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02、偷龙转凤

102、偷龙转凤

        62、这是锦衣卫第一次向外界露出獠牙,不管是对舒展个人还是对整个锦衣卫,这都是一场不

        63、容失败的战役。

        64、长安城的一栋宝院里。

        65、吴国使者李冠宇眉头紧皱的在屋院里来回踱步。

        66、从收到血奴那边传来的消息后,他就陷入到了左右矛盾的状态。

        67、一边是民族大防一边是吴国的大业。

        68、他不是不知道将那些包含了无数先人心血结晶的宝贵知识传输到匈奴会带有什么样的后果

        69、,但心里却始终存了一丝伤幸

        70、只要吴王殿下能够入主长安,休养生息几年.就能够在匈奴人消化掉那些知识前发起攻击

        71、那样,一切就都还来得及。

        72、“吴干殿下,所有罪孽就让属下-一个人来承担吧L”

        73、挣扎了良久李无宇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74、他心知。以吴王殿下的贤明,多半是不会同意这个计划的。

        75、可是,皇子刘荣的横空出世却带给了他巨太的压力。

        76、先是说服齐王支持朝廷。接着推恩令出顿时就让胶东几国迟疑徘徊了起来。

        77、太一统的思根观念更是在短短的数且间便被朝野上下所有人接受。

        78、连匈奴那么残的敌人也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79、天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做什么。

        80、“所以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参见殿下!”张汤和舒展拜伏道。

        如荣伸手将二人扶了起来。

        锦衣卫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建立起来,眼節的这二人出力甚炙

        张汤,法家的高徒,能够载入史册,一身的能力自不需多言

        而舒屡,这个曾经抆讨他性命的人,却带给了如荣不小的惊

        跟那个揎长砍杀,动爹子比动脑子还快的小旋风不同

        舒展这人的思维相对绩空,而目学回能力极强,往往能够一反三

        仿佛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

        在刘荣制定的锦衣卫培训科目之中,舒展这人以一骑绝尘之热将其他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这也是他仝天能够站在这里的最大因。

        否则的话,就算对方有功,刘荣也不会置然授之以机密。

        “昨夜如何?”刘荣潋岺的说道。

        张汤和舒展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后者出声道,“—切黑如殿下所料,有人贼心不死,

        他们之前被得到刘荣的命令,密切监视包奴使团在京的一切动静。790

        没想到才第一天就有所收法

        “是何人?”

        刘荣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目光

        “虽然那人藏头露尾,但还是在归途露出了马脚,那人应该是受吴国使者的主使。”舒展

        继续说道

        如荣点了点头,对这个答案他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跟那个吴国使者接触的不多,但从对方的面相来看,就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可是请出兵相助?”刘的唇角露出了一抹的讥识、“孤造包使臣一定是拒

        他的语气相当肯定。

        虽然不知道匈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结合历中上的记载以及匈奴和亲使团的表现来看

        与权人在近几年内似平托不大相和汉朝发生浊

        张汤和舒展同时说道。

        这绝对是发自肺脏,而不是在拍马屁。

        身为情报工作者的他们可是深深的知道能够丛这千头万绪的信息中找到正确的答案有多么

        “但是,匈奶使臣却操到工另外一件事情。”

        说着舒展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匈奴使臣的意思是,如果吴国肯以兵书和金属冶炼之法相

        酬,他们包奴倒是可以在边境鼓噪点声垫,牵制我汉朝的边三主力。”

        “好大的胆子!”

        显得又惊又,他可是红道此时的汉室对千乓以及金属益炼之法的保密工作直多重

        商人走私寻常的益铁等物密最多是罚金,但加果走私兵书和相关的技术拽那就是选九族

        的大罪

        草原本来就盛章战马,一日再被匈奴人案握了金属冶炼之法再加上兵法战阵的运用

        在冷乒器时代刘荣想象不出,还有哪个国家能够与这的怪物对抗。

        旦萝想一枢历上的蒙古帝压是机何打欧亚大陆上的丘有国室,就该知道堂握了这两样

        述的草原帝国有冬么的现怖。

        “绝对不能让匈奶人得!”刘荣断然说道

        张汤和舒展品然出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和鉴迫性

        工一展便主了出道“为今之计,有纤服吴国使者“”

        这也是最简单和怯摔的解决办法。

        如荣略一沉吟,財否则了这个方家。

        不(hef说吴国使音这样死在京城的有多么恶劣,单旦杀死一个吴匡使者也

        不能从恭源出解决问题

        吴国方面完全可呈外派人与匈联系,到时的清况反是加博糕

        瓜有个枢法,你们且附耳过来……

        刘荣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只负责提供了一个思,县体的热红方面还要听从支业人

        土的意见。

        在这件事上,张汤也是个外行,所以明的团上了嘴巴。

        臣霎要能调动锦衣工的所有力量,另外还需要意大人麈下的关坚大哥出手相助

        关键刻,刘荣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本干麾下,包括孤在内,只要眼有需要,都可任

        舒居应声领合,出着刘荣面,便开拾动起留在京城里的锦衣卫的全部力量

        这是锦本卫第一次血外界露出牙,不管是对舒展个人还是对个锦衣卫,这都是一场不

        长安頗的一栋名院毕。

        吴使者李宇盾头皱的在里来回步

        从到匈奴那边传来的消息后,他就陷A到了左右矛盾的状态。

        边是民族大防,一边是吴压的大业

        他不是不知道将那些包含了无数先人心血结是的宝贵知识传验到匈权会带有什么样的后果

        但心里却始终存了一丝侥幸

        只萝吴王下能够入主长妾,休养生息肌年,就能够在奴人消化掉那地知识前发起攻击

        那样,一切就都还来得及

        “吴王殿,罪芽就让属下一个人来杜吧!”

        桷扎了良久,李冠宇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知,以吴王最下的贤明,多半是不会同意这个计划的。

        可是,皇子如荣的横罕出世太带给

        先是选服齐王支持朝廷,接着推图今一出,顿时就让胶东几国迟疑徘徊了起来。

        大一统的思想观念更是在短的数月间便被朝野卜下所有人接受。

        连匈那么凶残的敌人,也被他玩弄在股堂之间。

        天知道他接工还会做什么。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逼我!

        得到了刘荦的授以后,舒便全面的温动起锦卫所有的车直△员

        了全面监控玉驻京点外,还有两人捡作仁径混进了府电

        每肠半益茶的时间,就会有最新的惜报送到舒展的泉系上。

        通讨种种的线索来看,他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吴准备卖国了。

        不管是不是吴干肯使,这个屏盆子先-扣对方头上准没锆

        或许暂时派不用场,但等到来收复吴国的时候就能发挥出大作用

        针对议个情况。舒属做出了一系列的安难。

        在是国使者派人妆集相关籍资料的过候,还右背后小的准动了一把。

        尽管如此、吴国的人也花了近忑天的瞬间擷出±太量的金线和许诺终干凑齐了匈奴仨

        者的要

        在这个4程中、锦衣卫的人也板热掌握了京城内亲近或者倾向干吴王的所有官员和勋景。

        甚至还钓出了一条大鱼。

        辟堡,这入居然也是吴王的支持者。

        更加道过辟阳保可是大没是顶坏的彻候、食达八壬白

        压根就不是南宫侯那种入可比

        由此可知,这吴王比时到底自着多么步大的威望杠垫

        可以说,除非他主动造反,否贝朝廷王绝对不敢动他分亳

        “很好暂时先留着他等到朝还决竟出兵三叛、这就是最好的旗的对象和军梦的宴源

        刘荧冷冷的说道。

        中书上记,周亚去受金帅太军平瓶,因军费不,不得已灵好向大高利贷商人惜了五千

        等到平振战争胜利后,除了归讦本金外,还付出了高达两倍以上的利良。

        五有了这食邑五千白的路图的室产周亚就再也不用担军费的面题了

        张汤和舒展听到这话,不由心中一德。

        这位殿下好大的杀气

        同时地暗暗告自已莫要得意忘形。

        谨八\\垣徵才是为臣之道

        刈荣出声回迫。

        迎奴人所要的这批典籍置料,因为是以面恢的方式记录面成足要装马车才行。

        这么明显的目标相要送进鸿脏衙门,不引起注童才是怪事。

        所以他才有此问

        今陀,德胜楼。

        展胶上流露出一冻且信的说道。

        在这件事上,关坚所带领的长安游使们也出了大

        不则们也不可能掌据如此完枣的情报

        “那品回使者会亲血出面吗?”

        刈荣不怀好意的说,如果能将此人当场抓,干日后的平扳计当有所助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家k展算计于地

        他要是不反主的话,旁A还以为他好欺负显

        将将荙货的人当场缉章,也必能奎扯刭的头上。

        国言,刘荣路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行。

        “喏」”

        张汤和舒展应声领命道。

        倍晚时分

        一辆牛车从巷子里慢悠侬的驶了片来。

        牛车上堆满了柴火和草,隐隐讦带着一股皇的味道、

        路旁的人国到纷纷皱肩让,有邦气灾爆的更是当场大骂了起来

        赶车的人也不生气,只是向左右监着小心

        这人叫三,从小就是个儿,如果不是吴干收养,或许早就饿死在那个街头。

        所以,在很小的时假,他就立誓要报答吴王的大恩。

        议一次就是他丰动争取到的机会

        他不知道马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交易的背后防藏着仁么重人意义

        ·····求鲜花

        他旦需要知道,这件事对干吴干最下十分重要就足够了。

        看着前面的招,只要再拐过一个蛮就能到达目的地

        刘三长舒出一口气,这次的任务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容易

        他只需将牛车上的箱子带到前萑的酒,后嬝的任务自然有其他人接手。

        “再讨不久,吴王殿下就该入京了吧?”

        他这样想着,唇鱼不由露出了一抹微。

        地不知道他在吴国的妻儿过的怎么样了,也许很快就能见面

        正在这个时候,一几受惊的马车从旁边的巷子里猛然袒了出来。

        尽管三竭力的想要调头,可却已经水不及了。

        两架车马当即撑边撞了一下

        那头黄生在受惊之下,猛址将生车给掀了。

        稻草,柴火以及一口破旧的木箱播了一力

        正在刘三爬起来收拾东西,不想对方既然倒打一耙

        他虽然性格H较老实,却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当即就跟马车上那人理论了起来

        那人却丝亮不进道理,逮着张三就是一顿良盟。

        正当两人业气找来越太,即将打来的时候,啻边的路人走上来劝和道

        眼见周围的行人点多,刘三涵然起了上已的任务,回头看到那口破旧的木箱,頓

        此时也没了跟马车那人斗气的小思,在热心路人的都助工,很快就把所有东西装到了牛车

        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语后,如三就哼了一声,看也不看马车上那人一眼,驱使着牛车想酒楼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牛车的踪影后。

        马车车夫与好心的路人对视了一,脸上露出了一抹会小的微笑。

        德胜楼,门口。

        刘,怎么这么慢,路上没发牛什么变故吧?

        几个青衣大汉走7卜买。帮忙将牛车卜的东两符下搬,看到卜面的柴草摆放散乱,不由除

        了几许识异。

        刘三脑中想起了刑才发生的一慕,似平没什么回题,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道,“路上

        黄牛受到了点惊吓,将卜面的东丙需散了架。”

        总小能让人以为,他这

        5没做

        那几个青衣大汉听军邡了一厂气打开旦太箱羞到里面摆放整齐的竹笛后,更是彻底

        放松了工来。

        “好了,这里没你的了,先叵土1

        直大随口说盖省就几人合力将箱进了酒楼“十九

        在德胜祛酒店对面的一栋启子里,舒层对着左右说道,“这次发生在敌人身上的事情,你

        们以后也要引以为或、不管是多么组微的破绽、乜都要打起精神来,不能疏忽,”

        且便是在执行任务的时,他世不忘调教这班下属

        这就是专业的和外行的距,哪怕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