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52、龙椅

52、龙椅

        刘定国堪称是大汉第一色鬼,韩岩以一首《破阵子》搞定江都王刘非和琴师、画师之后,直上五楼,却见这丫正和三位锦绣佳人轮流啃嘴,若不是顾忌楼下可能有人上来,大概当场便提枪上马了。

        寻常才子打破头颅才能见到的佳人,在他这里不过是唾手可得的玩物,哪怕佳人们心不甘情不愿,强笑欢颜,可身份和实力的差距,可以将人内心所坚持的东西碾灭。

        燕国与匈奴接壤,是大汉第一道屏障,百姓民风彪悍,代郡常年受劫掠,朝廷希望刘定国抵抗匈奴,所以没有动他,还准他训练兵马,招募将士。

        见韩岩上来,刘定国有所收敛,却不准备就这样离开,硬拉着韩同学上了六楼,要见一见所谓的“伶佳人”,奈何却扑了个空。

        哥俩叙旧,讨论的无非又是“生儿子”那点屁事,期间谈起“睡女传闻”,将三个女儿给开了斋……刘定国满脸苦涩,有苦说不出,这事没法辟谣。你若解释滴血认亲测试出三个女儿不是亲生的,那便说明你戴了绿帽子。若说女儿是你的,连姑娘都搞,那便是禽兽不如……

        四月初,婀娜多姿的新柳在春风中轻舞,雍容华贵的牡丹向人们展示娇艳,景帝下诏与民同乐,特许百姓相聚饮酒五天,民间可以买卖酒浆。

        筹备数月的天子寿诞终于拉开序幕,有灯会、夜宴、春猎,持续五天,期间各路诸侯入京献礼,公主皇子拜寿陛下。

        这些天最焦虑的便属刘彻了,身为储君,来日至尊,任何方面都得比众皇子强一筹,因为这是应该的。弱了便会被耻笑无能,也会质疑皇帝选择接班人的眼光。

        自昨日起诸侯们便开始朝见皇帝,送上祝寿美言、珠宝仙玉、山珍海味,受热烈气氛影响,大家不免暗暗比较,搞得刘彻很心急,明天便是众皇子约定一起给陛下献礼的日子,本来在未央宫陪皇帝接待诸侯,硬是半路开溜,偷偷跑回太子宫,当看到韩岩给他准备的礼物时……久久无语。

        次日,月亮还在空中,刘彻便起床休沐,打着哈欠任由侍女们操弄,太阳没出来便整理好衣装,用马车载着礼物前往未央宫。

        夜色中的长安城,古老城墙在黑夜中宛如巨兽横亘于人间,远远望去只见一片凝固的乌黑,在幽夜月光照耀下显出青灰狰狞的颜色,江山风云迭起,它却安然如山,大汉的历史见证了它的王气与霸道。

        在这城墙上头,灯笼辉煌,彩织飞扬,古韵中带着喜庆,直到天边一缕晨霞穿过厚重的雾气,蝉鸣蓬勃,细水缱绻,刘彻方才驶过墙洞,踏入未央宫门。

        相比一般诸侯,皇子们的献礼仪式要郑重很多,在这爹妈最大的朝代,任何孝敬父母的仪式都会多一些美名和粉饰,今日之后,天下便会流传XX皇子孝心多,礼物好,得陛下看重之类的言论,为其在百姓心里增添一点分量和认知度。

        随着流彩的朝霞完全升起,人间徐徐拉开了柔软的帷幕,整个大地豁然开朗,在内侍的带领下,皇太子刘彻在前,河间王刘德随之,皇子们排成一队入未央宫正殿。

        汉景帝有十四个儿子,其中前储君刘荣因母不大度而牵连被废,又因侵占宗庙畏罪自杀,还有临江王刘阏命短,如今仅余十二子,刘彻是老十,下头还有比他小的四个弟弟,最小的常山王才八岁,此刻煞有介事的弓着身子,两手放于膝上,低头亦步亦趋地跟在队伍最后。

        在这之后,宫中侍卫抬着众人的礼物相随,以备献礼时随叫随到,其中刘彻的礼物最引人注目,十位壮汉用粗棍穿过手指粗的麻绳,嘿呦嘿呦地抬着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抬棺材……

        在大汉朝,大臣们采用跪坐姿势上朝,入大殿前先要把鞋脱了,回答皇帝的话时,首先要表明自己的官职和姓名,但皇子们不用这么麻烦,可以入朝不趋,赞拜不名。

        汉景帝这几日心情很好,初春时节百草复苏,他也跟着沾了沾生机,注视鱼贯而入的儿子们,很是欣慰。

        “儿臣,叩见父皇。”整齐划一的声音,厚重中夹杂稚嫩,在刘彻的带领下,皇子叩首。

        “都起来吧,让朕好好看看。”景帝面带笑意,逐个打量儿子们,不免有些唏嘘,有的才一年不见便已模样大变,从稚涩少年变成英俊挺拔的后生,而我,也老了。

        “近来都好吗?”

        “回回回回回……回父皇皇,儿臣都都都都……好。”鲁王刘余眼急嘴快,抢先众人回话,不过他天生口痴,一句话便讲得众人嘴角抽抽。

        景帝眉梢挑了一下便归于平静,明显不待见他的愚笨,回了一句“那就好。”便又看向小儿子常山王,”舜儿,你呢?”

        “回父皇,儿臣不好,夜里时常想念父皇不能入眠,想陪在父皇身边……”说着便哭了鼻子,用袖子擦鼻涕说:“也想念阿母。”

        “吾儿不哭,这次多在长安留些日子,你阿母也想你。”景帝最宠爱刘舜,见他一哭便心软了。

        大汉规定,只要皇子受封诸侯王,便要到封国去,刘舜才八岁,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在常山国,与爹妈相隔,在封国内又没人管束,所以屡犯法禁,多有淫*乱之事,但汉景帝每一次都赦免他。

        “德儿,你呢?”又看向年龄最大的刘德。

        “回父皇,儿臣生活充实,醉心文学,但时常挂念您与阿母。”

        “我听说你足迹踏遍鲁燕赵魏,寻寻觅觅只为求书,对于不愿出让书籍者,则好言求之,从不采取强制手段。我儿德行传天下,夫惟大雅,卓尔不群,朕以你为荣。”景帝脸上发光,很是欣慰。

        “谢父皇赞誉。”刘德叩首谢恩。

        大朝正殿,辉煌奢靡,紫红色的地面,黑红相间的柔软地毯,金光闪闪的壁带,门扉上有金色铭文,窗户雕饰古色古香的图案,但在这份豪华之中,人心各异。

        刘彻始终低着头,保持最恭敬的礼仪,景帝夸赞二哥刘德,他也纹丝不动,只是注视地面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

        其余皇子要么无所谓,比如长沙王刘发,因其母亲身份微贱,不得天子宠爱,被封在低湿贫困之国为王,今生无望皇位。

        要么心生妒恨,比如胶西王刘端和赵王刘彭祖、江都王刘非,皆是内心刻薄阴毒之人,一个巧诈奸佞,一个残暴凶狠有阳*痿病,最后一个骄纵傲慢,这三人觊觎皇位多年,谁被皇帝看重便会惹他们不喜。

        一番叙旧,终于回归正题,谒者掌礼唱号,诸王依次奉贺。本该由长至幼,景帝却先问:“舜儿,你为父皇准备了什么礼物?”

        “一颗大大的珍珠,悬挂在大殿上,父皇夜里批阅奏章时便不用点灯了。”刘舜手臂张开虚抱,做出夸张的比喻,殿外也有内侍将珍珠呈上来,有小孩拳头大小,光明流亮,耀人眼眸。

        “吾儿孝心可嘉。”

        景帝笑了笑便挥手让内侍将礼物收下,没再多说什么,又看向年仅九岁的清河王刘乘,希冀他可以弄些新鲜的东西,这两天前来献礼的诸侯早把“奇珍异宝”玩透了,看多了自然也就不稀奇,视觉疲劳是种病,不好治。

        然而刘乘也一样是珍宝,一颗巨大的珊瑚树,了无新意,景帝依旧面带微笑,笑了笑便不再多说话。

        直到老八胶西王刘端,身材瘦消,常年是病恹恹的模样,却能让景帝开怀大笑。

        “父皇,去年您派张骞出使西域寻找新的食物,丰富百姓的种植选择,儿臣偶然听闻域外有大蒜,所以奔波万里让人寻来,此物若炒菜时放在里头,味道鲜美至极,寻常食材也能炒出佳肴,据说这大蒜还能辟邪,吃了之后鬼神不侵,百邪辟易,魑魅不敢犯,更能当作药物使用。”

        “有如此奇物?”景帝惊异。

        “父皇尝尝便知。”刘端话音落下,殿外便有內侍端上盘子,刚做出来的肉沫炒鸡蛋,还冒着腾腾热气。

        景帝从盘中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放入嘴里,闭目眉细细咀嚼,“好像和平时的饭菜是有一点不一样。”

        刘端眉眼带风,得意非常,接着说:“饭菜只是小事,这大蒜长期食用可以增强气力,抗疾病和瘟疫,是行军打仗的良物,尤其酷暑时分,若死得人多了便有瘟疫,吃大蒜可以扛过。”

        “还有如此功效?”景帝咋舌,要照你这么讲,以后打仗时每个将士背他一斤大蒜,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父皇派人试试便知。”刘端胸有成竹。

        “好好好,不愧是朕的孩儿,端儿今日让为父大开眼界,也让将士们出门在外有所依仗,赏五千金。”景帝大袖一挥,笑容满面。

        这下不得了,刘端得了赏赐,意义非凡,当下立起腰杆,眉眼挑立,嘴角扬起,眼角拉长蔑视四方,看你们还拿什么和我比?

        有了这么一出,刘彭祖、刘非亲手制作的物件也便拿不出手,心里暗恨刘端,却也无可奈何。

        老四鲁王刘余虽然口痴,但讨人欢心的手段却不弱,直接让內侍牵来一匹马。

        时下大汉官府有马匹四十万,民间的马更是不计其数,但与匈奴人的马相比,汉马个头明显要矮,耐力和体力差距甚远,朝廷想方设法培育良马,这些年虽有收获,意义却不大,前几年卫绾曾上奏禁止体高在五尺九寸以上,年龄在十年以下的高头大马运往关外,就是怕匈奴人得到内地的良马。

        “父父父父皇皇,儿臣偶呕藕鸥……得千里马一匹,可可可可做培育良种。”

        “好了好了。”景帝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难得你如此有心,马我收下了,赏千金。”

        “多多多多多多……多谢父皇。”刘余口不择言,激动了……

        景帝不爱理他,说话忒气人,向刘德问:“德儿,你给父皇什么礼物?”

        “秦焚书坑儒后,典籍湮缺,三代之书殆尽,读书之人凤毛麟角。民间传闻儿臣的日华宫藏书可比肩皇室,此言大不敬。日华宫之藏书是儿臣一辈子的心血,但为避民间蜚语,儿臣愿将日华宫的百万卷藏书全部献给父皇,以充实朝廷典籍,也希望父皇将书籍推广开来,让百姓明事理,懂道德,这样我大汉便可长治久安,千秋万代。”

        “你要把日华宫的书籍全捐给朕?”景帝有些难以置信,儿子什么德性,爹最清楚,刘德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收藏书籍,他一辈子的心血便是日华宫里的藏书,将这些书籍献出去,那便是将一生的成就拱手让人了。

        “只要大汉安康,儿臣虽死无憾。”刘德掷地有声。

        “看看,看看……”景帝突然起身,十分激动,“若是你们都如德儿一般为国为民,我大汉如何能不昌盛?”

        诸人识趣的做羞愧状,诚惶诚恐。

        景帝:“吾儿刘德当为汉室英杰、诸王楷模,赏万金。”

        低头的皇子们全都脸色一变,连刘彻心里都不平静了,心里十分忐忑,今日怕是要被抢了风头。

        这二哥刘德真是好手段,别人不清楚内幕,我还能不懂?

        韩岩卖给他百万纸张,有了纸还要竹简干什么,留着都嫌占地方,不如捐出来让皇帝高兴一下。

        可是这话不能讲,一来扫兴,怕惹皇帝不高兴,二来有兄弟相煎的意味。

        景帝将刘德一通赞扬,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容光焕发,目色灿烂,可见他的心情很好,注视自己的接班人,其实心里已经不期盼他能有出众的礼物了,但还是问:“彻儿,你为父皇准备了什么东西?”

        “胶西王有大蒜,河间王有藏书,儿臣不能与他们相比,只能让匠人打造一些小东西,拿出来只怕是……”

        刘非插话:“皇太子何必谦虚?”

        刘端帮衬:“太子殿下身为来日至尊,为父皇献礼是本份,好赖是一份心意,不如让兄弟们开开眼?”

        刘彻为难:“这……”

        景帝发话:“彻儿便将礼物拿出来吧。”

        “……好吧。”

        话语落下,刘彻向宫外招手,十位壮汉便嘿呦嘿呦,抬着被大布盖住的沉重事物上殿,当这东西落地时,整个大殿似乎都咚震动了一下。

        刘彻:“还是父皇亲自来掀布吧。”

        “也好。”景帝带着好奇起身,打量了一下宽一米,长两米的事物,一把掀开盖布。

        霎时间,天地失色,万物无光,璀璨金黄照耀世间,整个大殿黯然无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被惊撼到了。

        龙椅!

        黄金打造的整个椅子被九条龙缠绕,那些龙栩栩如生,形态逼人,有的龙好似要伸出影壁,有的腾云驾雾,飞向天空,有的怒瞪双眼,似在睥睨天下,俯视万生,有的张牙舞爪,杀机腾腾,有的耀武扬威,彰显风险,还有的回首遥望,目色迷离……

        “父皇,您要不要坐上试试?”

        “嗯……好。”景帝失神,目眩神迷,一眼便被这龙椅深深迷住了。

        大蒜、藏书,和皇位相比不过是小意思,大汉的一切都建立在皇权至上,所谓尊贵卑贱便是在维护皇帝的统治,而这张龙椅,象征至高无上!

        十位壮汉一起将宫殿内景帝原来坐的案桌移开,将龙椅摆在那里。

        景帝一步一步,仿佛踉跄的老人,走上皇位,迷恋地抚着龙椅上的真龙雕刻,叹为观止。

        当他坐上龙椅的那一刻,只觉身形无端拔高了七分,视野比以前开阔了十分,俯视天下,莫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