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纨绔

第八十章 纨绔

        这可不同于给村长家的料子,村里的汉子们就和着穿的布褂子料子。

        邵年时这次拿过来的料子,不多,颜色也杂了一些。

        一种色,也只有寸尺的见方,是做不了什么大件儿的。

        但是这些布料若是落在钱婆婆与潘婆婆的手中,却可以变成特别好看的手绢,亦或者是做成能卖出更贵的价格的鞋面了。

        所以,等到邵年时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往这二位婆婆的手中一塞的时候,她们两个那是又犹豫又渴望,一时间不知道是伸手还是缩回了。

        邵年时看出了两位婆婆的心思,十分干脆的往她们的怀中一塞,就替她们做了决定。

        “婆婆们啊,你们就拿着吧。”

        “这本就是初家大院里的做衣服剩下来的边角料。连分管采购的管事们都不怎么在意的东西。”

        “这些东西原本堆在库房,也就是给小丫头们练练针线用的。”

        “我原本拿的时候还挺不好意思,谁成想人家还嫌弃它们占地方,愣是给了这么一大包。”

        “若是婆婆们真觉得过意不去了,那你就给俺再多做几双鞋子。”

        “备到俺回来的时候,再穿。”

        “现如今俺忙着做生意,我琢磨着接下来的活是需要走街串巷的。肯定费鞋。”

        “你们瞧,我只是拿了一些旁人不需要的东西送给婆婆们,就能赚到免费的鞋子穿,这是占了多大的便宜啊。”

        说的钱婆婆与潘婆婆被邵年时的没正形给逗乐了。

        她们也不再推拒了,将这一大包袱皮的东西一裹,就给拿到了屋里。

        到了这个时候,邵年时又抬头看了看天,他觉得村里的事儿干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往聊城县城的所在赶过去了。

        瞧着这个时候,走个小半天,待到傍晚的时候,也就能赶到了。

        正好在那边先困一晚上,到第二天一早,就能将生意给做起来了。

        想到这里的邵年时就颠了颠自己肩膀上的行李,打算这就开拔。

        谁成想,却被后面的两位婆婆给叫住了。

        她们刚把东西放到屋里,从窗户中见到邵家的小子这就打算走,就赶紧敲敲尖头的绣花鞋,及拉着就追了出来。

        “邵小子,等等嘞!”

        “快!俺们给你烙的饼子,把这个拿上,路上吃!”

        “拿上拿上!”

        说完,那离后灶近一些的潘婆婆就从门后摘下来了一个篮子,揭开上边干干净净的屉布,露出了一张张金黄焦脆,硕大无比的煎饼子。

        她拿手从边上捞了一下,一下子就将这五六张摞在一起的饼子给卷成了一个卷子。

        然后,就着这块屉布一包,抱了出来,小脚一拐一拐的就给送到了邵年时的怀中,让天气转了暖,早穿起了褂子的邵年时,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这煎饼上传递过来的温度。

        就像是这两位老人对他的关爱一般,心里莫名的就暖的发烫。

        就在邵年时以为这就是全部的时候,那晚些出来却转到院子后边的钱婆婆也追了出来。

        她手上拿着的是刚在墙边垄上拔出来的新鲜的大葱。

        用院里的井水细细的冲过,去了头上的泥沙与须须,变成了最水灵的葱白。

        这才递到邵年时的手中,让他怀里的煎饼,不至于过于的孤单。

        看到这里的邵年时就笑了。

        他将饼子也扎成了一个袋子,把大葱从当中穿过,对着两位婆婆,挥了挥手,说出了自己暂别也是衷心祝愿的话语。

        “婆婆们!”

        “等俺回来!”

        “你们一定要吃好喝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说完,邵年时就不再耽搁,抱着所有的行李,大踏步的朝着村口的小路上跑去。

        此时的他并不曾回头,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在此时回过头去,一定会看到多愁善感的潘婆婆在瞅着他抹眼泪,而那个性格泼辣的钱婆婆则是坐在一旁骂着这位相伴了多年的老姐妹的懦弱。

        邵年时他怕,他怕见到这个场景之后,他会忍不住的想要留下来,去陪伴,给了他温暖的这两个老人,也是他的家人。

        他还有许许多多的活没有干完,他还有遥远的如同山峦一般的理想没有实现,他还要赚许多许多的钱。

        等到那些钱多到可以让所有他在乎的人得到妥当的安置的时候,他自然才有时间去感受这种美好的,属于家人的温情。

        越想越坚定的邵年时,应着正午的太阳,在向着理想的始发站奔去。

        而下了课的初邵民,竟是连一刻都等不得了,这就要去田学文家……蹭饭去。

        这是初邵民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重获自由的理由了。

        这对于跟在少爷身后的护卫们来说,只要是别总想着逃跑,在旁的方面他们是无权干涉的。

        只不过,这初邵民也着实是心急了一些。

        他甚至都没有上自己家派过来的小汽车,反倒是兴致勃勃的与田学文一起,挤到了开往田督军大帅府后街的汽车之上。

        惊的一众田家的小伙伴,先是瞪眼瞧着,后又是特别不满的朝着田学文开炮。

        “我说田学文,你知不知道这是谁家的车啊?”

        “这是田督军看我们族里的孩子们求学不易,才特意调过来的车子,你怎么能让一个外人随随便便的上来呢?”

        “就是,也不知道是什么阿猫阿狗,这车子也谁都能上的吗?”

        这屁股刚坐定的初邵民,下意识的瞧了瞧自己身上的灰色格子西装裤,配黑漆皮的吊带,上边雪白的衬衫上还配上了极为绅士的领结。最外边还披着翻领子的同面料的大衣,加上头上配带了一款小沿儿灰色的软呢子画家帽……

        怎么瞧都不像是个穷酸的打扮,这田家的人这是得多挑剔啊,那是多牛的人才能乘他们家的车啊?

        本来就算的上济城同代一霸的初邵民就乐了。

        他将头上的帽子一掀,一转,在手中转出了一个特别漂亮的花之后,就将其扣在了福特车的真皮座椅之上,然后,如同一个真正的纨绔一般的朝着后座上一仰,就将二郎腿给翘了起来。

        初邵民这翘着腿,也不曾好好的翘着。

        他将一只腿翘的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