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94、熊熊火焰

194、熊熊火焰

        太学生虽然旦有数百人。

        但,每一人,皆是天下郡国的精英中的精英

        许多人本身,就是出牛名门太族。

        而当他们浩浩荡荡,集结起来,一路高啦着号。

        在长安城力门门外,开始官进各种蓋奴的坏处。

        在道德上狠狠鞭笞茗蚁的失德之处时。

        整个长安,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

        直先反应过来的是执金吾的上e

        “太学生们在长安城各门向讨往土人、百姓和商贾宣讲茗奶的坏外?”

        热金吾郅都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满睑不

        讲道理,这“丛五土”些太学生,七成以上的家庭

        “不必了……”郅都摆摆手道:“这事情,自有京兆尹去管…吾等就不用掺和了……”

        但现在的京兆尹正是张汤,他早已明白皇帝的心意

        如包会站出来制止

        千是、京尹系和各级宣像、在面对太学生们集体出动的情况时、几平是不闻不回

        就算有人心有不滿也没有人敢提出什么提说

        因为,那可是太学牛咀!

        抓不得,动不得,其至呵斥不得的国家精英,社稷支柱

        天知道,你今天抓了的那个年轻人。

        士几年后,会不会是你儿子、孙子的顶头上司?

        哪怕没有这个颐虑,京兆尹府衙的官僚也不敢动

        因为,那是太学生

        许多学生的背晕就算是张汤这个新任的京兆尹都不得不品讳几分

        比如那个英气非凡,得到了皇帝陛下无尽喜爱的少年将军。

        他们乓分力路,堵在长安各门门口

        聚集起数千甚至上万的听众。

        太声高,宣讲和鞭笞晝奴的危害

        一时间,听者如潮。

        人人都为这些年轻人的憔

        的演进鼓掌、叫好。

        是人其交压也性的

        等到这一天结束

        学牛们返回太学后。

        人人都如同喝了仙酿一般,飘凯欲仙。2

        自己都不认得自已是谁了?

        这是太学生们,生平第一次感受到

        世界的直理与正义,提在自己手里的感觉。

        对于他们来说。

        这种感觉胜似世间任何麻西

        旦要尝讨这种味道,几平都是欲罢不能

        是明,教化世人,本吾等之职也!”

        有人感叹着,頗有种今日始我是我的感触

        至干家族之中的千顷良田与上千奴婢。

        在这个时候、许多人都遗忘了。

        偶尔想起来,也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紧要的

        身为一个有良知,有热血的太汉学子。

        自当有一种虽壬万人吾往矣的气想。

        当然,且前最重要的还是要继续扩大声势。

        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主张,让他们的名字,让更多人知晓

        于是

        太学生们继绩浩荡荡的排着队,分赴长安城各门。

        们有了经验,开始出现了组织。

        来了一大推往日甲,自己相互熟悉或者送趣相投的朋本

        是,情况开始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假如说昨天,太学生们的宣进

        象征意义太于实

        哪怕是听他们宣讲的人,其实多半也是抱着看热围的心理。

        每一个大学生都有一个自已的小圈子

        这个小园子中,既有贵族子弟,也有商贾之后,更有长安本地的头蛇

        当他们将自己的小伙伴召集起来,共襄盛举后。

        整个长安的舆论,顾间就被影响了。

        这些贵族子弟,这些商贾子弟,这些本地的豪强子弟

        在被太学的小伙伴们召集起来,共同参与了活动

        进行了宣讲鞭笞了蓋奴后。

        伴随着围观群众的阵阵叫好和欢呼。

        自然就飄然,认为世界在我手中,直理被我掌提。

        再加上,太家所宣讲的东西,确实是直理,是大义。

        是符合圣贤传下来的精神

        这下子,情况就牛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一帮年轻人49

        还是一鏨生活优,无忧无虑,充满正义感的年轻人

        聚在一起后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正义的事业后会王什么?

        当然是高举正义的旗帜,太力鞭答丑惡!

        特别是当鞭答丑恶,没有成本的时候。

        他们的血液之中,简直等干被人注射了一堆督上腺耋

        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于是,胆风成型了

        在短短的两三天之内。

        整个长安,都被阻凤席。

        “父亲大人,蓄奴有伤天和,儿子恳造父亲大人,削诚奴婢。”

        “释放其中勤勉忠肯之人,以给其土地佃租。”

        “其么感恩载德、为我家勤勃劳作而无有犯言1”

        一个年轻的男子,满脸神圣之色的找到了正在书房之中读书的老爹

        副见面就路下来拜道,“如此,更可上合先干之路,面中与孔孟之道相近”

        “嗯?”

        正在读书的中年人闻言,吓了一大张。

        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回道,“汝因何如此说?”

        要不是知道自己的川子、素来慧,机

        他甚至得怀疑,这人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哪有自家婶钱多的。

        接着,就听着那面前的年轻人慷慨激昂的宣讲着

        “儿子国说,上下相亲谓之仁,故仁者可以观其爱也a

        “孔子曰,去仁者,已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秋大义,以仁为本,而天下正义,莫过于爱人

        他说着脸上就露出了一抹狂热之色。17

        “我家富贵已极,有数十万石之积票,有上百万钱之积苦,有千顷之田,有千人之奶。

        “去物面烹、不如释放埋婢,以为佃农养我家之渣誉,面和君子之德

        中年人听得一楞一楞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久久无语。

        要不是确信,前这个人,与他的爱子一般无二

        他直怀疑有人假冒自己的儿子来忽悠自己了。

        释放奴仆?

        开玩笑1

        每一个奴都是移动的摇钱趔。

        一个壮年男奴、每年的衣食费用,最多不过三千五百钱

        但他可以为家族耕作六十到土十亩之地

        岁得在一百二十石到一百四十石之间。

        折算为钱,就是一万两千钱到一万四千钱之间。

        当下奴婢卖身的价格,官府平贾为三万左右。

        换言之,一个男奴,三年就能回本。

        他家盖一千四百余人其中里奶有八百之多

        就是这些人,日以继夜的劳作,使得家族财富日益煙多

        要不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中年人直根将这个逆子吊起来,抽死丫的。

        年人放下手甲的书册,道;“汝到底是听了谁的蛊惑?”

        举上承圣人之意,下安黎民百姓之,父亲大人为何不明白?

        “儿子今日始知所学为何,知行合一。”

        的同窗好友皆已回家弃走相告,还望父亲大人早做诀定。”

        虫中年男子原本想要出声训斥,听到这里面色不禁微变

        连忙追回道,“还有何人回家动说

        年轻男子微笑着眾起了脑袋道;“父亲大人应该回,除了外热的学子外,还有何人不曾如

        此做⊥”

        以此时长安的风气的而言,如果太学生敢有不同声音

        无异于自绝于主流圈子之外。

        哪怕是做做样子,众多的太学学子们都必须回家劝说自己的亲人

        虫年男子失声,呆立当场,久久未能平复

        类似的故事,在长安无数名门望族家底上演。

        这些辜门大贾可以抵御和无视来自外界的压力。

        但他们对干来自内部的纷争。

        尤其是来自下一代的质回和请求,就显得有些手忙乱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传来

        太汉富卓王孙宣布,因其爱子所请,释放他家妞婢两百人,以积阳德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整个长安震动。

        太学牛和年轻的“正义之十”们更太受鼓垩,犹如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他们鼓噪和宣传废奴、限的动九更大了。

        最重要的是,长安无人不知。

        卓王孙乃是当今国丈,其女卓文君深受皇帝宠爱。

        这样的一个人做出如此动作。

        不能不让人三思而后行啊。

        哪怕是在权贵豪门多如牛毛的长安城。

        府邸也算是极为富丽堂皇。

        卓王孙站在自己家门口

        在他面前,是两百个滋睑感激,感恩戴德的奴婢。

        汝等往日为我家宇苦劳作,今吾本仁义忠如之道,解妆笔契……”

        孙轻声说着,就将手中皇着的许多写在布帛、竹片和杰犊上的卖身契丢到了地上的

        个火盆e

        大火立刻吞没了这些曾经束缚了这些可怜人的契约。

        “主公因义!主公团义!”

        奴媳们纷纷95磕头,对干他们来说

        自由,这是梦寐以求的原望。

        虽然自由之后,何去何从,还没有想好

        但自由本身就是金钱和财富。

        沙少,他们假如实在没有力法,还可以将自己再卖一次

        这就是几万钱,足够家人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卓王孙却是微微摆手,释放两百个奴婢。

        对干他这个级别的豪商来说,不讨九牛一毛而已

        所以,虽然心甲很肉疼。

        但再疼,这刀也要割下去啊!

        这可是皇帝女婿要做的事,他自然是要鼎力支持。

        尤其是皇后至今沿有证下儿,这当主是

        想到这里,卓王孙的嘴角就溢出一丝笑容。

        他身旁的一个管家模样打扮的家臣,逵到面前,笑道:“主公有慰儿,臣为请公贺

        卓干孙听了,笑的嘴都合不拢

        卓王孙听了,笑的嘴都合不拢

        他曾经,最头疼的就是自已的那个幼绔子。

        所以才会费了那么大的功去送其讲太学念书

        难得儿子如今肯学好,还做出了如此轰轰烈烈的事来。

        他自然是要支持一番的。

        卓王孙放奶婢的行为,等王在一推干柴上,丢了一个火引。

        很快就燃起了房能烈焰。

        并产生了

        继卓王孙放出话后

        又有一个关中巨头被自己的儿子攻陷了。

        蓝田县,宋氐家族门亩

        当代家丰宋广博、强忍着肉疼。

        当若请多人的面,将一雄契约,丢进火盆之由

        换来的是上百名奴牌的欢呼声和感恩不尽的碴头声。

        宋氏是关中有数的世族,真正的豪强之家

        宋家始祖,乃是高帝功臣,获封列候。

        其封地就在蓝天当地,至今深耕近百年

        占有土地以数百顷,佃白、奴仆家臣、家仆以千计。

        末氏也是关中有名的士族。

        历代皆有族人出地方。

        连皇帝刘彻都听说过他的名字

        乃是大汉最顶级的豪门望族

        “父亲仁义,必为天下赞誉!”

        在宋广博身旁,一个年级不讨十六土岁的少年郎,长身而拜

        一个稍微比宋广博儿子大几岁的十子也世手贺道

        此人,正是太学生末玉书

        也是宋广博的侄子,其堂兄之子

        宋广博心中还是有些肉疼,勉勉强强挤出了抹笑容。

        话虽是这么说,但实则内小还是疼的有些准受

        虽然,这次释放的不讨百人左右,不过相当无他家蓋有奴雄的一成

        但是

        一百个奴婢,每岁光是土地产出就能净赚一百万咀!

        更别提他们还可以京去服役、赚的更多。

        就这么放掉了,五

        几百万其至上千万个小可爱在离自己远去

        然而,他不得不放

        不光是因为儿子和侄子天天在耳边劝说,更因为…

        在那帘子之后,坐着一位体态端庄的中年妇人。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有惧妻的毛病

        这释放奴婢,完全是他的妻子做的决断。

        也不知儿子和侄子是怎么说通也的失

        为了家宝安宁

        就墓是将效百万钱打了水漂,也三能认了

        宋氏的举动如园操动了多米诸舞牌一般

        因为宋家是关中世族,真正的豪强,历经了百年岁且沉淀的太族

        其他还在观望的人,就不得不认真老虑,要不要跟进了。

        如里跟进的话……想想都好难受呕

        但不跟进的话肯定就会被人指着脊梁骨戳了!

        关中的许多豪强士族商贾贵族

        子就觉得,自己被人架在刀口下了

        仿彿自己不释放奴婢,不孺少蓋奴的规模

        那就是卑鄙小a,是刮臣子!

        豪强贵族们从未遇到讨这种情况。

        更可怕的是,舆论风是迅成型,并以迅雪不及掩且之热,从长安席卷整个关中的论圈

        并有血关外扩散的趋垫。

        在卓、宋两家带头释放奶婢后

        释放还是不释放牌,已经成为了判断一个人是君子还是小人的

        有许多豪强太贾们到现在还是一脸懵逼。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展到这一步。

        在讨去,太宗皇帝也做过类似的举动

        为何换到当今天子手上就

        难道说当今天子的名望已经找了太宗皇豪?

        谷学派的大儒们,更是感觉难受不已

        仁义忠恕,这是谷梁的神主牌,是谷粱的旗帜!

        但现在,打着这面旗帜。

        在外面和主挂阻论的,却是大学的公学派。

        这让人很难受

        更让人郁闷的是…

        他们不得不更讲,不得不参与,不得不加入。

        这才是最让他们身心但疲的事情

        有什么办法呢?

        此事乃是自下而上

        丛头到尾,都是太学中公羊学派在大声疰呼,在倡导和主持

        等谷派反应过来的时侯,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若任由此事展下去,以后天下人会怎么看谷梁?

        会不会觉得爷紧学派尽是伪君子?

        尤其是在皇帝陛下心中的印象

        在沉默了得)了两日后,当宋氏也释

        爷梁巨头,时任儒家博士的赵公不得不声。

        他宣布,自己的门徒们,全部应当辉放一定数量的奴婢,以合先贤之道。

        做不到的“,「则主丶徒”

        “小子等可鸣鼓而击之”

        这下好了,这位公收法亮达数

        在者师的严令下,无论原或不度。

        爷粱君子、都不得不官布释放奴媳目

        不过呢,许多谷粱君子表示自己蓄很少

        所以,只能柽放士几个甚至几个…

        与同时,法家和黄老学派也相继跟进。

        这场废除茗奴的风潮彻底成型。

        论的威力,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大最之中,气氛有些江重。

        许多人甚至可以想到。

        若无皇帝的出声提,有些人息是沉漫于胜利的喜悦之中

        恐怕等到他们反应讨来的时候

        就旦会看到那些被释放的奴婢,其中绝大部分又重新变成了原主人的奴婢

        而那些老弱妇孺,则可能遭遇比做奴婢还悲惨的命运

        他们连卖身为奴,都将成为奢望!

        到最后他们的下场,多半不是饿死在某个鱼蘊之中,就是死王某个黑矿山的窑混之下。

        “陛下可有法子解决天下蓄奴成风的弊政?

        梁于刘武抬起头,看着刘彻回道。

        想要依靠皇帝的权威来做“四丛零”这件事是行不通的

        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就已经出了许多人的预料。

        他凭小自问,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难题。

        倒要看看这个被誉为太宗皇帝指定的接班人是否能够做到。

        “办法当妹有

        刘彻笑着答道。

        张汤等人闻言,纷纷眼前

        梁王刘武更是摒住了呼吸。

        就连是错等人,也纷纷侧目。

        因为他们知道这位皇帝陛下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刘彻对着n名太学生代表露出了一抹和颜悦色的笑容。

        “诸君的驾力,是卓有成效的!

        “正是请君的宣讲的奔走,才使得世人皆知,蓄圾乃是不道德之事⊥

        这非常很重要的事情

        人心、舆论和道德。

        这些东西虽然虛无缰绁,但确实可以影响世界。

        这次请子百家各大派系的团结行动,或许在短期来看,作用丕太。但假如从长远的来看。

        或许有改变历史世界的可能。

        因为,人心和舆论、道德的力量。

        平当世人们的想象

        在这个世界上

        哪怕是魔鬼,不也要伪装自己是善人?

        君不见,正是公菲学派数十年的努力和宣传

        才使得大复仇思想深入人a

        于是,就连国家法律和制度,也不得不适应大复仇思想,做出修改

        蓄奶之制信若成为一个不道德的事,且成为了天下人公认的残暴之事

        那么可以预见

        随着时间推移,反蓋奴的力量会越来越大

        并诼漸最响国家和法律政策制定。

        推出废奶或许办不到

        让地方豪强大族投鼠忌器

        或者不得不另辟蹊跷,找一个新的方法来测削和奴役人民。

        后世的长工制度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在场众人听了、不禁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刀名太学生得到天子的夸奖,激动的满睑通红。

        眼中露出了振査之色。

        “然,朕以为限制奴媓和废除奴雄,短期来看是很难做到的事。”刘彻看到那几张年轻而热血的脸,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也是沿有办法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能够让人变得大胆起来假如有讨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人们就有胆量挺而走险了。假如有过百分之百的利润,那么便是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和道德,也会有人抢着去做

        倘若利润达到三倍,那些人甚至可以卖给别人绞死自己的绳索。这不仅仅是资本世界的真理,在小农经济的社会也同样如此。面著奴带来的利益,何止三倍?

        怕是士倍都不止

        是故,不仅仅是地主豪强贵族士太去商贾们纷蓄奴。

        一般的小地主和中产阶级,也都以购田蓋奴为目标

        在如此症大的利益面前

        想要人们不去赚这个钱?

        几平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怕汉律规定,蓄奴者死

        也会有无数人想方设法的蓄

        别说如现在。

        哪怕再讨两千年

        人类也未能摆脱人口贩卖和人生控制与奴役。

        归根结底,一切都是利益惹的祸。

        人听着,也都是在心里一叹

        法家和儒家以及杂家,鞭笞商贾,唾弃商贾。

        从秦始皇将商贾列为贱籍,高帝专门给商人列了市籍,将他们与正常百姓分开。

        让他们承受法律和制度上的歧视。

        但结果如何呢?

        现在,那些商人们依旧活的非常滋

        有些家过千万的太商贾,起影响力其至比许多公还大。就比如这次的“废奴运动”。

        若非名满天下的蜀中大贾,刘彻的岳父卓王孙响应了并带头释放奴婢

        恐怕,未必能取得什么成果

        “古语有云,授人以鱼不如樱人以渔!”

        “最好的力法草过干使小民富足。”

        “小民若富足,自然不会为他人奴婢。”

        刘彻深深看了在场的诸_6官僚一眼,起身鞠了一躬道,“此乃朕毕生之原,原与咀

        等共勉|”

        “陛下圣明!”

        “陛下有此原,臣等原誓死跟随!”

        大汉有陛下在,真乃天下生之福”

        大殿之内,如是错等老成持重之人,也不禁露出了动容之色。如张汤等年轻官员,犹如藏然中燃起了一把能能火焰。

        只觉能辅佐如此明主,直乃天太的幸事

        而那几个年轻的学子们,更是浑身氳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脑海中不由生出了一个念头。

        古时圣皇怕也不讨如此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