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密谋

第五十八章 密谋

        有所怀疑的半大的小子,在第二天背着干草去初合盛的时候,就寻到了邵满囤将这事儿给说了。

        引得邵满囤沉思了一会,拍了拍这小子的肩膀,就给他派了一个新的任务。

        “二蛋,你这样,这几天先别去打羊草了,你帮俺盯着你们村里的磨坊主。”

        “俺大概明白他们想要凑在一起是为了啥,可是具体要干啥,俺却猜不出来。”

        “你帮俺盯着点,最好能听到点有用的话。到时候你再过来,跟俺说说。”

        “至于这盯人,肯定不能让你白干了。”

        “俺一天给你两个大子儿,你啥也别干,就盯着他们就行。”

        两个大子儿可以买三个黑面的发面饼子了。

        足可以让一个半大的小子,一整天都不用挨饿。

        对于邵满囤这样的安排,二蛋自无不可。

        他开心的接过满囤哥预支的两个大子儿,欢快的就往自己的村里跑去。

        然后这个办事儿特认真的二蛋,就开启了自己的盯梢之旅。

        说来还真赶巧,就在二蛋开始盯梢的第二天,那些有些想法的磨坊主们就给凑齐了。

        最开始二蛋还特别的担心,这目标若是去了旁的村子,那他跟着出去盯梢不就被人发现了。

        可是等到二蛋盯着盯着,他就彻底的放心了。

        原来,自己村子的磨坊主,竟是将商谈的地点选在了他自家的小磨坊里。

        那二蛋可就方便了。

        他蹑手蹑脚的隐藏在黑暗之中,瞧着那些从村口绕了一大圈的外村人,偷偷摸摸的溜进了村边的磨坊棚子。

        等到他们几个人全都进去了之后,二蛋就开始数他为了怕忘记,而标记出来的草棍儿。

        “一,二,三……”

        才三个人呢。

        成不了啥事儿。

        看到人数这么少,二蛋的胆子又大了一些,他趁着夜幕的掩护,就偷偷的溜到了磨坊的后门,贴近小山坡的围墙处,蹲了下来。

        ‘刺啦!’

        磨坊内的油灯被点了起来。

        几个人嘀嘀咕咕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个啥。

        因着还有些距离,二蛋只能听到个大概,当中出现了几次初合盛的名号,只到了这个时候,有关于他满囤哥的事儿,却还没听到。

        这二蛋也不着急,就安静的蹲着。

        他才不信他们村里的那个大嗓门,能忍的住不嚷嚷呢。

        果然,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后,商量来商量去……竟然商量不出啥有用的主意。

        搞得这高家庄的磨坊主一急,就拍了桌子。

        “他一个丘村的小子,一无所有的贫农,能有啥子依仗!”

        “随便找个狠人过去吓唬一下,也就怂了。”

        “那产业也不是他自己的买卖,都是替老爷们赚钱罢了。”

        “你让他别那么用心,把磨坊里的小生意给停了,那初家的老爷还能知道?”

        “就算是知道了,那人家干的那么大的买卖还能在乎那点小钱?”

        “再说了,就算是被发现了,也赖不在咱们头上啊。”

        “是那个小子自己不经吓,不忠心,让主家的蒙受的损失。”

        “若是要罚,自然是要罚那邵满囤的吧?!”

        可是他说的这一番的效果并不算好。

        因为这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人,就表现出了强烈的抗拒。

        “我不干!我还以为你把我们找过来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能跟那个初合盛打打擂台呢,再不济就是接了哪家粮食铺子派下来的大生意,咱们三家一起干,也能将活干下来。”

        “谁想到,你竟想的是这种歪门邪道?”

        “还去找土匪绑票?”

        “你以为那些落草为寇当了土匪的人能是啥好玩意儿吗?”

        “别到了最后,花了钱,事儿没办成反倒被土匪给讹上了身。”

        “我这家业可小,没胆子走那不正当的歪路。”

        “这事儿,我是不参与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这不是浪费我时间吗?”

        说完,那个拒绝的人站了起来,却发现,那个发起提议的人脸上有些不善。

        为了能让自己顺利的脱身,这位磨坊店主也真不含糊,立刻就举起手来发誓赌咒:“你放心,今晚上我上你这里来的事儿,没人知道。”

        “等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也一言不发,我什么都没听到,也什么也没参与。”

        “本来我还犹豫着呢,现在呢,等我回到家了,立马就将我那小磨坊给关了。”

        “无论你们的事儿成或不成,我这磨坊是绝对不会开下去了。”

        “若是你们做成了,我也不沾这便宜。”

        “这样你看行吗?”

        还算识趣。

        因着这一番话,剑拔弩张的场面又缓和了下来。

        三个人面面相觑,在进行了一番眼神的交流之后,那个高家庄的召集人就重重的点了下头,说到:“行,你走吧!”

        若是这事儿成了,他们村里的磨坊的生意自然就没人干了。

        至于那些客户被谁给拉走,那就要各凭本事了。

        得了领头人的这句话,这位心中还有点良心的磨坊主赶忙将袄子给披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隐蔽的磨坊。

        待二蛋瞧着有人出来了之后,就赶忙朝着墙后边一缩,趁着工夫赶忙往那冒着亮光的屋内一瞅,就瞧见了他们村里的那个磨坊主又将门给合了起来。

        这一次,屋子内是彻底的没了声。

        因为剩下要商议的事儿,两个人知道可不能让旁人听到。

        他们仔细的控制了音量,低着头商量了起来。

        “要不找俺们村的混子吧?打起架来不含糊的。”

        但是这个提议立马就被否决了。

        “村里的混子不行,越是住在咱们这十里八村的人,越是没用。”

        “你以为村里的混子就成天在家里混吃等死吗?他们对周围的消息,可是比你我要灵通的多。”

        “你现在找他们去教训初合盛的小店长。”

        “你信不信,你前脚给了他定钱,那混混后脚就能给你卖了。”

        “与初家手底下的买卖人相比,你一个村里的小磨坊店的店主也就算个屁。”

        “跟着大东家的肯定走有钱,若是对方一高兴,说不定还要给那混混一份钱,让他反过来欺负你家嘞。”

        “你说你这主意出的,你是不是有点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