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在线阅读 - 第594章 后山(二十二更)

第594章 后山(二十二更)

        “这话刚才是你主动提的,怎的现在又不同意了?“

        楚流玥挑眉问道。

        简风迟一噎。

        “本公子刚刚只是随口一说”

        “哦——我想也是。简公子怎么可能会和我们计较这些钱,是吧?”

        楚流玥笑眯眯道。

        简风迟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楚流玥这是要不花半分钱把人抢了!

        一旁的水柳儿终于看不下去,帮简风迟说了一句话

        “在拍卖会场,见过红鱼的人不在少数。而且我们带着红鱼出来的时候,也被一些人看到了。现在,红鱼被简公子拍下的消息,应该已经在整个西陵传开了如果红鱼拜入冲虚阁,难免会让人多想。“

        简风迟莫名松了口气。

        楚流玥看向牧红鱼

        “红鱼,小柳儿姐姐说的不无道理,你怎么看?”

        牧红鱼十分纠结。

        听他们说了那么多,她大概也已经清楚这两个选择会造成的不同影响。

        她心里当然是想要选楚流玥的。

        但如果这样会给她带来麻烦的话就不太好了。

        水柳儿微微一笑,温声道

        “另外,楚小姐,我接下来说的话,您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要说。冲虚阁现在明面上还是西陵最顶尖的四大宗派之一,但实际上情况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您和羌晚舟选择进入冲虚阁,自有你们的道理,但对牧红鱼来说,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楚流玥并未生气,反而是点了点头,似乎对此也颇为认同。

        水柳儿稍微放松了一些,继续道

        “牧红鱼如今是虚元之体,是顶尖的修炼体质,万中无一,修炼比起他人来,不知要强上多少。然而越是这样,就越是需要名师的指导,也需要一个绝佳的环境——龙牙山最合适不过。”

        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而今的龙牙山都是完胜冲虚阁。

        “牧红鱼的资质,肯定会引起不少人的觊觎。虽然如今已经离开了羽象楼,但以后未必没有人继续对她下手。但如果入了龙牙山无疑会安全许多。最起码也能让那些人多一层顾虑。”

        水柳儿语调温柔,娓娓道来,将其中利害都分析的很是清楚。

        牧红鱼听完之后,低头沉思许久,看向楚流玥

        “流玥,我打算去龙牙山。只要我成为了强者,就不会再是你们的累赘,反而能帮你们了。”

        楚流玥心中一暖。

        “既然你已经想好,那么尽管去做就是。“

        牧红鱼认真的点点头,旋即脸上露出一丝愁容。

        “我留在这里当然很好,可是曜辰那边怎么办?我父王和母妃不知道我现在在何处,也不知道我的情况,肯定急疯了。”

        楚流玥问道

        “你没有可以和他们联系上的法子吗?”

        牧红鱼神色黯淡

        “本来是有的,但我一路逃亡到这里,身上的东西早就已经掉完了”

        楚流玥一想也是

        “我回头帮你传消息回去。”

        牧红鱼这才放下心来。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楚流玥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而后又将西陵的许多情况告诉了牧红鱼,让她多多注意,以免招惹麻烦。

        最后,牧红鱼才恋恋不舍的跟着简风迟和水柳儿离开。

        好在简风迟本身医术也很好,所以楚流玥倒是不担心牧红鱼身上的伤势。

        只要龙牙山能将她保护好,其他都不重要。

        将几人送走以后,楚流玥开始坐下写信。

        一般人并不能随意进出天幕界,所以如果想要通信,最方便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花钱雇专人送信。

        只不过这费用比较高,一般人不太能用得起。

        但这对楚流玥来说不是问题。

        写完之后,她出去将信送出。

        这封信是送给还留在曜辰的七寒的。

        这种事情最讲究信誉,所以楚流玥也不担心会有人半路将她的信拆开。

        何况就算是拆开,除了十三玥,也没人能看懂。

        做完这些之后,楚流玥便回了冲虚阁。

        在山口遇到了叶冉冉,还没等楚流玥开口,叶冉冉就问道

        “流玥,你怎么才回来?”

        楚流玥看她神色有些不对,便问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叶冉冉走到她身边,一张小小的圆脸上满是担忧。

        “阁主刚才回来的时候,脸色看着有些奇怪,后来就独自一人去了后山,在那待了很长时间你可能不知道,阁主的儿子,就葬在那其实阁主平常很少去,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

        楚流玥眉头微蹙。

        尉迟松今天应该是在琴房中看到了什么,发现当年她的死是和江羽丞有关,才会如此反应。

        但现在她也不能表露身份,更不好劝什么。

        这个时间点,劝也没用,只能等他自己缓和过来。

        “师父说今天你是和阁主一起出去的,你可知道这是怎么了?”

        叶冉冉又问道。

        阁主前一天还因为药圃的事情变得精神了许多,结果这才多久,就忽然这样了实在是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楚流玥抿了抿唇。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今天陪着师父去过辛荔园之后,好像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