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59、卫子夫

159、卫子夫

        “算缉令”也下达月余时间

        刘彻很清楚算篁缗带来的好处;其一增加了国家收入,其二打击了奴隶制的残余,缓和了土但各都没什么动静,这让刘彻有些恼火

        商人总是爱财的,为了年住自己的财产有些时候表现得很滑、他们可不原意这么乖乖热交税。

        尤其是这条法令对那些拥有巨资的大商巨贾更是不利

        因此,遭到他们的激烈抵制也是正常

        刘细早有心理准备,而且他还有耐心

        “难道直的要把告缗今也推出去?”刘彻有点头疼……想起告缗今对汉室经济的破坏,“还是算了把。”

        汉室历代天子没有一位是慈悲之人,刘彻也不个意杀个血流成河,但是杀鸡取卵的事情,刘彻还是做不出来白

        就在刘御拉火的时候,内来报“南阻式感天子隆恩,原捐出半数家财,输作边用刘彻欣喜之余,也颇为惊异。

        便派遣使者叵卜式:“欲官平?”式回答道,“臣少牧,不习仕宦,不愿

        使者又问,“家岂有冤,欲言事平?”

        式答,“臣牛与人无分争。式虽人高者贷之,不善者教顺之,所居人皆从式,式何故见冤使者再回:“荀如此,子何欲而然?′

        卜式则表示,“天子诛匈奴,愚以为贤者宜死节于边,有财者宜输委,如此而匈奴可灭也使者将此事报告了刘彻。

        刘彻觉得这也许是个契机,或以卜式为榜样,借以推行算缰令

        即召拜上式为中郎,赐爵左度长并诏告天下

        光有恩不行,恩威并施才是帝王之道

        命锦衣卫从关中巨商开始核查,月有隐厝财产,谎报收入者一律罚没所有财产,族人则发配充军。

        时间商人们皆惶恐不安

        各地巨商纷纷找到朝中大臣诉苦,望陛下开恩

        有大臣启秦;“启夏陛下,自算缗今下达,各地商业遭受重创,若长久下去,必会动摇我汉室基业,臣恳请陛下收回圣命~

        刚刚说完,满朝大臣有半数出列,“臣等晶请陛下收回圣命

        如彻看着下跪诸位太臣们,脸色非常的难看。

        他也知道这些出烈的大臣跟那些商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要么就直接他们敛财的工县彻的政今肯定是让他们的利益受损,所以才发生今天这种情况

        “众卵稍安勿躁!”

        “朕自登基以来,开瀆渠引渭水入京,方使百万粮食得以入京:凿昆明池,解关中用水。平定两越,征讨朝鲜,扬我汉室威严。以期他日活捉匈奴单于,洗我白登之辱!”如彻激动道“奈何县官(即官府)大空,何日方能实现。”

        “众卵日看这些商贾又是如何作为,买贱与卖贵之间勤索农人天灾之时侵吞土。今汉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象:草农去,农去却已盆贱矣”

        听完天子之说,满朝文武心理算是明白了,这天子是决意要实施算缗令了,便不再为商贾求情,甚至吩咐与自己有关的商人们主动交税。

        封建社会下的人民是忍耐的,只要不是被逼的无法牛活,人们一般是不会反折的,商人也刘彻则命杨可主持告缗,锦衣卫从旁协肋

        在看出圣意已决的时候、最懂见风使舵的商人们开始响应帝王号召。

        蜀中巨贾卓王孙献10万万钱,没

        万万钱。

        这卓王孙自从与官家合作

        ,本着肥水流外人田的原则,刘彻让这卓王孙赚的是钵满

        瓢满,如今天子有诏,这卓王孙马上捐出巨款

        对于未来岳父的慷慨,刘彻是非常高兴的,封卓王孙为关内侯。

        至千是高米,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那就不知道了。

        有了卓王孙这样的蜀中巨贾带头的下,蜀中商人不觉的开始热行天子诏令

        但亦有吴地商人,受吴王刘温遗孤影响,抵制诏今

        刘彻随命锦衣卫协同地方官员,没收她商人上亿的财产,以及成千上万的奴婢。

        没收的田地更多,大县有几百顷,小县百余顷。

        天下商贾大惊!开始主动交税,谁不会算账啊。交不到十分之一,不交则傾家荡

        “…复缉今”的执行让政府的收入却太太撤加,国库也猎稍充实起来,上林苑里充满了没收的财物,刘(钱赵好)彻为此专设水官来管理其事。

        刘小理知道商人在经受这次打击后,并不会销声匿迹,后世汉朝后期商人与官像、地主逐渐合流,加剧土地兼并,导致了汉室严重的社会危机,光凭这一点刘彻就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商人

        很无奈,毕竟他只是一个来自气后世的普通人能做的旦有以严厉的刑法让商人们低头

        “说朕残暴也好,不仁也罢。一切自有后人评说……”

        “壁啪…譬啪……”远方好似传来一阵爆竹的声音垄。

        “快讨年了啊……”刘彻缓缓的说道,突然感觉到一阵疲累

        建元三年,在一片腥风血面中结束了汉,甘泉宫。

        今日散朝以后有内侍来报,窦太后身体微佯,欲招见刘彻与阿娇

        看着眼前出落的越发婷婷玉立的玉人,刘彻发现阿娇直的长大了啊。

        “皇祖母,阿娇来看您了!听母亲说皇祖母身体不舒服,有没有按时吃药啊。

        “孙儿给皇祖母问安了。”

        “阿娇,你来了,快来皇祖母身边,陛下也起来吧。”窦太后抱着阿娇,并让身后的馆“嫖儿,你带阿娇出去走走,我与陛下说商议一些事情。

        刘彻小里一紧,不知皇祖母要对自己说什么

        “跸下啊,你自登基杝有数年了,至今尚无子嗣,皇祖母替你着急嘔上

        还好,刘彻中一缓,他以为又有人因为对新政的不满,而到蜜太后面前打小报告。但刘彻明白此事对自己的影响更甚与前者。

        古代中国是一个“正统”观余很浓厦的国家,8天子的儿子继位,从皇旅到太臣到子民,太家的情绪都是比较稳定的。

        可是,如果天子如果没有子嗣,那皇族便会人小浮动,因为谁都有机会。

        大臣们会人心淫动,各自拥护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皇族。

        天下子民会人心浮动,遇饥荒天灾便会“王侯将相,宁有种平”

        “不会是穿越的时候被那啥了吧!”刘彻其实自己也蛮着急的。

        今日的阳光温暖而不耀眼,连本来满心郁闷走在御莅园中刘彻的心情也稍有好转。

        走着走着,刘彻的目光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了,眼前的花圃中的草木已然悄悄抽出些嫩芽温暖的阳光让人伤佛如今已是孟春之月、但身上厦厦的棉衣让刘彻知道,如今依然是冬天刘钮站起身来,里的危相感不断鼕升。

        “暖冬啊!”刘彻沉(hef)吟起来。

        瑞雪兆丰年,可是今年自入冬以来一直未见下雪

        刘彻政务繁忙,也为曾注意。今天偶尔在御花园中闲逛,才发现这是遇到了少有的暖冬现冬天下雪许多越冬农作物

        雪下来,松软的雪层就成了一床隔冷保温的棉被,保护着越冬的作物

        大血据生的里

        到了来年积雪融化,为农作物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水分,就为圭收打了良好的基础

        “唉!我汉室百姓要遭受蝗灾了若是今日朕忽然想来御花园散心,估计都还想不到这个事情……”叹息之余。

        刘彻回想起历史上小猪当政的时候,汉朝发生各类自然灾害几士次之多,其中以蝗灾最为严重。

        让百姓深受其苦,甚至“人相食”的惨剧也有发生。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办法把灾害隆到最低。”刘彻默默的决定

        “传召太农令及少府令立刻入宫见朕!”刘彻下达了命令。

        周围的佳从的脸色,立刻就变得竖张起来。

        皆是由干天子同时召见国家财敢官员帝王的私人财政官员,怕是有太事发生吧

        “叩见陛下,未却陛下急唤臣等而来,有何吩咐?”两人一见到刘彻立刻就恭身行礼

        “免礼”刘彻挥手让二人起身“朕得上天启示,来年发中河东郡将受蝗灾。朕惶恐,方急召二位爱卿商议。”

        两位太臣被下的这个信息吓了一大

        天子受命于天,身负天命,得到上苍的一些启示,在世人看来是很正常的,谁也不会去质重点是蝗灾,一日直的发生,大量的农田将被啃食殆尽,大量农民因粮食短缺而发生饥荒如处理不善,可能会发生暴乱

        在两位大臣惊魂未定的时候,刘彻道,“事态紧急,关平生民,朕也就不跟两位爱卿废话为了天工百姓,刘彻不介意扮演下神棍

        “两位爱明,现在有多少粮食在关中?”如彻问道

        “启亶陛下,自陛下登基以来年年风週雨顺,关由各大粮仓皆满,各地粮仓亦是丰盈。太俯令在汇报的时候不忘偷偷拍下刘彻的马屁

        刘彻点点头,看向少俯令。

        启宣陛下,陛下向来节俭,我少倍亦是主盈。

        听到两位太臣的话,刘彻心头太石放下一半。

        既然准备赈灾的粮食没回颗,那就旦剩下如何治理蝗灾了。

        蝗虫喜欢在坚实的盖地上产卵,如遇腰冬不能冻死大部分的话,来年王呈少雨就会发生这个时代,百姓认为蝗灾乃是上天对人们的惩置,因为害怕触怒神明,不到万不得已不敢捕捉驱赶蝗中,直至唐玄宗之时,才在姚崇的提倡下,破除了百姓和官员对于蝗中的恐惧。但在刘彻看来一日出现蝗中,那就是铺天盖地、寸草不留。对于农耕来说,蝗灾的破坏力超越一切灾害。

        自战国以来,诸百家先贤,没那个敢说讨能对付得了蝗灾啊!

        但刘彻是谁啊,这种回题怎么可能难倒他。

        到时候可命各地郡具驱赶家禽至河东郡,当下可命河东郡兴修水利,著水留作来年灌溉切目的都是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

        “唉!苦了我汉室百姓了”刘彻叹道。

        阻李三月,万物复苏。

        室外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室内的人却哈欠连连,提不起精神。

        刘彻百无聊赖的坐在皇位上,听着大臣们的汇报。

        “啊…”打了一个呵欠,小声的嘀咕道“最近好困嘔!都没什么人来给瞇捣乱,害朕闲“表哥!”

        “陛下!”

        散朝以后,阿娇和阁氏二人携手来到刘彻面前。

        “好五聊啊,阿娇最近者是犯困。”陈阿娇拉着刘彻的秀袍撒妡道,阕氏也在旁边跟着点“看样子春困的不止我一个人啊。”刘彻内心说道;“这阁氏也变了很多啊。”

        一个女人,旦要嫁给了一个男人,生了孩子,基本就会以自己的男人的-利益为利益了。最出名的便是秦昭干的母后,羋八子了。

        本为国公主的她当上了秦国大后,为了巩固幼子的王位,便联烟故国

        等儿子皇位稳定后,鎣打赵魏,脚踢齐楚、也没见给楚国留面王。

        看着二人娇美的面孔,刘彻决定放纵一次…

        们来玩风筝吧!”刘彻说道。

        “什么是风筝啊?”

        “风签就是纸。”一时快,刘钮解程到,“可以在天上飞的东西。”

        这个时代,天空对于人们来说是迪秘的,星空对应帝王择相与平民无缘

        前世小请当政,人们在初一朔日夜晚惊奇地发现,深蓝色的天幕上竟然挂着一蛮月亮这不是月亮的错,而是历错了。

        是古者的历法顼历,显然它不灵了

        小猪大惊,

        令司马迁改革历法,甚至可以从民间征聘人才,欲借改历来强化中央

        在二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刘彻命内侍找来竹篾,白纸和细绳

        太复杂的刘彻自己也不会,便决定做个最简单的五环风筝。

        旦见刘彻把竹薄弄成五个环形,并排固定在一起,做成一个花朵状,表面附上白纸,用绳固定中央便太功告反

        “好了,我们去试试这个纸鸢吧。

        来到術花园比较空旷的地方,刘彻开始教陈阿娇和阏氏放风筌。

        在周边诸人诧异的目光中,风筝虽然趺跌撞撞,但最终还是飞起来

        阿娇是一脸的崇拜,但阕氏的脸上却有点怪异

        “呼,总算没丢穿者的脸”把细绳交给阿娇,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便到边的凉亭想起二人的表情,刘彻心里若有所思。

        现在的阿娇是天真可爱的,不是后世那个善妒的陈皇后,刘彻觉得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她至于阏氏的表情,刘彻也是心里明白,估计要不了多久,这里发生的事就会出现在匈奴单干的桌

        匈奴一直是汉室的最大的威胁,而汉室又何尝不是匈奴的感胁呢?

        “任重道远啊。”看着嘻闹的二

        求鲜花

        这时不像后世,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一个简单的风筝就让她们玩的那么开心,刘彻其实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这更放在后世,你约会更是带妹子去放风结果不言面喻

        “更是烟扩能做出来就更好了,”刘彻内心说道“也不知道少俑能不能把火茹搞出来其实刘彻让少俯研究火药并不是为了制作烟花,而是为了对付匈奴骑兵

        奴一直以骑乓为主,来去如风

        打的讨的时候便一阵劫掠,打不讨就讯速远遁,让成边的军民吃尽苦头,如思要打匈奴就必须跟制他的骑丘、或者建立一只不正干匈奴的铁验。

        刘彻本相研发出火药过后,可绑与马箭上,如若两军交战,点火射之引发爆炸或加入巴可狼毒等物,埋入地下,等来敌将至引燃火药产生呛人浓烟。

        先不论威力如何,旦是火药爆炸时产生巨响和浓烟伊足以让匈奴坐骑混乱。

        没了坐骑的匈奶人还会是汉军的对手吗?

        三个字“不可呢!”

        刘彻的小算盘打的非常好,火药在冷兵器时代那是逆天的存在,用的好是可以改变战局的利器,所以才早早的开始筹备。

        最重要的是使用火药打付省钱啊,刘彻可不想跟小猪一样倾全国之力,与匈奴打了几士年弄的百姓傾家荡产,家破人广,耗尽了“文量之治”积累的财富。

        “来人,传少俯令觐见。”刘彻命道亿臣少俯令,刘舍,参见陛下。”

        平身,朕想知道火药是否已经研穷出来?”刘彻心急的问道。

        毕竟火药的出现可能会改变未来的战争模式,不由得刘彻不心急

        看着陛下的急迫,少俯令到是觉得很正常,捐说此物最初是诞生干方士的炼丹炉之中刘全以为跸下也欲追求长生之说里了

        回陛下,臣在古籍中已然找到与陛下所说相似的配方,经少俯初步试验,已做出

        正欲呈上给陛下。”刘舍答道。

        “但此药性烈,望陛下三思!”他“八十士”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劝说一番。

        刘彻有点无语了,这是把朕也当成那些追求长生的帝王一样了

        作为一个后世人,刘彻深明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

        炼丹能长生?鬼都不信

        卿放心,朕另有妙用,且呈来与朕一

        看着少俯令呈上的灰白色粉末,刘彻心里很激动。

        遂命一名内将部分粉末平放干殿外,用火信点燃

        味……”只见白色粉末瞪间剧烈燃烧起来,并产生大量浓烟。周围诸人大惊失色,皆刘彻制止了众人的慌乱。

        看着眼前剧烈燃烧的粉末,刘彻突然牛出一种横扫天下的豪情。

        此物危险,不可取。”少俯令的一包话把刘彻拉回现实

        是啊,就算我现在黴出火药,但是以现在汉室的基础条件,连做出一根合格的钢管都办不到,热武器的研发注定是谣遥无期、这火药也只能作为引火之物罢了,在局部战场中或能收得一时之效,但相依仗此改变汉匈双方的力量对比,却是绝无可能。

        刘彻在心中暗想道

        以当下汉朝的工匠水平还暂时做不出火铳,霹震炮什么的

        沙少俯令继改良火药配方,并让他研发相关的武器。虽然刘地没报太大的希望,但就当是做技术储备吧。

        将来说不定哪天就能派上用场

        看来想要击败匈奴,还得培养自己的骑兵了。

        卫青啊,卫青!你如今在何处啊!

        算算时间,这时候卫青应该已经成年了吧,是不是该去看看后世所谓的有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的大汉贤后卫子去了?

        而此时的卫子去还是平阳侯府讴者(歌女)

        其实在刘彻心中看来这卫子夫到不一定可以称之为贤后

        卫氏得宠之时,卫氏外戚的规模在几十年间内不断壮太,房大的外戚成员亦未能免于侍宠她的功绩,乃是为小猪育下一男三女,有延续汉室之功

        最重要的是卫子去的出现却将卫青、霍去病、霍光等人引血历史舞台。

        前世小猪之不世武功离不开卫青、霍去病,临危受命离不开霍光,卫子去虽无推贤之却有引贤之功

        人,朕不日将前往霸上祭祀先祖,为百姓祈福除灾。”刘彻命道

        元四年,刘彻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到霸上祭祖。

        祭祀是琐而严肃的,待祭袒结束的时候刘彻也累的精疲力尽

        天色已晚,可去平阳侯曹时府上歇息。”刘彻有点心虚,“一切都是为了卫氏姐弟平阳侯府,书

        公主,陛下祭祖后劳累万分,欲来我保府小憩,该如何是好?

        平阳侯曹时对着自己的妻子平阳公主说道。

        侯爷,这是好事啊,当今天子虽不好渔色,但至今尚无子。可今底中仆人梳妆一番若有相中,你我也有微功。他日若为陛下产子,你我富贵不愁亘

        平阳公主想起先帝在位时,自己的姑刘嫖长公主的作为,对着自己去君说道。

        善。”平阳侯非常赞同妻子的意思

        恭迎陛下驾到、令侯府蓬荜生辉,臣已设宴还責陛下入鹿。”曹时跪迎天子驾临

        免礼,是朕唐突而至,望平阳侯勿怪。”刘彻摆手让曹时平身

        这时,平阳公主也将先前物色好留在家中的士几个女孩精心装扮,并令她们拜见武帝看着眠前的请诸多美女刘彻虽然觉得很养眼,a5但是却不是很滋意

        他可是冲着卫子去来的。“呸!”说错了,是为着卫子去的弟弟卫青,刘彻在内心自己安面平阳候看着天子兴致不高、急忙挥退诸女、请天子入席。

        而平阳保看着天子兴致不高,急忙挥退诸女,请天子入席

        这时,侯府的歌女上堂献唱。

        刘彻看着这些歌女,知道卫子夫便在其中,但苦于不知道哪一个是她,又不方便直接询问平阳侯那个是卫

        旦能用眼神在人群中寻找。

        突然,刘彻看到一个头发特别黑的歌女,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或许就是他要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