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在线阅读 - 第494章 又见熟人(二更)

第494章 又见熟人(二更)

        一颗巴掌大的珊瑚静静躺在水晶柜之中。

        它通体呈现橙红之色,在尾端的部分泛着淡淡的白,清透如玉。

        这是上好的地藏珊瑚。

        无论是大小、形状、还是质地都是极佳。

        哪怕挑剔如楚流玥,都一眼看中。

        这东西对于驱除羌晚舟体内的寒邪之气有着极好的作用,是一定要买的。

        楚流玥目光微转,看了一眼价格。

        十枚白晶币。

        得。

        一个地藏珊瑚,就得把她的家底全部掏空了。

        更不用说还要用到的其他药材。

        楚流玥有些头疼。

        重生以前,她几乎从未自己掏钱买过东西。

        重生之后,在曜辰国的那些价格她也都能承受。

        但是这里,不行。

        白晶币没那么好赚。

        武照,身为一个五阶武者,在平凉广场混了那么久,身上才几个子儿?

        更不用说她了。

        楚流玥一手抱臂,一手摸索着下巴,若有所思。

        看来是得尽快想个办法挣钱才是

        “这个我要了。“楚流玥道。

        等候在旁的小厮立刻笑着上前

        “您眼光真好,这是这一批地藏珊瑚之中最漂亮的一块。刚刚摆上,您就看中了。“

        楚流玥对这种说辞完全无感,但也还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东西的确不错。”

        那小厮神色颇有几分骄傲

        “您放心,咱们百草楼的东西,向来都是最好的。您看看,还有其他想要的吗?“

        楚流玥摆摆手

        “先要这个。我再看看。“

        那小厮也聪明,没有再多说什么,戴上了手套,打算将东西取出。

        “慢着!这一块地藏珊瑚,我要了!”

        一道娇软的女子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黄衫女子,身形高挑,容貌俏丽,只是眼角高高吊起,眉宇之间带着高傲气息,让人看着不甚舒服。

        她的眼睛盯着那一块地藏珊瑚,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楚流玥一行人。

        站在她旁边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身着月白长衫,五官俊朗,看着那黄衫女子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宠溺。

        楚流玥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

        还真是巧,又是熟人。

        这女子,正是江羽丞的亲妹,江羽织。

        而那个男子乃是夏侯家的二公子,夏侯廷安。

        这两人和曾经的她都颇有几分关系。

        江羽织自不必说。

        当年她和江羽丞定下婚约之后,曾经有意想要和江羽织亲近一些,但二人之间总像是隔着什么,怎么都处不来。

        加上江羽织后来因为任性犯了错,被她说了一次,对她更是心生不满,屡次与她作对。

        她便没有再过多理会江羽织。

        反倒是上官婉,一直和江羽织关系极好,二人算是闺中密友,来往亲密。

        至于夏侯廷安

        他自小是宫中皇子公主的伴读,和他们都挺熟悉。

        更关键的是,他曾经对她有意,甚至有过求娶之心。

        楚流玥从一开始就拒绝了他,之后就没有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不过,此时此刻,看到这两人竟是凑在了一起,她的心情还是有些微妙。

        “江四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块地藏珊瑚,这位小姐已经要了。”那小厮显然认得西陵城中的权贵,立刻满脸歉意小心翼翼的开口。

        江羽织柳眉一皱,这才看向了楚流玥。

        看到那张倾城绝艳的脸,她惊了一瞬西陵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人?

        同性相斥,江羽织向来不喜欢比自己更加光彩照人的人,心中就起了几分厌恶。

        她将楚流玥上下打量了一圈。

        这红衣女子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多余的配饰,衣服也不是什么华贵的面料,看起来朴素的很。

        想必出身卑贱。

        她转念一想,便猜到这应该是从天幕界之外来的人,眼角眉梢更是藏不住的鄙夷不屑。

        “她付钱了吗?”

        小厮顿了顿“尚未,但——”

        “还没付钱,那就不算她的东西。本小姐买了,没什么问题吧?”

        说着,她抬了抬手。

        身后的一个下人上前一步,在水晶柜上排了十枚白晶币。

        江羽织冲着夏侯廷安得意一笑

        “廷安,那一块地藏珊瑚打磨成耳坠一定很是漂亮,你说是不是?”

        用十枚白晶币,买一块上好的地藏珊瑚,只为了做成耳坠。

        能这般奢侈的,整个西陵也找不出几家来。

        夏侯廷安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好看好看,什么东西戴在你身上,都好看!”

        江羽织笑容更深,俨然一副沉浸在爱情中的小女人模样,根本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小厮面露难色的看向楚流玥。

        谁先要谁得,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规矩。

        但是在这样的权贵面前,他们的话,就是规矩。

        江羽织要,他不敢不给。

        “这位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江四小姐是我们店的贵宾,这一块地藏珊瑚,只怕是不能给您了。不过您放心,作为补偿,我们会为您令寻一块满意的,并给您打个八折,您看如何?“

        楚流玥笑了起来。

        两枚白晶币,就要让她妥协?

        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要是换个人,好声好气的说,她也许还会大慈悲的让出。

        反正她买这东西,只是为了炼药,效果相同就行。

        但对方是江羽织,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退后的。

        “我觉得不行。”

        楚流玥直白说道。

        “刚刚我让你把东西包起来,这交易就算是定了,这地藏珊瑚,也成了我的物件。旁人再来,那也是排在后面的,没有资格和我抢,不是么?”

        小厮脸上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

        这女子竟是要公然和江羽织对抗吗?!

        那可是江家四小姐,当今驸马的亲妹!

        谁不知道现在江羽丞手握大权,大家讨好他江家人还来不及,谁还会如此得罪?

        果然,江羽织听到这话也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

        楚流玥敲了敲水晶柜,墨玉一般的眼眸淡然从容。

        “我说,我不同意将这东西让给你。“

        江羽织被人捧着惯着久了,脾气见涨,听不得一个“不”字。

        眼下看这么一个小小人物居然也敢和自己作对,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