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93、猛士守四方

93、猛士守四方

        寻常老百姓或许不认识,但张汤作为法家的高足,又岂会猜不出车里的人的身份?

        “殿下慧眼如炬……微臣佩服。”在极短的时间里,张汤脑海中有无数念头闪过。

        否认,辩解,开拓,奖励……最后全部放弃了。

        也幸好张汤大小了这些念头,否则刘荣就算再惋惜他的才华和能力,也绝不会使用这样的属下。

        “收起你那些小把戏把,在孤王看来你招是看重你的能力。”

        话虽这么说,但刘荣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的真是想法。

        马屁人人爱听的,前提是不要排在了马腿上。

        从刚才的然而事件中可以看出,张汤这个人的胆大,脸黑,心厚,而且有着极大的赌性。

        如果不敲打一番的话,刘荣可不敢放心用它。

        当然,他也知道一位的用威慑并非御下之道,刚柔并济方显皇者风范。

        于是,他从车上取下了一份公文,上面写着:令内史府张汤听皇子刘荣事。后面还加印了内史的官印,却是做不得假的。

        “名头来南市报道!”然后,张汤便被赶下啦马车。

        他呆立在当场,过了半箱才忽然发出了一阵大笑。

        亏他聪明一世,却差点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早知道刘荣的来意,他又何必堵上全部的前途来演那一处烂戏呢?

        有了历中上有名的酷吏张汤的加入,查抄南官侯府的产业进讲展神速

        才讨了短短不到一旬的时间就已经将长安的产业全部漬算完毕

        仅长安一处,抄没的南官候府的产业就价值不下八千金。

        相当干寻常彻候封地十年的收入。

        其他的都是诸如珠宝首饰,房产地契之类的东西。

        里根要变现的话,那恐怕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这八千金也不仅仅是属干刘荣一个人的。

        少府那边肯定得分上一份、国库也要上缴一部分。

        南宫公主那边要意思一下,这是便宜老爹特-别交代过的事情。

        所以,到最后刘荣能够落袋的也只有三千金左右

        再加上贩卖白纸所得,他现在手里掌握的资金差不多有近五千金。

        这确实不是一个小数字但是他现在花钱的地方也不少。

        南市的工坊区已经在始改造,每天都要投入海量的资

        在彻底完成改造前,这一块是只出不进的。

        再加上应袁盎和张汤的请求,所属雇佣的队伍也日渐壮大。

        年仅是他们的俸禄就得花去上千金

        所以,这两天刘荣一看到张汤等人送来的财物电请就有些头大

        寻思着是否要再开辟一条财路

        张汤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目光在屋中略有停顿

        刘荣心领神会的让启间里的小吏先退了出去。

        张汤这才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臣在查抄南宫侯府产业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

        南宫侯极有可能并非是单纯的想要谋反作乱,而是受人指使

        刘荣听罢,脸色当即大变。

        南宫侯哪怕再不成器,那也是一位尚了公主的彻候。

        能今他俯首听命、这背后人的身价之草贵就可根面知了

        刘荣咬牙

        他从心底里已经将大汉江山看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自然容不得他人染指

        张汤说完就将自己调查到的情报送到了刘荣的面前

        虽然这些情报中并没有直接的证提,却已经能够看出。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大的反汉集团

        要说当今对朝廷抱有最太敌意者,当以吴楚两国为首的诸侯

        所以在听到刘濞这个名字后、刘荣虽然有些惊,但仔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若非是这样一个刘氏中的长者、贤王岂能今南宫侯然赴死。

        刘荣不知道这件事为何没有载干中册之中,但他现在却必须进宫将此事告知便宜老爹

        宫

        刘荣带着张汤搜集的情报,坐在皇宫专属的马车上,低头陷入了沉

        出了南市,马车滚滚而行

        周围还跟着十几个骑马的埜T

        长街之上夕阳软弱无力的光辉洒下来,为长街平添了几分凄诠和肃

        前面不远处,一个挑着担子的挑去姗姗而来。

        太太的斗签盖住他的面容、旦能略微瞧见几缕花白的头发从斗签的缝隙中露出来

        而他的身边,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背着一捆柴禾,阳光洒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面,强健

        的肌肉每一次动都反射出别样的年轻活力

        两个人都定着粗布衣服,换着裤脚,好像是一对父子

        与丐伯偻着身子,拄着木棍、蜡在一处墙根,不知是晒太阳,还是在睡觉

        路边,一处酒肆的酒旗无力的耷拉在那里,面酒肆大敞着的门口望进去

        里面客人却还有那么四五人在,有的在谈笑,有的在独酌,掌柜的在噼里啪啦的拨着算盘

        小厮无力的倚在门口,好奇的张望着这边儿。

        右边是一处屋宝的围墙,隐约可以听见围墙里面有男女的说话声传出来。

        而在这个时候,长街转鱼处驶来一辆牛车。

        车上拉着些干草,王草上面、两个健壮汉子躺在上面,正嚼着草棍,慢悠悠的牛车转过街

        不知怎么,辕子咯吱一声,稍稍打破了长街的安静。

        牛车一下停了下来,赶车的赶紧跳下来,嘟囔着和两个在车上的同伴争吵着。

        那拉车的黄牛却不安稳,转动着笨拙的身躯,却是不知丕觉间将生车横了讨来,几平将本

        宽做的长街挡住了一半。一切的一切,都再平常不过。

        几平每一天的傍晚,在长安的大街小巷中都能瞧见这样的场量。

        散落在马车四周的禁卫骑兵们也丝毫没有螫觉

        许是有些热了,刘荣将马车上的窗帘拉开。

        目光血窗外看去

        然后,他的视线猛地落在了路边的行人身上。

        屠角渐的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和杀机。

        这些人的表演也大业余了

        比如说那好似乡间农人的父子,到得晚间,竟然还背着柴禾在转悠。

        又比如说那乞丐,衣衤虽然褴褛,但上面没有多少污垢不说,皮肤却也白的有些讨了

        酒肆里的客人好似悠闲,但目光在他们出现的一刻,却再也不曾离开过马车

        身后的牛车出现的更巧,却一下堵住了退路。

        这一切显然不是巧合,而是一场精心第划的刺杀

        “到底谁要杀我?”

        由光火石之间,却也容不得他细相。

        刘荣大吼一声、便翻身跃下7马车。

        与此同时,大黄弩那独有的破风之声响起。

        这十几个骑马的禁卫也算是身经百战,反应虽慢了些

        但一听弓弦响动,大多数人却想也不想。

        立叶身子

        在马背上

        接着不约而同的瓷落马腹

        嘴里还大声叫着:“有刺客,保护殿下!”

        有两个人就章听到刘荣的提醒、却还在诧异虫

        创那的握,就已经注定

        两个训练有素的禁卫还没来得及展示身手,便是一死一伤

        钱科的置最从道旁门威归辟处,且顶上激面至

        亼肉的声音听起来分外恐怖,其中一个禁卫脖领立时被驽箭洞血过,鲜血如喷泉散湩出

        八三”下马,在地上抽搐了半,终是丢了性血。

        另外一人运气好些,肩头受创之下,痛呼声庄,也是栽落下马

        战马惊断

        瞬间,长街之」的平静已是荡然五存。

        背着柴禾的年轻人扔下背上柴禾,伸手从旁边挑去拙着的筐蓝中一摸

        中已经多了两把寒光囚烁的短刃。

        双刀在手,脸上憨厚而有满足的笑寳顿时换成了彪悍和狰狞,就像是温顺的羔羊暖间成为

        了一匹饿狼

        挑去顺手一抹撤下筐蓝绳麦,粗暴的扯下是黝黝的扁担头上的棉布

        本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窟担立时改头换面,成了一把土尺枪。

        挑夫顺手打掉头上碍事的斗笠,露出下面满在疤痕的面庞以及那双饱含着暴戾初杀气的晶

        两人毫不识疑,立时便向着刘荣这边狂奔而来。

        不远处躺在城根下的丐猛然站起身来

        躺着的时候还不来,等他站武身来,却高启大魁梧的超乎宦人想象,就像是一只自立而

        站起身来的回且,太手在揸恨下一抓,一栖儿臂相纽,样凸朴的蝈带着灰尘已经操在

        了他的手中

        随首他那沉重的脚比声么丐开太也向这边迫了过来

        在马车的后方,三个赶车的年轻人在车上稻草中一撞。

        人手上便皆都多了一把长刀,其中一人手起刀落拉车的黄生哀鸣一声,已被这刻喜的

        刀斩倒在地

        三人瞬间散开,呈三角分布,却迁不上前,显然是想稳稳守住退路。

        酒肆中的人也没困着。掌柜的一声唿哨,丛柜台下抽出一栖长刀

        三掌一按柜台,超身便跃了出来

        几个酒客此时也都丛桌子下面,已经边上,纷操起兵刀,蜂拥而出

        僮在门口的小猛的站直身形,变戏法般的向后一掏

        三中已经多了一把做工精巧的手,抬手便血刘萦这边脯了过来。

        几乎是一瞪之间,长街之上便已杀机四伏。

        说起来摆哮,但这一切从开始到发生,也口眨眼功法里了

        刘荣的身子在地上顺势滚了几下,箭凄质的破空声在他身体上空响起

        几平是追着他的身开划空而过。

        不得不说,他的机以那莫名的危机感,又拉了他一这

        “保护殿下!”

        二三个幸存下来的禁卫立刻就分成了两找

        其中一拨下马结阵将刘荣护在了中。

        拨则策马向奔向了长徒的两,

        前方,三骑错莘有序的李跑,向着形对“父子”冲了过之。

        因为距富太短的大系,速度没有没提升到顶峰。

        炅管如此,这骑兵冲锋之热还是迅猛犀利

        环首刀那粗有余纽致不足的直窒刀身含了前所未见的厉杀气

        居高临下,向善手持双刀的午轻人狠狠壁砍而去

        年轻人却动作灵活的彷如灵,轻巧的避开了迎头一刀

        双卫逆持,刀刃对准了骑丘的腰部

        他甚至没有里力,旦是坚的握住刀柄

        任恁着战马带丰的冲击力,带比率大片的血花

        但他还不及高兴就被妾踵而率的骑兵撞飞到了天上

        眼前一暗就再也没有睁开的机会。

        而那个手持土尺长检的男子早然与这年轻人关系匪法。

        贝状双日泛红,柃出如龙,邮时就一名骑丘千马

        目睹了两位同僚的慘死,最后那名大汉禁军骑兵也红了眼睛

        面对当胸刺来的长柃,不闪不诩,左手猛的抓住检杆。

        着那類暂的间隙。右手的环首刀狠很的壁了下

        下一刻,两人双双倒地

        刘荣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冷兵器交战,出他根象的要更为残酷。

        但他却没有初次见到死人会有的票心反胃的感觉。

        也许是上一辈子的血浆片看太多了吧。

        “殿下,吾等护着你油出去。

        四五个禁卫护持着刘荣向街边的一房屋里冲去

        这里地处长安的中地带,旦要接到整报、很快就会有太批的禁军锋面至

        他们旦要能拖延一点时就够了。

        此,一名手持铁的气丐壮汉也了上来

        个照面便将其中一个禁卫连人带兵器扛飞了出去

        5是土不教不得征的政,哪怕是普通的郡县兵都至少会

        得到三年以上的训统才会派牛战场

        更别说是这拱卫长安的禁军。

        这支精说部队中是一个小率,加到通的军队电也是以任仕长以上的基层军官

        由比可知对面的这名乞正壮汉绝主普通人。

        “保护毀下!”

        其他几名禁卫见扰吃了一惊,除留下一人保护刘荣的安危外

        其恤三人联手将乞丐壮汉挡了下来

        另一拨琦乓则与酒肆内神出的刺宰交战在一起。

        围住他,别让他跑了。

        此刻中有人开始发号施令。

        这意味着他们也有些慌乱了起来,这一场精小布置的杀局看上去简单

        但却费了不少的功夫,本是想着一击中的,立时远扬千里的。

        不想刘荣竟然如此机警,事先便察觉了异处不说

        这拙禁卫军的实力也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包括刘荣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的这帮禁卫都是讲过刘启亲自挑选。

        论是忠心度,还是自身的实力,都是绝对可靠。

        但就是这样的一帮婪军精锐,却还是被刺客全面压制住了

        可想而知,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有多恨刘荣,才会派出这样的一支刺客队伍。

        不管成功或者失败,这群顶尖的刺客都不大可能活着离开去虫。

        这里可是老刘家的大本营。

        只要将四外的关隘一关团,这群刺客就插翅也难飞

        大黄弩那特有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刘荣可就没有那么

        当他耳边听到风声的2时候,再相闪避也是来不及了

        从没有一刻,让感觉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

        这是利箭穿过血肉卡在骨头上的声音。

        刘荣的睑上被溅起的鲜血染红了大半,他看着眼前婪卫用身体挡住射来的箭矢

        以现代人的思想观念实在有些难以理解这名年轻战士的行为。

        但这就是忠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