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在线阅读 - 第164章 中毒(一更)

第164章 中毒(一更)

        牧红鱼本来很担心楚流玥被顾家夫人欺负了,但看她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也就放了心。

        想想也是,楚流玥能在黑翼吞天蟒的手下逃生,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

        区区一个顾家,也实在算不上什么。

        “算了!不说那些!这次你回来,咱们可得好好庆祝庆祝!”

        牧红鱼说着,杏眼晶亮:

        “流玥,上次你可是说了要带我们去凤凰楼的!我都好久没去了!”

        楚流玥轻轻敲了她脑门一下。

        “等你的身体养好一些,你想天天去都没问题。现在——你还是先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牧红鱼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竖起两根手指:

        “我发誓,我绝对不喝酒!好不好?咱们只去吃东西!”

        楚流玥挑眉:“当真?”

        牧红鱼忙不迭点头:

        “当真当真!流玥,你就答应我嘛!求求你了!”

        楚流玥佯装犹豫的思考了一会儿,才终于点了点头。

        “好!”

        这几天他们只怕也是为了她伤心至极,是该去放松放松。

        “那就今天晚上吧。岑虎,你将廖中书和顾明峰也叫上。”

        岑虎挠挠头,有些为难。

        “这个…廖中书的身体还没养好,一直卧病在床,只怕是去不了。”

        楚流玥有些诧异。

        “廖中书的伤这么严重?我记得当时他当时主要是一些皮肉伤,几天下来,应该养好了一些才对。怎么会连床都下不来?”

        说起这个,牧红鱼和岑虎的神色都有些不好。

        “是啊。学院的老师已经帮他看过了,也用了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伤情总是反反复复,一直没能好转。”

        岑虎继续道:

        “还有顾明峰,他这两天一直没有回学院。听说…听说他被赶出顾家了…”

        楚流玥一怔。

        “好端端的,顾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牧红鱼撇撇嘴。

        “还不是因为顾明珠!?顾明峰在顾家一直不受待见,这次顾明珠死了,顾家的人就将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去了!”

        岑虎握了握拳头:

        “反正他以前也很少回去,那早就不算是他的家了!走了也好!”

        楚流玥摇摇头。

        “话不是这么说。”

        顾明峰不受重视是一回事儿,被赶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以前不管怎样,好歹也挂着顾家的名头,别人多少还有些忌惮,可现在…

        楚流玥思忖片刻,道:

        “今天这顿饭,只怕是吃不成了。岑虎,你现在去找顾明峰,有消息立刻通知我们。我和红鱼先去看看廖中书。”

        见楚流玥这么说,二人也表示赞同。

        毕竟是同生共死过的交情,怎么说也不能置之不理。

        牧红鱼收起玩笑之色。

        “我知道廖中书住在哪儿,你跟我来。”

        …

        楚流玥刚一随着牧红鱼来到武者学生的住处,便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楚流玥安全回来的消息,前一天就已经在学院之内传的沸沸扬扬,听闻她今天回来,不少人都满心好奇。

        此时见楚流玥居然来了武者区,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楚流玥视若无睹,一路跟着牧红鱼来到了某个小楼前。

        牧红鱼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纪玉荣,你在吗?”

        大门很快被人打开,是一个身材瘦高的少年。

        他一眼认出牧红鱼来,露出温和的笑容:

        “牧红鱼,来看中书?”

        牧红鱼点点头:

        “对啊!我和流玥一起来看他!”

        那少年听到楚流玥的名字愣了一下,这才看到后面还有一个人。

        他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但转瞬即逝。

        “原来你们一起来了,快进来吧!中书刚刚才醒,正好你们上去看看他。”

        楚流玥眯了眯眸子。

        牧红鱼却并未觉察到不对,拉着楚流玥就往二楼去。

        “那我们就先上去了,这几天麻烦你了!”

        纪玉荣笑了笑。

        “都是同学,应该的。你们聊,我正好有点事情,就先出去了。”

        说完,便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关门出去了。

        楚流玥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这个纪玉荣的脚步,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她一边上楼梯,一边问道:

        “那个叫纪玉荣的,也住在这里?”

        “对啊!他一直和中书同住在这里呢!这里是武者区,大家都是混住的,不像你们玄师那边条件好,能一个人一个院子。中书之前也经常提起他,只是他性格有点内向,很少和我们往来。”

        牧红鱼边走边说。

        “不过,他人确实还挺好的。中书这几天一直是他在照顾呢。”

        楚流玥点点头,没再多问。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二楼的卧室。

        刚一进门,楚流玥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廖中书,不由吃了一惊。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廖中书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颊深深的凹陷下去,一双眼睛暗淡无光,瞧着甚是憔悴。

        看到楚流玥二人进来,廖中书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勉强抬了抬手。

        “你们来了?快坐。”

        牧红鱼眉头皱了皱。

        “你怎么瞧着比前两天脸色更差了?是不是没好好吃药?”

        廖中书摇摇头,声音虚弱。

        “我自己的身体不争气,不要紧。倒是流玥…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他虽然在病中,但关于楚流玥的事情也听说了,此时看她好好的站在这里,心里也很是高兴。

        楚流玥上前一步,搭上了他的手腕。

        “你的身体,老师们怎么说?”

        廖中书嘴唇动了动,咳嗽起来。

        “咳咳…也没有…没有太大的问题,是我身体太虚弱,药力吸收的不好,所以一直没好转…老师说,吃两天药再看看…咳…”

        楚流玥眉头微蹙。

        牧红鱼好奇问道:

        “流玥,看出什么来了吗?”

        楚流玥忽然一把将他身上的被子掀开!

        “哎——流玥!”

        牧红鱼吓了一跳,连忙拦她,可惜楚流玥动作太快,没能拦住。

        廖中书也没想到楚流玥忽然来这么一招,顿时窘迫万分,连忙要拉被子。

        但楚流玥却根本没在意二人的神色,目光紧紧盯着他的左腿。

        那被撕咬掉一块皮肉的左腿,此时竟是肿的不成人形,足足有另一条腿的两倍粗,几乎将裤子撑裂!

        牧红鱼惊叫一声:

        “这、这怎么回事!?”

        廖中书脸色有些发灰。

        “…从回来的那天就是这样了,老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楚流玥沉吟半晌。

        “你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