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在线阅读 - 第194章 败露

第194章 败露

        池漠洲沉默了一下,问道:“妈,您不是不反对我和她吗?”

        江雪柔意识到自己失态,忙说道:“我还不是担心你爸!”

        “我爸怎么了?他这次是想跳楼还是怎样?”池漠洲问道。

        江雪柔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她叹气说道:“那倒没有,他大概怕你把他送走吧!所以没有闹,但是他消沉的不行,也不说话,我怕他抑郁啊!”

        池漠洲说道:“妈,他没时间抑郁了,您不让我管他的病,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您好好陪陪他吧!毕竟您是他的妻子。”

        “我……”江雪柔一下子就噎住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总觉得池漠洲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低声说道:“漠洲,妈不管你是不是要和她分手,也不管是不是要和她结婚,只求在你爸活着的时候,低调一点,别的事情,你也不用管,就这样吧!”

        说罢,她挂了电话。

        池漠洲看着手机,喜怒难辨。

        病房里十分安静,所以池漠洲在电话里的声音,池万锦都听到了。

        他的心都凉了,池漠洲现在为个女人,真连老子都不顾了,这儿子算是白生了。

        他恨恨地说:“早知道当初不管他,让他自生自灭。”

        江雪柔轻斥道:“好了,你干什么说这样的话?”

        池万锦看向她说:“要是你能生就好了。”

        江雪柔恼火道:“你真是越说过越过分了,我只要漠洲一个儿子就够了!”

        池万锦叹气。

        江雪柔也没有说话,兀自沉默。

        甄蕴玺在公司里十分忙碌,这一波热度真是空前绝后啊!她忙着做生意,店里的衣服一直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幸好她一直和涅生合作,否则以她的供应量,根本就不够卖的。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颜凝瞳就在网上发出了她的婚纱照片。

        她在微博上写道:“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婚纱,这些年一直在完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显然,这就是为了抢甄蕴玺热度而来的。

        甄蕴玺就觉得好笑,颜凝瞳总和自己过不去,就不怕池漠川介意吗?

        池漠洲也看到这则新闻,说实话以前他没觉得颜凝瞳这么讨厌,但是现在这个女人的嘴脸真是恶心,如果不是为了让她顺利地嫁给池漠川,上次她对付蕴玺的事,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算了的。

        现在这个女人还不知死活地和他的女人抢热度,迟早他得收拾收拾她。

        池漠洲坐在椅子上,想了想,也罕见地发了微博。

        甄蕴玺办公室里几乎所有人都要来通知她,又上热搜了。

        她看着也不知道池漠洲从哪里找的婚纱图片,艾特了她,问:“你喜欢哪一件?你说过要自己做婚纱的,多参考一下吧!”

        真是全网撒狗粮,要不要这么过分?

        一帮单身狗简直都被迫塞得满满的狗粮。

        对于颜凝瞳那边没有回应的微博,很快大家就把目光转到甄蕴玺这边来了。

        甄蕴玺怎么觉得这个男人认真起来,有点可笑呢?

        这行为真的是……

        直男行为吧!

        真的很刚!

        估计现在颜凝瞳要被气吐血了。

        甄蕴玺觉得不回复有点好,于是回了一句,“我是打算自己做婚纱的,所以你现在千万别跟我求婚,我没时间做婚纱。”

        这是实话,求了婚她不答应多尴尬啊!

        所以还是分手前别求婚的好。

        但是她不知道这个分手还会不会来临,毕竟池渣爹以命相逼都没能让池漠洲放弃她,还有什么能让他放弃她呢?

        池漠洲再次回道:“从今天开始盯着你,每天做一点,别让我等太久。”

        网友们:“过分了啊!”

        “有话不能回家说吗?”

        “手机上有个叫微信的软件不知道吗?”

        “为什么要虐我们?”

        “是啊!单身就够可怜了,还狗,尼玛!”

        ……

        甄蕴玺看的直笑,回复了一句,“晚上回家讲吧!”

        网友撒泼打滚不干,“嗷嗷嗷!虐哭了!”

        难得气氛这么轻松。

        池漠洲靠在椅子上,看着手机,心情十分不错,唇角也扬起了一个弧度。

        下班时间,池漠洲准时出现在甄蕴玺公司楼下,手里还捧了一大束娇艳的玫瑰,看到记者们,面色也特别的温和,让这群记者们出了一身的冷汗。

        习惯了池少冷脸的样子,对他们想笑的样子简直让他们遍体生寒啊!

        人家就在楼下等着,没有要上去的意思,可以说让记者们拍个够了。

        这感觉,多优越啊!

        甄蕴玺越发确定池漠洲知道他爹装病的事了,不然的话能这么高调?

        她走出门,池漠洲迎过去,把花给了她,揽着她充满爱意地在她发间印下一个吻,四周响起一阵尖叫声。

        就连写字楼里的人们都来围观了,这爱情简直不知甜到了多少人。

        甄蕴玺从来不在乎自己被人怎么说,现在搞的这么高调,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其实担心把池万锦气疯了,那家伙再来追杀她。

        搞怕了!

        池漠洲带着她出去吃饭,又特意和她一起出去散步,不少人都看到两人的身影,现在谁还敢说什么闲话?

        人家甄蕴玺就算不能生,也是人生赢家!

        面对这一切,池万锦和江雪柔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了,池漠洲绝对是知道了,他们敢肯定。

        江雪柔建议去找老爷子,可池万锦不敢,他一看到他爹那张脸就害怕,事情搞砸了他有什么本事去见老爷子?

        于是江雪柔亲自去了池家老宅。

        她坐在黑压压的客厅里,心情肃穆。

        怎么说呢?

        她总觉得老宅太阴沉,坐这儿都觉得瘆得慌,更别提池厚德再用那种洞悉你的眼神看你,更会觉得背后发凉。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池厚德才出现,久到江雪柔想走了。

        但是她是万万不敢走的,在老爷子面前,她一点都不敢造次。

        池厚德不紧不慢走到客厅的主位上坐下。

        江雪柔已经站了起来,恭敬地看着他,叫了一声:“爸!”

        池厚德看着她点了点头,一脸严肃,没有说话。

        江雪柔心里忍不住紧张,她轻声说道:“爸,万锦装病的事,漠洲应该是知道了,现在漠洲要娶甄蕴玺,您说该怎么办啊?”

        “他想娶谁就娶谁,我一个当爷爷的,能管得了什么?”池厚德缓缓地说。

        江雪柔有点着急地说:“爸,那个甄蕴玺她不能生孩子,难道看着漠洲他无后吗?”

        池厚德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他一副不在意的表情说道:“我池家又不缺孩子,漠堃、漠川不都可以有孩子?漠洲有没有,无所谓。”

        江雪柔叫道:“爸,漠洲他可是您最疼爱的孙子!”

        “那又如何?”池厚德冷冷地看向她说:“事情是你们做的,现在你们解决不了想把锅推到我身上?我可是不会管的,到时候让我孙子与我生分的事,我不会干的。”

        江雪柔听的快要昏倒了,她又问了一句,“爸,那无后的话,是不是家主就没资格了?”

        “那是自然。”池厚德说罢,看着她说:“漠洲他既然选择了那个女人,应该就是主动退出家主之争了。”

        江雪柔真是要快被气死了,现在真是什么都没了。

        池厚德站起身说道:“行了,想要什么自己想办法,没那个本事就别胡来,我从来不给任何人收拾烂尾。”

        说罢,他转身缓缓地走了。

        江雪柔虽然不甘,但到底没敢再叫他。

        能来找他就已经鼓足勇气了,她哪里敢厚脸皮赖着?

        回到医院之后,池万锦一看到她就从床上跳下来问她,“怎么样?”

        江雪柔无力地摇头,坐到沙发上说道:“爸他不管,哪怕漠洲无后,他还说漠洲选择了甄蕴玺就是打算退出家主之争。”

        “那我的家主之位谁来继承?”池万锦一脸茫然,随后又狠狠地跺脚说道:“真是该多生几个孩子,你看现在被他拿住,一点办法都没了,真是气死我了!”

        江雪柔没有说话,轻轻地抿着唇,过了一会儿才说:“还是先想想怎么度过这关,然后让他们分手吧!”

        池万锦又蔫了,他根本就想不出办法度过这关,更何况让他分手呢?

        无力感从心底油然而生,这次他拼了命也没能让两个人分手成功,还能有什么办法?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之中,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晚上十一点,池漠洲和甄蕴玺才回到凤华池。

        原本甄蕴玺不想在外面呆那么久,毕竟她现在很忙,可是真正出去吃饭散心,她又很快乐,毕竟人还是需要出去放松的。

        回到凤华池,甄蕴玺沉沉地睡去。

        池漠洲累了一天,也想睡觉,结果他习惯性地拿过手机看一眼,却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穿上衣服,快步走到前面经营区域的私人温泉池里,看着池中的人质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疯狂医生靠在池壁上,甩了甩头说:“完成任务了还不能回来吗?自己看吧!你爹可真能折腾!”

        池漠洲拿起桌上的厚厚一叠报告单翻看起来。

        疯狂医生冷哼道:“这次可是让老子费了老力,腆着老脸去勾引徐可君身边的护士,终于弄明白你爹的病是装的,我为了保险,还跑回东夏那个给你爹治晕倒的医院去偷人家的诊疗记录,结果不但你爹的病就是装的,当初他晕倒,居然也是装的,奥斯卡欠他老人家一个小金人儿啊!”

        他丝毫不管池漠洲的心情如何,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说,也没看到池漠洲的脸已经黑如锅底了。

        疯狂医生还在那儿叨叨道:“你说这次我连色相都出卖了,偷东西的事都去干了,泡你点池水还不乐意?赶紧把我那机器弄回来,不然我可不答应,这些天没能做成试验,我手都痒死了!”

        “你怎么不说话呢?你说的事儿我给你办到了,我的事儿你……”他说着半截回过头,哪里还有池漠洲的人?后面空空如也。

        “md!”疯狂医生气的用手砸起了水花儿。

        池漠洲回到小别墅,却没有进去,他站在院子里,神情萧索。

        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虽然他已经猜到他爸是在装病,但是真正确定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他万万没想到,父亲居然自私到了这种地步,为了让他自己顺心,就无视别人的幸福,他并不认可这样的父爱,如果他真的妥协了,那么此刻他将会有一种世界毁灭的感觉。

        他的手紧紧地捏着报告,仿佛要将报告给捏碎了一般。

        他在院子里站了很久,才转身回到客厅。

        阿秀没敢睡,坐在客厅里等他,见到他,她赶紧站起身。

        池漠洲看着她说:“我回京通一趟,甄小姐醒了和她说一声,我明天回来。”

        “是的。”阿秀应道。

        大半夜回去,难道京通那边又出什么事了?真是多事之秋!

        希望甄小姐和池少不要再有什么风波了,她可受不了这种高压生活。

        池漠洲连夜回到京通市,住进了池家老宅。

        池厚德是早晨起床看到池漠洲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像个枯木一样,身上哪里有点年轻人的朝气?

        赶上这种爹妈,那可真是……

        桌子上放着一叠报告。

        池厚德坐到他的对面,拿起报告看了一眼,又放到了桌子上。

        池漠洲看向他,幽暗的眸终于有了波动,问道:“爷爷,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是。”池厚德没有否认。

        池漠洲知道爷爷一向的处事作风,他也知道他错过了什么,他的脸上,有一种鬼裂的表情。

        池厚德看到这种表情,心里暗爽,脸上没忍住,笑了出来。

        很开心。

        池厚德见他不说话,又说道:“行了,咱们还是说说后面的事吧!”

        半个小时后,池万锦和江雪柔到了池家老宅。

        简直就是飞奔而来的。

        是江雪柔接到的电话,让她带池万锦过来。

        两个人心里都有点不好的预感,所以车开得飞快,想看看什么情况,或许能够补救的。

        等两人进门时,发现不但池万峰一家都到了,就连应该在东夏的池漠洲也坐在客厅里,他们就知道事情要坏。

        “爸!”池万锦看向父亲叫了一声,那样子真是要多怂有多怂。

        池万锦指了指桌上的报告说:“你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池万锦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报告,只一眼,他就腿一软,给老爷子跪下了。

        池万峰觉得这一切心里真的是爽。

        池厚德看向池万锦说:“你当家主的这些年,能力平平,想必你心里也有数,几次不算小的失误,都被漠洲给及时弥补了,这些我都不会再追究,但是这一次,你居然连这样愚蠢的事情都做的出,你把池家的利益与发展置于何地?”

        池万锦哭叫着说:“爸、爸啊!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池家,将来池家迟早会交到漠洲手上的,他怎么能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呢?他应该娶个家世更好、更清白的女人啊!”

        池漠洲本就冷如冰的脸更是森寒。

        池万锦心里暗道,这个时候还作死,你不是愚蠢是什么?你真该求的是你儿子而不是老爷子,不过他是不会说的。

        池厚德根本不听他解释,淡淡地说道:“我只看结果,现在池家让你搞的一团糟,你自己看看你在医院里装病的这些日子,公司亏损了多少吧!”

        有人给他送上来文件。

        池万锦翻开,越看越心惊,最后瘫软在地。

        他最近一直无心打理公司,也没注意到公司居然亏了这么多,他原本想着等事情结束后,他有机会弥补回来的,可谁知道这件事拉的这么长。

        江雪柔看着瘫在地的丈夫,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她一脸不解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万锦你不能激动啊!注意你的身体!”

        池万峰差点没笑出来。

        就这样还装呢?

        池漠洲看向他的母亲,神情淡漠,眸光探究。

        池万锦配合的速度极快,看向她嚎道:“雪柔,我对不起你,病是我装的,我根本就没病,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了。”

        江雪柔一愣,喃喃地问:“你说什么?”

        随后,她像突然明白什么似的,猛地就扑了过去,冲着池万锦猛捶,一边捶一边崩溃地叫道:“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啊啊……”

        江雪柔像是疯了一样,一边打还一边愤怒地叫着,“漠洲是你亲儿子啊!你这么逼他,你想过他心里的感受吗?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体,我说什么也不会这样对他,现在我就是帮凶、就是帮凶啊!”

        一向温柔的江雪柔此刻如同一个泼妇,她大哭崩溃的样子更是看的池万峰一家都惊呆了。

        真的不知道?

        江雪柔那么精明的女人,池万锦怎么能瞒得过她呢?

        终于,池漠洲站起身,从后面双手按住母亲的肩,低声叫了一句,“妈!”

        江雪柔身子一软,大哭着倒进他怀里。

        池厚德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