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38、万株

138、万株

        当今天下流通的货币主更有八珠钱和四珠钱。

        前者太重后者太轻。

        历史上

        历史上小猪所铸造的万铢钱,可谓是汉室金融的经典案例,五珠钱-出,配合禁止私人铸

        钱的法令。

        几年时间里就把原先的八珠钱、四珠钱钱统赶出流通市场。

        甚至到了南北朝时期,五珠钱依然流通!

        这万株钱的好处在干,它比四法钱重又比半西钱轻,即兼顾了交易流通的需求,又不会

        让百姓担忧眨值。

        有少府这个庞大的机构在,才过了几天。刘彻就看到了五选钱的样品,

        这枚万珠钱外圆内方,象征着天地乾坤

        在正面还用篆字铸出,“五珠”二字

        因为是采用姻六船四的比例,钱币本身看起来富有光深,手感极佳。

        昔日邓通和吴王垄断铸钱业,名下拥有颇名的铸钱坊和工匠,现在尽数归于少府名下。

        所以、想要铸请新钱,对于刘彻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名困难的事。

        只要确定好样品,不需847数月就能铸造出数万钱。

        刘彻需要操心的反而是推广事宜毕竟劣币驱逐良币的事可不少见。

        尤其是老刘家在这块的信誉不佳,当年高祖推出的三珠钱至今仍为百姓诟病不已。

        为此刘彻专门与永相周亚去商量出了一此办法。

        二是今后朝廷官员的傣禄以钱、帛各半的方式发放。

        当然,这个钱肯定是指新钱。

        二是在关中推行粮价保护机制,

        二是在关中推行粮价保护机制。用新线收购百姓家中名会的存粮。同时并以高出少许的价

        此举既能起到推广新钱的作用。也能加大对普通自耕农的保护力度。

        虽然此举可能会损害到些许地主豪强的利益。但这里是关中。是者刘家掌控力最强的地方

        再加上保护中小地主和自耕衣一直都是大汉长期以来坚持的国策,些许反对的声音根本就

        掀不起什么风浪。

        随着第一批新市的出炉在少府和承相府的联合推动下,几条太汉境内东西南(chet

        )北的驰道也开始动工了。

        跟后世不同,汉室修建大型工程不仅会包雇工的伙食。还会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

        所以各地百姓对于朝廷主持修建的工程都是持双手赞成的态度。

        尤其是涉及到水利、道路工程的话。更是会引得人们踊跃参加。

        水泥的面世,也从宾观上推动了这件事的进程,

        在极短的时间里.从南到北。由西至东。整个大汉境内仿佛化身成了一一个巨大的工地。

        到处都是尘十飞扬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如果此时的大汉有GDP这个概念的话。多半就会发现,今年的GDP产值较往年高出了

        =倍不止。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普通百姓家庭手里的钱海渐增多了,商人们发现东西更好卖了.

        勋贵彻候们发现封地里的税金也跟看高涨了。

        从表面来看。除了朝廷付出了大量的命钱外,这就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朝迁亏本了四?

        也许少府和示相府的一些官吏会说是,

        因为府库里的钱财大幅减少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在刘彻看来。朝玨却是赚大了。

        一直存储在仓库不能流通的钱财就等于一推金属、完全无法产生额外的价值。

        而现在呢,百姓们手里有钱就会产生消费从而刺激了商业发展。

        商业繁荣了,朝廷的税收也会跟着增加。

        这钱转了圈。最终还是回到了朝廷的手中。却白赚了那些工程。

        这些工程的存在也会可观加强太汉的综合国力。

        试间,这笔买卖怎么能算亏呢了

        君不见后世天朝,一遇到外贸紧统的问题就加大基础建设。

        西者实有着是曲同工之她。

        ....

        在政略上,刘细只负责提出大的方针,具体的执行自有承相及诸多大臣们来头疼。

        上林茶是一座大型的皇家猎场。里面有山山雨林,地形复车。实是一个极佳的旅游场所。

        但是,今天刘彻却不是来散心的。

        记得上次从向奴人手中得到了-些来自西域的农作物,他便安排专人种植了起来。

        他这次就是来视察成绩的。

        尤其是棉花这种重要的经济作物。他更是专门安排了+几个人来照顾这些棉花。

        这可是生产棉市的好材料。

        在汉室之中布帛可是硬通货

        种棉花就等干种摇钱树、由不得他不上i心

        另外,当今关中主要种植的是票米,这也是当令汉室的主食。

        这种农作物抗旱性强。容易养活。味道也过的去,就是产量稍微低了点。

        那怕是上等良田,亩产量也只有两石多,平均市产量约为一点五石。

        碰到收成不好的年节,亩产低于万更是十分普遍的情况。

        所以刘彻打算在北方一带推行小麦。

        小麦不仅亩产更高,而且磨制成面粉味道也更好。

        历史上,直到西汉中期、小麦才逐渐取代了要米的地位。

        刘物不过是想提前推动-把。

        要知道对于这个时代的农民来说哪怕是田里的粮食多增产分一毫都是个利好的消息。

        是小麦这种农作物较为精光。抗星能力稍强,如果没有良好的水利设施,冒然大范围种

        植小毒必将引发一个灾难性的后果。

        再选择型中临正的非道推力是在上林就迁里了几土亩的农田试种。但里定的经验后,

        刘彻对此表现的非常谨情,先是在上林苑开星了

        若效果可以再进步扩大到整个关中.然后再徐徐推行天下。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很多事都是急不得的。

        视察中。看到棉花和小麦的种植情况良好,刘彻也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太石。

        在他未来的蓝图之中这两样农作物可是占据了不小的板块。

        法家、墨家、农家,乃是秦朝政治版图中的三架马车。

        法家主掌朝堂,墨家负责打造军械,农家则是指导耕种。

        可以说,若没有这三家通力合作,也就没有后来横扫六国的素王朝的建立。

        法家自先帝即位就开始复苏,如今已经成为大汉朝堂上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

        在法家的庇佑下,农家的子弟尽管被儒家敌视和打压.如今的日子倒也不算差。

        上林苑里.照顾那些实验田的便有好几个农家弟子。

        刘彻今天来这上林苑其中一个重要且的,就是补全这三架马车中的最后一架。

        在高颖的召唤下,最终有十多个拥有着墨者头衔的墨家人汇集到了这上林苑之中。

        这也是当令墨家学派中仅存的精华。

        可以说,若这些人有所不测,墨家学派就真的要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以当今天下对于墨家误解和敌视。他们能够出现在这里是冒了一极大的风险的。

        但他们没有办法不去赌把。

        赢了,整个墨家学派就将迎来新的春天。

        输了,结果也不会坏到那里去。

        不被统治阶层接受的学派注定是要灭亡的。

        至于自身的安全。

        墨家的传人还真没几个怕死的。

        《淮南子》中说道,凡墨家弟子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化之所致也!

        而在《吕氏春秋上德》记载墨家巨子孟胜答应为楚国阳城君守城,携180个门徒却

        不畏数倍强敌攻城。最后城破。

        巨子孟胜派西人突围带口信把巨子一职传给宋国的田裹子,孟胜自尽。

        手下门徒178人随即自尽两位突围出的墨门弟子完成任务后,没有听从新巨子田裹子

        的命令,依然返回楚国,在孟胜自尽外殉死。

        这就是墨家门人子弟慷慨悲歌的性格。追求诺千金,舍生取义。以身殉道。

        这是自春秋战国之后就几近消失的一种精神。

        “草民参见陛下1  ”

        几间草埔之内十名个做皂衣草鞋打扮的男子皆跪伏王地。

        若因此而以为他们出身于穷苦人家就大错特错,当今天下的读书人绝大多数都是出自由小

        地主以上的阶层。

        普通的百姓家庭车饭都未必能吃饱,又哪里有钱供养个读书人。

        所以,在场的这上几个墨家子弟也都是出自大地主和富商之家,其中基至还有一个彻候饮

        子。

        尽管这人只是出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食且只有八百户的细候之家,却还是让刘彻下子

        就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小说,

        淮安民褚南之子,褚续。

        “免礼吧L”刘彻摆了摆手。随即有些好奇的问道,“当今墨家巨子乃是何人?”

        现场的十多个墨者相视了一眼脸上纷纷露出了抹苦笑。

        最后还是由褚续出声解释道,“我界家上,任巨子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至令却还未选

        出新任巨子。”

        50

        这倒不是墨家弟子之间相互争夺巨子之位。才令其悬而不决。

        实在是墨家京败如斯,人心早已涣散。

        现场的这些墨者,许多人都还是第一欢相见。组织力更是名存实亡。

        若不是高颖的老师乃是当今墨门最后的一位长者,他也不可能将这些仅存的墨者召集起来

        就这,还是借了当今天子刘彻的虎皮

        刘彻闻言稍稍有些失望受到前世看过的某本穿越小说的影响,他对着墨家巨子以及那传

        说中的墨子剑法可是有着不小的好奇的。

        尽管他名半能猜到,这可能是黄老先生编撰出来的故事。

        “尔等可先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若需要什么尽管对驻守在外面的将士说。联交代过,他

        们会尽力满足。”

        他好言宽慰着对面的一帮古代宅里们。

        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可都是宝贝,相当于古代版的科学家。

        他的许多想法都要靠对方才能变成实物。

        .求鲜花

        “联会安排给你们一些任务,若是做的好的话,朕允许你们将墨家的著作印王白纸之上。

        刘彻知道如果许诺给对方金钱或者官职的话,这些人未必会心动。

        可是能够将师门学说发扬光大,这却是他们所抵御不了透惑。

        看着那一张张年轻却群情部动的脸庞。刘彻就笑了。

        至少不用发愁对方不肯卖力干活了。

        ......

        睢阳城中。

        梁王刘武,此时可谓是志得意满。

        丝毫看不出半点吴楚联军围攻梁国时的狼狈与惶惑。

        虽然没有捞到皇帝的宝座,但他现在身负海内之望。

        ...............

        土林舆论..对他更是青睐有加。许多知名文学之土纷纷慕名而投。

        这正好蜜到了文学青年刘武的痒处。

        相比之下.虽然错失皇帝宝座有些遗憾,但那位侄子所立下的战功确实彪炳。

        再加上东宫老太大传来的亲笔书信。曾经的那份妄想倒是消除了太半。

        没有案太后的支持,加上长安的那位少年天子根基日固,他就算想蹦肽也蹦跳不起来。

        朝廷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平定吴楚叛乱这对他的野心也是个重太的打击。

        就算他看不清楚局势,最近围绕他在身旁的那些文人墨客中,总会有几个聪明人的。

        如果不想陪着梁王一起死的话。那最好还是趁早打消这位太王的妄想才是正途。

        当长安传来旨意,诏梁王入京觐见。

        刘武心中的欢喜和得意就更其了,相比他的粱国长安才是天下的中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将国内的事务交给众大臣,自己常留在长安。

        以他这次立下的大功。去跟那位皇帝侄儿说下,让他在长安多留些时日,应该问题不大

        “怎么说.这皇位也是真人让出去的呢!”

        想到这。梁王的里就有些酸酸的。

        虽然不认同这皇帝宝座是刘武让出来的,但刘彻此时也确实是在惦记着对方。

        无他,随着八国叛乱的平息梁国这个位于天下腹心处的大国就显得刺眼了起来。

        梁国内那一十万受到过战火磨练过的军队委实让人有些睡不安枕。

        内史兄错、为这个事情已经明里暗里向刘彻真告过很多次。刘彻却始终没有松口。

        在老太太在世的时候想要去对付梁王刘武可不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倒是,给这位皇权控个坑,应该没多少问题吧?

        刘彻在心中暗暗想道。

        左右离梁王入京还有些日子,他拿起了那封来自右北平郡的奉报.

        前番人定的匈奴骑兵已经被于罕带领本部“八四七”骑兵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且前已经缩

        了草原。

        据打探到的情报来看,匈奴方面并没有进步行动的打算。

        刘彻很快就做出了回复,“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没道理只能是匈奴人入境劫掠。汉朝却只能干看着不还手吧?

        匈奴人惦记汉朝的财高刘彻还对草原上那成群的牲畜动心不已呢!

        历史上一代名将霍去病在草原上追逐北,曾经一战掳得上百万牲畜的战利品。

        换成钱的话,至少也在百万万钱以上。

        在这个时期,大汉对匈奴的战争不仅没有加重对百姓的负担。反而赚来了大笔的财富。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卫青、霍去病的去世.大汉的将军们就仿佛不会打仗了一般。

        汉匈双方都陷入到了持续流血的状态。

        而匈奴有西域诸国补血。而大汉则已能加太对内部的压榨。

        这就是为何在武帝朝的前期和中期.大汉一直压着匈奴在打。在后期却逐渐开始乏力。

        到武帝晚期,更是差点被匈奴翻盘。

        贰师将军李广利于燕然山下,与匈奴会战,兵败投降。

        此役大汉最为精锐的一支野战兵团就此覆灭。

        从这以后,终武帝朝。再也没有一兵一率踏上过草原。

        直到宣昭中兴,汉朝才彻底消灭了匈奴这个最大的威胁。

        所以刘彻如果不想陷入到和武帝般的窘境的话以战养战就食干敌,这就是不得不

        提前做好准备。

        他之所以派刘罕所部深入草原,=二来是想在漠南诸部之间制造摩擦和矛盾,二来就是为今

        后出征草原积累经验。

        短时间里.汉甸之间是不会爆发大的战役。

        刘彻是打算将这顶行动长期的执行下去,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轮换,熟禾匈奴和

        草原的战法。

        就算最后被匈奴人发现了也不怕。反正这种小范围的摩擦,汉兄之闻就没断过,只是战场

        从边郡换到了草原而已。

        ....

        三月初七。

        长安城外,渭河之滨,旌旗招展,文武百官.齐聚一堂,公卿贵族聚首一处。

        刘氏的象正黑色的应龙旗迎风招展。

        刘彻坐在撵车之中,平视前方,脸上无喜无悲。

        “臣刘武恭问陛下圣_..

        梁王刘武,在其永相轩丘豹以及内史韩安国,中尉张羽、客卿严忌、邹阳、枚乘以及司马

        相如等s的簇拥下,步行来到了刘彻的撵车前

        然后依照臣礼,三叩力拜,躬身问安。

        “皇叔一路辛苦了,何必行此太礼,当日若没有皇叔力挽狂澜。破吴逆于睢阳城下,联恐

        怕现在都睡难安枕啊!”

        刘彻的脸上露出了诚挚的笑容,对付这种文学青年,几句高帽子的话就能对方心情激荡,

        忘乎所以。

        此等惠而不费的事,何乐而不为。

        说着他就扶着刘武的手臂,道,“皇叔此次入京可要多待些时日,联学识浅薄,当有许多

        可题向皇叔请教另外皇祖母的年纪也太了,皇叔可要多进宫看望才是。”

        现在可不是一个多月以前,他皇权渐渐稳固,如今只要自己不犯傻,谁也不可能动摇的了

        他的皇帝宝座

        相比于刘武坐拥太军I睢阳城中,还是把刘武留在长安城中更让他放心些。

        在这长安城中,他有太多的办法和手段来对付这种文学青年了。

        若不是顾忌东宫的老太太在,单凭是错一人就能让这位梁王刘武走不出长安城。

        梁王刘武可猜不到刘彻的这番心思所想,听到这位皇侄主动请他留下,脸上的笑容就再也

        没有间断过。

        是谁让他在入京以后多提防一下这位皇帝侄儿呢?

        从且前的种种情况来看,刘彻对他还是非常敬重的嘛。

        以梁王刘武的性格,在听到这位皇侄不断吹捧和恭维的话语。整个人就飘飘然了起来,转

        眼就把之前路上客卿们告诫的话抛到了脑后

        严品、邹阳等人对此只能相视苦笑声。拿这位大王没有半点办法。

        只能寄希望长安的这位少年天子看在东宫的老太太的面子上.能够将自家的这位太王坑的

        轻一点。

        连旁边的人都从刘彻这番华丽的话语中察觉到了一丝不怀好意,偏偏梁王刘武的自我感觉

        却是十分良好。

        “臣最近新得了一名贤才,他所做的歌赋天下无双陛下可有意观平?”

        此时的刘武就如同一个得4.5到了宝贝的孩童般总忍不住在皇帝面前炫耀。

        “哦?原闻其详。”

        刘彻大致已经猜到了对方所指的是谁。这会却做出了茫然无知的表情。

        “长卿,快过来见过陛下。”

        在梁于刘武的招呼下,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走上前面。

        “草民,司马相如拜见陛下。”

        刘彻闻声望去。这年轻男子确实生的副好皮囊怪不得能引的富家千金卓文君同私奔

        他在小里算了算,再过两年就可以去把卓文君这个小萝莉采摘了,可不能被这家伙捡了先

        对此,他可不会有半点的负疚感。

        这天下都是他的,又遑论-个女人平?“楚使子虚使于齐,王悉发车骑,与使者出....是以王辞不复,何为无以应哉L’

        这篇《子虚赋》乃是司马相如为梁孝干宾客时所作。

        其主题是以这-时期以虚静为君的道家思想为指向,迎合统治者的喜好。

        文辞华丽、美则美垒。

        但是,从这篇诗赋中也不难看出司马相如的名利之心太重。

        是以,除了梁于刘武对司马相如所作的诗赋其是喜爱外。

        其他包括严品邹阳等人在内容卿对司马相如多有鄙薄之意。

        “好,直乃稀世之作”刘彻听完就忍不住叫好道,仿若化身文学青年一般。

        梁王刘武面带矜持之色但眼角的得意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此举令他周围的太臣们脸上露出了=抹古怪的神色。

        没听说过皇帝陛下还喜好诗赋,今天这...

        众大臣的目光从梁王刘武的身上扫27过,纷纷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

        司马相如则是彻彻底底的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只是强自低着头不让人看到。

        “联其是喜爱此人才华,不知皇叔能否割爱?”

        面对皇帝的请求,梁于刘武不禁露出了少许迟疑之色。

        他同样很喜欢司马相如的诗赋,却不好直接出言拒绝。

        于是,说道。“长卿,边之意下如何?”

        他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但从他没有直接答应就饿能够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换做严品、邹阳等人定然会拒绝天子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