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分析

第六十五章 分析

        瞧着堂下的凶徒这般的叫嚣,那大少爷惊的眉毛都要扭成了疙瘩了。

        他们抓过来的人竟然是抱犊崮的土匪。

        瞧着这人言辞之中透露出来的消息,他在抱犊崮之中的地位还不算低?

        这下可麻烦了。

        谁不知道鲁南那一大片的地儿,百姓们只知道孙家的抱犊崮不知道山东的总督军啊。

        他们初家,怎么就惹到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想到这里,初邵军第一反应就是……转头看向了他父亲的所在。

        眼神之中的意思表达的更是明确。

        爹,这可咋办。

        但是,见识过不少风浪,目睹过权利交接的初开鹏,可不是一个土匪能够吓唬住的。

        任凭堂下的那个人再如何的挑衅,初家的老爷也只按着自己的节奏来。

        “是谁经的事儿,自上前来,一一叙说。且吧前后因果给搞明白了,我们再谈后边的行事。”

        声音不大,却让整个厅都安静下来了。

        一旁负责押解土匪的护卫,在初老爷的话音落下之后,都无需特意去吩咐,直接取出一团布头,径直将叫嚣着的土匪的嘴给堵住了。

        一下子,这世界就安静了。

        这时,从一旁就走出来了一个瘦高的人,朝着上首的方向拱手施礼,就将事件的缘由娓娓道来。

        你猜这汇报的人可是谁?

        当然是这事件的起因之人,邵满囤了。

        虽说这事儿因他而起,可是由他嘴中再说来,却是条理分明,表达清晰,竟是不见一丝一毫的胆怯。

        让坐在上首的初家老爷与大少爷,盯着这少年人看了好几眼。

        循着他自报的家名,就回忆起这个名为邵满囤的小伙子到底是谁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才不见几月,竟已经成长成了这般的模样。

        当初他初来初家的时候,还有些瑟缩稚嫩,现如今竟然已经谈吐有序,应对自如。

        果真有了几分买卖人的模样。

        若是能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必成为初家的助力。

        大家族经商理念,本就是和气生财。

        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的宗旨被贯彻的极为彻底。

        初家人对于人才的态度,想来都是投资拉拢为主,恩情培养为辅。

        除非是生死之仇,否则轻易不做那打压之事。

        这邵满囤本就是乡里之人,从父亲那一代起就承了初家的恩情。

        对于这样本就是初家同盟之人,自然要大开提携与方便之门了。

        所以,在听完了邵满囤的复述之后,初老爷就赞了一句:“这事儿你做的不错。”

        “依着你看,那抱犊崮的匪类,口中所述的有几分真呢?”

        邵满囤知晓堂上的初家老爷这番问存了考校的意味,他自然打气十二分的精神,细细思索了一番,然后郑重的回到:“既是十分的真,亦是十分的假!”

        “哦?”

        这个回答可真是有趣了。

        听到这里的大少爷略有茫然,而坐在上首的初老爷却是微挑了一下嘴角:“何为十分真,又何为十分假呢?”

        邵满囤迎南送北了这些时日,最大的长进就是会了几分瞧人的本领。

        他见到初老爷的反应之后,心下大定,略组织了一下言语,就将心中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俺之所以说那十分的真,是因为这个探子点的头目从他们大哥的手中拿到的任务,的确是与他说诉说的是一致的。”

        “抱犊崮十分恼火于初家的不配合,并对与新来的田督军发表了剿匪声明的所有的人员都表示出了不满。”

        “所以,从本心上来说,抱犊崮的上上下下,是希望能将那份声明名单上的人赶尽杀绝的。”

        “但是,现实的情况允许吗?”

        “现实就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若真要达成这一步,不是小子说啊,哪怕是一省的督军都做不到,更何况它一个小山头的土匪呢?”

        “于是,这个想法就变成了一个只是说说而已的说法。”

        “用来让整个抱犊崮的上下抱成一团,同仇敌忾,来抵挡即将到来的全省的大围剿。”

        “因为只有兄弟们团结在一处,还有与督军对抗的可能。”

        “若是从一开始就造成了敌人过于强大的印象,那么,还不等着军队来剿匪,他们抱犊崮的内部就先乱了起来。”

        “容易给敌人以可乘之机,最终就跟咱们前面山头成了没三年就被济城的守备团顺手给缴了的坪山山匪一样,听到正规军来的消息,还不知道个真假呢,手底下的人就全都跑光了。”

        “这就是俺说的十分真了。

        因为他们真的要让抱犊崮的兄弟们认为,他们可以跟所有的人抗衡,并且积极主动的在找寻对付他们的办法。”

        “至于派出去了这么多个探子?”

        “收集信息是一部分原因,可说到底……还是因为怕了。”

        “这抱犊崮若是对自己有信心,只需要在济城里边寻一处靠谱的消息传递处,待到大部队进发的时候,所有的消息必然是从济城的督军府送出来的。”

        “但凡那里有个异动,他们就立马传消息去鲁南。”

        “待到大军开拔到抱犊崮的山下的时候,那山上的营寨也集好了兵,己方养精蓄锐,来个硬碰硬,将对方打退了不久结了?”

        “可是这抱犊崮现在却偏偏的设了这么多的探子点儿。在咱们这个完全算不得顺路的初家镇附近也安插了一个。”

        “那么俺在路上就想了,这是为啥呢?”

        “俺觉得吧,还不是因为他们怕了?

        只要是这山下但凡出点风吹草动的,那抱犊崮的大当家的就要从中寻一下机会。”

        “若是能将所有人的注意力,从抱犊崮的身上转移到旁的地方,或者是让抱犊崮的恶名大到旁人动它的时候也要有所顾忌……那自己的山头是不是就会相对的安全许多?”

        “俺想,这可能就是这些探子点儿扎下来的原因。”

        “他们是真的希望这些下山的人,能在一些重要的城镇之中搞出来点事情呢。”

        “到时候,省内的乡绅大亨,频繁出事儿,这当地的驻军可不就要先忙这些,等到到处都焦头烂额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来管抱犊崮那一窝子的山匪呢。”

        “这大概就是抱犊崮大当家的计划吧。”

        “毕竟俺的见识浅薄,也只能从这匪徒的口中推测出一些端倪。”

        “这十分的真,也只是俺的瞎想罢了。”

        “可为啥俺还要补充一句十分假呢,俺觉得俺对这一部分的猜测还是挺靠谱的。”

        “这十分假呢,就是说,被抱犊崮派出来设置消息点儿,制造混乱的这一批人,都是被抱犊崮给放弃的人。”

        “你们想啊,就堂下的这些人,至多不过四个吧?”

        “就这么点儿人,能干点啥呢?连个商号都劫不下来呢。”

        “可他们接到的命令又是啥呢?能破坏就破坏,让大家都知道抱犊崮的厉害。”

        “现在,再瞅瞅他们的下场,这啥事都没干成呢,就被俺们几个给抓过来了。”

        “他们四个被揍的跟个血葫芦一般,咱们那些民兵团的后生呢?可是一个受伤的都没有呢。”

        “这孰强孰弱,可不就一眼看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