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39、天将降大任

139、天将降大任

        奈河,司马相如等这个机会久矣。

        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就跪伏了下来,道,“陛下厚爱,草民敢不从命。”

        听到这番话,严忌、邹阳等人的脸上当即就露出了鄙惠、不属之色。

        能得天子看重固然是住喜事但这表现的地太迫切了点,未免有失文人的风骨。

        “哎也罢,是真人福薄、长卿今后当尽心为朝廷,为些下效力!”

        梁王刘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随即就命人取来了百金,作为对司马相如临别前的

        赠从这也不难看出,他确是一一个心胸宽广的文学青年,对于喜欢的文人墨客容忍度极高。

        这要是换做个心胸狭窄的人,就算表面没有生气,保不准以后不给对方小鞋穿。

        又岂会以重金相赠。

        这一幕看的严品、邹阳等人又好气又好笑。但这就是他们所效忠的君主啊,

        若梁干不是这个性格。他们又岂会千里百设赶来投在。

        刘彻则在暗地里摇了摇头“这副性格若是放在寻常大后身上或许能算作种美德。

        但是作为一国之主,还如此随性而为,那可就是非国家之福了。

        也许今后可以考虑多挥一据锄头,挖挖墙角。

        毕竟这位权的磨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24620

        刘彻如此想着心中便偷着乐了起来。

        随后,双方其乐融融的进城。

        刘彻又在未央宫设复亲自款待梁国的一行人等。

        席间,宾主尽欢。

        ....

        翌日。

        刘彻封司马相如为武骑常佳,并昭其入宫觐见。

        他向梁于过要司马相如这个人,自然不是因为喜欢对方做的诗赋。

        而是此举关系到他今后的一个重要行动。

        现在整个大汉的情况看起来片大好。在朝廷的大撒金钱之下.全国各个阶层都是=欢

        呼雀跃之声。

        社会上的各种矛盾也,因此而掩盖了起来。

        但与之对应的。在这短短的故个月里,朝玨就撒出去了十万万钱。

        要知道此时整个太汉=年的税金也不过才三十万万钱。

        如果不能开辟新的财源的话仅靠朝廷的积蓄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像造纸、琉璃等行业或许每年可以创造数千乃至上万万钱的财富,但对于一一个国家来说,

        就显得是杯水车薪了。

        以刘彻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此时最好的解决办法墓过王加大对外贸易.

        但遍数大汉固边的国家.朝鲜,直藩马韩,三越等等这些国家的体量太小。

        有些都是才刚从奴隶社会过渡而来,国小民弱,根本就承担不起这个任务。

        鸟奴的地理位置和人口倒是能够满足汉朝的寻求,但受限于两国的关系,彼此间的贸易根

        本就不可能做大。

        思来想去,刘彻只能盯上了丝绸之路。

        可现在通过西域诸国的河西走廊还篳握在匈奴人的手中,短期内是很难打通这条商路。

        至于海上丝绸之路是到唐朝才开始兴起,现在的航海技术和造船技术都差的还远,基本上

        也不用考虑

        除此之外历史上还847存在着第三条丝绸之路。

        这条商路更加崎岖和漫长.却是刘彻现在所唯一能够想到的破局之法。

        “臣拜见陛下。”

        在一名富官的带领下,司马相如面色红润的入股并行参拜大礼。

        “平身。”

        刘彻略微打量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对自己的新身份适应的很快。

        暗自点了点头,于是,也不客套,直接出声问道,“不知卿对西南诸束了解多少?”

        司马相如闭言稍稍保他是蜀郡成都人对于成都以南的小国倒是知道一二。

        尽管清不透皇帝些下的用意但他还是很快就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

        所谓西南诸夷、即是指即今四川成都西北、西南云南、贵州西省及广西西部广大地区诸

        少数族的总称。

        主要有夜郎、滇邛都、昆明、徙、菲都、冉雕、白马等国。

        西南诸夷靠近蜀郡,3双方商贾早就相互住来。

        大汉如今权贵之家中最紧俏的棘奴便来自于西南夷中的一个小国训练出来的。

        武帝朝曾派遣唐蒙出使夜郎,招抚夜郎侯多同,在其地置犍为郡。

        接着又命司马相如招抚邛、筏在其地置都尉、十余县。属蜀郡。

        后来因为朝廷打算专力在北方对付甸奴。一度放弃了耗费巨大的对西南夷的经营。

        直到十多年后,张赛自大夏归国,建议重开西南离路,以求得通往身毒的道路。

        恰逢此时南越造反,武帝欲自键为郡遇西南夷兵马攻打南越,西南诸国不从。

        于是就造反杀汉朝使者及犍为太守。

        此后,武帝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平定了西南夷,并在其地置群柯郡,

        夜郎侯迎降,武帝封他为夜郎干。于是西南诸夷皆争求内属。

        当刘彻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段记忆,顿时就感到扼腕不已。

        原本可以很轻松的收服西南诸去的,却因为小猪的短视,而整整拖了二十多年.

        在整理这段记忆时,刘彻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历史上,夜郎干的一句“汉孰与我太?”让世人哈笑千年。

        “夜郎自太”作为狂妄自太、且空切的典故。

        但夜郎直的自太吗?

        夜郎是我国素汉时期在西南地区由少数民族建立的一个国家。西汉以前夜郎国名无文献

        夜郎之名第一次问世、大约是在战国时期,楚襄王派将军庄跃溯沉水,出且兰,以伐夜郎

        E。

        且兰既克.夜郎又降。

        这时,人们方知西南有一夜郎国。

        但谁若是以为夜郎是个小国那就大错特错了。

        古夜部国地广故千里。

        《史记西南夷列传》称,“西南离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太。”

        这表明夜郎确实是当年中国西南最大的国家。

        大约在战国时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个少数民族君长国。

        《后汉书:南奎传》说“永初初年,力真微外夜奋夷。举内属。开境千八百四十里~”

        当时的夜郎其至包括了当今东南亚的些国家

        古夜郎的核心虽在今贵州黔西南带但它东至湖广.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达东南亚

        各国,地广数千里,与西汉初期的版图不相上下,可谓波泱太国。

        故“汉孰与我大?”并非“夜郎自大”。

        夜郎国不仅地大,而且国富兵强。

        《史记》上还提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

        枸酱是当年蜀地出产的驰名商品,蜀人不顾禁令,偷偷走私到夜郎高价销售。

        由此可见夜郎人很有钱,消覆水平很高。

        有史书说在夜郎“居其官者皆富其十世。,

        这夜郎国对官员实行的是“格级高薪制”.=人做官,居然能保其十代子孙的富裕。

        《史记西南夷列传》有载。“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

        夜郎能拥有精兵十余万,可允集国力之强盛

        长年养十余万精兵,给养、武器装备本身便是吩笔巨额的开支。

        要知道以汉朝如今的疆域之辽阔、常备军也不过才二十来五。

        夜郎国为何如此富庄,盖是因为夜郎国乃是外贸大国。

        史载。“元独元年,博望侯张赛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村,使问所从来?

        日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

        “大夏”即古代的波新帝国这蜀郡的商品是通过夜郎国转口古印度、再由海上商船运抵

        西亚波斯等国的。

        这便是刘彻眼中的第三条丝绸之路。

        如果能够打

        大这条商路

        路的规模..

        不仅能够给太汉带来庞太的金钱收益。

        更是能够开阔汉人的眼界,激发汉人对外的扩张欲望。

        尤其是如果能打通夜郎国到古印度的道路。那刘彻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印度次大陆啊,那可是真正的富的流油的十地。

        几乎是随便洒下种子。中间不需任何照顾,来年等着收成就行。

        凭汉人的勤劳,在这块土地上的产出足以养活上亿的人口。

        这意味着什么?

        可以说。只要能够拿下古印度汉朝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哪怕是拼消耗,也足以拖垮当今世界任可一个国家。

        至于古印度能否当住汉军的侵袭?

        结果认然是毫无景念的。

        纵观古印度历史。还没有一场成功抵御住外族入侵的记录。

        汉军的敌人只有那恶劣的环境和气候。

        但刘彻相信,这难不倒汉人。

        当初的南越不一样有着极度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结果如何?

        奉人开山劈石,修桥筑路为了方便后勤运输,更是修建了一条庞大的水渠。

        而征服印度次大陆的意义和好处更是十倍百倍于当初的南越。

        只要能够令整个大汉的所有人章识到这一点刘彻几平想不到失敗的可能。

        好吧,现在想这些有点太远了。

        且前的当务之急还是与西南诸夷建立关系。并派人前往官传教化。打通商路。

        这才是他打算交托给司马相如的重任。

        没道理小猪能够做到的事情。他就做不到

        “「卿可原意代联宣抚西南诸衷如能令其心幕干化,联定当不吝两千石之重赏。”

        刘彻这番活就是赤果果的透惑了。

        出使西南本就是个苦差事。干的不好甚至有性命之危。

        若没有天太的好处,谁肯卖命。

        司马相如闻言,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

        以他的资历和身份,如果想要熬到秩傣(钱吗赵)两千石的大员之位,没有个十几年几乎

        不大可能。

        而现在只要去西南走上遭便能到手。

        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他是蜀郡人,早年又曾有过在蜀郡各地求学的经历,对于西南诸夷的了解远在其他人之上

        巨

        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机会。

        据他所知。西南诸夷中很多人都与汉朝打过交道。并十分仰墓汉朝的文化。

        若是处理得当的话。这件事的难度远没有外界的人想象的那么太。

        想到这里,司马相如沉声道,“陛下有旨,臣自当领命,但此事非臣一人所能完成.还需武帝朝曾派遣唐蒙出使夜郎,招抚夜郎侯多同,在其地置犍为郡。

        接着又命司马相如招抚邛、筏在其地置都尉、十余县。属蜀郡。

        后来因为朝廷打算专力在北方对付甸奴。一度放弃了耗费巨大的对西南夷的经营。

        直到十多年后,张赛自大夏归国,建议重开西南离路,以求得通往身毒的道路。

        恰逢此时南越造反,武帝欲自键为郡遇西南夷兵马攻打南越,西南诸国不从。

        于是就造反杀汉朝使者及犍为太守。

        此后,武帝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平定了西南夷,并在其地置群柯郡,

        夜郎侯迎降,武帝封他为夜郎干。于是西南诸夷皆争求内属。

        当刘彻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段记忆,顿时就感到扼腕不已。

        原本可以很轻松的收服西南诸去的,却因为小猪的短视,而整整拖了二十多年.

        在整理这段记忆时,刘彻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历史上,夜郎干的一句“汉孰与我太?”让世人哈笑千年。

        “夜郎自太”作为狂妄自太、且空切的典故。

        但夜郎直的自太吗?

        夜郎是我国素汉时期在西南地区由少数民族建立的一个国家。西汉以前夜郎国名无文献

        夜郎之名第一次问世、大约是在战国时期,楚襄王派将军庄跃溯沉水,出且兰,以伐夜郎

        E。

        且兰既克.夜郎又降。

        这时,人们方知西南有一夜郎国。

        但谁若是以为夜郎是个小国那就大错特错了。

        古夜部国地广故千里。

        《史记西南夷列传》称,“西南离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太。”

        这表明夜郎确实是当年中国西南最大的国家。

        大约在战国时代,夜郎已是雄踞西南的个少数民族君长国。

        《后汉书:南奎传》说“永初初年,力真微外夜奋夷。举内属。开境千八百四十里~”

        当时的夜郎其至包括了当今东南亚的些国家

        古夜郎的核心虽在今贵州黔西南带但它东至湖广.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达东南亚

        各国,地广数千里,与西汉初期的版图不相上下,可谓波泱太国。

        故“汉孰与我大?”并非“夜郎自大”。

        夜郎国不仅地大,而且国富兵强。

        《史记》上还提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

        枸酱是当年蜀地出产的驰名商品,蜀人不顾禁令,偷偷走私到夜郎高价销售。

        由此可见夜郎人很有钱,消覆水平很高。

        有史书说在夜郎“居其官者皆富其十世。,

        这夜郎国对官员实行的是“格级高薪制”.=人做官,居然能保其十代子孙的富裕。

        《史记西南夷列传》有载。“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

        夜郎能拥有精兵十余万,可允集国力之强盛

        长年养十余万精兵,给养、武器装备本身便是吩笔巨额的开支。

        要知道以汉朝如今的疆域之辽阔、常备军也不过才二十来五。

        夜郎国为何如此富庄,盖是因为夜郎国乃是外贸大国。

        史载。“元独元年,博望侯张赛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村,使问所从来?

        日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

        “大夏”即古代的波新帝国这蜀郡的商品是通过夜郎国转口古印度、再由海上商船运抵

        西亚波斯等国的。

        这便是刘彻眼中的第三条丝绸之路。

        如果能够打

        大这条商路

        路的规模..

        不仅能够给太汉带来庞太的金钱收益。

        更是能够开阔汉人的眼界,激发汉人对外的扩张欲望。

        尤其是如果能打通夜郎国到古印度的道路。那刘彻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印度次大陆啊,那可是真正的富的流油的十地。

        几乎是随便洒下种子。中间不需任何照顾,来年等着收成就行。

        凭汉人的勤劳,在这块土地上的产出足以养活上亿的人口。

        这意味着什么?

        可以说。只要能够拿下古印度汉朝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哪怕是拼消耗,也足以拖垮当今世界任可一个国家。

        至于古印度能否当住汉军的侵袭?

        结果认然是毫无景念的。

        纵观古印度历史。还没有一场成功抵御住外族入侵的记录。

        汉军的敌人只有那恶劣的环境和气候。

        但刘彻相信,这难不倒汉人。

        当初的南越不一样有着极度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结果如何?

        奉人开山劈石,修桥筑路为了方便后勤运输,更是修建了一条庞大的水渠。

        而征服印度次大陆的意义和好处更是十倍百倍于当初的南越。

        只要能够令整个大汉的所有人章识到这一点刘彻几平想不到失敗的可能。

        好吧,现在想这些有点太远了。

        且前的当务之急还是与西南诸夷建立关系。并派人前往官传教化。打通商路。

        这才是他打算交托给司马相如的重任。

        没道理小猪能够做到的事情。他就做不到

        “「卿可原意代联宣抚西南诸衷如能令其心幕干化,联定当不吝两千石之重赏。”

        刘彻这番活就是赤果果的透惑了。

        出使西南本就是个苦差事。干的不好甚至有性命之危。

        若没有天太的好处,谁肯卖命。

        司马相如闻言,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

        以他的资历和身份,如果想要熬到秩傣(钱吗赵)两千石的大员之位,没有个十几年几乎

        不大可能。

        而现在只要去西南走上遭便能到手。

        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他是蜀郡人,早年又曾有过在蜀郡各地求学的经历,对于西南诸夷的了解远在其他人之上

        巨

        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机会。

        据他所知。西南诸夷中很多人都与汉朝打过交道。并十分仰墓汉朝的文化。

        若是处理得当的话。这件事的难度远没有外界的人想象的那么太。

        想到这里,司马相如沉声道,“陛下有旨,臣自当领命,但此事非臣一人所能完成.还需像这种出使西南的事情只靠司马相如一个人自然是行不通的。

        所以,刘彻为对方配备了一个豪华的出使团队。

        包括一支多达三十人的儒生队伍,他们将肩负起在西南传播汉文化的重任。

        尽管他们人人脸上都带着依依不舍之色,僵硬的肢体动作就仿佛是走上刑场一般。

        但是,在皇帝的目光注视下,所有人都只能强行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批儒生基本上都是来自鲁偶-脉的学子。面对着来自朝野双方的联合打压。

        鲁儒一脉的很多学子都改投到其他儒家各支门下,实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在这种情况下,刘彻下令让鲁儒去西南传播汉文化后者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要不怎么说儒家的生存能力就是强呢。

        这帮明显是带着发配属性的會儒学?们在刚刚启程起开长安不久脸上的泪丧和失落情绪

        就消散了不少。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给同伴们打气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也,必降下诸多劫难来磨砾我等的

        精神和意志此次前往西南传播我汉家文化。乃是效仿先贤之旧事。”

        “若能令西南诸惠850移风易份。说我汉言。用我汉字,复我汉家衣冠,此诚乃大功二

        件,我等当能名留青史。”

        “届时,就算是陛下也必当高看我鲁地儒生一眼。”

        王建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周围同伴的情绪变化。

        知只有鼓舞起他们的斗志才能曾加此次行动成功的可能。

        “当年齐鲁大地上,遍地都是东夷,令日安在乎2此但是我儒家之功。”

        “我听闻,西南诸吏之地有数千里,民数百万,若能教化之,其兴盛当在齐鲁之上。”

        “若以此为基,必能光大我鲁雷=脉他日回到京城,也能俯视的目光看待其他学派的人

        。”

        用先贤的事例来提振精神,以青史留名的透来扭转观念,以皇帝的态度来点燃希望。以

        美好的前是来提升斗志。最后再以对其他学派的仇恨来凝聚人心。

        王建的这些话简直就说到了在场之人的心眼里去了,个个都是精神振作,再也看不到半点

        颓废。

        如果他们不想一直待在西南那块蛮夷之地的话,就只能对此付出十二万分的努力。

        将西南出使团的人送出长安,刘彻的心思就收了回来。

        这是他给鲁地儒生一脉的最后机会,如果对方再不懂得把握。那可就择不得他了。

        想要消灭鲁儒。对刘彻来说还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他只要严令各地不许印刷鲁儒脉的书籍.加大对其地学派的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