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噬天狂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山贼

第一百四十章 山贼

        “小姐,这放在你的马车里似乎是不妥吧,这人来路不明,万一是歹徒......再者说,小姐,你已经与雷家的大少爷定下了婚约,现在又与一陌生男子共乘马车。怕是不妥的很吧!”陌少爷仍旧是在不知趣的阻止着。

        芸小姐有些淡漠的瞥了这陌少爷一眼,只是淡漠的说道:“病人不分男女!”

        说完便是率先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掀起窗帘,对老徐催促道:“老徐,快一些,那人伤的当真是很重,我得赶紧开始治疗了!”

        “哎哎。”老徐连声迎喝着,扛着唐铭的身体绕过旁边的陌少爷,随后将唐铭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马车当中。

        下车之后又冲着芸小姐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退下去重新回到了带头的犀角兽马车前面坐下。

        陌少爷看了老徐一眼似乎是有些不爽,但没说出口,坐在老徐的边上,亲自扬起马鞭狠狠的抽打在犀角兽的身上。

        “你这该死的畜生,怎地如此的不省心?若是再不走,当心我打死你!”陌上少爷的话颇有几分指桑骂槐的意味!

        老徐人老成精自然是听得明白,没有戳穿,跟着笑呵呵的继续哼着山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铭只感觉自己的脸上像是被一盆柔和的水清洗着,沉寂了许久的眼皮当中终于是闪烁过了一丝丝的光芒!

        他的的鼻子微微的耸动了一下,先是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跟着想要费力的睁开眼睛挪动一下手指,奈何他如何的用尽了全力,身体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器官是唐铭能够控制得了的!

        正面上百道伤口火辣辣的疼着,像是有一百道蚊虫在叮咬一般,肾上腺素分泌完毕之后,各种疼痛的感觉顿时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扑了上来!

        那种从骨头深处向皮肤上映照着的刺痛感坠饰要命的很!

        最要命的是此时此刻唐铭的丹田,灵丹,都好像是被抽干了的水井一样,不仅挤压不出半分的灵气,甚至还蹦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恐怕短时间之内唐铭都没有办法再使用灵气了!

        净世琉璃的反噬力度是在是太大了,若非唐铭的身体刚刚经过了血池的锻造以及不灭修罗的缘故早便时被净世琉璃吸成人干了!

        身体上的每一寸细胞都在渴望着灵气的灌注,但比起灵气,唐铭现在最需要的却是水!

        他抿着嘴唇,喉咙红肿的就连一个最简单的音符都说不出来,将嘴巴张开了半天,硬是没说出话来!

        但那照顾她的人像是个老手不多时一股清泉便是栩栩的落进了唐铭的嘴巴当中。

        唐铭的身体就像是被常年暴晒的大沙漠,贪婪地吸收着这上天的恩赐!

        一直到芸小姐喂了三葫水下去之后,唐铭那干涩的嘴唇才有了几分好转,再后来一股股清爽的木属性能量笼罩在唐铭的身上,让他那火辣辣的伤口都减缓了几分疼痛!

        细胞活化之后带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着实让唐铭有一种想要尖叫的冲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似乎还间隔了好多次,唐铭终于是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随后便是看见马车当中这颇有些奢华的陈设!

        玛瑙珠串伸着马车的横梁在马车的内部回旋了三个来回,阳光透过车窗找映在那玛瑙珠串上面,顿时便是将整个马车映照的五彩斑斓,绚烂多姿!

        向来这马车的主人该是个大户人家!

        唐铭偏头在马车当中找寻了一圈随后便是看见了那个坐在身边的偏亮少女!

        此时芸小姐正眨巴着眼睛看着唐铭,见后者醒来之后这才如释重负的道了一声:“你醒了!”

        唐铭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少女的面容,随后便是看见了,芸小姐眼角的那泛着黑色印记的眼圈,想来这两天应该是没少熬夜。

        “我昏迷多久了?”唐铭开口道,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声音比起之前的唐铭更加的沙哑了几分!

        “七天了,你的运气,生命力倒是不错,当初捡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行了要死了呢!”

        “七天?”唐铭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眼睛一闭一睁的这就是七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里是哪里?”唐铭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发酸的手腕拨开一边用黑色丝巾挂着的窗帘,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应该快到龙城了吧!”芸小姐计算了一下时间,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黄昏时分就能看见龙城的大门了!

        “龙城?”唐铭惊讶了一下,青龙帝帝国的北疆?

        逍遥派可是在青龙帝国的最南边啊,怎么这一下子将自己传送到了最北边的龙城呢?

        “你是哪里的人,为什么会浑身是伤的倒在白芒山当中?所幸都没有被妖兽叼走吃了去!”芸小姐又接着问道。

        唐铭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算是青龙帝国的人吧!”

        他倒是有些尴尬,多这人说自己是逍遥派的弟子恐怕对方反而倒是不相信!

        芸小姐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既然你不愿意说便是算了,傍晚的时候将你放在龙城里面,没有问题吧!”

        唐铭点了点头,怎么一来二去的反倒是自己成了个不识趣的人呢。

        冲着芸小姐拱了拱手,唐铭先是道了一声谢,跟着自我介绍到:“本人,唐铭,还不知道,这位小姐的尊姓大名?”

        “芸家,云菲!”云菲也没有做过多的身份阐述,反正到了龙城之后,便应该跟这人没有交集了吧!

        对方既然不愿意说,唐铭自然是不会多问,尴尬的晃悠着脑袋,不知道说什么,就直接把那袋伸出窗外,让温润的风吹拂在自己的脸上,顿时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得像个办法赶紧回逍遥派才是,倒是不知道,陈忠师兄他们怎么样了,还有那第二段的慿鬼枪到底在哪里?”

        想到这唐铭赶紧从怀里将那母子玉佩取了出来,见其上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云凝语,陈忠那边应该是没什么事!

        正当唐铭沉思之际,周遭却突然传出了一阵响马旗的与马蹄混合在一起的声响,漫天的烟尘当中一队人马,带着嗜血戏谑的笑意崩腾而出!

        “哈哈哈,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唐铭的眼角狠狠的抽出了一下,怎么这台词听得这么耳熟呢,摆脱,你们好歹都是劫道的,能不能专业一点?

        这台词,华夏人早在三千年前就不用了好么?

        “不好是劫道的,诸位,保护好这次的货物和大小姐,千万不能出现什么闪失!”老徐当机立断的从马车上面跳下来,他毕竟是个老江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迅速的冲着后面的一众护卫吩咐了一下,跟着便是走到了那老大骑乘的高大黑马前面,不停地挫着自己的右手。

        “这,这位,大爷,不知道怎么个过路方法?”老徐磕磕绊绊的对那马贼的大当家说道。

        老大是个一辆横肉眼神凶狠的胖子,看见老徐那副谄媚的模样,眼里伸出了几分厌恶的神色:“少他妈的给老子废话,要么活命,要么就把车上的东西留下来!”

        “这!还麻烦各位大哥行个方便!”    老徐跟着不死心的说道,这批货物对他们芸家来说极为重要,那就算是丢了小命也得给徐家的人运送回去!

        老大脸上的横肉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一脚便将老徐踹飞出去!

        “特么的,老子的话你听不懂还是怎么地?非要老子重复两边,要么给货,要么给命!”老大说着甩动了一下手中的弯刀。

        “妈的,你们还在这看什么,不赶紧改老子上,全都给我抢回寨子里去!”他大吼一声,身边跟着的马贼顿时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带着一脸的淫笑飞冲出去。

        短短数秒之内便是将芸家的彻底围了个水泄不通!

        老徐不过是个冲脉境的修为,在芸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管家不光是修为没有半分的长进反而还落下了一身的病根!

        如此年老体衰的老徐又怎么会是这后天二重的大当家的对手?

        被踹飞出去的老徐一边吐血,一边嘶吼着:“一定要保护好,小姐和货物!”

        “啧啧,真是想不到还有个小姐啊,正好给我带回山寨当中做压寨夫人!”大当家一听顿时是阴险的大笑出声,像是一直下水道的耗子一般,肮脏,龌龊!

        狂笑生当中却是有着一柄锐利的剑刃飞射而来,一身白衣的陌少爷,手中的长剑在这一刻终于是抽了出来,冲着大哥的脑袋便是狠厉的劈砍而下。

        “你竟然胆敢侮辱我们家小姐,今日必将你的脑袋割下来!”

        “咣当!”

        然而这陌少爷的剑却被面前的大哥随手挡了下来、

        “哎呦,真是么有想到你们这群杂碎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后天境界的手!”大哥说着舔了舔嘴唇就像是一只嗜血的鬣狗!

        “不过你一个后天初期的修士当真以为能跟后天二阶巅峰的我相提并论吧,真是不自量力啊!”

        说着大哥连续的劈砍出三刀,前两刀直接将这陌少爷的剑砍飞出去,最后一刀在陌少爷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幽深的伤痕!

        跟着一脚就将这个陌少爷踹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