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噬天狂尊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开阵

第二百二十一章 开阵

        楼高百尺,正前方是硕大无比的青铜大门,门缝之中似有三色神光放射而出,跟着照耀在十三米处的地方,三光合一,十分寻玄妙的形成了一个硕

        大的封字,想来应该是个封阵。

        近前围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当真是很难想象,这神殿的传承竟然能吸引来这么多人,不对,应该说,竟然是有着这么多人都通过了内门大比成为了内门弟子?这不应该吧,唐铭不由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那五重迷幻阵他也去过,里面究竟是有多么的凶险,他自然是能体会的到,但为何这么多人都通过了?

        “齐师兄,这地方怎么开啊?”刚刚走到近前,便是听见面前有男人阿谀奉承的声音传递而来。

        唐铭与纪明心两人顺着声音的方向向前看了过去,随后便是见到,人群的首位正站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袍背后背着一把长枪,整个人给人一种厚重如山的感觉。

        被称作齐师兄的那个人,在围绕着这符文左一圈右一圈的看了三圈之后这才砸了砸舌头。

        “啧啧啧!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该是一种封印阵法,而且若是我们不能将至成功的破解开来的话,那么我们肯定进不去这遗迹的!”齐师兄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嗤,哈哈哈,齐瀚海,你真是笑死我了,能不能不要一本正经的说一些摆在眼前的事情。”一边有一婀娜多姿的高挑黑衣女子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齐瀚海的表情显得有些木讷,上上下下的看了看这女人一眼,从其眼神当中看不出丝毫的感情波动。

        “慕宛白,那你倒是说说,这地方究竟该如何进去。”齐瀚海用木讷深沉的语气说道。

        慕宛白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得意邪魅的神色,玉白的手指点了点地面上如同龙飞凤舞一般画着的那个符文,跟着说道:“啧啧,好歹你也是个一阶的阵法师。说出这样的外行话,当真是不应该。”

        说着慕宛白的手指便是直接点在了那符文之上,随后那犹如水月之下倒影一般的符文,突然震动了一下,随后,便是伴随着慕宛白的手指开始缓缓的转动了起来。

        观看的众人,都是不由的暗暗咂舌,慕宛白。外门弟子排行榜第六的猛人,不但实力强横,而且还是个二阶的阵法师,有她坐镇,想来,要打开这个封印阵法应该不是太难的事。

        慕宛白的手指先是顺时针的转动了九十度左右,跟着伸出右手手指,逆时针的转动了三十度左右。随后双手同时转动,整整齐齐的一起转动了三百六十度,随后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的将地面上的那符文给按压了下去。

        “嘎吱吱”按压之后,四周的地面果然是发出了一阵让人牙酸的响动,随后整个地面都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是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若是这地方,当真是被慕宛白给成功的打开来的话,那么其中所蕴含的好处必定能让在场的诸位赚的盆满钵满。

        此时,就连一边被慕宛白嘲笑的齐瀚海都不仅点了点头,在心中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便是二阶阵法师的手段,左右飞龙么?当真是厉害的很。”

        “慕宛白师姐威武,果然是一出手便是手到擒来!”

        “这二阶灵阵师的本事当真不是盖的!”

        “师姐威武,世界无敌!”

        众人的叫好声音还没有说完便是戛然而止,因为那刚刚才被按压下去,并且带上而来一连串反应的灵阵机关,突然是急速的转动了回来,随后又在三色神光的照耀之下,重新回到了众人的面前。

        “嘎!?”这是怎么回事?众人的内心之中同时冒出来了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方才还被师姐弄的十分妥帖的阵法,为什么会好端端的就又变了回去?

        不远处的人群当中,唐铭是暗暗的砸了砸舌头,关于墓穴中的种种事宜,他可谓是鼻祖级别的人物了,尽管是他并不是什么灵阵师,但是,拥有常年神偷生涯的他自然是能看的出来其中的的奥妙所在。

        “这,怎么回事?莫不是这法阵坏掉了?”慕宛白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这阵法属于一个二重生门阵法,当用左右飞龙的手法控制灵气输出,只要灵气输出走半月形,反转一周,形成开式,自然是能将大门打开,但是为何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难不成是这灵阵年久失修已经坏掉了?”慕宛白眉头一皱,自言自语的说道。

        齐瀚海点了点头,刚刚慕宛白的手法可谓是天衣无缝,其中不少玄妙的手法他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就是这样一种十分高级的手法居然都打不开,那是不是只有一个说法,那便是,只能说明,这东西当真是坏掉了吧。

        “啧啧,这可是历代逍遥派祖师留下来的东西,又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坏掉!”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在,众人的身后响了起来。

        “谁?”众人回头看去,正看见唐铭一边踱步而来,一边摇头咂嘴。

        “你是,五老峰药王?”唐铭也算是在外门之中小有名气的一个人,这才刚刚一出现便是有不少人认出了他。

        “呵呵,不知道五老峰药王有何见解?”慕宛白虽说是笑着说着,但话语当中的那一丝丝的不悦是任谁都听得出来的。

        “怎么哪里都有着家伙啊!”人群之中鬼头鬼脑的探出一个身影,正是王龙,当真是想不到,这王龙竟然也能参加内门大比。

        “这灵阵,其实问题根本就不是出在灵阵之上,而是出在你们打来灵阵的手段!”唐铭自信满满的说道。

        “灵阵的手段,真是外行人说外行话,这左右飞龙的手段可是二阶灵阵师的顶级手段,就算是某些三阶灵阵师也无法领悟这种手法,你居然说我破解灵阵的手段有问题。”慕宛白当下是语气不善的说道。若是唐铭能指出来他别的错误,那她倒是还可以尚且一听,但若是说他的灵阵手法有问题,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对啊对啊,你可知道,慕宛白师姐的这灵阵手法可是上阶段的手法,若是这手法都有问题的,那当真是人玄之中再也找不出比之还要强悍的手法了。”

        “啧啧,你们当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世界之广阔!”唐铭道了一声,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对于灵阵的手段,但是若是按照后生的记忆来看的话,那么慕宛白破阵的方法无疑是有着大问题的。不或许说,她这本本就不是破阵的方式,而是一个布阵的方式吧。

        “唐铭,虽说我们尊称你为五老峰药王,但是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说到底,我们也不过是平辈而已。”人群之中的马如龙可算是找到了机会,冷声说了一句。一言落下,当下是有无数道一样的目光落在了唐铭的身上,皆是带着仇恨的意味。

        “喂,说的是,虽然是你在炼制丹药这方面必定是有着些天分,但隔行如隔山,破阵毕竟是阵法大师的手段,你又不懂在这瞎掺和什么?”

        “就是就是,若是你也想进这遗迹就乖乖的与我们一样安安静静的在一边等着!”

        唐铭也不理会他们,事实胜于雄辩,他直接走到了那光泽汇聚的地方,身伸出手掌,直接将一整只手都放在了那阵法上面。

        “这,这是在干嘛呢?”

        “快让开,我不管你是什么五老峰药王,还是别的什么人,你最好不要冒犯慕宛白师妹,否则……”之后的话齐瀚海没有说完,但长枪之上迸发出来的强悍灵气却在告知着,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傻大个,你急什么,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究竟是有什么本事,若是打不开的话,我看他怎么收场!”能进入外门弟子排行榜的人哪里有好脾气,向来若是唐铭今天当真是没有打开这封锁,恐怕这两人会与之撕破最后的脸皮。

        唐铭也不说话,悄然在指尖爆发出强悍的吸力,正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一切事物,在其相互对立的矛盾中,都具有同一性。阵法自然也是不例外,但凡是找到其阵眼,便是能够强力拆除。他不是灵阵师,但是万事皆有所讲究,这传承之所,也要遵从最基础的风水学。

        此地,留有七分风水之声三分清风传承,但这建筑又修建的如此的如火如题,便是说明,无形之中属火鼎盛。因又欠了三分,故而这阵眼必定是在下七分,中三分的地方。

        在唐铭手心之中强悍的吸力之下,那灵阵当真是扁的越来越暗淡了起来,如同一个年久失修的电灯。

        “这,这难不成,五老峰药王当真是有如此的能力,对阵法也有研究?”

        “但,但是这也没听说过,有人破阵光是将手放上去就能破阵啊。”

        此时就连一边慕宛白的眸子都是变化了起来,身为二阶灵阵师的她自然是能更加清楚的感受到阵法之中的能量变得越发的微弱了起来!

        “咔嚓!”终于那不断微弱的能量点,被吸收的微弱到了一个极限,在这一个时刻,那阵法宛若一个水晶杯一样的破碎开来!

        “这阵法,被五老峰药王破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