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63、赈灾

163、赈灾

        亓光二年,整个汉室臣民都沉漫在西南诸惠臣服的喜悦中的时候,一场巨大的灾难却悄的来临

        灾难来的是那么的突然,连刘彻自己也没有想到。

        表天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尽头,长安的气候开始变得炎热起来了。

        关中的数个具,也出现了干皇。

        刘彻命内中衙门紧急抽调了数十万石粮食,前往关中赈灾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更大的灾难即将席来。

        “爹,今年这雨一直下了几天都没停过,我们的庄稼怎么办啊?”东郡一白普通的农民家里,一个稚子问着自己的父亲。

        “娃子、这雨马上就会停了、早点睡觉,等雨停了,跟爹一起把水渠修880修啊。”父亲安慰着孩子,自己却骤起眉头:“今年这雨确实有点大啊。

        大面终于慢慢小了下来,半夜后雨终干停下来了,人们也安小的睡着了。

        轰轰隆隆……”突然的巨响惊型了沉睡的人们,纷纷起身查看穷竟

        旦见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枝和石块丛远处奔泻而来,间便吞没了沿途所有事物其间有妇女在灾难隆临的那一刻,奋不顾身的将自己的孩子,保护在身下,有父亲。拼劲全力在他身边的两个孩子送往地势高位置,面自己却被大水浊走

        旦是洪水无情,感受不到这份人间直情,顷刻间把一切化为虚无

        宣室殿

        刘彻看着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急报,眼前突然一黑,辛亏身旁内侍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才未摔倒

        黄河在东郡瓠子堤决口,经巨野泽东南流入淮泗,泛滥16郡。方圆千里,人们流离失所一时间哀鸿遍野。

        这是汉朝建国以来最为严重

        刘彻虽然知道黄河善淤、蓍决、善徙,所以自基以来命令在黄河上中游种植大片的植被以防止水十流失,造成积,没想到还是发生决堤、想起那十六郡惨况,刘彻心如刀绞

        “唉!时间还是太短了,如果在给我几年,我可保黄河百年不再决堤。”刘彻有些自责只是他却没想到,自高祖建面来,汉室实行“与民体息”鼓励人囗生到御登基这些年来、人口已经由汉初的1001)加到以上,增邮2倍有余

        这么短时间内人口增长如此讯速,给土地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过渡的砍伐树木造成大量的水土流失,也不是刘彻其这几年所能改变的。(ahe

        “立刻传召承相、御史大去与力卵、列侯入宫l”刘彻表情严肃的道

        一个时辰后,包括丞相、御史大夫、大将军在内的三公力卿以及重要的在京列侯,就纷纷抵达未央宫,人人脸色沉重,表情肃穆

        “东郡瓠子堤决口,16郡百姓深受洪水之苦,诸位爱卵,可有良策?”刘彻说道。

        大臣们听了,相互看了看。

        谁都知道这黄河三年两决囗,百年一次大改道,历朝历代都有治理过,效果却并不是很好如今又在决堤,众人也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满朝文武的表情,刘彻的脸色是越来越差了。

        这时武安侯田蚧却说道,“启京陛下,江河往那里行走,均是天意,天命不可违。尤其是黄河下游河道,历来游走不定,这种决口韭人力能堵,如若强行堵塞起来不一定与天意相合,望陛下三四!

        刘彻一听,间炸了,小想,“朕装神棍,那是为了天下百姓,你那点小心思,以为朕不这田始的封地在子的下游黄河北面,黄河在子血南决囗,免除了他封地被淹的威助因而可高枕无忧。而一日决口被绪,就产牛了向北决囗的危险,所以才有刚才的发言

        刘彻本就心情不好,这田蛤偏编在这个时候还为了私利跳出来搞什么天人之说

        “愚不可及,16部灾民如今正处干水生火热之中,武安保如何忍小?若不是念你昔日薄有微功,联今日必严惩。”刘彻怒道。

        天子一怒,众人更加不敢言语,这时中大去汲黯站出来说道,“陛下,东郡乃为臣的故乡臣不忍看乡亲受难,原请旨前往堵决,还望陛下恩准。

        “准,肤另派大司农郑当时携带赈灾之粮与爱唧一起前去,务必安抚好16部百姓,不再大水来的太突然,在刘彻的印象中这场黄河决堤会发生在几年以后。

        孩基以来刘彻一直以自己的超前章识让没室的百姓避免了一些天灾,但是近几年平两越,灭朝鲜,西南诸国来投,让刘彻放松了警惕。

        前世小猪当正,汉室共发生各类自然灾宝4次之多,其中以水、早、为主

        高祖自建囯以来让百姓休养生息,伴随而来的人口快谏擅长破坏了牛态平鐘,以”至此次瓠子决口。

        “我天朝百姓一直都是多灾多难,用

        于心不忍。”刘彻说谊

        水灾带来的破坯不只是眼前大水迪走了沿途所有的东西,虽然刘围派了却当时前往赈灾但百姓今年的收成昰全部完了,来年巾将没有种粮播种,仅仅靠国家昰远近不够的。

        想担到此事,刘彻置头出了深深的“川”字

        满心烦躁的刘彻击在御花园中,忽然传来一阵欢快的声音。

        谣遥看去,却是陈阿娇私卫子去在与一个眼生的女子在一起嬉戏。

        业此女与阿娇年纪相伤,却已然流露出二个美人胚子的锥形,

        “启陛下,此女乃是蜀中商人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陛下日前盼将其接入宫中与皇后做伴。”身旁内侍急忙回报到。

        到肉所言,刘才想起数日並,卓王孙因身负王命孤身一人在南越为自己收集惜报恐家中亲人在京中无人照料,便清求天子加以照顾、刘御便命人将卓文君接入宫中与陈回娇做伴的事。

        看着她们欢愉的表情,刘彻的心情也稍有緩解。

        “这卓文君不愧是历史上出名的美女,如此年纪便已然姿色娇美。”刘彻点头笑道,“可不能便宜了那负心的司马相如。”

        虽然刘彻自己巾是后宫佳丽三千,但男人嘛,大家都懂的。

        “卓文君,卓王孙,商人……”刘彻实然跟前一亮

        自高祖起,汉朝这几十年间,工商业热力讯猛发展,民间出现了很多富商大贾,其中不乏言可敌国者,就算刘彻用“算缗”了他们一把,但依旧不能动摇那些太商人的根基

        嘿嘿嘿!刘彻突然诡的笑道

        商人们刚刚经历了“算缗”一事,还在努力的赚回自己的损失,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刘彻已经准备在坑他们一2

        不,是为君分优

        “呵呵,这卓家又帮朕解决了一个难顆。”彻面露微笑。

        坚日,刘彻便在朝议中下达了一项圣旨

        “天灾流行,开合库以商贷,不亦仁平?衣食有余,损靡丽以哉施,不亦义平?

        以此命令那些郡内富裕人家各自拿出救济灾民的粮食,帮助官府分发给灾民,灾民得以保天子圣意一下,各郡丰富之家,各出义瑴,助官稟贷,荒民全。

        解决了灾民的安置问颗,刘彻又开始秋黄河决的事;“也不知道渴壁能不处理。”

        这边汲黯和郑当时前往瓠子口的路上,这一路上灾民不断,百姓流高失所,惨不忍睛,且朝廷派发的赈灾粮食,已经所剩无几。

        求鲜拉

        看着眼前汹通涯洪水,汲心急如楚,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此次水患就必须堵住这个决但堵住决口不是一时就能完成的事,眼下朝廷的赈灾粮食已经快用完了,汲黯也非常着急“郑大人,如今这赈灾之粮已快用尽,但还有大批的灾民无法生存,该如何是好?”汲黯说道。

        “汲大人,我这便向陛下请旨,另派赈灾之粮。”郑当时说罢便准备写秦折。

        汲黯知朝廷必会在派赈灾之粮,只是不知何日可到,但眼工这些灾民该怎么办?

        层,突然想起汉室在东郡有官仓一座,里面粮食丰厚,目因地势较

        汲黯在犹…

        在汉朝非战时没有天子命念,乱自开仓放粮乃是杀头的大罪

        想起正在受难得父者纟亲,汲黯心一糙,“一切后畢就由我一人承担吧

        便假传圣旨,命将士打开官合放粮救济百姓

        当收到汲黯私自打开官仓的事情以后,朝中立即有人请刘彻给汲治罪,刘彻也是心中薄盔,他也知道级是小忧百姓、但天子权威受到挑战这是不可造怒的

        “汲黯啊,汲黯。且看你治水结果,治好了,那就功过相抵,治不好,那就两罪并罚、希望你好自为之了。”挥恨了争吵的大臣们,刘彻在心中说道亿a此时的汲黯没有精力管朝中大臣们的议论,既然假传圣旨开合放粮了,他就做好了最坏的看着乡亲们稍展的眉头,他微微一笑。

        粮食的问颚是解决了,如何堵住这个决口才是汲黯最关小的事。

        趿黯就地招慕民夫,命他们砍伐林木,收集戶石錱物准备堵口。

        到一切准备就结以后,便与众人商议

        者位,如今堵口之物以齐,该如何堵之?”

        众人陷入思索,一时无人应对

        汲黯在来时查阋诸多古“八八零”籍,其中曾有捏过的“平堵之法”,便决定按照此方法试

        命人以大竹或巨石,沿着决口的横血插入河低为柱,由疏到密,先使口门的水热减缓,再用草料埴寒其中,最后压土、压石,使口门合拢

        其间汲身先士卒,与民众起奋战

        数次昏倒在埕坝上,身旁诸人多次劝其休息片刻,但汲黯却说“此地为牛养我的地方,数万乡亲还在遭受注水之苦这决口一日不堵件,我便一日丕得安心,如何能休息⊥”

        有感与级黯的无私,民去们也是拼尽全力,数目后终干将法口堵住

        身小俱疲的汲黯看着已经住的决囗,命人将消息直与天子,便累倒计去。

        此时刘彻收到瓠子决口被堵住的消息,也是送了囗气

        此次银子决囗、这是汉朝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自然害

        波及东郡、平原、千乘、济南4具,淹没耕地15万余顷,4万多间房屋被毁,被

        迫转移的人口达数士万人之灸,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刘彻有点担小,虽然自己登基以来开疆扩十,但战事不断也是事实,朝中太臣多有非议。此次黄河决口,刘彻担心有人以为借口,暗说当今天子乒争不断,以至上天发怒,才会有此次瓠子决口之事,而为难自己;更担心自已的那些亲鼓动那些难民起兵造反

        所以听到决口已经被堵住的时候才暗暗松了口气

        在加上日前由哀牢国举国来投的消息,刘彻到不担小有人胆敢造反了

        放下小来的刘彻便准备陪最近一直受到论落的陈网娇吃顿午饭,姬便放松一下自己

        没想到刚刚吃到第一口饭的时候。

        “启亶陛下,瓠子又在决口。”内侍滋脸惊慌的说道

        度““刘把吃到嘴里的饭给喷了出来刘此时的情直是“哔了狗了”

        听说汲黯堵住决囗后便昏厥与堤上,刘彻还准备原谅这个假传圣旨的家伙

        没想到

        “传肤旨意,朕将亲自前往东郡治水。”刘彻准备亲且前往东部治理水患

        东郡瓠子再次决口的消息,让满朝文武皆是大惊,而随后天子将亲自前往治水的消息更是东郡瓠子再次决口的消息、让滋朝文武皆是大惊,而随后天子擦亲自前往治水的消息更是炸的群臣失色,纷纷劝阻,但刘彻小意已决,呵斥了劝阻之人,便定下行程前往东郡

        天子出行,滿朝文武臃行,前呼后拥之下刘细行终干抵达了东郡,看着眼前的比折上更为凄惨的场面,刘彻决心一定要堵住决囗,,,

        虽不敢保证在不决口,但保黄河两岸百姓百年安稳,刘彻自信还是能够做到的。

        臣有罪,杆题圣恩、未能住决口,还请陛下治罪”被人搀技面来的汲黯连忙跪服与地看着眼前面色甚白,气息感弱的汲,刘彻一时也是不忍在怪罪与他,便回了汲照如何治听了汲黯堵口的方式,刘彻觉得并没有什么回颚,就算是自己这个穿越者,在此时的技术但为什么刚刚堵好了,马上又在决口[

        刘细也胞入了思索,历史上最出名的治水事件不外平鲧禹治水。

        昔日鲧萬治水,鲧善堵,但水害不息;禹善,河水终丕再泛滥

        想到此处如彻看出问题的关键,涡驻治水跟纸一样以为主,殊不知a5堵不如疏堵口是没用的。

        于是刘彻便命人在上游开掘数条河道将黄河之水分流,在命人就地取材以竹子编成巨笼里面填塞巨石等物,丛西端分别向中间进堵,待口门縮窄到一定宽度,再金人驾驶载满戶笼的大船在窄口处凿沉,将竹石笼和船体一起沉入水中,然后加土使决口塞合。

        决口终于被堵住了,其间刘彻为了鼓励参与治水的诸人,曾亲身砍伐大竹编制笼子

        元光二年,经历了大喜大悲的人们,终于可以安心下来了决口终于堵住了,四郡几十万的百姓终干不用在受水患之灾,刘彻的终干放下心头太石。進说穿越者就一定要战功赫赫。

        看着眼前这些朴实的百姓流霠岀满足的神情,刘彻突然心情激荡起来

        建国前的天朝百姓,一直牛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今天既然上天给朕这个机会,让我回到这个时代,那朕便一定要拼劲全力让我天朝百姓少受些灾难。”刘彻在自己内心说道“所有危害到汉室百姓的势力都必须要清除掉。”

        刘不是一个穷兵武的人,但是为了汉室百姓,刘彻不介意让后世人将自己说成是君“快了,就快了。只等南平定,让百姓在修养几年,便是朕讨伐匈奴的时候,白登之辱必会血洗。”刘彻给自己定下目标。

        趿黯啊,你让朕2怎么处理你呢?

        如果还是刚穿越过来的刘彻或许会一笑了之,但如今已是天子的他还真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假传圣旨乃藐视天子权威,在这个时代是任何君王都不可饶恕的事情,哪怕他出发点是好的

        肌又不舍得,汲黯为人耿直,好直谏廷逄,而且为官清廉,两袖清风,这样

        的官员任何天子都不会

        “算了,既然朕给了李广一个机会,那也不妨也给你个机会罢了。”刘彻想到,“但天子威严不可触碰,否则他日难道任何人都可以打着为国为民的幌子就假传圣旨的话,那朕的颜面何存?既然你私自开了朕的官合,那你伊在这东郡当个具令吧,什么时候把这官合装满、朕便么时候把你调回来。”

        刘钿便下圣旨,将汲黯贬为东郡具

        将一个千石大员贬为县今,也算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了,且不要以为这粮仓会容易堆满,别忘了,这里可是刚刚发生讨水患的,没个数十年的时间休想补满这个粮仓

        接到天子圣旨的时候,汲黯当真感激涕零

        在假传圣旨的时候,汲黯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思。

        天子必会迁怒,发配充军算是轻的了,株连力族也不是不可能,如今天子旦是自己贬为县今,已算是天大的恩

        外理完这些事情,刘组实然想起这次的洪水来的好实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在回宫的路上,刘彻想来想去却是想不出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这日,刚回到宫中没多久的刘彻依然在思索这个问题,旦是却有内侍报,太常周平来询问刘彻明年的新年祈福事宜。

        不知不觉就又更过年了啊

        内侍的话就如一道睛天露雪,炸的刘彻目瞪囗呆

        “朕知道是那里出问题了”刘彻激动的大叫起来。

        历法,是历法让的改变,让自己一时沿有适应过来。

        历法是长时间的纪时系统,是对年、月、日、时的安排,因为农事活动和四季变化密切相关,所以历法最初是由农业生产的需要而创制的

        汉朝自建国以来,沿用秦朝的《额预(hnu)历》,以冬十月为岁首轮,至力且为年末,岁首十月同样称为十月,一月是立春之且,二十四节气起点,其正常年份是十二个且间年有十三个月,间月放在九月之后,称后九月。

        而后世的五月到九月多为讯期,但依照此时的历法就是二月到六月之间

        刘钢一时没有还没有适应所以才没有提前预防。

        “防爹的历法”刘彻的内心在哀嘻,“不改你,我不为人

        被历8法了的刘彻便召集群臣商议,以“所纪坏废,宜改正朔”更求重新修订历法其中有公孙卵、杰二人早已发觉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姬项历》和人们习惯通用的春夏秋冬不合,十分赞成天子修正历法

        其他大臣虽不懂历法,但均知自古以来朝代更替,建立新历昰常有的事情,也纷纷赞圓最终刘彻命令以公孙明、杰遂、周平为主导,并丛民间征墓熟知天文的人员若一起参与制定历法。

        不讨数日,治历邓平、长乐司

        酒泉侯宜君、方十唐都私巴郡落下闳等二十余人来投

        其中以浑天说创始人之一的蓝下闪最为出名。

        就在刘彻重新修订历法的时候,李广的大军也终于穿过了上缅国,到达了身毒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