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功德医圣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租客,兄弟

第七章 租客,兄弟

        外面的休息区,蹙眉坐在沙发上有些心不在焉般的秦凡,听到外面突然传来的敲门声,不由抬起头来:“进!”

        待得房门打开之后,看到外面进来的人,秦凡不由忙站起身来:“欣雅姐!”

        同时,秦凡也注意到了跟在杨欣雅身后进来的旗袍女孩,正是秦凡之前住院时经常去医院看他的明悦。

        “美体结束了吧?”杨欣雅看着秦凡直接问道。

        收回目光的秦凡轻点头道:“结束了,澜姐睡着了。欣雅姐,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来跟你说个事,”杨欣雅说着侧身眼神示意了下身后跟着的明悦:“明悦,你应该并不陌生吧?她暂时没有地方住,我准备安排她去你家里住。你家后院的阁楼不是出租吗?给她安排一间房,房租算我的,从我给你付的医药费里面来扣。”

        紧接着杨欣雅又对明月道:“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去收拾一下东西,跟秦凡一块走。”

        ...

        十多分钟后,欣雅美容院外的南山街边人行道上,换了一身白色连衣裙,拉着行李箱的明悦跟着秦凡一起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走去。

        夜色已深,凉风习习的公交站台只有秦凡和明悦两个人。

        “你不是幼师吗?怎么会来欣雅美容院工作的?”秦凡侧头看向明悦问道。

        “这不是还没有开学吗,所以我就出来做了个兼职啊,”明悦淡笑道。

        兼职?秦凡听了却是忍不住眉头微蹙:“今天好像是8月28号了吧?幼儿园虽然也是9月1号上课,但不是应该提前几天开学的吗?这几天你应该很忙才对。”

        “你是不是被..”看到明悦抿嘴沉默不语的样子,秦凡忍不住接着开口道。

        不待秦凡说完,明悦便不禁道:“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虽然孩子们没事,家长们也不再为难我了,可那件事的影响还在,你觉得我还能在幼儿园待下去吗?”

        “不但我原先所在的幼儿园,就连吴州市内其他的幼儿园,也都不肯要我。之前因为付不起房租,还被房东赶了出来。好在杨姐愿意收留我,让我在她那儿工作,”明悦有些苦涩无奈的接着道。

        听了明悦这番话,想到之前自己住院时每一次她来看自己都买水果或带一些她自己熬的排骨汤、鸡汤,看着她的秦凡不禁目光有些复杂。

        夜班公交车来了,秦凡上前接过明悦提着有些费力的行李箱当先上了车..

        二十多分钟后,来到悬壶居的秦凡,便是直接带着明悦来到了后院阁楼的二楼。

        二楼廊道右侧尽头的房间门口,放下行李箱的秦凡,取出钥匙上前打开了门,推门进去开了灯,然后对随后推着行李箱进来的明悦道:“这个房间原先的租客是两个月前搬走的,床和桌椅都有,前几天我刚打扫过,被褥都是新换的,热水和网都有。你先住着,看有什么需要的再跟我说。”

        “很晚了,早点儿休息吧!”秦凡说完便是转身离开了。

        轻点头的明悦,送秦凡离开之后,这才重新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而来到楼梯口的秦凡刚要下去,却见走廊右侧一个房间的房门打开,一穿着汗衫裤衩、趿拉着个凉拖、******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走了出来。

        “秦凡,回来了?平时没什么事你可是不往后面跑的,来新人了?”男子走向秦凡笑道。

        轻耸肩的秦凡随意道:“吴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你也知道,我们搞IT的,都是夜猫子,这都还没到十二点呢,怎么可能睡得着?”男子笑说着好奇连问道:“我刚才好像听到有女孩子走路的声音了,新来是个美女?”

        “吴哥,你啥耳朵啊,这都听得出来?”惊诧一笑的秦凡不禁点头道:“没错,是来了个美女。不过人家比你小得多,别随便打主意啊!”

        男子也不生气,反倒是略有些促狭般的碰了下秦凡笑道:“小子,我看是你想对人家打主意吧?这大半夜的跑过来住,你们关系不一般吧?”

        “只是一个朋友而已,人家可是老师,我还是个学生呢!”秦凡连道。

        男子一听不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拍秦凡的肩膀笑道:“小子,可以啊你!师生恋?”

        “她是幼儿园老师!”秦凡听得脸色微黑,随即有些郁闷的咬牙道。

        “呃..一样,一样的嘛,呵呵..”闻言愣了下的男子,旋即便是略微尴尬的笑了笑。

        白了他一眼的秦凡,便是直接转身下楼去了:“早点儿休息吧,小心过劳死!”

        “去你的,哥身体好得很,别想骗我吃你家的苦中药,”男子笑骂了声。

        男子吴哥是这儿的老租客了,之前他在吴州大学上学的时候,就在这里租住了,因为这里离吴州大学比较近。后来,住习惯了,毕业后他还是在这里租房子住。

        一住好多年,秦凡和吴哥也算是熟悉了。吴哥有一个让人听一次就能够记住的名字,叫吴建仁。他的网名更是让人啼笑皆非,叫‘世上本无此贱人’。

        回到前面悬壶居二楼自己卧室中的秦凡,洗漱一番后便是睡觉了。

        第二天,秦凡起得比较早,本来准备做点儿早饭的,没想到明悦起得比他还早,已经去买了早餐,还帮他带了一份。

        刚吃好了早饭,便有人上门来看病了。多是左邻右舍,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对于跟着爷爷做了十多年学徒的秦凡来说,倒还是能够比较轻松应付得来的。

        诊费药费什么的,推辞不过,不过秦凡却是收的比他爷爷还少。

        秦老中医除了医术好,看病实惠那是有口皆碑的。所以,多年来除了这个悬壶居,爷爷死后并未给秦凡留下什么多余的钱财之类的。小的时候,爷爷就跟秦凡说过,咱们学医的,就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为了赚钱。再多的钱,也没有健康重要,能够温饱果腹足矣!

        帮着秦凡招呼病人的明悦,也万万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的竟然能够给人抓药看病,而且还是一位中医。

        可能因为今天开门比较早的缘故,来看病的还不少,直到快中午了,忙活完了的秦凡,正准备带明悦出去吃个饭呢,伴随着一声很有动力感的汽车发动机嗡鸣之声,一道响亮而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秦凡,兄弟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