,是连连点头啊。

        小汽车,噗噗噗的喷出一股黑烟儿,直接将这祖宗给拉到了田督军府邸外的那条街上。

        率先在一家靠着街边的小铺子的门外停了下来。

        这就是田学文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