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噬天狂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夕阳下,少年的余晖

第一百零七章 夕阳下,少年的余晖

        “咣当!”紫兰师姐手中的淡紫色长剑随手劈砍出一剑,便是将徐飞扬砍的倒飞出去!

        随后其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就说了,徐飞扬师弟,我是你绝对战胜不了的对手,光是后天八重的护体灵气就是你无论如何也破不开的!”

        徐飞扬的眸子却是跟着恍惚了一下,隐隐约约的他似乎看见了当年在自己面前杀死自己双亲的那山贼,其眸子当中顿时就闪烁出了滔天的战意!

        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徐飞扬的心中就暗暗的许下心愿,今生今世要斩尽这些个杂碎的头颅,他注定要在这群败类的尸骸之上走向盖世强者的道路。

        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便是徐飞扬所遵从的强者之路!

        但今天的我到底是怎么了?这道实力上的鸿沟我必须,跨过去!

        此时,空气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抽动了一下,随后整个对站台的气氛都是便的沉重了起来,这一刻的时间仿佛静止住了。

        唐铭的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徐飞扬那闪烁着淡绿色光芒得眸子之上,随后他便是感受到了此时徐飞扬身上的气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以一个十分恐怖的趋势逐渐的增长了起来,仿佛变成狂风的中心,在这一刻,凝结着所有的风!

        “风啊,请聆听我的请求,在这一刻,请字给我,所有的风!”徐飞扬在心中默念着,而其周身之上,更是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的缠绕上了呼啸打的冷风,并且那冷风还在以一个极为恐怖的趋势,在徐飞扬的面前形成了一只只的锋利之刃。

        此风刃,无坚不摧!

        “风之哀鸣!”徐飞扬大吼出声!

        那一道道的风刃,牵动着周遭的灵气,顿时发出“呜呜呜”的犹豫恶鬼一般的哀嚎之声,而徐飞扬体内的灵气也在这一个瞬间里面被抽了个干净,很快,那被徐飞扬构建出来的风刃旋涡便是如同诸天之上的应龙一般,带着无可匹敌的姿态,冲着徐飞扬面前的紫兰飞射而去!

        “这感觉,像是云墨子的杀招!风之哀鸣!玄阶中级武技!”

        徐飞扬的这一招着实是声势浩大,就连远处三号对站台上面的纪明心都不禁侧目看了过来,只是一眼便是认出了这武技的来源,名字,甚至是等级!随后纪明心又暗自的点了点头:“这也难怪,如此天赋的风属性的小子,被云墨子那老怪看上也是应该的!”

        纪明心自言自语着像是对宗门的事物很是了解!

        “终于还是用出来这一招了么?”不远处的树梢上面,一身白衣的云墨子正静静的站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着徐飞扬的比赛,毫无疑问,徐飞扬的这些个诡异的风属性武技都是师承他手!

        “啧啧啧,黑老怪,你这弟子着实游戏本事,等了三十年,总算是等到了一个风属性灵气的传人,上天待你不薄啊!”一边身穿黑衣的云清子咂嘴说道。

        云墨子却是摇了摇头:“终究是太稚嫩了一些,一块好铁要经历锤炼,才能成钢!倒是你那个女弟子怎么样?她可不是徐飞扬这块铁,可以比拟的了的啊!”

        提到这姑奶奶云清子却是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哎,别提了,这姑奶奶,三天两头的就想从我这骗点东西出去,上次给她骗走了两枚紫气东来丹,这还每过多久的时间又问我要了十万  功勋出去!就是个无底洞啊!”

        老个老头看着对方,随后都是苦涩的一笑。

        ......

        这边六号对站台上面紫兰师姐见到如此浩荡的攻击当下衣蛾不敢马虎,很难想象一个后天四重的修士竟然能够发动如此强横的一击,双手合十从其身体之上更是迸发出了强横的木属性灵气,那灵气勾动着地面上的杂草,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木龙术!”紫兰娇喝一声,随后澎湃的灵气便是在紫兰的面前汇聚成了一条通体碧绿的硕大飞龙,飞龙的身上包裹着强横的木属性灵气,他的双爪挥舞着,带起惊人的声势!

        “竟是玄阶,低级的武技!”唐铭看着紫兰释放出来的巨龙顿时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小姑娘的身上竟然能有着如此身后的底蕴,看来这外门弟子排行榜之中当中是卧虎藏龙啊。

        一个十七名的外门弟子就能有如此强横的战斗力,那外门前十?又将有何等强悍的战斗能力?

        看着徐飞扬释放出来的那强势一招,唐铭的心中似是多了几分明悟,想来当日在202小院当中战斗的时候,这徐飞扬留下来的后手应该就是这风之哀嚎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下一个瞬间,这两股降段强横的能量便是不留余力的对撞在了一起!

        对撞之后,四散出来的却是风刃与木屑交织在一起的强悍能量风暴,那原本就脆弱起来的七号对站台,在这一刻彻底的蹦碎开来,两股能量席卷起来的尘土,就直给这场战斗的结果遮盖上了一层黑夜的神秘面纱,此时除了望楼当中的长老,任何的一个弟子都是不知道,烟尘之中到底在发生着怎么样的变化!

        “轰轰轰!”

        众人只是能不断的听见风刃与木龙交击之后而产生出来的巨大声响,剩下的东西便是一概不知。

        “卧槽……那可是铁母岩做成的对站台,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一个后天四重境界的新人外门弟子打成了这般模样?”

        “这......这还是两个人后天境修士的战斗么?这声势。只怕是先天境界强者的战斗也不过如此吧!”

        台下的几个外门弟子直接爆了粗口,外门弟子挑战赛能讲对站台打碎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真不愧是四狂人之中的清风一剑,徐飞扬啊。这实力果然了得!”

        “废话一大堆。我就想知道。这到底是谁赢了?”

        终于在两人你一嘴我一嘴的交谈之中,那席卷起来的双色能量风暴逐渐的消散而去,尘埃落定之后,众人总算是见到了对战台上面的景象!

        徐飞扬早在使出来哪一招玄机,中级的风之哀号之后体内的灵气便是被抽了个干净,如今又受到了如此的强悍的冲击,当下是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明明伤势这么严重但却是硬硬的撑着没有昏过去。

        另一边紫兰师姐的状态也不太好,她的身体在这一强悍的对撞当中往后挪移出来十米有余,周身那原本坚实无比的护体灵气已经被肆虐的风刃摧毁的荡然无存,甚至是其握剑的右手都被这强大的攻势震荡出了些许殷红的痕迹,其衣衫与发丝都是有些凌乱的意味,显然是状态差到了极点,但若是比起变成了血人的徐飞扬,终究是好上了太多,太多!

        如此情况,谁生谁败,一目了然但在场的外门弟子谁都没有着急的说出比赛的结果!

        午后明媚的眼光透过玄武门那有些枯黄的日晷镜子落在徐飞扬的脸上,看上去就好像是逐渐落下的夕阳,有些悲壮的意味!

        现场的气氛静的有些可怕!

        唐铭站不住了,从自己的对站台上飞身而起,下一瞬便是飞掠到了徐飞扬的身边:“老徐,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说着便是对李长歌使了个眼色,后者赶紧捏着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一路小跑的走上了对站台!

        徐飞扬摇了摇头,却是说道:“没事,胜负如何呢?”

        徐飞扬的声音有些微弱像是拼劲了身体上所有的力气才硬生生的挤出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老徐,你输了,但,你却打破了实力的鸿沟,打破了众人眼中那层无形的桎梏,对于我们来说,这才是男人的浪漫,你说对不对!”唐铭笑了笑,随后拍了拍徐飞扬带着血迹的肩膀!“无论输赢,打破了桎梏的人都是英雄,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一边的李长歌,赶紧随声附和道:“对没错,老徐虽然我们输了比赛,但我们却赢回来了男人的浪漫,你说对不对!”

        徐飞扬笑了笑:“唐铭,我并没有真正的打破那层桎梏,但我相信你是可以的,去打破那层桎梏吧!”

        说完徐飞扬便是抽搐一下最终昏死了过去!

        唐铭的这一句男人的浪漫可谓是说进了一众外门弟子的心坎里面。

        唐铭却是不知道自己随口胡诌出了的一句话竟然会在之后的逍遥派盛行一时:“所谓,男人的浪漫,便是不管在任何情况之下都能打破桎梏的,不断进取的精神!”

        “五老峰药王,五老峰药王!”对站台之下的一众外门弟子都是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他们大声的吼叫着,像是在宣泄其压抑已久的情绪!

        紫兰像也是被这莫名的情绪所感染,走到了唐铭的身边对其微微的笑了笑,随后一双漂亮的眸子便是落在了徐飞扬的身上。

        “久违的强者啊,期待与你的下一场战斗!”

        ......

        在这热烈且振奋人心的气氛之中,纪明心的身体却跟着狠狠的颤动了一下。

        看着唐铭的目光当中却升腾起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怒火:“什么男人的浪漫!输了就是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