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噬天狂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炼器大师

第六十一章 炼器大师

        本以为这个老汉会暴怒起来指着他的鼻子一顿痛骂,毕竟自己可是当中揭穿了这老汉卖残次品的事实。

        然而唐铭却是没有想到,这老汉却是眼前一亮,看向唐铭的目光都柔和了起来。

        他轻轻的笑了笑,似有深意的对面前的唐铭说了一句:“何以见得?”

        唐铭挣扎了好一会这才挣扎开了老汉的双手,不得不说这老汉的力道着实有些大,抓着他的手腕就像是两只铁钳,若是不老汉最后意识到了什么主动松开手的话,那光凭借着唐铭的力道那还真的挣脱不开!

        “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黑枪还只是个枪胚的么?”老汉似乎是有些尴尬的搓了搓自己的手,突然憨厚的笑了两声,随后那期待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唐铭的身上!

        唐铭揉搓了一下自己被捏的发酸的手腕,那么有眉毛的脸却是强撑着皱了皱眉头,仅仅是刚刚那极为短暂的肢体接触之间唐铭便是感受到了太多了信息,首先是这老汉的实力,虽说他现在根本就感知不到老汉到底是什么实力,但光是凭借着那磅礴如海的手劲唐铭就能判断出来,这老汉的实力绝对不低,还有那老汉手上那厚实的茧子,他不由的有些疑问,这老汉究竟是做什么呢?

        这样的人该是个宗门之中的长老才是,又怎么会在功勋大殿装模作样的卖残次品呢?

        尽管心中有诸多疑惑,但是唐铭仍旧是认真的将刚刚他所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首先是枪头,明显没有经过打磨,试问一杆钝器怎么能体现出长枪的锐利之感?其次,这枪杆也没有被细心锤炼,其上有不少瑕疵,或许是锻造之人的功力不够,但在我看来,这枪头却是中庭饱满,能造出这样枪头的人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枪杆!”

        那老汉是边听边点头,越是听下去眉宇之中的欣喜之色就更甚几分!

        唐铭一边讲着细节一边将老汉的动作尽收眼底,眼神之中的疑惑之色又更甚几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唐铭抿了抿嘴随即继续说道:“这杆枪,没有神韵!”

        “神韵?”老汉眼中的惊喜之色又更甚了几分,看向唐铭的目光之中竟是隐隐约约的有着金光闪动,那是极致的激动所导致的!

        “对,没错,神韵!”唐铭肯定道:“当你制作一杆兵器的时候就首先要考虑,这件兵器,到底是要用来进行怎么样的攻击的,永远的都有十全十美的兵器,只有适合自己的兵器,就好比枪招来说,有的枪适合戳,有的适合拦,不同的枪招适用于不同的长枪,而这柄枪,上下一致,毫无特点,却妄图十全十美!”

        “只能说这制枪之人,太过狂妄了些!”唐铭是一边说一边讲这柄枪跟当日的那记忆之中完整的慿鬼枪进行对比,这一比较之下简直是一无是处!

        “神韵么?不错不错,说的好,说的好!”老汉自言自语,像是搞明白了一些事情突然一排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

        唐铭说的这些都是从脑海之中那闪烁着金光‘逍遥之道’当中得知道的,见着老头触动这么大,难不成那金书之中真的蕴藏着最极致的炼器之术不成?

        “不错,不错,你说的话,从来都没有十全十美的兵刃,那些妄图做出十全十美兵刃的人真是太过狂妄了些!”老汉一边说着一边竟是上前两步熟唠的拍了拍唐铭的肩膀,像是见了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一般!

        一语落下老汉却是突然叹了口气随即有些惋惜的看了唐铭一眼,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落寞的神色,片刻之后又是摇了摇头,可是是戏份十足!

        老汉这一连串的动作之下着实看的唐铭有些懵,心道,这老汉到底想要干什么?怎么走来走去的,一会开心一会叹气,一会又生气?这到底是想要干啥?难不成是脑袋里面生出了些疾病?

        千言无语落在了老汉的嘴里,最终却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随后有些落寞的拍了拍唐铭的肩膀,又道:“可惜,可惜了,这样,这位小友,  明天早上,你来朱雀弟子区域,百炼堂来找我,就冲你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我送你一件趁手的兵刃!”

        百炼堂?

        唐铭惊了惊,早在他还是杂役弟子的时候就听说这百炼堂,这百炼堂里面都是宗门之中最最精锐的炼器师,说道炼器师,那和丹师一样都是大陆上最最珍贵的职业,拥有大师级炼器术的炼器师所制作出来的灵兵,那不仅锋锐无比,最神奇的是其上还能灌注自己的灵气,传说五品之上的神兵甚至能够拥有自己的意识,天下有太多太对的强者都为了争夺这样的一件兵刃而争破了头颅。

        “你是?”唐铭疑惑了一下却并未加上敬称,这老汉都小友,小友的叫自己了,自己再那么客气的加上敬称未免有些太做作的感觉!

        仅仅是一句称谓就让这老汉再度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微笑道:“明天早上,到百炼堂门口  爆出我的名号,门口的人就自然让你进来,老夫名为廖天罡。”

        说完唐铭只觉得眼前黑光一闪,那老汉连同地上的摊位,就一起消失在了唐铭的视线之中。

        感受着空气之中飘散着的灵气波动唐铭不由的砸了咂嘴,真是个高手啊!

        踹了踹怀里的两瓶无根之水,唐铭下定决心,等下回去了一定要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早日到达这样的境界,到时候还不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区区一个乔家,还不是得轻而易举的被唐铭踩在脚下!

        有了这些无根之水,应该足够稀释两枚冲脉丹了!

        唐铭暗自点了点头,随即便是再度回到了自己的玄武弟子区域。

        不得不说自己这202石室今天倒是平静的有些出奇,不仅那李强没有来找麻烦,就连那执法队的马如列也没有来找麻烦!

        唐铭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徐飞扬的石室,却没想到,现在的马如列已然是在用尽全力的掩盖对自己不利的一切证据。

        对上云清子这块硬石头他自然是不能硬碰硬,唯有智取,他需要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彻底掩盖,又或者找来一只替罪羊,而那一直为他瞻前顾后的小弟“王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

        回到徐飞扬的石室之后,唐铭却发现石室之中的李长歌还没有离开,反而是跟徐飞扬一起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徐飞扬,李长歌,我回来了,把你们的令牌拿出来吧,我把功勋分给你们!”唐铭没有多说些废话,直接冲着两人招了招手。没有一丝要独吞的意思!

        李长歌却是笑了笑,随后摆了摆手:“唐铭师兄倒是客气了,若是看的起,以后唤我一声长歌便是!”

        徐飞扬也是跟着点了点头学着李长歌的语气又道:“叫我一声飞扬也就是了?”

        唐铭只感觉房间之中的气氛有点怪怪的,是两人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达成了什么协议?

        唐铭犹豫了一下了还是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随即道:“额,你们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对我这么客气?徐飞扬,这李长歌说出这话我还能接受,但这不是你该说出来的话吧?”

        徐飞扬却是皱了皱眉,随后郑重其事的道:“哪里话,唐铭你救了我的命,对我算是有再造之恩,如今只是改个称呼,这对徐某来说没什么!”

        李长歌也是甩了甩手随后接着徐飞扬的话继续道:“对,没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没什么的!对了还有那些个功勋我们商量过了也一并送给你了,两个月之后你将有一场恶战啊,这次的功勋就算是我们赞助你的,希望能旗开得胜!”

        唐铭瞪了李长歌一眼:“这都什么乱七八杂的,不过是一个后天巅峰的杂鱼而已,两个月之后我定然能将他打的满地找牙,我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帮助!”

        唐铭说着便是又往前站了站,随后扬了扬手上的功勋令牌道:“快点吧,把你们的令牌拿出来,我把功勋分给你们!”

        唐铭大喝一身之下两人却仍然没有动作,当时就气的唐铭咬了咬牙,随后重重的将令牌摔倒了石桌上面有道:“快点,别耽误老子练功,分完功勋我还得回去修炼呢!”

        “这!”两人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就连能说会道的李长歌都变成了个哑巴,沉寂的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倒是徐飞扬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到了一句:“行了,唐铭你就收下吧,你有要打败的对象我们目前还没有,等你打败了那李强,有了些声势之后,说不准那执法队的麻烦怕是就不会找到我们几个人的头上了!”

        “这是在帮你,但实际上,也是在帮我们!”

        “少给老子废话,让你们拿回去你们就拿回去,再在这纠缠不休的话,我可要翻脸了!”唐铭顿时将眉头一横做出一副要生气的架势!

        正在徐飞扬两人为难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爽朗的声音!

        “好了唐铭,人家都一心一意的给你了,你就应该收着,然后说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