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噬天狂尊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逃出生天

第四十四章 逃出生天

        君遥却是不知道唐铭的鬼主意,但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却容不得她多想,她赶忙在右手指之上摸了一下,随后摸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金属球来塞在了唐铭的手上!

        “这是啥?”唐铭看了手上的金属球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君遥,疑惑道。

        “铁阵子!七级阵法的壳,全力催动这东西能感受到五阶之下法阵的阵眼,但知道了阵眼所在又如何?我现在根本无法调动灵气完全没有破阵的手段啊!”君遥将手中的铁阵子塞在唐铭手上一边焦急的问道!

        “方法我有,但能不能管用就不知道,我只能说尽力一试,不成功便成仁!”唐铭的眸子啊之中闪烁过一丝坚定不移的神色,想不到这么快他的性命就再度被捏在了手心上面!

        唐铭也不犹豫,当下闭上眼睛,随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在心中默默的运行起《不灭修罗》的宣工套路,不一会的功夫便是将一股浓醇的阴山寒气提炼出来,并且注入这,铁阵子之中。那阴山的寒气之中不夹杂感情,甚至带着些肃杀与绝望之气,

        待得阴山寒气溢出来的瞬间,唐铭身边的君遥就不自然的打了个寒颤,这唐铭果然真的是寒冰属性的修士么?

        “不对他这寒冰属性似乎要比我的寒冰属性更加的冰冷,不应该啊,爹爹说我的寒冰就已经是最极限的玄冰属性了,想来该是我无法使用灵气的错觉吧!”君遥皱眉在心中暗暗的自言自语!

        在唐铭使用灵气的全力灌输之下,终于在两个弹指之后那“铁阵子!”竟是开出个巴掌大小的铁梨花,梨花的正中却立着一根深红色的指针,那样式倒是与平日里野外求生所用的指南针有些类似,此时那指针正指着那妖兽蛋下面的方形台座,很显然这法阵的阵眼就在这。

        唐铭不多做犹豫,放手就将手中的“铁阵子”丢给了身后的君遥,随后直接伸出双手抓住了那换换颤抖的妖兽蛋上面!

        在接触妖兽蛋的刹那之间,唐铭却感觉自的手明显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下,怎么样都伸不过去了,见如此情况,唐铭干脆的一咬牙,直接从脑海之中将那神秘的慿鬼枪给祭了出来,黑色的枪柄砸在妖兽蛋前面那无形的壁障之上,刹那间就是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随后肉眼可见的那妖兽蛋上面竟是碎裂下淡淡的光幕,转瞬之间那光幕的碎片就再度消失不见!

        “那是?”君遥看的有些愣神,那妖兽蛋上面明显有些保护的手段但她只看见那唐铭空着挥了一下手,那防护的手段就直接破碎?

        “莫不是这唐铭当真有破阵的手段?”

        不等君遥回过神来,那枚巴掌大小上的妖兽蛋就被唐铭丢了过来:“收好,这可能是此行唯一的战利品了!”唐铭说这话的时候简直是在咬牙切齿,因为下一瞬间,他直接踹出刚猛的一脚将那石台连同那深紫色的灵紫晶精华液一同踢翻在地。

        扫了扫撒了一地的精华液,唐铭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老天爷,那可是相当于一大堆的二阶丹药啊,就这一脚全部都浪费了啊!

        君遥看了看唐铭那像是死了亲妈一样的表情不由的笑了笑,饶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君遥的笑声都能够起到一种治愈人心的效果。

        可是唐铭却是在没有什么闲情逸致去欣赏此时君遥的笑容,他的目光死死的落在了那方台下的两个阵眼之中,两个阵结,一个像是中国结,另一个淡蓝色的像是一条游鱼,两个阵结相互纠缠着,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那个!

        “这阵中阵当真是好生厉害,竟然能用如此巧妙的手法将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阵法叠加在一起,这布阵的人当真是好生手段啊!”君遥却很不合时宜的赞叹了一声布阵之人的告明手法,完全没有理会唐铭此时快要爆炸了的心态!

        “两个阵眼,到底哪个才是困阵的阵眼?”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威压,唐铭额头上的冷汗直接化为手指手指大小的汗珠低落下来,“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这有又区分的必要么?两个阵眼互相纠缠在一起就算是区分开了也没法单一的破坏!”君遥叹了口气,已然是再度摸上了自己的戒指。

        “看来是要动用那张底牌了啊,但是用了它,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父亲发现的,当时候自己就不得回回去了呢!”君遥看了唐铭一眼,漆黑的眸子当中带着些不舍的神色。

        “别了,唐铭,或许今日之后,我们两个之间就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呢?”想到这悲伤的地方,君遥竟是微笑的啜泣了起来,直对这唐铭淡淡道:“尽管时间很短,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好幸福啊!”

        听到君遥的话,又看见了少女的眼泪,唐铭的心却像是被针扎一样狠狠的纠缠在了一起,他上前一步,大胆的将君遥楼入怀中:“傻丫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我发誓,今天我们两个谁都死不了!”

        君遥的心中依然是被离别的悲伤所掩盖,如此下来就是不闪不避任由面前的男人将她拥入怀中,她的哭声更重了几分,在唐铭的怀里肆意哭喊着,仅仅是片刻不到的功夫,她的眼泪就浸湿了唐铭的衣衫。

        “好了快点告诉我,到底哪个是困阵的阵眼!”唐铭拍了拍君遥的后背,安慰道。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君遥也不知道哪个是困阵的阵眼,那他就干脆把两个阵眼当中的灵气全部都用不灭修罗吸收个干净,虽然这么做他注定会爆体而亡,但至少君遥能够逃出生天!

        君遥再度抽泣了两下,这才道:“应该是那个类似于像一条小鱼一样的阵眼,那就是困阵的阵眼了!可你到底要怎么做?”

        唐铭拍了拍他的后背:“放心好了,山人自有妙计!”他又做了个十分滑稽的捻须动作顿时将君遥逗得破涕为笑,没好气的瞪了唐铭一眼。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搞怪!”

        唐铭报了一个让君遥安心的笑容,随后走到了那阵眼的前面,闭上眼睛,单手放上去。

        他体内的《不灭修罗》已然是在此刻飞速的运转了起来,转瞬之间那不灭修罗便是化为一只无形之手,透过阵眼,抓住了困阵之中最为重要的灵气能量,紧接着像是拔河一样狠狠地一拉,那灵气能量顿时便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冲入唐铭的身体之中!

        “能行!”唐铭点了点头!

        此刻已然是没有时间去炼化这绝对精纯的灵气能量,感受着那越来越近的强横气息唐铭丝毫不敢怠慢,在这一刻,用尽全力去催动体内的《不灭修罗》。

        此时唐铭的右手宛若化成了一只高功率的吸尘器,不断的将那法阵之中的灵气能量拖拽出来,不过是两个弹指的功夫唐铭那冲脉,六重的灵根就已然被那纯净的灵气所灌满。

        他要晋级了!

        “该死的,这困阵法之中的灵气竟然这么多,这才吸了一半不到,我的灵根就已经满溢了,这要是不炼化,继续这么的吸收下去,我非得爆体而亡啊!”唐铭不留痕迹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但是手中《不灭修罗》的吸收速度却半分都没有减弱,又是片刻的功夫,唐铭的四肢百骸,各大经脉都被这阵法之中的灵气填的满满当当。

        此时的唐铭就像是一只被打满了氢气的氢气球,只要再稍微的一用力就会爆炸开来,然而那阵法之中仍旧残存着至少一半的灵气!

        一边的君遥似乎是看出了唐铭的难受,伸出玉手就要阻止唐铭,虽然她不知道唐铭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强行削弱了阵法,但唐铭此时的状态着实不好,给人一种满溢,一众非常不好的感觉!

        “唐铭,够了,接下来交给我吧!”君遥咬了牙。

        却见面前的唐铭仍旧是不动于终,她皱了皱眉就准备上去推开唐铭,谁知自己的小手刚刚落在了唐铭的身上,就有了一种被针扎一样的冰冷感觉,多少年了她都并未感受到这种冰寒的感觉,毕竟的是至强的玄冰属性。

        “唐铭?”

        君遥呼喊了一声,但此时的唐铭却仍旧是没有动静!

        ......

        刚刚的唐铭确实已经到了一个灵气储存的临界点,然而就在那个临界的刹那之间那满溢出来的灵气能量竟是直接抛开一切的解锁冲进了唐铭的脑海之中,随后径直冲入那已然是暗淡无光的慿鬼枪当中。

        然而吸收了如此之多灵气那慿鬼枪却依旧是半点的波澜都没有掀起来!

        那汹涌而来的灵气逐渐灌注到小金人的腰间,臂膀,最后到达了头顶,却是在眉心之处彻底的停滞。

        想来是那困阵之中的灵气被尽数吸收了个干净。

        “哎,还差一点啊!”唐铭叹了口气,睁开眼睛,转身一拳落在那深紫色的灵气壁障上面,此时那灵气的壁障直接化为碎片,散落一地。

        借着这一拳的余威,唐铭一把抓住君遥的小手,往山洞外面冲去!