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95、琉璃

95、琉璃

        刘荣没想梖到这件事居然如此顺利,脸上顿时笑玨了花

        可他等了半晌也没

        这是咋回事呢?

        光给个名头,具佳挂哪个部门名下,财条由哪里握供,这些实质性的东西咋就没下文了。

        “父皇,请问这锦衣卫到底挂哪个衙门之下?”

        刘荣的心中奕然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却依旧硬着头皮问道。

        “既然是你小子提出来的,那就交给你管吧。”刘启笑意盈盈的说道。

        这虽然是刘荣想要的结果,可他总觉得哪里似平有点不对劲啊,便宜老爹不像是那么好说

        “那经费?”

        “自筹。”

        刘启那满是笑意的眼眸中闪讨一道精光。

        “听说你小子最近在清音南宫俣府产业的时候赚了不少,还有那白纸的收益,想必是不介

        意为父皇分忧吧?”

        靠靠靠

        原来是等在这里

        连儿子兜里的钱都在惦记,便宜老爹,你的节操佴在?

        刘荣顿时就有些抓狂了、他现在手上确实有点钱,但他花钱的地方也多鲡。

        思虑再三,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儿臣领命。

        看着刘荣那苦恼的表情,刘启心情大为舒畅,有一种教育孩子做人的成就感。

        半刻钟后。

        刘荣緩缓的退出了清凉殿,唇角隐隐露出了一抹笑意。

        当刘荣回宫不久,就看到张汤立干殿门之如

        “让下差攴遇险,此臣之讨也!”张汤跪伏在地道。

        刘荣看着眼前这个黑面汉子,神色多有疲,品然是墼晚没睡过。

        “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

        刘荣知道这性事怪不到对方的头上,他也不是那种喜欢迁怒的人

        再说,他现在马上就要将一件重要的事情交到对方手上,自然需要好言安折一番。

        “谢殿下!”

        张汤昨天在收到刘荣遇刺的消息后,整个人后怕丕已。

        要是刘荣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他可就直的是万死莫赎了

        “臣在进宫前,已经让人见识住是国使者冠宇,只要殿下一声令下”

        张汤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对干这个差点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人他可是恨的咬牙切齿

        的说。

        刘荣却是摇了摇头,待他冷静下来之后,就发现这仝吴国使者动手所选的时机实在太好了

        本身又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偶有抓到落國的刺客,往往还不等审叵就已经自丞于牢虫。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动此人,无疑就给吴囯方面提供了一个造反的口实。

        “他现在何处?”

        “亶毀下,此人每日流连干酒楼,饮酒作乐,好丕快活。”

        张汤恨恨的说道

        这李冠宇实在太置张了如果他表现的诚惶诚恐,张汤可能还没有这么大的火气。

        可现在的这副样子,分明是没有将朝廷的一帮人看在眼里。

        实在太讨目中无人了

        “你且过来,孤有事情吩咐你去办。

        刘荣知道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招了招手,然后将自己设置锦衣卫的一王想法说了出来。

        便宣老爹给了他两百人的名额,但他没打算全部用上

        来经费是个大问颗

        殳有相关的操作经验,还是

        刘荣暂时旦准备招慕一百人。

        人员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一是军中的斥候,此时好像是称之

        他们相对有着较为圭富的经验,简单培训一番就能珏始壬活

        二是从症大的游侠中招慕一部分

        这个群体里面三教力流的人都有,用的好的话相必也能派上很大用场。

        三则是从京城里的良家子里招募

        俗说话,白纸好作画,这部分人刘荣是准备当作后备力量来培养的。

        也许暂时派不伤用场,但如果他根将锦衣卫发展壮太的话

        这一步就必须要走

        而且早走比晚走更有利。

        张汤确实是个能吏,只从刘荣的一席话中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机遇。

        对于前面两条他倒是可以理解,可是最后一个招人标准却并丕是很赞同。

        “殿下为何不从外面的禁军中抽选出一些良家子,他们有着更好的底子,忠诚方面也有保

        忠诚么。

        刘荣对此并不怀疑。

        但忠诚的对象是谁,那就有待商量了

        刘荣可是记得,历史上刘细的建元改制被大后一纸诏书废除,差点被从皇位上碾来。

        如果不是馆陶母女两人死命的给老太太说好话,也就没有了以后的汉武大帝。

        ·求鲜花·

        一个瞎了跟的老太太,只凭一个大皇太后的身份就能做到这一点?

        反正刘荣是不信的

        所以,他在对待驻宇在外面的窦章时,都会持保留的态度。

        “按孤说的话去做就是了。”

        刘荣摆了摆手,这些想法就没必要告诉对方了

        “臣遵命。”

        张汤立刻就应声道。

        法家的官员就这点好,永远维上是命

        不会像儒家的官员那样,动不动就给你撂挑子不王。

        “下可是如果按昭你所说,这批细作是要派往天下各处,这其中的花销……”

        张汤是个务实的A,他粗略的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就得出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

        “你先去袁市令那里支取一部分,先把人给招慕齐了,后续的经费孤再来想办法。”

        如荣在袁盎处留了一笔不小的资金,原本是打算用来打造“大没科技产业园”的。

        但南市作坊区的改造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完工,暂时超作他用应该问题不太。

        不过,这资金确实是一个大间题,必须相办法解法了

        且前他手上最赚钱的生意莫计于白纸,只要一投入市面,立刻就会被一抢而空。

        但是,受限于造纸的规模,这一块的利沺虽然可观,却很难实现大规模的壇长。

        至于扩大规模,这个想法一闪即逝。

        最后刘荣还是决定不要给便宜老爹添麻烦了

        “难道真的要去把玻璃珠给炼出来?

        想到就做,刘荣拓来了阿三。

        自从上迩寿宴讨后,他便简单跟阿三说了一、炼玻璃珠的方法

        因为他自己巾不是很懂,所以但打发阿三自个去研穷了

        如分计了议么多天,也不知有没有结果。

        殿下,你招小的来有何咐?

        相比两个哥哥,阿三的脑子要更灵活一此

        当初他说除了两个哥撞长的手艺外其他全部都会一些还直不是吹嘘

        刘荣的很多想法,都是在对方的手上变成实物的

        比如曲辕犁,又比如马镨,马鞍,以及马蹄钛“士八三”等笔。

        如果让他这个文科生来做这些手工活,那直是打亚他也办不到

        可是网三缺能在没有见到实物的情况下凭着刘荤的描述,择东西做出率

        买仕太牛掰了。

        上次我让你做的琉离怎么样了?

        刘荣面羋杀的道

        阿三呆了呆,然后从随着背着的木箱中取出了一个布袋

        “殿下,回的可是此物?

        接着面上就露出了一抹惭懊之色,道

        小人试了很多法子,也没有做出最下要求的那种圆润无暇,没有半点杂质的琉璃珠。

        刘看到这些珠子却是异常的欢喜,在这个时代,这种琉搞味生表的可是大把大把的金钱

        而且、这玻璃不伛仅是奢侈品,还可以月于军事私民用品

        最直接的代表就是望远镜和镜子。

        望远镜对于这时候的军事用途有多大,根本就不需要用文字来值述。

        而镜子的话,你能想家的出,一大群花枝招的文人日对着铜镜梳妆的痛苦吗

        就这样,一个杠磨好的坰镱至少也要太几钱。

        刘荣亢全可以想象的出,

        折倒映出自己容貌的玻璃億面

        赦个天下的女人全发出怎样的尘叫

        在任何时候,都千万不要小看了却人的购买刁

        尤其是在大汉这

        能成为一家之三的朝代

        刘莹的验海里基至出现了无数个人在妻子的逼迫下,流着△酸泪水上街排队监买玻

        “你现在制作了多少琉璃珠?”

        他撑了擦唇角的山水,诠忙出声道

        因为始终达不到殿下的要求,小人旦是少量做了一些,”

        阿三如实说道

        刘荣虽然有点失望,但不要紧,这玩意做起来可比白纸要省时的多

        只是如果他一旦大规模炼制琉璃珠的话这玩意的价格恐怕会以跳水的速度往下跌

        但也无所谓了,他又不是纯粹的商人,当能丘斤计较这些。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筹集一笔资金将锦衣卫建立起来

        这也许会是他将来的立身之本。

        虽然他现在跟便官老爹的关系不错,但刘荣又岂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再说他这个便宜老爹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设计坑害自己的胞弟也就罢了

        i中上的刘荣是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便宜老爹一手被逼死的,

        便宜老爹怎么对待宠信有加的晁错的?二一吾不爱一人以谢天下!

        品错就这样被砍掉了脑袋。

        再想根看、佴宜老釜怎么对待立下擎天保智之功周亚去的?一一此泱泱者,非少主之臣!

        干是冷眼旁观周亚去在狱中绝食而亡

        对干便宜老爹来说,什么都可以牺牲,只要能完成他的目标

        刘荣又凭什么能肯定,便宜者将来不会动他?

        要知道,历史上刘彻跟他的子刘据,那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最后的结局却是兵戎相见

        要想不

        丶下场,我就得早作打算了,万一将来有事,也不至干坐以待影

        刘荣在心甲想着。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手里的力量。

        李二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嘛。

        当然,如非是万不得已,刘荣肯定是不希望走到那一步的

        但唯有掌握力量,才能拥有话语权。

        只可45惜刘荣现在被拘在皇宫里,很多事情就旦能拜托袁盎和张汤来代为处理了。

        张汤从皇宫里出来

        心中仿佛是燃起了一把火

        作为一个有着丰富基层经验的人,他出其他人要更为清楚的明白一个肪大的情报机构代表

        着什么

        也正因为如此,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千劲。

        神色勿匆的前往南市打算向请教袁盎一番。

        不想在路

        此人姓田,名

        虽然是个商人但品德出众。

        常把赚来的钱资助一些困难的家庭。

        长何故来比?”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子,张汤有种发自内心的感谢

        如果没有对方的资助,他不可能出任公职。

        地不可能做到铁面无私。

        毕竟,他就算耳清廉也是要养家糊口的

        “为兄有一批货被内史衙门的人给了,这不是想来托人打听吗?”

        田甲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皇城与内中门高的又不远,在这里碰到不足为查。

        “小单就在肉衙门任职,这就帮兄长去打啦

        张汤是担任讨基层小吏,知道如果旦是货被扣而人没事的话,回氖应该就不大

        如果真是因为韦禁品的事,田甲也不可能完好的站在这里

        “那就多谢贤弟了。”田甲听罢大喜,可接着又露出了一抹迟疑,“这该不会给贤弟你带

        来么麻烦吧?”

        在他的记忆中、这位贤弟虽然精通律法,但因为性格讨壬耿直的缘故,始终得不到升迁。

        几年下来,依日还是一个没有品级的斗食官

        这样的人在九卿之一的内史衙门可说不上什么话。

        无妨,旦是帮兄长打听一下消息而已。”

        在张汤的心底彐经有了解决事情的托握,但在没有办成之前,他却不会轻易的说出来。

        大丈去诺千金、服倒火在所不辞

        此时,汉人对信义的看重,远超后世之人的想象

        “那就拜托了~〃。

        田甲没有再拒绝,以西家的关系再套就显得生分了。

        然后西人一同上了生车,向内史衙广行去

        “丘

        兄长,早就袤换一牺马车了。”

        受着臂部传来的颇筋,张汤关着说道。

        “哈,你别看这车走的慢,可它拉的货多啊

        “换做马车的话,拉的货少不说,还跑不了牛车二半的路程。”

        “而且又精贵,平日里还得好吃好喂的照顾着,除了那些大商行,像我们这样的小商人谁

        用马车呀!”

        田甲也是个健谈的性子,两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很快就来到了内衙门处。

        “兄长且在这里稍作休息,小弟去去就回

        张汤说完就转身走进了内史衙了

        田甲点了点头,就将牛车赶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免得挡住工来茌行人的路

        不多时,又一晒生车赶到了内中衙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