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80、回到楼帆部

180、回到楼帆部

        听到汉人皇帝狮子大开,奇力也犹豫起来

        匹战马和土万头牲口,这到不是什么

        大很多的大贵族都可以拿的出来旦是那一万名汉人怪的话恐怕就是大单干都会士分为难,在匈奴,人口是所有统治者最看重的东西

        “陛下,战马和牲口的数量没有问题,旦是这一万名汉人俘虚,恐怕就十分为难了,还请些下明鉴!”这个数量已经出临行節大单干给出的底线。

        刘彻也能猜到奇力会为难,他是故意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楼烦于在匈奴的分量和他们的底线

        已经得到答家的刘彻便不再为难音力,改口道;“好吧,战马和牲囗的数量不便,但是这汉人俘膚最少不得低于五千人,如果能做到的话,便准备好接回你们的楼烦王把。

        说完,刘彻便把奇力丢在这里,转生回到后宫去了。

        “来人,让楼烦王李封来花园见胼。”刘彻向身边内侍说道

        没多久,李封便来到了御花园

        “陛下,急唤微臣所为何事?”已经来到长安几个月的李封,除了面容有异与汉人以已经完全是一副汊臣打扮。

        “李封,你可知道,尹稚斜打算将你赎回?”刘彻看着李封的双眼说道。

        “陛下,李封自归祖以来,便以汉人身份自居,还请陛工明鉴。”李封急忙说道

        “你的衷心,朕能感受到,也相信你的话,只是如今朕雴要你回到楼烦部。不知你可愿意?”刘停顿了一下。

        “这……”李封犹了一下。

        “放心,朕岂会让你回去送死?你此番回到匈奴,可趁机联络楼烦部虫愿意归扳我汉室的将领,待到时机成熟,可与胀前后烹击尹稚斜。”如彻说道:“你可放心,此事旦有你知,我知。除非是重大事情,朕不会要你平日传信息给朕,收好这半块令牌,当你见到另外半块令牌的时候,便是时机成熟,白羊王有把柄在朕手中,必要时可要求他协助你。”

        李封接下令牌,说道:“臣遵旨。

        “一切小他日功成之时,便是你封侯之日,切莫让肤失望⊥距离交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刘彻这边却出现了一点小回题

        在汉室待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这些被俘虎的匈人居然丕想回到草原

        身为礼仪之邽的汉朝,除了让他们参与一些体力劳动之外,并没有虐待这些俘虏

        相比在草原上的风餐露宿,朝不保夕的生活,这些普通的将土更愿意待在汉朝,最起码不用担挨饿

        而回到草原以后,谁都知道,自己不是饿死,便是会战死,所以太家纷纷表示不原意回到草原。

        这让负责安雄交换的官员们有点尴尬了,最后旦能让他们抽签决定让谁回到草原

        抽到签的人,一脸的悲伤,如果不知道这些中签的人是要被送回匈奴的话,还以为这些汉人要把他们怎么样呢

        得到消息的刘彻一时间也昰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楼烦王给出了答塞

        “如里能有安定的牛活,谁又愿原意天天打付的!”

        马邑城

        匈奴人早早的便来到城外几士里的地方,等假汉人的到来。

        尹稚斜非常的有诚意,所有前来的匈奴人都没有携带武器,旦是带着大量的牲口一和俘虏手下的将领曾质疑尹稚斜最少的带些武器自卫吧,全都让尹稚斜一句话团上了嘴

        “你的部族能打得过那些汉人?如果有谁能杠败汉人的话,本单于也不雷要去赎回这些俘所有的头人们都低下了头

        为了稳住汉人,让汉人百分百确信,匈奴确实原意彻底遵守两国条约,为了西讲的大计不受到干扰

        还有什么,能比不武装而卦约更有和平诚意的事情吗?

        负责交换俘虏的卫青看着这些匈奴人没有機带武器前来,也是士分的奇怪,不讨却并没有太放在心

        如今的汉室,不会惧怕这些匈奴人,他们带不带武器在卫青眼中都是一样

        只是出干礼节,卫青也只带领了跟眼前匈奴人一样数量的将士前来

        “卫将军,我们又见面了。”匈边负责交换的是之前与卫青交过手的折兰王

        “幸会,长话短说,我们这就开始吧。”卫青怀是分佩服这位折兰王,上浓的折兰骑兵冲锋也让他印象深刻

        折兰干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这么多年以来,旦有匈奴人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何时有过今天这样的待遇?

        那便开始吧”折兰干挥了挥手,身的匈奴验兵开始让开一条道路

        一个又一个披头散,步原蹒跚的汉人,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面走来。

        长期奴役的牛活让他们双眼无神,所有的人都是骨瘦如柴,如果不是匈奴人还需这些圾隶做事,给与了他们最低要求的食物,怕是他们早就已经饿死了

        卫眚看着眼前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同胞,心里仿佛像刀割一样,握住剑柄的右手不断的抖动,随时可能出望

        这些汉人奴隶,在匈奴人的驱赶下,低着头,机械般的向前走着

        “乡亲们,你们回家了”卫青忍不住大喊起来

        卫青的这声大吼,勾起了这些汉人隶们久远的回忆

        咚!咚!咚」战鼓的轰鸣声响起

        锵!锵!锵!金铁的也鸣秦起来

        “好熟釆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多少年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听到这种声音……”

        听着记忆里熟杰的鼓乐筝鸣,越来越多的记忆被唤醒,这些奴求的眼中开始出现光彩。“回家了……”确认自己已经回到汉朝的圾隶们准流满面,痛不已

        换俘仪式依然在继续

        技烦王等一些被汉人俘技的奴我族们,也被了上来

        “楼烦于,被汉人俘虏的日子舒服吗?”折兰王看着自己以前最太的对手,忍不住嘲讽起“折兰王,你可以去试试。”楼烦干不想打理折兰王。

        看看这些被赎回的汉人奴隶,被接讨来以后,立即便有汉人官员上前嘘寒间暖,穿衣送食在看看自己这些人的待遇!

        让本来还有一丝愧的楼烦王中一冷,把这丝愧攻打消了。

        楼烦王小中越的确信自己回归汉室的想法没有惜

        “哼」你以为自己怀是昔日的楼烦王吗?大单于有令,你回来以后立即前往龙城见他。”折兰王说完,便不在理会楼烦王。

        死的楼烦于,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只是转身击向前来迎接自己的楼烦族人。

        夜幕开始降临,汉凶两国的第一次换俘终于告一段落

        马邑城外再次的安静下来,旦有城中不断的传来阵阵哭泣声亿1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讨去

        没有了匈奴的骚扰,四夷诸国也没有战事牛,整个汉朝正在疯狂的积罴着財富

        一切仿佛都讲入了良性循环,刘彻忽然感觉自己一下子困了下来。

        “今氾家一统,宇内安宁,三越归附,四夷来朝!也是时候车同文,书同轨了。”刘彻打算診这段时间把这些事情给办了。

        顺便将已经行数年的五铢钱定为汉朝唯一的货币,、将以往私亼铸钱煮盐的弊端给彻底铲除了。

        “陛下要统一行钱?”散朝以后,许多列侯回到家里,仔细的回“九零土”昧着天子今天的朝议。

        天子虽然沿有言明何时开始,但是巩怕已经决定了。

        铸钱煮盐所得利益巨大,很多列候都有自己的代理人为其谋取利益

        如今陛下却要砍断他们的这条财路,让很多人都生出不茜。

        当今天子自普基以来,文治武功,雷厉风行,所做之事无不让人敬服

        这五铢钱更是推行了数年,其图谋以五铢钱统一钱币的想法恐怕筹谌已久。

        监明点的列候们,已经打算回家后,开始命人慢慢的撤出这项生意,对他们来说,钱这个东西,对他们是多余的

        有着封国食邑和国家俸禄、需要用钱的地方还直是不多。

        但是依旧还有一些蠢货,正私下娶在一起商议,如何改变天子的想法

        “王大人,您可是当朝丞相长史,如今陛下准备统一钱币“我们之前可都听你的话,囤积了不少的三株钱啊!”一位官员焦急的说道。

        王子峰身为丞相长史自然是不会缺钱的,但是身在官场之中,怎么可能会没有结党

        不知道什么时侯开始,王子峰的身边也开始聚集了一批以他为的党羽,在朝议上帮其附数次以后,王子峰也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开始用手中的权利帮助这些党羽狗私。

        虽然他自己不会缺钱,但是架不住这些党羽需要钱财来笼络更多的人。

        当王子峰现这些党羽打着他第做下不法之事的时候,才觉已经晚了。

        一个以他为的利益集团已经成型,就算此时樵收手都由不得他,旦能继续这样一错再错下去a

        今天朝议以后,王子峰便打算让自己的党羽们尽快抛售手中的其他钱币,旦是,他还没有开口,便被这些党羽的话给堵住了

        之前五铢钱刚刚行的时候,王子的党羽们囤积了大量的其他株钱,打算以次充好,赚取大量的差价

        可是如今天子统一钱币心意已决,让他们将面临巨大的亏损,便一起找上门来,希望王子蜂为他们想办法

        作为当朝重臣,王子峰非常了解当今天孑的脾气,一日决定下来的事情,恐怕没有任何人但是如果不去想办法的话,自己的这些党羽就要损失巨大,到时候离离德,自己这些的功夫便白费了

        送走了这些党羽,王子峰在书房来回的走云

        既然无法阻止天子圣意,只有想办法拖延政令下达的时间了,尽量给他们争取多一点的时,让他们尽快抛售手中钱币,到那个时候,就算他们有所损失。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图吧,,,,,”王子峰无奈的苦笑道。

        悔不该,自己当初被权势迷住了眼睛

        天子圣意在有人传播之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长安

        像王子峰党羽这样囤积其他株钱的人实在太多了,党羽们毕竟都有官职在身,没有这了这方面的收入,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依旧可以生活的很好。

        所以在知道王子想法以后,只是升始抛售手中货币,并没有什么其他过激的相法。

        是有些人却难过了,那些依靠放印子钱牛活的商人们,自从刘彻把粮价定死以后,差不多就砍断过去大多数子钱商人们从盆民那里获利的手段

        这几年,除了一些较大的商人依然靠着雄厚的实力生存着,那些小的放子钱的人,已经全部销声泳了

        旦是如今,从朝堂上传来的消息,却等于是要将子钱商人们的命根子给斩断!

        这些大商人们、再也坐不住了,全因这些商人家中放了大量的各式铜钱

        五铢钱虽然45流通了数年之久,这些大商人们也有所选及,但是其中利润着实不高

        他们依旧私下里将五铢钱融化,参杂其他金属以铸造其他制式钱币,以次充好继绩牟利但天子一道旨章,就能将他们大部分的家产化为乌有

        这些商人们顿时紧张起来,他们开始相互走动,开始动用手中的关系,以期能让天子改变主意。

        最终,这些人选中了一个目

        馆陶长公主刘嫖,当今皇后的牛母,也是就刘彻的丈母娘

        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这天散朝以后,刘彻跟往常一样来到后宫与阿娇一起共进晚餐。

        “陛下,今天娘亲讲宫,哭的十分伤心,臣妾迿回娘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但是娘亲一直没有说,臣妾十分的担小。”经讨刘彻这么多年的週教,现在陈阿娇再也不是前世那个善妒的皇后了,内心依旧保持着少女的那份善良

        “她能出什么事,难道是收钱收的手抽筋了?”刘彻在心里忍不住笑道

        自从娇被封为皇后以后,这馆陶长公主打着阿娇的名义可是收了不少的钱

        虽然没有教唆阿娇在自己面前吹吹床头风,但是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京中的官员们多少都会讨好一下,这些年来也确实千了不27少徇私的事情

        锦衣卫那甲随便一翻,便是一大堆的黑资料。

        不过并没有触碰到刘彻的底线,看在阿娇的面子上,刘彻一直都是睁一旦眼、团一旦眼的没有把她怎么样。

        没想到现在还是找到阿娇这里来了,刘彻有些生气了。

        刘彻也可以想到自己这掉讲钱眼里的丈母娘来找阿娇准备哭诉些什么,无非就是自己准备统一钱币的事情罢了

        统一铸钱,是刘彻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他也能料到此举必将会让一部分人的利益受损,但就长久来说,此举乃必然。

        刚登基的时候,刘彻觉得自己地位暂时还不稳固,为防止统一钱币的时候引起各方的反弹所以只是推行新钱,并没有取缔其他货币

        但如今,刘彻地位已经稳固,功绩更是堪比高祖,无论在民间还是军队之中都有着极高的所以刘彻便打算提早将统一钱币的根法执行下去,此时如里还有课小丑在出来闹事的话,刘彻不介意查抄他们所有的家产

        只是让刘御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的关系还直是不小居然能找到馆淘长公主这里,这让刘彻有点头疼了

        以自己这寸母娘那填不满的私欲和不知收敛的性格,怕是收了别人不少钱吧!

        堂虽侯府。

        “阿嫖,要不我们把这钱退回去吧!”堂虽侯陈午对着馆陶说道。

        刘听到陈午的话也是十分湾自己这位皇帝女媚的性格她是十分清的。

        自平日里在少俯连吃带拿的,这女媚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甚至是利用手中的权利牟利,他依旧没有责罚讨自己。

        以刘嫖的智商,又如何不知这是刘彻看在阿娇的面子上,才没有为难自己。

        所以刘嫖虽然喜好金银之物、但是却一直游走在刘彻可以容忍的范围边缘

        前些日子,那些长安的巨商们找到自己的时候,整一车的金饼,让见惯了财富的刘爆也非常的心动。

        是听完这些商人的更求以后,刘犹豫了。

        常年混迹与宫中的刘嫖,政治智慧怎么可能没有

        当商人们说出要求之后,刘嫖就知道这事非常的难办。

        自己平日里站站少俯便宜,搞点小动作,自己这女婿不会跟自己为难,但是此事可是国事自己那女婿还会让步吗?

        “绝对不会”刘嫖漂不用想,都知道答案。

        今天,神不守舍的如爆鬼使神差的,来到皇宫求见了自己的女儿阿娇。

        “娘亲,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到宫中啊?”见到母亲的阿娇什么的高兴虽以嫁为人妇但并未生育的阿娇依然保持着少女的那份纯真,蹦蹦踫跳的来到如嫖面前撒娇起来

        看着女儿的神态,刘能感受到阿娇是真的十分的开心,并没有因为不能生盲面被刘御冷刘嫖91o犹豫了,本来她是扛算讲宮让阿娇在刘彻面前说说话,以期望能达到让刘彻放弃统一钱币的政令,最不济也能推迟一些时间

        现在、看着开心的陈阿娇,刘嫖却有些开不了口

        虎毒不食子,刘埋虽然常贪财,但是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为难,甚至是失宠

        两人聊了一会家常之后,刘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在陪阿娇吃完午膳之后,便离开了皇宫。

        回到家里,刘提又一次看到了那满的一车金饼,闪闪的金光让刘漂贪欲再度胀起来“既然不能让阿娇说话,那便去找自己的母后,窦太后吧!”刘嫖实在是舍不得将这些金饼还回去

        这刘嫖还真是汉最佳的坑娘典范了,明知道此事干系重大,却因为自己的贪欲,把自己的娘亲也给坑了。

        汉,东宫

        “母后,听说你最近身体抱盖,女儿特意命人是得上好的燕寓,给您送讨来了!”贪心的刘嫖最终还是没有克制住心中对钱财的。

        她士分清楚,如果当世有人可能让刘彻改变注意的话,自己的母亲绝对是其中一个。

        “嫖川,你的性子母后还不了解吗」是不是钱又用光了啊?来来,我让王义再去给你那些出来。”窦太后慈祥的看着刘嫖。

        “不是的母后儿最近和人一起做生意,也睡了不少钱,且是……”刘故意幻起老太后的好奇心

        “只是什么?”窦老太后回道。

        只是阿娇的皇帝丈去马上就会下达一个新的政策,到时候女儿恐怕将血本无归。”说着刘嫖就将刘彻准备统一铸钱的想法说给竇太后听了。

        不要看这太后如今已经久居深宫,且岁数已经非常大了,但她可是曾辅佐讨文量两帝的女人,哪怕是刘彻,在刚登基的时候也必须仰付与她

        有过这样经历的女人,她的政治天赋恐怕不比浏彻差多少

        老太后在听刘嫖说完以后,便猜到自己女儿打的什么主意

        围积那么多钱币,不是放印子钱,便是赚取各种钱币中的差价,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当今天子如果统一钱币的适,刘嫖确实将赔的血本无归…

        旦是,以老太后的的政治智慧,自然能感受到货币统一后对汉室江山来说,肯定是更加有益的。

        者太后很是就豫,自从刘彻上位以来,确实做下了不少的大事。

        对自己也十分的孝板,经常会让阿娇过来陪着自己,并带来了各种新奇的物件,让老太太除了刘彻刚刚登基的时候老太后不太放心,于涉了一段时间,旦是后来刘彻处理的越来越顺手,在加上刘彻刻意的迎奉之下,老太后参与政务的时间越来越少,除了一些太事雲要刘彻向她回报一下,其他的便放手让刘彻自己处理了

        “母后…~〃…”为了让老太后答应帮肋自己,刘嫖居然开始撤娇,几十的人,真难为“嫖川,这统一钱币乃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母后只能尽量帮你争取多一点的时间,让你抛售掉囤积的钱币罢了,却不能阻止。”老太后看着自己的女儿,还是软了

        听到老太后不想阴上天子的决策,刘嫖非常的失望

        “看来那些金饼是还回去了…”如嫖实在有些舍不得。

        但是做为一个收钱帮人办事的主,刘嫖还是非常有诚信的,收了别人的钱便会帮别人办事如今这件事做不到,刘嫖旦能忍痛把这些金子换给那些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