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29、威武!

129、威武!

        东门城下。

        陈武和韩颓当,都在营最前面的位置。

        两人今日也是装点-新连脸上须髯都精心修剪过了.圖遭百姓的赞叹声听得清楚。

        他们对视一眼,偌大的两条壮汉脸上都是微微发热。

        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心中孕育,并不断的发芽和壮大着。

        ....

        皇城正南广明官上,这时随着皇家全副仪付出行的钧容直鼓乐之声。

        一对对御前班直最先出现在广明宫上,分左右向西边延伸。到了各自位置站定。

        宫中禁卫次第而出,遍市广明宫四下。

        再后面就是朝廷两千石以上的文武太员,以及诸名的彻候权贵。

        接着出现的张八人所抬的步辇,大汉孝文窦太“八三三”后一身黑色的袍服端坐步辇

        在她的下手便是回样一身正装的皇太子刘彻。

        在广明宫下,四里长的御街早已净街。

        西侧数里不许百姓靠近。

        御街左右一对对相向而立的慧军军将十辛看到太后及太子,全部持器敲击着地面,昂首高

        平“太后陛下万安!太子殿下万安L”

        这呼喊之声,不知道习练了名少次。

        整齐划一,声震四野

        窦太后那张苍老的脸庞也不禁浮现出少许激动,抬手示意欢呼声犹自未消,渐渐的才止

        歇下来。

        看到老太太的样子,刘彻便知道自己的安排没有白费。

        如果说之前刘彻安排F妹的行为是利用老太太爱面子的性格,逼其退入长乐宫。

        但这只是指标之策如果那天他做的事情令老太太不开心,或者是老太太哪天突然想开了

        重新过间起朝政。

        限干身份,哪怕刘彻当上了皇帝也拿老太太没有太好的办法。

        所以,他今天持意请突大后前来观礼用来“哄”老太太开心。

        哄有大小之分。

        比如像阿娇平日对老太太的诸多讨好,是为小哄。

        而刘彻这次动用朝廷之力来满足老太太的某些嗜好,这就是大哄了。

        听着周围的声音,尽管案太后看不到太远。却也能够在脑海中够勒出一副庞然壮观的画面

        老太太太脸上这些日子的烦阅情绪已经完全不见,微笑着对刘彻道,“太子,该开始了罢

        ”

        “谨遵皇相母之命。”刘彻旋即上前一步道,“禁军环立。太后亲临,告诸东门外诸军

        献捷仪式正式开始。”

        他的声音不太却能够让周围的人听的清楚,然后鸟上就有人传递道,“太子有令,献捷

        仪式开始”

        “太子有令,献捷仪式开始!”

        驻守在御道两旁的禁军军十每院土步,便有人高喝声。

        短短的时间里,长安城内类似的声音此起彼落

        那庄严肃稳的声音。令周围的百姓逐渐停止了嬉闹。

        一股来自太子的威严形象便悄然植入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试间,刘彻又岂会不知宣传的作用.就如同谎言说的人多了就变成真的是一个道理。

        在如此盛大的庆典上,众人口口相传声音不停的在耳中回荡,这一墓怕是许多人一生都

        难以忘怀。

        仅此事就足以令太子在民间的声望再增加三分。

        =些小智超于常人的才智之土看向广明官方向的目光便悄然起了变化。

        国有大子刘彻。当是社稷之幸哉

        .

        太子有令之声,遥遥传到东门外。在屯骑营和越骑营前等候的官员们忙不迭的赶至中军,

        大声道,“周太尉,太子有令。献捷仪式开始L”

        周亚去沉着脸。宠辱不惊的扬手。中军鼓号顿时轰然响动。

        各营前排精心挑选的关中大汉,一齐将旗嶠高举。迈步前行。

        数千骑上随着军将号令驱使着座下的马驹缓慢向前。

        这么些时日的操练下来,队形倒也颇为整齐。

        行进之间,只听见甲胄碰撞之声。

        太军阵列一动让周遭百姓顿时又爆发出一阵欢呼。

        “献捷了,献捷了」”

        这欢呼声从东门外响起,转眼传到了东门内,沿街听到的百姓跟着应和欢呼._.

        这声音顿时一浪高过浪,沿街高处那些官官贵A.都来到视野良好的窗前。

        底下百姓,挤挤挨挨的就朝前通,那些喜热闹的游快,更是怪叫不住,将人朝前推。

        值守的禁军中的土卒和内史衙门中的小吏,这个侍候人人满头太汪、拼力维持着人线不要

        涌上大军行进街道。

        被挤着的小孩顿时就开始哇哇哭叫,人群当中维持秩序的衙役。个个破口大器。声浪声更

        显得嘈杂。

        而灞桥上围观的百姓更倒雲些人潮-动。不断有人被挤下河。

        幸得河水不深周遭又都是人手,顿时就拖泥带水的将一个个拉起来。

        渭河船上那些命门的官家小姐看着这个景象,个个娇笑不已。

        长安城的热闹,随着西骑营开始A城顿时又十倍于前。

        整个城市都躁动起来。等着这场难得的盛事,仿佛就是一个人A可以尽欢的节日!

        为首的数千将十,这个时候都抬头挺胸,一队一队的次第面前。

        将宽阔的东西大道塞得满满当当。

        行进当中全是欢呼之声。

        鲜花香果不断拐于马前..甚至还有姑娘的香汪巾。

        这个时候,两营的将十入人都笑得合不拢嘴。如此荣耀的事4  5情怕是足以记录在许多

        人的家训之中。

        在这种繁盛热闹,扰动了半个长安城的场面中,几十万百姓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西营

        将十缓缓而前,终于穿过朱雀门,走到了御街之上

        这御街宽阔,又超过东门到朱雀门的东西大街

        前面两队顿时向两边让开。捧出中军来。

        韩颜当在前,陈武跟随在后,头盔上红缨猎猎舞动。直直策马面向眼前广明宫,身后朱雀

        门城墙上,几十名禁军吹动号鱼。

        广明宫上,捧着各种乐器的太常衙门直麦响了雅乐太晟。大最乐声中,广明富上太后以降,人人神色俨然。

        塞太后正襟危坐。刘彻肃然端立。

        诸太臣勋贵人人眼中闪烁着混杂了激动、兴奋以及自豪等情绪。

        哪怕是亲手操办了这件事的内史显错,眼中也泛起了异样的光芒。

        没想到太子刘彻的几个建议,居然能够产生如此效果。

        这样庞大的庆典,自大汉开国以来都从未见过。

        在昆错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莫名却的念头,这位殿下极有可能开创-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换做其他守日太臣的话,此时定然会万分抵触。

        但他可是法家的门徒啊。

        魏国李理变法.韩国申不害变法。秦国商鞅变法等等,这些法家先贤的事迹充分说明了一

        个问题。

        只要有利于国家.法家门人从来都不惧怕变革,哪怕是到了武帝朝“罢默百家,独尊儒术

        ”的时代。

        法家也玩了一出儒皮法骨的把戏。延缓27了学派消亡的命运。

        对此,昆错不禁生出了一丝期待。

        一

        看着太队环庆军将土。衣甲整齐,成列前行。

        此时长安城百姓的欢呼声已经被抛在了后面,御道上安静许多。

        中骑营和越骑营座下的马蹄声重重敲打着脚下青石砖,还算是整齐。

        军将名着鳞甲,甲身采用鱼鳞状的小甲片编成。共有上四五排。

        甲叶片基大,打磨之后闪耀生光。

        每营前排军兵全是精心选出来的关中大汉。穿着武库里面翻出来的半身甲,也都打磨过。

        而且甲叶连接处装饰有红巾,看出去花花绿绿的一大片,煞是好看。

        这些甲+举着军中各式旗幅、连绵成一片

        有营认旗,军将认旗,号令旗,分队旗,其而还有纯用以装饰的彩旗。

        都用上好锦缎制备一新卖相极好。

        这几千人列队而进,御街不过四里长,队伍尾巴还在朱雀门东面.看起来竟然有无穷无尽

        之势。

        塞太后长在深宫、未曾高开富丽繁华的长安城一步、她的眼睛也,不好使。但还是能够感受

        到这支军队扑面而来的雄壮军威。

        “好,好啊L这就是我大汉的军队”

        老太太说完,就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个窦家子,道,“你们以后练兵,也要按照这个标准来

        那几员禁军将领当即脸上就露出了苦笑,这样威风凛遵,杀气腾腾的军队,可不是靠练能

        练出来的。

        刘彻在旁边笑着道,“这不打紧,等来日孤安排几个教官来帮助尔等训练军队,另外,等

        孤的武院开学,尔等也可将军中的可堪造就之辈送进来,保准让他们学的一身的本事回去。”

        这是他早就想好了的,第一批武院的招生很太部分生源都将从现役的军队中抽选。

        此举不仅能够整体提升大汉军队的战斗力。也能增加这些好土对朝廷的认同感。

        长此以往,太汉朝廷对于军队的控制力必将更上一层楼。

        “那就多谢家上了。”

        几个窦氏的将领纷纷抱拳说道,他们可是早就听说过这位殿下的练兵之能正好趁机,见识

        一番。

        光明宫上的小小动静.底下韩颓当诸人自然不知。

        陈武诚心正意追随韩颓当策马向前。

        到了高光明宫前百步之处,全军翻身下马,再躬身趋前十步,摘下头盔大礼参拜。

        韩颓当以降、人人山呼舞蹈齐声大呼,“太后陛下万安!太子殿下万安!”

        随着韩颓当他们举动,几千名两营骑士同时拜伏除持旗幡前排军土不能山呼舞蹈,只能

        双膝跪地低头外,人人都是同样动作,呼声震天,“太后陛下万安!太子殿下万安」”

        室太后微笑起身。摆摆手。

        刘彻会意的向前一步提气喊道,“太后有旨,诸军将土免礼,”

        韩频当等人起身,却仍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态。抬首仰望站在光明宫上,英武非凡的男子

        大声直报

        “臣等泰旨,得领天兵、平叛东进两月征战幸得功成。斩楚王刘成以降凡数百员。破

        军五十余万,擒辽济北王刘志,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等,执其百官,献俘

        于君前。

        下九郡-百十十三城,解救生民无数。太汉金瓯,至此完垒

        此战获胜,实赖列祖威灵,天子恩德朝中大臣运筹,将土用命,臣等幸而得全,得返长

        安,面于太后之前,不甚惶恐之至!”

        这一席话,自然是刘彻拟定,韩额当昨夜不知道翻来覆去练习了多少遍,此刻说来,倒也

        情真意切。

        光明宫上,窦太后也不由动容。

        以往她只知道朝廷的大军胜利了,却直到今日,才知道平叛的大军到底立下837了多太

        的功劳。

        这其中有一多半都能归到身前不远处的皇孙身上。

        想到这里。她不禁生出了几许惭愧。

        若是因为她的私心而令大汉丧失了如此一位贤明的继承人,九泉之下,她又有何面目去见

        先帝」

        罢了,罢了L

        自这一刻起。窦太后才彻底从心底熄了立梁王为嗣的念头。

        “太子,京家有些乏了接下来的庆典就有由你来主持。”

        她其至没有给刘彻拒绝的机会,说完就乘坐上步辇回长乐宫。

        看着代表着太后仪仗的锦旗高开,刘彻深吸了一口气,今天这次献捷仪式的效果好的甚至

        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相信不仅是他,还有周围那些心思灵巧的勋贵大臣们,同样领悟了室太后刚才那番话所代

        表的意思。

        这是要彻底放权给太子的节奏啊!

        从今以后,大汉朝将走向何方,都要遵循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意志。

        对此,有人窃喜,也有人惶恐不安。

        大势如洪,注定不是人力所能抵抗。

        “我,大汉一一”

        刘彻上前一步直面宫门下的数干将土。

        下一刻。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呼声响起,“==威武!”

        刘彻抬手握拳放在胸前,声量放大:“我,大汉==”

        猛地向上挥拳L似是要捅破天空。

        “一一威武上”

        屯骑和越骑的两营将土,也随之放开了嗓门。

        在这股气氛下,连宫门上许多勋贵太臣们也忍不住低声诵念。

        有个别年轻的男子更是忍不住全身颤抖,不顾形象的大声吼了出来。

        “我,大汉--”

        刘彻的声音愈发高昂。仿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全场悄然一静.继而响起了连片的吸气声。

        每个人的胸膛鼓起,脸庞涨的通红。

        最后齐齐的叶气发声,“一一威武上”

        这一刻。不仅更多的勋贵大臣加入其中。

        连带着卸道两侧的许多长安百姓也不自觉的跟着发声。

        这股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震的整个长安城也仿佛颤抖了一下。

        这狂热的景象.令每一个身处其虫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仿佛这几个字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密的联系成一个整体。

        大汉的概念无比清晰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之虫。

        二些来自儒家。法家,黄老以及隐藏在人群里的其他学派的门徒更是激动的身体发抖,双

        眼噙满了泪珠。

        这样的场面或许只有三皇治世时期才能看到的吧。

        隐迹干人群中的一些人双眼不禁射出了一抹希冀之光。

        皇宫之内,连已经逐渐走远的窦太后也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高呼之声。

        她慕然想起了当年朝廷大百剿灭诸吕,共迎先帝入京时的画面。

        京城百姓也曾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听到四周传来的那呼吸加快的声音.窦大后心有所感。

        这位太子还真有几分先帝的风范啊!

        想到这,老太太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

        其后一切行礼如仪,军中鼓号再度响起。

        虫骑、越骑西营将土向南边退去,沿着虎路街走向粱门,最后回到西山大营。

        Co

        外面欢呼声一浪又一浪响起屯骑、越骑两营那头也金鼓声响动。已经列队由东门而入。

        前营诸位军将看的心痒难耐,只好不断的派人向坐镇在大军中营的周亚去请示。

        周亚去骑在马上轻喝-:声,“你们各自不领着自己军马,在这里做什么?各归其位,等号

        令就是~”」”

        军将们一震,回头看见周亚夫身影,顿时不敢再说什么,朝着固亚去行礼,飞、快翻身上马

        回归队列当中。

        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周亚去点点头招手示意顿时几十名军土,吹动号角。

        号角声呜呜响动,声需四野。随着这号鱼声,东门外几处寺院,顿时敲动钟声。

        浑厚深远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动,加上苍凉的号角之声,

        前面本来直在列队等候的营步军,这个时候却向旁边让出营门。

        周亚去当先,率领一应僚佐上前,身后两营超越面前。

        这个时候才能看到,=直藏在后面的这两营将土都是一身白袍。

        当先一排,俱单手持着白色旗幡,正中面大旗,四个苍凉遒劲的古隶,正是魂兮归来四

        字L

        而后面诸排将土,白盔白甲白袍,手上端端正正捧着的,都是灵位!

        这些将十都诚心诚意。依次而前。

        周亚去的中军都让到他们身后,一旁的乐手匠人,奏起豪壮悲凉乐曲。

        数万汉军健」.同声而唱。每一个的歌声,似乎都是从丹田中传出。

        应和在一处,初时低沉,却直入人心。

        而内史衙门的诸多小吏看着眼前景象,人人脸色悄然发生了变化。有人忙不迭的拦在前面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献捷仪注,什么时候有这个了?”

        这些白袍将土止步,却看也不看他们。只是端端正正的捧着灵位。抬首向天。

        周亚去轻轻策马而前..=名随行小将扬声叱喝,“尔等懂得什么?上古之时,大将班狮归

        国,但是阵亡英灵居前,功勋卓著者得配享!”

        几个内史衙门的小吏吓得浑身发抖,死撑着不退。

        周亚去已经翻身下马,走到他们近前,谈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突然一把抓住当先那人衣领扯着他望向那一片灵位,沉声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此次平乱.抛尸在战场的无数英灵,他们回来了1他们随着凯旋之师回来了!

        他们要在太后面前,禀报他们的忠勇他们要看看他们用生命卫护的国都,他们用生命卫

        护的大汉百姓L

        这些英灵,你就敢挡在他们身前,让他们忠魂,不能见太子最后一面么?

        你就敢挡在他们身前、让他们的忠魂,不能最后看一眼这大汉的大好河山,这大汉的万千

        百姓?”

        那小吏被扯着抬头,周遭数百将土,齐刷刷的将满是愤遘的目光投射过来.聚集在他脸上

        (钱好赵)最让他丧胆的还不是如此。而是那数百上千灵牌。每一块灵位上的文字,在这

        一刻仿佛都涌入他的视线当中,直神入他的心底!

        “故汉左遮长,中军振武将军候胜之位。”

        “故汉公乘,长水营副将李忠之位。”

        “故汉五大去。射声营强暨将军张山之位。”

        “故汉五大去,中骑营典军中郎将杨成之位。”

        “故汉.”

        “故汉..”

        ....”..

        灵位之上,仿佛就有无数忠魂正膻目看向这长安小吏苗。

        他们也不出声,就是穿着带血的盔电持着折断的兵刃,随着头顶飞舞的白色旗幅,静静

        的,静静的看着这长安小吏。

        曲调中正平和往而不复。

        在这一刻这些长安小吏终干崩溃了,带着哭腔道,“诸位请吧,小的又当敢阻拦这些大

        汉忠魂得拜天阙。”

        随后,这些小吏恭恭敬敬的避道。

        在这样的大军面前,在这无数灵位面前,大礼下拜,匍匐在道左。

        数万健儿的歌声,这个时候渐渐清晰起来,回荡在这黄钟太吕之声当中。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上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骏殪兮右刃伤。

        霾西轮兮絷四马,援玉粮兮击鸣鼓。

        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泰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读。837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这歌声比起这个时候的曲调,有些区别。

        没有小令词曲的一咏三叹,那么多修饰音。

        哪怕是词曲雄浑豪放也没有最后的那一声拖腔。比起中正平和的雅乐,却多了一些直抒

        胸臆之声。

        每一名军中土卒,此刻似乎都是用他们的全部感受在唱出这首经刘彻略微修改了曲调的歌

        曲。

        在歌声中,白袍太军隆隆向前,直入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