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眼红

第五十七章 眼红

        瞧着旁人去民团吃肉,当时的自己就要哭了。

        还是站在初三少爷身后的店长心善。

        把他们这些看起来不咋结实的孩子给聚在一处,询了几个问题之后,就挑走了三个。

        而这三个人当中,就有他一个。

        现如今,多亏了满囤哥的福,自己才找到了这么一个既轻省又能赚钱的活计。

        他一定要好好干,争取给初合盛拉去更多的客人。

        还有,他也一定要好好的听,将这些南来北往的商人们口中说的事儿,都记下来,下工了后,就讲给店长听。

        满囤哥说了,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消息灵通。

        可能只是一个小消息。都有可能是关乎店铺生意的大事件呢。

        心怀感激的小帮工在茶棚之中忙的欢快,在距离不远处的大车店,前后门具开的初合盛,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前门打开是为了揽客,后门大开是为了承接十里八乡的磨粮的生意。

        自打那初合盛放出风去,以后凡是进店里磨磨的乡人们都不收费了。

        这大车店子中的磨坊间的生意竟然一日好过了一日。

        大概是邵满囤对外宣称的太好了。

        分文不取的原因……是因为初家要回馈周围几个村镇……对于他们初家的生意的照应。

        瞧,这话说的多甜,就好像前几日初合盛快要倒闭的时候,那院里的管事们骂小磨坊主的事儿不存在一般。

        宣传有些自我贴金,但是初合盛这么做,是真的便民。

        不说平日里磨大件儿的农人们不会再心疼钱了,就连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活,他们也愿意找到初合盛这里来。

        因为初合盛的店长,不收钱是一方面,他干的还特别的贴心和细致。

        无论是来磨五十斤粮食的大户还是来磨一斤麦子的小户,他都会一视同仁。

        最让人感动的是,他还不贪。

        那初合盛为了让磨磨的客人能将自己的精粮都带走,竟还发明了一把扁瘦的能够伸到磨盘之间的缝隙内的扫帚。

        这种扫帚的功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磨完了粮食之后,将那些无法自己滑落出来,滞留在磨盘之间的面粉,米粉们给扫出磨盘。

        可是这留存在期间的粮食,可是其他磨坊店内心照不宣的属于磨坊主的福利啊。

        不要小瞧了缝隙之中不足一二钱的轻微留存。

        每走一位客人就会留上一点,日积月累下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但是,初合盛的负责人邵满囤就不贪。

        他体谅农人的不易,是丁点都会给人扫出来的。

        于是,去了麸糠的皮儿之后,一斤的白面在旁的磨坊里出九两六的精良,而在初合盛呢?

        却能出得九两九。

        都不用多问,大家也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这口口相传的,大磨坊的生意也跟着起来了。

        搞到最后,十里八乡的人对初合盛是赞不绝口,在路上看到了往这里赶路的小商贩,有那好心的就自发的替他们宣传两句。

        真是因着这件事儿,竟让那原本清冷的如同鬼屋一般的初合盛,成为了附近村落之中乡民们就希望跑的地方。

        见到乡里的人越来越多。

        那年纪不大的店长还为了他们……将后院的地给平整出来了一块。

        摆了几根木头桩子,让过来磨粮食的乡亲们能在上边歇息一会。

        又怕他们口渴,一旁还长备着凉白开。

        若想喝点带味道的,旁边还有现成的大碗茶。

        再加上初合盛前面还有个茶铺子的买卖,从济城那么大的城市里批了许多便宜的茶叶沫子。

        他家的大碗茶也比镇子上的便宜许多。

        若是觉得这茶有味儿,有好上这一口的,也不用担心。

        五个铜板就能买上一大包的茶叶沫子,自己拿回去家去,能喝上一年。

        这东西也就是模样不好看,可是泡在茶壶里招待个客人,还是挺唬人的。

        有那家里条件尚可的,就寻了门道,时不时的过来,带上一个大子儿的茶叶,拿自己回去冲泡。

        可到了最后,竟是自己捻上点茶叶末,蹭着初合盛的热水,改在这里喝茶唠嗑了。

        一时间,附近的几个村子的村民凑做一处,就将这个小广场给当成了联络感情,互通有无唠嗑的好地方了。

        这村民们是真的方便了,可是对于那些与初合盛有着竞争关系的小磨坊主们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他们瞧着原本生意还不错的小磨坊现如今却是冷冷清清,几日不见一个人上门,脾气好的只能叹上一口气,将由自家后院改造的磨坊一关,老老实实的继续种地去了。

        而那脾气不好的,则是咽不下这一口气,由着一个人引头……就将那不怎么甘心的几下小磨坊主给凑在了一起。

        商量着怎么与初合盛对抗,顺便教训一下那个断了人活路的小店长,邵满囤。

        说起来,也是不凑巧。

        因着想要搏一搏的磨坊主,几乎都是不在初合盛附近的村子。

        从串联到汇聚到一处,也很是花费了一些时日。

        他们在底下运作的时候,自然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而这个有心人,是这些磨坊主们想都不会想到的人。

        给邵满囤通风报信,告诉他村子中磨坊主的异动的人,正是那些定期就去荒地林中打野草,薅野菜的村里的小子们。

        这种半大的孩子,若是跟着大人下地,着实做不了什么活计。

        外加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尤其的能吃。

        就成为了家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年龄的群体。

        再加上分给饭食的时候,当家长的都是比着来的。

        盛到碗中的粮食,永远填不饱他们如同无底洞一般的胃部。

        他们饿的嗷嗷叫,连玩耍的气力都没有的时候,是满囤哥给了他们能够吃饱饭的机会。

        晒干的干草饲料,新鲜的野菜叶子,山里林间可以吃的野果。

        满囤哥他都收。

        那些东西只要肯去收集,用是能换上几个大子儿,亦或是能换上一口干粮。

        若是大车店中当日还磨了豆子,满囤哥还会拿那剩下的豆渣配合上一滴酱油,搅合在一起,让他们配着饼子吃呢。

        就为了这个,他们也要尽心的为满囤哥办事儿。

        满囤哥不是最喜欢听这十里八村中的消息吗?

        那自家村里的小磨坊主这几天总是偷偷摸摸的出村,挺晚了才回来,这算不算是值得警醒的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