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30、号角

130、号角

        号角声响起,接着就是钟鼓齐鸣之声

        东门数万百姓,停下脚步,愕然回首。

        就看见在视线当中,出现一片白色的旗幡,在旗幡之下,是一名名白袍将士。

        这些军将十卒,没有先前中骑和越骑那般衣甲闪亮。

        可人人也都将自己收拾得干王净净,甲胄头盔细细打磨了,但是敌人的箭矢兵戈留在上面

        的痕迹仍然清断可见。

        每人身上的战祖已经维补过了.却仍浸润着连场血战留下的血痕。

        这些白袍将十,人人挺的腰背笔直。

        队列也远比前面的军队整齐,抬脚落下,都是同时。

        这种整齐的节奏,一下让东门外本来热闹的场面渐渐就安静下来,天地之间只响动的是那

        每举步只有一个声音的脚步声。

        这些白袍将土,X手捧着的都是一块块墨迹犹新的灵位。

        层叠叠,仿佛没有尽头也似

        每一块灵位,上面似乎都有一个忠魂追随。

        睁大眼睛。望向这座长安城。望向他们哪怕在千里万里之外。仍为之厮杀的大汉帝国的根

        本所在。

        东门外,突然就变得鸦雀无声,每名百姓,下意识的就摸摸自己手脸,整整自己衣襟。俯

        首为礼。

        这种场面,这片白色,这数万人整齐划一的行动,这回荡四下的歌声.仿佛就有一-种催眠

        般的魔力,让所有人只能向这支军队垂首致敬。

        而东门内,此刻仍然是热闹如潮,和南量门外安静下来的景象,成了两个世界。

        守在道路两旁的长安禁军十卒,也全都且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景象。

        一个个情不自禁的就已经站得笔直,小吏们忘记了喝骂,也用不着他们再声嘶力竭的喝骂

        着维持秩序。

        固遭的百姓们一个个扶正头顶小帽,同样的垂首行礼。

        本冠似雪,无数英灵在前。这才是真正的百战归来雄师献捷的场面!

        而作为太军的统帅周亚去则骑马位干阵中,眉宇间带着一丝疲量。

        原本以他的性格是不会赞同这样晔众取宠的行为,但是刘彻用赋予这些阵亡将士的身后荣

        辱说服了他。

        看着周围那恭敬行吊礼的长安百姓,以及周围那下意识的挺胸收腹的军中同泽。

        固亚去不禁在心中叹道,“这或许是对阵亡战十最大的慰藉。”

        这个时候,一个约莫五百人左右的方阵从营门走了出来。

        步兵方阵比起前头的骑兵,更是整齐了十倍。

        横看坚看斜着看,都是一条直线。

        这支部队就是刘彻的亲军,他们此时展露出来的就是后世天朝闻名世界的正步。

        他们胶下去着长矛,并没有其他兵刃,另一手扶持。

        每一次抬腿,都如一道整齐的波浪报起,另一道整齐的波浪又紧接跟上。

        除了他们的歌声,就只能听见整齐的脚步声。

        这种步伐仿佛有一种催眠的效果,看得每个身在其境的长安百姓都且眩神驰。

        这种提前千年的军事队列展示,震慑得每个人都不敢大声喘气。

        军事分列式,发展到刘彻那个时代,本来就是一种耀武扬威二种震慑种屏示,一种

        压迫。

        纵是见多识广的现代人看到万人以上组成的一队队步兵分列式,都会心潮激荡,热血沸

        腾,更遑论这几千年之前的长安百姓?

        前面白袍军阵,带给长安百姓的是苍凉,是悲壮。是沉郁。

        让他们模模糊粗知道了一些这些大汉将十们,大汉建国这几十年终,牺牲了什么,付出

        了什么。

        一直在最酷烈的环境里,百年如一日,支撑着这个长安城,支撑着整个大汉太平的生活。

        那么后面这步军大队,就带给长安百姓的是震撼,是激动。是鼓舞。

        这样的军队,才是真正强军,才是百战之师。才是无敌劲旅。

        如此军队行进,更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这种美感,是这个时代的人绝对陌生的。

        已经略微有些接近于近代化军队那种杀器机器。

        刘彻几个目的操练,自然远远不能和后世相比,但是已经有其规模。有其军人气质的养成

        求鲜花

        超越千年,带到现在。

        近代的军事机器,本来就有一种奇异的暴力美学意义。

        要不然怎么能在后世让那么多人沉醉其间,变成个个军迷或者伪军迷。

        那么名艺术家为之肾上激素涌动,歌颂它。赞美它,全然忘记了这种军事机器一日开动,

        是如何的恐怖?

        随着歌声、随着整齐的马蹄声,随着整齐的脚步声。

        大军不断向前,穿过东门,走上东西大道,过朱雀门,走上御道。

        沿途经过,原本喧闹的长安城段段的安静下来。

        ..............

        道路两旁百姓或俯首行礼或瞠且结舌。

        那些游侠们忘了乱说刮动,个个呆若木鸡。

        灞桥下河中的那些什女。忘了娇笑嫣然,忘了低声絮语,下意识的凑在一一起,呆呆看着眼

        前一切。

        每个女孩子身上.被这种强烈的雄性气息压迫,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哪怕是不知兵的人也能够感受到这支军队的可怕。

        “瞧,那个第二排,左数第一一个便是我家兄长,我家兄长上次高京的时候便是队正,这次

        回来肯定又要升官了。”

        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从道路旁的人群中响起。

        短暂的沉默过后.张默突然感到人群涌动,压力大增。

        :-个身穿锦衣绸缎,手上带满了金饰的中年男子挤了过来,“你家兄长可有婚配,我家中

        有细君,年方十四,貌美如花,并愿以金百绸十匹作为聘扎。

        若论这个时代嗅觉最为敏锐的人,那就非商人莫屋。

        这个田姓的商人便极度的看好这支军队,看好眼前男子口中那个担任军官的哥哥的前途。

        所以,他不惜嫁出家里最宠爱的小女儿。并附赠I大量的嫁妆。

        奇货可居,这可不是吕不韦的专利。

        田姓商人的意图昭然若揭。

        “目慢。吾家有小妹一人端庄贤淑。可为良配。”

        =个身穿帛衣的年轻男子也不甘落后,面对周围传来的嬉笑之声,他的脸上却丝毫不见半

        点快意。

        “吾家虽没有万贯家财,祖上却留下了几亩薄田.吾愿以百亩良田、作为小妹的嫁妆。”

        此话-出全场立刻就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要知道,这里可是关虫。

        二亩地没有几万钱是绝对买不到的,这百亩良田可是价值数百金。

        谁也不曾想到,这看起来赛酸的年轻男子竟然出手加此阔绰和果断。

        此举也打消了许多有心做媒,却囊中羞涩的人的念头。

        田姓商人闻言却是大怒。当即就恶狠狠的瞪着那“八三七”年轻人,然后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百金。再加上长安城内一栋豪华宝院。”

        他这可不是单纯的斗气如果能够以此换得-一个前途无量的军官成为自己的女婿,这笔买

        卖怎么算嗖不会亏。

        这就好比唐宋时期,著名的榜下捉婚。

        任何人一-日高中进+.立刻就会有人抢着来送钱,送物送妹纸。

        这些人傻吗?

        自然不是那是因为他们能够在将来获得数倍。乃至数土上百倍的回报。

        而在汉室,这些精锐军团的青年将领可是比后世的新科进上还要抢手的多。

        如果不能趁着其他的公卿勋贵没有反应过来,不下血本,这样的好女婿又怎么会看中他们

        这种商贾之家。

        张默看着眼前两人为了抢着把女儿或者妹妹嫁给自己的兄长不惜当场斯遇,内心中不禁产

        生了巨大的触动。

        还不等他说话几个身穿青衣的仆役将人群挤开了一条道路。

        一个中年管家走到近前。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名站,脸带倨傲的说道,“

        我家侯爷听说你兄长在太子亲军中任职,特意命我带来=件喜事,我家表小姐寡居在家已

        有三年,正打算寻找你兄长这样的才俊招为去婿。”

        周围有人发出了二声惊呼,显然是认出了那名帖主人的身份。

        其他人虽不识,却也能够猜出这人必然是出自彻候勋贵之家。

        田姓商人和那年轻男子脸上齐齐露出了愤怒以及心虚的神色。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可招惹不

        起这样的权贵。

        尽管心中万分不甘,他们也只好打联姻的念头。

        “你还站那里干嘛。还不跟我回府,顺便让人给你兄长带个口信。”

        那管家露出了少许不耐之色如果换成那个前途无量的太子军将领本人的话,他自然不会

        这个样子。

        可是眼前这人不过是其弟弟,那分量就截然不同了。

        张默闻言唇角蠕动。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过了半胞,他才吞吞叶叶的道,“我家兄长娶亲已有三年,我至今却还未娶,不如...”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管家的脸上就露出了勃然大怒的神色,道,“混账东西,早说如此

        ↓我又岂会急急赶来。”

        “至于你.....你得庆幸自2有个好兄长,否则的话,我这就让你知道欺骗我的代价。’

        管家愤恨的用了用袖子。气冲冲的走入人群里。

        一个结了婚的年轻将领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彻候的家女人不可能去当别人的妾侍。

        看到管家等人的高去,张默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沮丧的神色。

        但接着那名田姓的富商在权衡了片刻后,再次走上前来。

        张默见状小头不由喜。攀不上彻候之家,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岳父太人也很不错嘛。

        “不知贵兄长可愿意再增加一名平妻,嫁妆不变。”

        田姓商人随即露出了心痛难忍的样子,女儿也就罢了。那笔嫁妆可是相当于他小半个身家

        只有在想到女儿嫁给那名有着广大前途的年轻军官,哪怕是一个平妻将来能够带来的回

        报也会远胜f此时的付出。

        至于他为什

        如此肯定?

        君不见连彻候之家都有人草名而来,他又岂能视面不见........

        倒是那个有小妹待字周中的年轻人沉吟了半晌、最终还是不舍得将小妹许配给已有妻室的

        此时的张默面若死灰他完全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在知道了自家兄长已经结婚后,还想着

        送女过来,却丝喜没有考虑他。

        同为一个爹妈所生,怎么差距会这么大。

        答案其实就在他的心中。

        从军L

        总有一一天我要让这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跪伏在我的面前。

        张默毅然决定,随即也不留下来继续观看热了。径直的回家。

        一边走一边寻思着,该如何说服爹娘支持自己从军的打算呢?

        ....

        光明宫上。

        随着中骑,越骑两营将十的离场。官门上的勋贵大臣们也纷纷活动了西下筋骨。

        实在是刚才的举动过于专注,不少人都踮起脚尖拉长了脖颈,时间长了,不难受才是怪

        “家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是不是去告慰太庙?”

        =名大鸿胪的官员上前请示道。

        今天还有很多行程除了告慰太庙外,还要郊答等,=大串的仪注行事,不抓紧时间可不

        ie

        “家上,城中也已经为此献捷大典欢欣鼓舞,民心十气,都已经照应周全。剩下的献快仪

        式不妨交由4.5大鸿胪卿来主持,早早了事也就罢了。不知家上以为如何?”

        内史昆错也跟着上前说道。

        此时想要对刘彻示好的大臣又岂止他一个这从宫门上其他人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来。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不整出个大动静来,又岂能显出我的能耐。”

        刘彻心中得意的笑了笑面上却是以不忍令献捷将上失望为由而拒绝了离开的提议。

        这个时候就听见长安城东门外,黄钟大吕之声突然响起,远远传来,笼罩四下。

        而更有隐隐歌声响起,哪怕传到这里已经微不可闻,却已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气概。

        广明宫上,随着长安城由西至东渐次安静下来。

        手捧灵位的白袍大军行进的脚步声,行进时那悲壮苍凉的歌声,越来越响。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感觉,就这样迎面而来,不断拍击在广明宫上。

        让上面所有大汉权力中枢的人物们都-个个下意识的绷紧了面孔,停止了低低的笑谈议论

        “这是冥乐?”

        有人听出了那歌声的来历,神色莫不是大变。

        难道要出大问题了?

        虽然现在还未曾见到到底是什么样的阵势不过看到见多识广的长安百姓都被需慑成这般

        模样,可知绝不是等闲。

        这一股威武肃杀。悲壮苍凉气息,就是在广明宫上,许多人也也感觉得到!

        在京城之中,有许多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勋贵子弟。

        这种感觉对于生于软玉温香当中他们来说,太过于陌生。

        但是又是新鲜得从未见过。

        这还不是那种可以一笑置之27的新鮮事物。而是真正触动到他们心底的新鲜事物L

        哪怕对兵事完全不通的纨绔子弟,心中也未尝没有一个开疆拓土.马上封候的梦想。

        直到此刻,当整个长安城安静下来,当白袍大军未至。这雄武壮烈之气就夹着朔风雪漠迎

        面而来。

        听到那国殇之辞在长安城上空回荡。

        突然之间,他们那沉寂多年的热血仿佛又重新点燃了起来。

        更多的还是一个个面上满是寒霜,眉宇间仍残留着兵戈之气的朝廷重亞们。

        他们大多有过带兵的经历,更为清楚这股悲壮苍凉的歌声意味着什么。

        深受感染之下,有人竟是不自觉的低声附和了起来。

        按理说。此举有君前失仪之嫌。

        但是,现场却无人出声指责什么。

        因为,那为首之人正是刚刚才卸下承相之位的申客嘉。

        这位老人白发苍苍,满脸泪涕横流,唇角不住的蠕动,耳边仿佛再次响起了“灭秦”的口

        号之声。

        作为曾经追随过高皇帝的老臣,他有太多太多的往事可以追忆,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又一张

        阵亡故友的音容相貌。

        其他广明宫上的文武百官,这个时候却俱为白袍太军迎面而来的气势所摄,队列已,经有些

        纷乱。

        太家都在尽量不失礼仪不乱班次的情况下,向前挪动几步。好在白袍大军抵达的时候看

        得更清楚一些。

        当朱雀门城墙上金鼓号角之声再度齐声响动。

        白袍大军军当先一片白幅,已经出现在广明宫上所有人的视线当虫。

        白袍如雪旗幡如林。

        大汉忠魂灵位层层叠叠,数万健儿死战绝域,虽有百死。为国却不惜其身。

        今附凯旋雄师军旗来面君前。

        这一种壮烈到了极处的男儿气息,顿时就直直撞上广明宫。笼罩在在场每个人身上!

        大军凯旋,魂兮归来

        ....

        广明宫上,刘彻以降,所有人都似被迎面而来的这种感觉推了一把似的。

        都情不自禁的微微向后一仰每个人神色都下意识的肃然起来。

        这白袍将十,仿弗无究无尽也似的从朱雀门中涌出。

        出了朱雀门。白袍大军就不再反复吟唱那首国殇辞章,人马皆是寂然无声也似向前行进。

        原来高举的旗幡随着领队军将悲凉抑郁的-声号令,向广明宫上代表太汉帝国的君主俯首

        在这一刻,恍然不仅仅是这些白袍将十,而是万千忠魂同时来归,在广明宫前向君主行最

        后一次军礼,

        哪怕这一切都是由刘彻亲自执导,却还是被眼前的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

        他神色已经绷得紧紧的在广明宫前,凭栏站定。

        在这样的白袍太军面前,再多的言语也显得苍白无力。

        他肃然而立。就仿佛与宫门下的将十同在。

        此时此刻,再也无人计较周亚去此举违反礼仪,自行其事。

        他们又怎么敢?不怕良心不安,不怕被这眼前的白祖斯碎吗?

        而且这等场面。虽然沉默异常.却是自有一种绝大压迫力。让人只能肃然注目,哪里还说

        得出诋毁的话语?

        大队白袍将十,在离广明官三百步就已经停止向前,而向两边散开。

        将数百成千灵位完全展现在广明官上大汉权加中枢的君臣们的眼前。

        在他们身后,就是大队披甲甲土。

        里上创痕犹新身后战抱血迹浅浅,仿佛才从百死余生的战场上下来般。

        一个接着一个方阵的在那些白袍骑十身后展开,每一个方阵就位,领军将领就是声低沉

        短暂的呼喝,如林长矛,蔽日旗幡.同时整齐垂下,向837刘彻行礼致敬。

        随着一个接着一个方阵就位垂矛,这整齐起伏的钢铁波浪,仿佛具有种催眠的魔力,让

        每个人心都揪紧了。

        此时此刻,刘彻以降,每个人连大喘气都不敢。生怕惊动宣德楼下这仿佛有了生命也似的

        静默钢铁从林

        什么是百战雄师。这才是百战雄师!

        杀气雄浑却又安静整肃,令行禁止,虽千百人,却如一人。

        此前中骑、越骑两营骑兵虽然花团锦簇,但是和眼前这支足可让人感到畏惧不敢高声的大

        军比起来,只能说是天上地下

        经过近代方式操练出来的大军分列式,在几千年前展现出来,有着最大的震撼力度!

        当周亚去一行在亲P簇拥下出现在朱雀门内的时候。

        所有歌声乐声此刻都夏然而止。

        仿佛为他们带动也似,广明宫上一直泰响的雅乐,这个时候也情不自禁的停下了下来。

        广明宫和朱雀门之间。

        御街之上。

        只有一片让人觉得浑身仿佛过了电也似的庄严沉默。广明宫门楼下。

        周亚去和身后诸军将。也没什么多余举动。

        只是来到广明宫前百步,同时期身下马,周亚去以降、同时深深拜伏在地。

        他们并没有立刻舞拜山呼万安,而是就这样静静的拜伏在地上。

        在他们身后,大队步军十辛一个接着一个方阵的开进。

        进了御,就变幻了步伐,抬腿高落足重,上身却始终挺得笔直。

        这步兵分列式看起来比骑军更加的壮观震撼。

        那种正步前进重重落下的架势,似乎每一下都敲打在人心里。

        步兵分列式,本来就是单纯用人来营造出一种滚滚向前,无坚不摧的气势。

        已经是人类队列臻于极致的表现形势。

        此刻展现出来。如何不能让广明宫上的人们且眩神驰?

        步军方阵次第面就位同样垂子俯旗行礼。

        在一个个步军方阵前行的同时,周亚夫及军中诸将。就动不动的拜伏在那里,丝毫没有

        其他动作

        刘彻站在广明宫上,看着眼前景象。

        只觉得整个天下都拜伏在他这个大汉太子脚下,:种豪情壮志自然就油然而生。

        遂语出至诚

        i温言慰勉,

        “诸卿平身此次请位率师平板,

        劳苦功高。

        孤实深知。止次献

        捷凯旋,足展军威。大汉江山,实赖诸军将土浴血奋战,今归长安,朝廷自然各有犒赏,以酬

        诸卿劳绩”

        I“另,孤已命人在大庙之侧,竖起了一块巨碑,将此次平叛战役中所有阵广的将十的姓名

        铭刻在石碑之上供满朝文武及天下百姓吊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