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94、父子对弈

94、父子对弈

        大丈去千金一诺,死不旋踵

        饭之恩,当涌泉相报

        对于这些禁卫来说,深受皇恩的他们,只能以死相报

        “殿下,快讲屋”

        这名肋骨中箭的禁卫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牛命的流逝,可他的眉头却没有稍皱一下。

        将刘荣推

        间破败的院落后,拖着疲备的身躯。

        双目鼓瞪,威风逦澶的守在了口。

        过了几个呼吸,才有人大时道;“别怕,他已经死了,快冲进去杀了刘荣!

        巷子里走出两个壮没。

        你直的要去关东闯荡吗?”

        又里又壮的年轻人关切的出声问道。

        这里没有大展脚的机会△我打算先去剧适大哥那里暂住些时日然后再走一遭粱

        国,我估摸着那里

        这人正是曾经被干小二—伙的走投无路的游侠头目舒展

        原本他还想位机找回场子的结果前不久敢到殖息现在整个击都已经成为了长安有名

        的游侠大哥关坚的地盘

        他虽与关坚打讨几达照面,关系却算不得

        无故上门投奔烈惹他人笑话

        所以,才想着去关东闯一闯。

        “哥哥怎么说,俺自然没话说,俺与哥哥同去就是了。

        小旋风憨厚的笑着说道。

        “不行,你家中还有老母健在,不像我子然一身,无所牵挂

        我走之后,你当在家中孝顺老母,听到了没有!”

        舒展疰言厉色的说道,他自知非如此无法打消对方的念头。

        僮知道了,哥。”小旋风说完就拉耸着脑袋说道

        此时,长街上隐隐传来兵器交击碰撞的声音。

        出干职业习性,舒展二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

        立刻小的靠近着。

        “哥哥,是上次救了偷的那个皇子。”

        小旋风一眼就看到了刚剧走进屋子里的刘荣

        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意动之色。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再没什么比欠人恩情更难受的了。

        舒展自然知道这个兄弟的性格,他扫视了全场一眼、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你丛这边的院子翻墙讨去,堵住大门也就是了,千万别逞强。”

        小旋风走了两步,突然回头说道,“哎,那哥哥你呢?”

        他倒不是担心大哥临阵退缩,而是怕对方想于一票大的,却不愿带上自己。

        哩,我去把那两个抽冷星子的家伙干掉就来。

        舒展的眼力不错,很快就明白了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

        那两个手持大黄的射手虽然攻击频率很慢,但对于刘荣一方的威胁却是最大的。

        两人分派好任务就各自拿出武器分开行动。

        不得不说,两人加入战斗的时机实在太巧了

        早一点的话,刺客方还能分出人手来阻截。

        晚一点的话,估让就只能给刘荣收了。

        当发现大黄盔上的箭槽空空如也,舒屐就笑了。

        呼吸后,地上便多了两捶血泊。

        小旋风此时也讲入院门之中,挥舞着两把砍柴用的斧子,威猛无比,很快就将一个实门而

        入的刺客壁成783了两半。

        “那个啥……莫慌,俺和哥哥来救你了。′

        刘荣点了点头,知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

        他紧据着手中的长剑,观察着战场上的情况。

        此时长街上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个乞丐壮汉,他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其至就有余力反击,今三名替卫不敢有半点松懂

        长街街头隐隐传来了马蹄的声音,乞丐壮汉当即脸色大变,看了一眼守在大门处的黑面神

        心中大

        尽管再不情愿、他也知道,这次的刺杀行动还是失败了。

        而错讨今日,再想有这等机会,难

        小有不甘的刺客们在命今声中,瞬即散去

        连鼠伴的尸首也顾不上了,之后他们更面对的,将是什么,每个人都清的很。

        能不能生离长安,就要看各人的运气机何了。

        没有多做言语,幸存的人掉头各自散去,自寻活路去了。

        场激烈、短暂,却又惊心动魄的伏杀就这么结束了

        夕阳之下,只留下寂静如死的长街以及一地的狼藉面已

        皇长子刘荣遇刻的消息根本不会等到第二日。

        在这一的,就已经传遍长安。

        景帝得到道息时正在美人用,震怒之下,顺毛将手中的汤挂了出去酒了圣着正隆

        的王美人海身满脸。

        皇帝震怒如此,朝野之间又怎会亮无声息?

        在消息传进宣口之前,长安四门已经关闭。

        基卫,内新门的快尽皆匹此,几是蜜块户的盘查可疑人

        这一,未央宫私廷尉府灯火译明,彻夜无眠。

        刀乎整个长安,皆是如临大敌

        这不是什么小颗太做,呈长子刘荣是什么人?

        皇帝些卜的一,也是朝野上卜许多人小且中的储君,史叫能是云来执大江山的太子

        这样一个人却三长街遇刻,还是

        下,首苦之地京师

        不管进及怎样的争斗,又有怎样的隐情。

        不论对于皇帝陛下,还是堂上下的官场中人来说,都是万可容忍,而又五法容忍的。

        这是对自古以妥约定成的规矩的徳坯,又是对朝威严的赤裸裸的挑。

        以往不管朝堂政争刀光剑影,多么的激烈。

        政敌之间有多少深大根,若要用上刺客行,那也是将白己的身家性命都压上去的辜赌

        一日圭败,别说是政敌,便是自己人也将反目成仇,下坛也是极为凄惨。

        今天你行刺人家,人家天就会以

        这样的事,可谓是让官场上下所有人深票癌绝

        历史上粱王刘武不就是天为派人刺杀袁盘,所以落的众振亲离

        连向来疼爱幼二的窭太后也从此对梁干彻底失望。

        所以,刺杀一是非万不得已,不可用之。

        就算将长安每一寸士地都搜个遍,掘地三尺,也更将刺客拿归找出指使之人交有

        司严力

        这是整个大汉的统治集矛集体的意志,哪怕再不喜欢刘荣的人。

        在这件事上也不敢稍有懈怠。

        这不仅是在暫肋刘莹,也是在维护他们所有人的共回禾益

        而作为当事人

        明明他才是受者,却也跟着受到了征处。

        他心里也知道,这是便自老爹对他的关小和顾。

        谁敢保证,那帮丧△病狂的刺客不会再一次?

        但他也不会困着。

        如荣来了宇在殿外禁军校雾章,这人也是雯家处戚集团口的一员,深得使宜老爹

        的信任

        将军,那些阵亡的

        要厚葬,麻烦你多且着一点~

        “他们家中若有

        难处,都接过来,孤

        “受伤的人孤乜要请最好的人夫为也们医治。”

        断不让国之王流血又流沮。

        窦章听到刘荣这一番声情并技的话,脸上明早露出了感动之色

        “木柽代志耶山你亡的弟兄感谢段下的好意。”

        比肚,太双对在亡将土的折怕在历朝历代中都算高的

        但怎么说呢,很多候钱并不是万能的。

        扩其是在京师这个地方没了家中的望柱,日子可是难讨的颦

        多便是深知这其中的空,所以才会露出了昇色

        他鲨喜动了亙下,似平要些什么,却有些匠虑。

        “这件事弧已经真告过父早,案将军不用扫小_”

        刘荣自然加道,身为皇子私下目拉三小尼一件非常招品违的事管

        以,很早就请示过便官老舍。

        听到这包i,窭章检上的竽容厶禁皃多儿分真鋆。

        “最下放,这件事就之绘本将交办。

        他玉是家的人,却旦是旁系口的学系

        人小就投身军伍,是以对祁泽之情非常看重

        荣能如止善待阵广的军十,月然很罕易就得至了他的好感。

        但是,地仅跟干如止。

        窦章离去的身影,刘荣脸上那和的表情汙冷詛了下来

        昨天发生的事信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要以为有着去知的优就小殷天下人

        虽然还妩有的讧据,但尼对这仹圭的幕片工仼孝,“已经有了个大致清測

        这姓南绝对与吴国恒者不了三。

        韭上,无笨解释为如此凌巧。

        刚发现了南侯与呆王的关系,后荣就遇至了刻杀。

        看来必须要组自己的现底了。

        在心底遨土了决亢

        但想要实现这个粗可不大容易。

        如我此刻已经技立为子这反倒是容是解浊了

        且内当上大子之后可以开建备,可以坦有一支芯量不过五石人的军以

        可饿现在还不是太子。

        刘荣岿入了沉思。

        军队方面就不用想了,他要是真的姐乱三,肯定会遭到本少人线好)的攻迁

        就算是便直老、亮半也不会允許他那么他,

        点只能早另浒径。

        下一刻,他的抗海中闪讨一灵元。

        「锅卫」”

        刘荣来到太汉也有段时间了,小里都一直都有个疑。

        偌大的朝廷,竟然浸有一个专业的情报相构。

        这左他来,而直是于法相象的宗情,

        要知道兵书上很早就出了“瓴知彼,百战不殆”的谎法

        亘实上室对于情报的收能工作似王不是很重视

        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对他这说却是一件好事

        厨然不力,邢他来九

        在比》址,他还得想子详便宜老象A行

        锦衣卫一说只是开拓了刘荣的思路。

        历史上的那个锦衣卫不仅拥有着症大的军政情报搜集机构

        而且是直接向皇帝负责,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亲国戚,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

        便宜老爹又不傻,怎么可能赋予他这么大的权利。

        刘荣的想法是先把架子搭起来,其他的可以等到他成为太子,或者登基为帝后再行扩充

        想罢,他启程前往未央宫清凉殿。

        密章带着一队五十人的禁卫贴身跟随。

        便宜老爹禁止他岀宫,在宫廷肉四处串门倒是无碍。

        浩浩荡荡的带着一队卫在宫中行走,这种待遇也算是独一份了。

        来到清凉殿外,当值的太监很快就为其通,并很快得到了召见。

        “儿臣拜见父皇”刘荣拜伏道。

        “免礼。

        便宜老爹似平是正在看着什么秦疏,头也不回的说道。

        刘荣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发现满书案上堆放的全部都是竹简。

        地是,白纸才刚发明不久,受78于产量,价格昂贵。

        恐怕没人会想着用白纸来书写秦疏。

        但刘苤知道,这只是早晚的事情。

        “你小子不好好待在宫里,到处乱跑什么”

        见刘荣一点都没有遭遇刺杀的后遗症,刘启在慰的同时,脸上却没好气的说道。

        这小子也大能折腾,不过出去办差,而且还是京城之内,居然能引来这么多的刺客。

        他是该夸奖对方能干呢,还是太招人恨呢?

        分皇,儿臣经此一事,如然明白了往日的许多不足

        在便宜老参面前,刘荣的姿态放的很低。

        “哦?”

        刘启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没有说话,眼中却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目光。

        刘荣见状有些挠头,这便宣老爹越来越不好忽侬了。

        “儿臣受到昨日事件的启发,想要成立一个负责情报搜集的衙门a

        干是,他也沿了那么多的花小思,老老实实的说道。

        情报搜集的工作不是一向都由丘候来做的吗?”

        刘启皱眉回道

        汉室对情报的重视主要体现在对后候体系的建设上

        每支军队里的斥候队都是当之无愧的精锐力量。

        他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当次之时,朝饪上下,包括各她的藩干对于情报的搜集和保密都没有太强的意识

        比如皇宫里发生了某件有趣的事情,第二天就能传遍整个长安城。

        再比如说,某逗逼蕪干筹谋造反,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与属下商量讨论。

        然后,造反大计还没有开始,就被一亭长捆缠上京。

        这样的事情在汉初还不止一例,都是明确记录在史册之上的

        由此可知、此时的汉人压根就不明白情报的重要性

        “斥候主要是负责站前军事情报方面的打探,儿臣所要做的是搜集一些民间的情报。”

        “比如说,南方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吴王今天干了明些事粮价如何等等”

        “还比如侦查可以人等,像昨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有了情报衙门,儿臣相信应该可以提前

        刘荣这是双管齐下,以自己遇刺为由头,再将朝廷的小腹太患吴国扯入进来

        就不相信便宜者爹不动少a

        果然,刘启在听到刘荣对情报机构的远量(chef)描述之后,脸上露出了少许意动

        他虽然还没有意识到情报机构的作用和威力,但旦要想到能够掌握住老对头吴王刘濞的

        向,心中便是一乐

        “你打算招募多少人手?”

        他心里其实已经首肯,但处干对权利的锐性,还是又多回了一

        “大百来人吧?”

        刘荣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事实上他对干情报结构的了解也且来源干一些相关影视题材上的内容。

        具体要怎么做,他回头还要好好的搜索

        听到这里,刘启就放下了小头的最后一分顾虑

        然后大手一挥,“朕给你两百人的名额,对了,你打算给这个衙门取个什么名字?”

        “锦衣卫。”

        有现成取好的名字,刘荣自然不会弃之不用。

        “嗯,朕准了。”刘启士分爽快的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